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話傳出,王楓就覺得自己身體一輕,那些碾壓過來的勢瞬間收回,王楓眼中精光爆閃,直奔著聖地而去。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萬古戰神》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萬古戰神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直接奔進聖地之內,王楓在這聖地之中看到了許多的天地奇寶,這聖地看起來並無特別的地方,更多的像是一個山峰中的峽谷,兩邊高聳的懸崖,加上中間的悠長小道,從外界根本看不出這聖地內的情況。

這兩邊的懸崖邊上更多的是種植著的單株仙藥,這些仙藥全都算是宗門的財寶,任何一株都算得上是神物的仙藥,甚至有不少株都是外界已經絕種的,這些仙藥一株株的被種植在這聖地的懸崖邊上,讓人不由得感到驚嘆。

但這並不是聖地中真正寶貴的東西,在天獸宗一峰的聖地,寶貴的不是物,而是人,那些宗門多年以前的天才,還有那些活了許久的老怪物,他們都是隱居在這裡修鍊,因為這裡天地能量的濃郁,遠遠超出了這整個天天獸古界的天地能量的濃郁度。

所以,在這兩旁的懸崖峭壁上,隨處可見的,是一個個被開闢出來的單小的獨立洞府,這有的洞府前有著陣法,而有的洞府前則是一整光幕,有的則是什麼也沒有,讓人能夠輕易地看到裡面修鍊的是誰。


在這洞府之中,有著不少的人,都是皺著眉頭,低頭俯視著地下的王楓,看著王楓在這悠長的小道上奔走著,不少的人雖然並沒有表示什麼,但是,從他們的神情中,能夠很輕易的了解,他們對王楓的不喜。

這些人都是宗門歷代以來最忠實的弟子,他們跟王楓這些紈絝一樣,是宗門最信任的人,也是宗門最忠誠的弟子,在宗門最為難得時候都是不離不棄,但是跟王楓他們又不一樣。

相比較王楓他們將這裡看做家,他們更像是宗門培養出來的死士,就像那些被洗腦的信仰教徒一樣,他們對宗門有著的除了無謂的奉獻以外,再也沒有別的,只要為了宗門的利益,他們願意做任何的事情,而不像王楓他們,雖然是忠實於宗門,但是都會有著自己的想法。

這是他們會被宗門培養起來,而強大的原因,也是他們厭惡王楓的原因,原因很簡單,因為王楓重來沒有做過對宗門有益處的事情,先不論剛才王楓強闖聖地給他們帶來的印象,就算是王楓平常的表現,也讓他們很是厭惡。

走著眉頭看著王楓的賓士,王楓的腳步十分的快速,他們知道這是為什麼,也不由得讓他們對王楓的厭惡更加增加了一個層次。

他先前盜取了第六峰的至寶,被宗門責罰,也讓宗門損失了不少不說,這次,他的父親,,宗門的七大掌教之一,為了宗門,原因用自己僅剩的壽元去反哺宗門,這是多麼好的一件事情啊,可是,這個傢伙依舊想要前來阻止,簡直算是宗門的罪人!

但是他們都沒有想過,七大掌教之一的東方如海雖然用自身修為反哺宗門是很好的事情,沒錯,但是東方如海會經歷怎樣的磨難,誰能夠接受自己的修為一點點的被抽走消散於天地,在看著自己的僅剩的生命被天地給帶走。


如果不是為了王楓,東方如海怎麼可能接受這樣的事情,就像王楓當初,哪怕那麼一點的修為被沈老吸收,像是消散天地一樣,王楓都已經快要瘋了,何況東方如海這修鍊了不知道多少歲月的強大修為,准至尊之境,堪稱這天獸大陸最強者的修為,就這樣消散,誰能夠接受得了。

更加何況,王楓對東方如海的感情,東方如海那重如山一般的溺愛,早就讓王楓將東方如海看作了自己的父親一般,誰能夠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父親自散修為,耗盡自己僅剩的壽元反而不為所動,何況東方如海這麼做,依舊是為了自己!

根本沒有去理會這些人的想法,王楓只是在低頭狂奔,他此刻多麼希望自己能夠在快速一點,只要能夠在早一點的接觸到東方如海,阻止他反哺天地!

見面幽靜的的小路越來越近,王楓似乎快要奔到了那盡頭,隱約間,王楓似乎看到了一個身影,一個盤坐的身影,是東方如海。

這段時間的熟悉,王楓對東方如海怕做的樣子早就已經印在了心底,而此刻東方如海的身影看起來十分的憔悴,甚至快沒有那生者還有的氣息,就像是一個坐化多年的屍體,。

看到這一幕,王楓的腳步不由得再次加快了一些,快一點,在快一點!!

王楓不斷的加快著自己奔跑的腳步,他現在很恨,恨自己為什麼沒有到達戰皇,為什麼不能夠凌空飛行,他生怕自己晚一點都會給東方如海帶來不可挽回的損失。

望著東方如海那個盤坐的身體奔去,王楓的眼中泛起了閃閃星光,他看著那身影,似乎看到了這段時日東方如海對自己的教誨。

「唉,算了,以後六峰你就少去吧……」

「你該懂事一些了,你不能夠這樣……」

「我東方如海的兒子還用不到別人來幫,這是我為了最後準備的兩個兵俑,希望它們能夠代替我保護好你……」

「雖然我需要付出一些代價,但是為了你,一切都值了,希望你能夠在哪問天路之中獲得好的成績,得到好的傳承,該需要的東西,我都給你準備好了……」

這一句句話,這一個個關心,全都在王楓的眼前閃過,雖然時間不多,但東方如海確實無時無刻不守護者自己的兒子,不愛護著他,想到了東方如海看向自己的時候的目光,王楓的眼中留下了淚水。

「父親,等著我!!」

直奔到哪祭壇,王楓眼中的那盤坐的身影越來越大,眼中的淚水也越來越模糊自己的視線,王楓奔到祭壇之中,一檫自己眼中的淚水,他看到了東方如海的情況,也看到了東方如海身邊守護的著的六名掌教。

但是王楓的眼中卻什麼都沒有,有著的只是自己看見的那盤坐著的東方如海的身影,還有這的是哪滿腔的怒火,就用一個躁動的火山遇上大地的震動一般,王楓的腦海中奔湧出的是無盡的怒火。

他怒了,真的怒了,看到自己眼前的東方如海,王楓剛剛流下淚水的眼睛中,冒出這的是有著毀滅一切的怒火!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萬古戰神》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萬古戰神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眼前的東方如海被禁錮在一個巨大的法陣之中,猶如囚犯一樣的被鐵鏈穿透手腳,無力的坐在那裡,東方如海身上的獸能與壽元以肉眼可見的方式正在減少,巨大的陣法之中滲出了一個個奇怪的鏈條,困在東方如海的身上,汲取著他的一切。

原本東方如海摻雜白髮的頭髮的,現在已經變得完全灰白,整個人看起來死氣濃烈,原本僅剩不多的壽元也在被這法陣瘋狂的汲取著,這個法陣就像一個食人的怪物一樣貪婪的啃噬著東方如海。

見到王楓到來,最先說話的是那一峰的峰主,也是天獸宗的大掌教,他看著王楓的到來,嘆了一口氣,雖然不知道王楓是如何知道這件事情的,但事已至此,除了勸解,已經沒有頒辦法了。

那大掌教嘆息著對著王楓說道:「逆兒啊!其實這件事情……」

還在思考著如何勸解王楓,但是王楓的下一個動作已經讓他心中的一切想法全都消失的無影無蹤,只見王楓手中一喚,便找出了屠魔大刀,直接砍在了巨大的陣法之上,王楓將那吸食著東方如海的陣法看出了一個裂縫。

雖然只是一個小小的裂縫,但給這個陣法帶來的確實不可計量的傷害,那個陣法上吸食者的規則鏈條快速地消失,僅剩下少量的規則鏈條還在吸食著東方如海,但是王楓手中的屠魔散發出紅色的光芒,紅色的氣息不斷的閃出,王楓右手奮力的一揮,直接將那僅剩的幾根規則鏈條全部砍斷。

「東方逆!你在做什麼!!」

見到天獸宗這僅有的反哺陣法被王楓破怪,那大掌教瞬間震怒,不可思議的看著王楓,大掌教不顧一切的吼得交出來,而王楓確實不管不顧,手中殷紅色的屠魔大刀再次揮起,打在東方如海的身上的鐵鏈上,一陣清脆的金屬撞擊的聲音。

這鐵鏈不知道是有什麼做成的,盡然在王楓用著屠魔佔下的時候沒有一絲的反應,而是一陣震動,這震動,帶著的是王楓攻擊時的反饋,猶如王楓全力想自己攻擊一樣,一個沒注意,王楓被這震動給傷到了內臟,最終留下了一絲的鮮血。

王楓也沒想到著鐵鏈盡然如此難纏,如果不是自己修鍊了從魔侯哪裡坑來的魔體法訣,說不定這一下,自己就要受嚴重的內傷,差了差自己嘴角的鮮血,王楓看著這鎖著東方如海的鐵鏈,眼中的神色一閃,心中一狠,再次向著那鐵鏈砍去,又是一個震動。

這次的震動更加的厲害,王楓不由得再次大吐一口鮮血,這一次,王楓真正的被震傷了,不僅僅是王楓全力一擊的防窺,還有著的是成倍的反彈,兩倍的振幅,讓王楓在不知不覺得情況下震傷了自己的內臟。

看到這一幕,原本還在怒吼著的大掌教,沉默了下來,再次嘆息了一聲,看向王楓的目光多了不少的無奈,但是最終還是勸慰著,他理解王楓,但是並不代表他會原諒王楓。

「逆兒,停下來吧,現在停下來,你還有機會。」

完全沒有去理會大掌教的聲音,王楓在此時擦了擦自己嘴邊上的鮮血,屠魔大刀毅然的砍向了那鐵鏈,這次攻擊的力度,比原先大了好幾倍,既然能夠反彈,那我就有更大的力,不信你還有彈回來的機會!


而這個時候,那盤坐著的,低著頭的東方如海看向王楓,眼中有著的只是慈愛和寵溺。

「逆兒,何必呢?」

「因為,你是我爹……」王楓並沒有發生,只是對著嘴型對著東方如海說道,眼中的神情滿是堅定,這一次,王楓真正的將自己看作東方逆,將眼前的這男人看作自己的父親,哪怕拼上性命也不能夠讓他受此屈辱。

看到王楓的嘴型,東方如海沉默了,再次低下頭,眼中有著不知名的神色,似乎是想哭,但是又哭不出來,他已經忘記哭了,多少年了,無盡歲月的修鍊讓他忘記了情感,也讓他忘記了哭泣,他原本唯一的感情便是自己這個兒子。


今天,他也因為自己的兒子再次有了想哭的情緒。

王楓的屠魔大刀看到了那根鎖鏈之上,巨大的力量讓那鐵鏈撞擊發出的響聲猶如鐘鳴,闖蕩在整個聖地之中,王楓身體像是被一錘集中一樣,面色瞬間慘白,直接飛了出去,一路留下的是碎碎的血沫。

終於,王楓的這強力一擊在那鐵鏈上留下了一個淡淡的裂痕,這個撞擊的響聲傳盪在整個聖地之中,讓所有在聖地修鍊的人都是望向了那盡頭的祭壇住處。

想到剛才王楓急沖沖的跑向那祭壇之處,而現在又傳來巨大的響聲,不少人都是臉色一變,直接衝出自己修鍊的小型洞府,向著那祭壇之處飛去。

王楓艱難的從地上爬起來,靠著屠魔大刀將自己的身體撐起,王楓拿著屠魔大刀,想要再次對著那個鐵鏈砍去。

「逆兒!!不要!!」見到有人飛來,那大掌教也不顧上許多,直接抓住了王楓手中的屠魔大刀,阻止了王楓的動作。


而就在此時,東方如海的身邊,那名原本勸誡東方如海的老嫗也對這王楓說道。

「逆兒你知道你在做什麼嗎!」

聲音總帶著怒意,這老嫗詰問著王楓,但是王楓只是看了那住自己屠魔大刀的大掌教一眼,又望著她,反問道。

「你們知道你們在做什麼嗎!」

聽到王楓的話,那老嫗也是一陣語塞。不再說話,而那大掌教望著王楓,嘆息著。

「我知道這樣做並不好,但是如海還不是為了你,為了宗門!」

聽到這大掌教看似無奈的嘆息,王楓冷哼了一下,隨後哈哈大笑:「為了我?為了宗門??難道就因為這個你們就能夠眼睜睜的看著他這樣!!」

眼中的怒火變得更加的旺盛,王楓幾乎是吼著質問者自己眼前的人,他根本不再顧忌自己眼前的是誰,不再去想他會不會一怒之下拍死自己。

「可……」那大掌教聽到王楓的質問,也是有些說不出話。

「他是我父親。」沒讓大掌教接著說話,王楓低啞的喉嚨發出了一個聲音。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萬古戰神》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萬古戰神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這一句話震動的不僅僅是王楓身後的東方如海,還有這的是那看著的六位掌教,聽到王楓將近死後出的那句他是我爹,原本還是憤怒的六位掌教身體一顫,他們能夠感受到王楓的那股決心。

看著王楓,大掌教緊捏著屠魔的手鬆開了,放開王楓,他們知道,如果他們真的讓東方如海反哺宗門的話,王楓會記恨宗門一輩子的,何況他們也不願意東方如海反哺宗門。

雖然這是對宗門很有利的事情,但是他們師兄弟多少年的情感,怎麼可能讓他們如此淡漠,看到東方如海現在這樣,他們的心裡也是很不甘,但是礙於宗門根本沒有辦法,他們最然是師兄弟,但是他們更是天獸宗的掌教!

而就在這個時候,從聖地其他地方趕來的人,確實突然的向著王楓攻去,直接一掌拍向王楓,那人的身影瞬間就閃到了王楓的面前。

「竟敢在宗門之內為所欲為!!該死!!」

而見到這人攻向王楓,那幾名掌教皆是臉色一變,連忙沖向王楓之處,大聲喊道。

「不要!」

但何奈那人來的太突然,讓所有人都沒有防備,而且直接攻向了王楓,根本沒有去管其他,身影極速閃過,整個人直接來到了王楓的身邊,只見那人大掌拍下,照這情形王楓絕對是活不下來。

但是一陣清脆的響聲,似乎是什麼斷裂的聲音,那人的手掌停在了半空之中,鮮血四濺,流到了地上,那攻過來的人不可思議的看著自己身上的巨大的斷裂的鐵鎖。

這環狀的鐵鎖直接斷成了兩半,兩個切口直接插進了那人的身體之中,血水不斷的滲出,匯聚在一起流到了地上。

這是鎖著東方如海的鐵鏈,這鐵鏈王楓費儘力氣才在它的身上留下一絲的裂痕,可現在卻是輕易的被人弄斷,直接插到了那人的身上,然後面陸陸續續到來的人都不敢相信的看著這一切。

見到這被殺死的宗門弟子,後面到來的又一個人似乎跟他是好友,怒視著王楓,那人大喊道。

「你盡然敢殘害宗門弟子!!」

怒吼著,那人就想著王楓沖了過來,但是,原本插在原先那人身上的鐵鏈有晃動了一下,直接穿透了那人的身體,隨後再次扎到了後來衝上來那人的身體之上,那人更是不敢相信的望著自己身上的鐵鏈,想不明白,到底是為什麼,自己這個宗門強者為什麼還比不過這一個紈絝。

但是,很快他就有了答案,王楓的身後,一股強大的氣息慢慢覺醒,就像是兇猛的洪荒巨獸醒來一般,那股濃烈的氣息似乎是想要撕破天地,整個聖地之中,乃至整個天獸古界,這股沉重的壓抑讓所有的人都抬不起頭,聖地之中的人都半跪在地上,這是至尊的榮耀。

至尊一出,萬物皆伏!

那是東方如海,此時的他沒有了一絲原來擁有著的死氣,感覺那像是被陣法抽光的獸能再次回答了他的體內,只要至尊願意隨時都能夠從那天地之中抽取出足夠的能量,現在的東方如海就像是一個波濤洶湧的大海,翻滾著,讓人覺得自己就像坐在一葉小船之中,隨風飄動,隨時都會翻落一般。

雙眼冒著光芒,東方如海的慢慢的從那已經被破壞的陣法之中走了出來,身上的氣勢如虹,每走一步,都像是在人的心中落下重重的一錘一樣,讓人忍不住的嗝噠一聲。

一步一步的走來,東方如海喃喃自語著。

「是啊,我是他父親,可是我都在做些什麼。」

「我這個父親看著自己的兒子在奮力的砸開自己的鐵鏈,但自己卻坐在那裡無動於衷,看到人家要攻擊自己的孩子,自己卻是不管不顧,我是一個父親啊,我東方如海在這!誰敢動吾兒!!」

眼中的神色猶如刺眼的光芒,望向眾人,東方如海沉聲說道,全身的至尊修為展露無遺,讓在場的所有人都不禁顫抖,就連那六位修為與他相當的六位掌教也是忍不住的一顫。

這樣子的東方如海實在是太恐怖了!在這一瞬間,似乎蒼穹碎裂,風起雲動,天崩地裂,所有人的眼中都露出了一絲的絕望,在這樣的實力面前,他們能夠辦到的就只有臣服,不敢再有第二個動作。

東方如海身上的氣勢滿是瘋狂與蓬勃,延綿不斷的散發出來,東方如海寵溺的看著王楓,輕聲說道。

「為父不好,讓你受委屈了!」

而這個時候,大掌教看著這被破怪的不成樣子的祭壇,在望了望東方如海與王楓,不由得無奈的嘆了一口氣。

「老四,你知道這麼做的後果。」

盯著大掌教的眼睛,東方如海的眼中滿是驕傲,也呆著的是對王楓的溺愛,更有著的是對王楓的驕傲,對自己兒子的驕傲,也許他紈絝,也許他很不成器,但是他是自己的兒子,一個十分孝敬自己的兒子,沒有人能比得過!

「我知道,這些年,我為宗門做的夠多了,我老了,就這麼一個兒子我該為他做些什麼,不就是無法進入問天路嗎,不是有著弒神道可以走嗎,危險又如何,艱難又如何,我東方如海的兒子還不需要別人去施捨,這弒神道,我陪他走就是的!」

滿是傲然說道,東方如海看著自己的身邊的王楓,眼中的溺愛與慈祥言露於表,哪怕他是至尊,哪怕他是這天地間最強悍的存在,面對自己這個兒子,他都只是一個慈祥的父親,從來沒有改變過。

「逆兒,你會怪為父嗎,放棄那問天路去走弒神道。」

看著東方如海那面孔,王楓笑了一笑,淡淡的說道:「您不是早知道了嗎,我不過是一個紈絝而已,要是沒有您哪可以,問天路怎樣,弒神道又怎樣,只要您在,對我來說,不都是一樣的嗎?」

聽到王楓這話,東方如海突然楞了一下,隨後大聲笑道:「我真是糊塗了,我東方如海的兒子,何時怕過!!」

眼睛中光芒閃爍,這整個天地中似乎只有這對父子,面色有些複雜,那大掌教望向東方如海的表情有些嫉妒,曾幾何時,自己也能夠擁有一個這樣孝敬的兒子。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萬古戰神》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萬古戰神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滿是欣慰的看著自己面前的王楓,東方如海開心的笑著,體內原本的暮氣在這一刻皆盡消失。

看著東方如海一眼,那大掌教又看了看東方如海身邊呢王楓,不由得嘆息了一聲:「這弒神道可不是你想象的這麼簡單。」

「是啊是啊,四哥你可要想好了,那弒神道的凶名可是宗門歷代傳下來的,哪有什麼機遇可言,有著的,只不過是一陣的死氣和危機罷了,你還真相信了宗門的那個傳說,那隻不過是一個騙人的謠言罷了,怎麼可能是真的,要是真有著那麼一絲可能,這無數年進去闖蕩的人不可能沒有一絲的音訊。」

還是那名老嫗,站在一旁不斷的勸慰著東方如海,顯然對東方如海做出的決定很不放心。

弒神道,這個名字王楓也是聽過,似乎是一個宗門用來懲罰犯戒弟子的地方,不過進去的都是九死一生,因為至今沒有人能夠進去在出來的,一定算是宗門的一個必死的禁地了。

弒神道,其實原本並不是用來懲罰宗門弟子的,相傳它也向問天路一樣,是一個宗門用來試煉弟子的地方,在弒神道的盡頭,有著一個令人想不到的意外驚喜,但是從宗門的第二代掌教接任以來,闖蕩弒神道的人又從來沒有一個成功過,甚至,連活下來的人都沒有,漸漸的,弒神道原本的用處也被人們遺忘,用來作為懲罰弟子的一個禁地。

「看來,他是想要帶自己闖過那弒神道。」看著自己的面前的東方如海,王楓在心中默默地念道,雖然知道弒神道的危險,但是王楓一點沒有後悔與害怕,他知道,眼前的這個男人不會害了自己,有他在王楓就是有著絕對的信心。

看到王楓望向自己,東方如海也是轉過頭來對著王楓一笑。

看到這對父子似乎下定了決心,那大掌教也是默默一嘆,對著兩人說道。

「這樣也好,弒神道現在算是宗門的禁地,是對弟子的一個懲罰之地,讓逆兒進入那裡,不管怎麼樣,他出來以後都不會有人再說什麼了,至少,他得到了他應有的懲罰,這樣對逆兒來說也是好事。」

算是對這對父子兩人的決定無奈的認同,那大掌教點了點頭,算是同意了東方如海的想法,而他身邊的那名老嫗卻是還想勸告東方如海,聽到大掌教的這個決定不由得皺了皺眉頭。

「大哥……」

擺了擺手,大掌教打斷了那老嫗的話語。

「算了,老四既然這麼決定,那就隨他吧,相信他會有著自己的辦法,再說這也是他們父子倆個在聖地做這些事情的懲罰。」

說了一句,大掌教身體輕飛離了聖地,他的身後那剩下的五名掌教也是陸續的飛起,離開了這聖地,而東方如海的腳下慢慢的凝聚力一片雲彩,撐起自己還有王楓,將他們兩個一同託了起來,跟著大掌教他們,東方如海腳下的雲朵速度也是不慢。

隨著東方如海的離開,那恐怖的至尊聲勢也在這聖地之中慢慢變淡,不少的人都能夠慢慢的爬起,望向王楓他們離去的身影,眼神中帶有的是濃濃的恐懼,更有著的是無盡的恨意。

「盡然敢在宗門的聖地之中如此的肆意妄為,還想闖弒神道,那弒神道就是你們最終被懲罰之地!」

帶著恨意,不少人對著王楓哪裡去的身影咬牙切齒,他們都是宗門的死士,宗門最忠實的弟子,甚至可以說,他們對宗門有著接近偏執的崇拜與盲目的信仰,對於東方如海他是宗門的掌教,這些人並不會在意什麼,但是王楓,確實成為了他們憤恨的對象!

眾人離開聖地,來到了一峰的峰頂之上,眾人凌空站在峰頂之上,那大掌教看了看東方如海,又看了看王楓,對他們點了點頭,大掌教轉身朝著整個天獸宗說道。

「因四峰少峰主東方逆,違反宗門規定,在聖地之中肆意妄為,讓東方逆,與其父四峰掌教東方如海進入弒神道之中,以禁效尤!」

聲音滾滾回蕩,傳遍了整個天獸古界,所有的人都不由得停下了手中的事情,望著那一峰,眼睛中都是不可置信,望著那一峰,不少人都是瞪大著眼睛。

「四峰掌……掌教也要進入弒神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