「等等?他殺了快活王?」王憐花毫不客氣打斷了沈浪的話。

「譚冰殺了快活王?!!」

沈浪無奈的讓大家平靜下來,才繼續把事情的經過娓娓道來。

從譚冰一刀砍掉快活王的頭開始,那時候沒有人看到他是怎麼過去的,不過,以他剛剛展示的輕功,也相當容易。

沈浪說過他們的對話,又說了他們在林中穿梭,解決了5個□□隊(其中有兩個,本就已經散的差不多了)。

然後,兩人便往回趕,沈浪本來就不是多嘴的人,所以剛剛譚冰一直沒有改變裝束,他也沒多問,但現在已經塵埃落定,他在這麼回去恐怕不太好,沈浪便直接說出來,結果下一刻卻被譚冰點了穴,動彈不得。

「我要去把朱七七殺掉,再回來與你相好~」譚冰又一次用沈浪的臉拋媚眼,說完便從路邊隨便找尋到一個死人,把他頭割下放進布包中,又把剛才掉在地上的快活王頭顱撿起來放進沈浪另一隻手中系牢固,轉身就跑。

沈浪心中大急,急忙用內里沖穴,很快便沖開了,之後便趕回來這裏,卻發現所有人都安然無恙。

眾人聽到這過程后:……

「所以,他竟是在……開玩笑?」王憐花問。

「只能這麼理解了。」沈浪搖頭道。

「沒想到大名鼎鼎的快活王竟是這麼死的,」王憐花要過沈浪那個包裹,打開后確定是快活王,才終於鬆了口氣,「我娘知道此事一定會很開心。」

「沒想到他竟然這麼厲害。」熊貓兒還在想這件事。

「你不是說他又客棧和酒樓?」沈浪忽然問貓兒。

「啊!對!我們去他酒樓找他,他若是躲著不出來,我們就在他酒樓吃上三天三夜不給錢!」

「我要去同他當面道謝!」獨孤傷道。

大患已除,眾人走得走留的留,王憐花回去找母親,其他人目的出奇一致的去找尋譚冰的蹤影。

可惜,他的店鋪早早交給了巡視來打理,譚冰這個人從那天起就再沒有出現,像一陣風一般,消失的無影無蹤。

江湖上,再也沒有譚冰這個人半點蹤跡。

※※※※※※※※※※※※※※※※※※※※

江湖上再沒有哥的傳說~(噗)

咳咳,下一個世界讓我先想想,反正已經確定是柯南了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香兒,怎麼了?」江氏見她神色有些不對,不由的問。

「沒什麼,我進屋子去休息一下,你們慢慢吃。」薛染香朝著眾人打了聲招呼,起身進了屋子,順手關上了門。

「系統。」

她輕輕喚了一聲。

「爸爸。」古樸的手機頓時出現在眼前。

「我可以領取什麼生活用品?」她開口問。

「爸爸可以選擇下列生活用品當中的一樣,作為成就達成獎勵。」系統依舊以機械音回答。

緊接著,手機屏幕頁面上出現一個衣櫃,造型古樸,很適合這個朝代。

不過這不是剛需。

薛染香幾乎沒怎麼猶豫,就抬手劃過,第二頁,是一個木盆,她也放棄了,這玩意兒雖然是純手工的,但是在這地方很常見啊,選這個那不是傻嗎?

接著是牙膏,附贈牙刷一隻,她猶豫了,但最終還是劃了過去,她覺得用鹽刷牙,暫時也還能忍。

她主要想看看後面有沒有什麼更好的東西。

下面是遮光窗帘、雞骨剪刀、套了被套的被子……她真的很想要。

但是她還是繼續往後翻,想看看有沒有什麼廚房用品,這才是她目前最需要的。

終於,出現了一個酒杯,她加快了下滑的速度,看到了一個很現代的鐵鍋,居然還附送鍋鏟和勺子!

「就它了!」薛染香兩眼放光的點了選中。

「爸爸確定選擇鍋鏟套餐作為達成成就獎勵嗎?」系統詢問。

「確定。」薛染香按了確定鍵。

下一刻,手中一沉,帶把手的鐵鍋出現在她手裡,附送的鍋鏟和勺子也同時出現。

薛染香簡直欣喜若狂,要不是外頭有人,她真的要尖叫出聲了,這系統真是個好東西啊,居然還有這樣的操作,真不知道是誰發明的。

將來,要是有一天遇見了發明的那個人,她一定會好好感謝他的。

聽著外頭人閑聊的聲音,她又想起來,鍋不用的時候得收起來,不能讓人瞧見。

「系統,我能看看儲存格嗎?」她開口問。

「儲存格,第一格,已開啟。」系統發出類似齒輪啟動的聲音。

緊接著手機屏幕上出現一個像是超市門口儲存東西的儲存櫃。

緊接著標註01號的柜子打開。

「請將要放入的物品上舉。」系統發出聲音。

薛染香立刻將手中的鍋鏟舉起。

下一刻手中一輕,系統發出「咔嚓」落鎖的聲音,緊接著系統宣告:「物品已存入01號儲存櫃,爸爸如需取出物品,請召喚儲存櫃,按壓儲存櫃中央的指紋按鈕,即可取出。」

「太好了。」

薛染香拍了拍手,心裡美滋滋,可惜啊,這份喜悅不能跟別人分享,就好像衣錦還鄉去半夜回家一樣,這滋味兒不好受啊。

「成就達成,系統採集技能升級,爸爸可以採集材料,製作自己想製作的東西。」系統又繼續說。

「我能製作什麼?」薛染香有些驚喜。

這系統也太好了叭,這麼多功能的嗎?

她上輩子一定是拯救了銀河系,才會得到這麼好的系統吧。

「系統大哥,yyds!」

這個時候,她早就忘了最初系統出現的時候對系統的吐槽了。 褚臨沉會有這樣的好心?

秦舒下意識想起三年前被他派人暗殺,心裏頓生警覺。

這男人的話不可信。

或許,他故意這麼說,背後卻另有打算——悄無聲息地除掉她們母子倆。

不怪她多想,褚臨沉向來讓人捉摸不透。

這一次,明明已經證實巍巍是他的兒子,他竟然拒絕把孩子接回褚家?

怕不是嫌孩子累贅,不願意接納。

如此……最好的辦法,自然是讓他們母子倆從這個世界上消失。

反正他的病已經治好,有的是機會跟王藝琳生下孩子。

巍巍,並不是他唯一的選擇。

秦舒心裏沉了下來,眸光不善地盯着眼前的男人,厲然說道:「褚臨沉,你若是說話不算數,傷了我兒子,我要你拿命來償!」

記住網址et

褚臨沉皺了皺眉,看着如刺蝟一般對自己充滿敵意的女人,心頭莫名不悅。

他也不是個非要解釋什麼,去證明自己的人。

於是轉過身,漫不經心地說:「那就這樣,我儘快安排好。」

說完,身影消失在病房門口。

秦舒緊繃的身體放鬆了些,輕吁了一口氣,心頭反覆揣摩起來。

這一次,到底……該不該相信褚臨沉?

王藝琳早已在秦舒和褚臨沉的談話結束之前,便匆匆離開病房外。

她神色凝重,沒跟褚家人打招呼,甚至連傷口都忘了包紮,就徑直坐進了自己的保姆車裏,命令司機開車。

蔡蔡看她神色不對,又看到她手臂的傷,驚呼道:「藝琳姐,你手上流了這麼多血?!趕緊回醫館處理一下吧,萬一留下疤,以後拍戲也會有影響……」

王藝琳一記森冷的眼神,止住了她的話。

她垂眸看了一眼,血早就沒流了,慢慢凝固成血痂。

現在可沒工夫在意手臂會不會留疤的問題。

褚少對她的態度,和他在病房裏單獨跟秦舒說的那些話。

讓她感到了強烈的不安和不解!

為什麼,褚少明明已經知道秦舒是韓夢派來的,不馬上處置她?甚至還要派人私底下把她們母子安頓下來?保護她?

雖然,他話里的意思,不會接納秦舒的兒子成為褚家小少爺。

但王藝琳一點兒都高興不起來。

他對秦舒母子的關照,總讓她覺得他另有打算,事情並沒那麼簡單!

最讓她不安的是——褚少剛才拆穿她時,那過於冷靜的眼神,和近乎冷漠的態度。

就算褚少從沒主動表露過對她的喜歡,可是哪次出了事,他不是二話不說地替她出頭,以她為先?

哪怕她做了錯事,不小心傳到他耳朵里,只要她裝裝可憐,稍稍收斂,他也不會揪着她的錯處不放。

而不是像這次……好像,不肯再容忍她了……

王藝琳心神恍惚地回到家裏。

張雯坐在沙發里,被秦舒扇了一巴掌的那邊臉敷著冰袋。

老公王振華不在家,她連個發泄的人也沒有,只能獨自生著悶氣。

見到王藝琳回來,她激動地按著臉上的冰袋起身,迎上來,「女兒,你怎麼搞這麼久才回來?怎麼樣了?秦舒是不是真的去褚家鬧了?褚家那邊什麼態度?」 「……這……」領頭小弟翻着眼睛。

他顯然不敢說。

說出來,武三不會放過他的。

武三有一萬種手段,叫他生不如死!

死不如當初不從娘肚子裏爬出來!

張凡見他一臉煞白,很「體諒」地問:「呵呵,你怕武三?」

「大哥,我不能不怕呀!武三心狠手辣,哪個小弟背叛了他,都是用燒紅的鋼釺刺成獨眼龍啊!就是他養的女人,哪個頂撞了他,也要被灌『清宮散』的。」

清宮散?

張凡倒吸了一口涼氣,好狠的武三!

張凡在一部野史里見過關於清宮散的介紹!

一劑令人毛骨悚然的毒方。

清宮散是古代皇帝里給那些被打入冷宮的嬪妃喝的毒藥。

第一次服下之後,女性體內儲存的卵泡全部毀掉,一生不再生育!

皇帝對於那些不想臨幸的嬪妃給服一次,令她們不至於再有願望跟別人亂來,即使萬一亂來,也不會留下假龍種!

第二次服下之後,紫宮粘膜發炎,半月後,紫宮從腹腔內脫落!

對於那些被打入冷宮之後,心懷怨懟的嬪妃,皇帝便給她們服用第二次!

在古代沒有抗生素的情況下,紫宮脫落後,隨後就會腹腔發炎而亡!

所以,在宮中,一提起「清宮散」三個字,哪個嬪妃都會當場嚇尿裙子急忙投井自殺了事,還少受點罪。

因為此秘方這麼毒辣,所以它一直是皇家不外傳的醜聞,一直在宮廷里使用,秘密不外傳。

當然,皇帝手下的修史者不會把它記在葯史上,只有零星見於野史之中。

真是意想不到,如今,一個開舞廳的混子,竟然有這種絕葯!

而且還拿出來害人!

真是不滅了這個武三,就沒有天理了。

「武三厲害,難道你就不怕我比他更厲害?說吧,說了留你一口氣。不說的話……嘿嘿……」

張凡輕笑着,從褲角里拔出精龍短劍,在領頭小弟的褲子上比劃了兩下。

「大哥大哥,別別,我說……武哥是靠着年氏的後台,才敢偷巫龍幫的乳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