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膽小,那你下去,下去,去去。」我往下推鍾離。

「行了,不去拉倒,一招秒了它。」師傅掏出萬雷符。

「原來有這招,怎麼不早使。」

「萬雷符需要耗費靈力,體力,還有很多力,這是很難恢復的,我一天只能使用兩次。」

「你使不了那麼多,就傳給你徒弟我,我可是不怕什麼反噬的。」

「你就吹把你。」鍾離推著我。

「萬雷符可以傳給你,不過……」師傅語氣停頓。

「不過什麼?」我有些迫不及待。

「不過你必須要自己用道術創出自己的符紙。」

「我去你媽的粑粑地,這怎麼可能?」我說著師傅。

鍾離驚訝的看著我,「你這麼和你師傅說話?」

< 師傅掏出兩張萬雷符紙,一張扔進洞中,轟的一聲,洞中冒出黑煙,和凄厲的慘叫。

師傅對我微笑,嘴中冒出血來,那是過度使用萬雷力量而導致的反噬,「師傅,你沒事吧!」我有些擔心。

師傅拿出符紙對著我,「小子,剛剛說的啥,我沒聽清。」師傅一說話就會吐出血來。

「那……那個,我沒說啥,您聽錯了。」

我摟著鍾離,怕師傅給我一下「你以為擋著就沒事了嗎?」師傅向我走來,我摟著鍾離向後退著。

「師傅,我錯了,下次不罵了,不罵了。」 最強兮飯教 ,師傅的萬雷很厲害,打一下如同雷劫的攻擊,痛的很。

「罵,你剛剛罵的啥。」師傅惡狠狠的死盯著我。

「粑粑!」我輕聲說出。

轟的一聲,一道雷電從天而降,絲毫沒有留情的意思,鍾離還在這裡,我推開鍾離,靈活一躲,躲開了攻擊,右手被雷擊擦傷,我捂著胳膊, 朕教你日理萬姬(穿書)

我和鍾離把師傅抬回了家,把我倆累的快要死了,這輩子都不想在爬山,太累,而且還太危險。

師傅反噬的很重,一周后內傷才好。

師傅傷好后的第一個電話,那就是有關於萌屍的,平定萌屍,聽說這次萌屍事件,有兩個道士在,這是山村中,村民的請求,我們答應了這次委託?

「萌屍,我打過兩次,很厲害啊!」

師傅說道:「萌屍兇猛異常,比其他殭屍要厲害的多,你能打倒,說明你還算是有點本事。」

「呵呵,只是遇到了而已,打的很費勁。」

「你知道這萌屍該怎麼對付嗎?」師傅問道。

「不知道!」「這千年的萌屍,身上帶有劇毒,陰氣很大,不懼怕水火,千年萌屍靠符紙來對付是很難對付的。」師傅嚴肅的說道。

清晨七點,我們便收拾東西,打算前往那個村子,「師傅,現在覺得我的身材如何,有沒有進步,看,我居然有腹肌。」我露出自己的四塊腹肌。

師傅看了一眼,沒有理我,師傅接起了電話,「喂!」電話另一端傳出嚴肅冷淡的聲音,但聽不清對方說的什麼,師傅一臉的驚訝表情,撂下電話,師傅看著我,「村子里的村民只活了十人,百於人喪命於殭屍手中。」

我很震驚,覺得師傅在開玩笑,「不會吧,這殭屍有多厲害?」

師傅目光看向外面,「不是一隻,而是一群。」

「不會吧!」鍾離不敢相信。

「鍾離,你最好小心點,不要被殭屍抓傷,知道嗎?」師傅嚴肅的對鍾離說道。

「嗯!」鍾離點頭。

我們啟程在村莊的路上,我們帶了許多東西,車栽著我們,來到了人煙稀少的村路,四周群山圍繞,車進不去,我們下車朝村子步行而去。

我們在山裡走了兩個小時,太陽落山了,我們朝山路走去,一路上了山,「噓,有動靜。」師傅警惕著看著草叢後面。

師傅拿出桃木劍朝草叢那走去,樹林茂密,月光難以折射下來,林子里漆黑一片,師傅朝那靜悄悄的走去,我和鍾離掏出手電筒,朝師傅那邊走去。

「怎麼沒有陰氣和煞氣?不是鬼物。」我道。

話音剛落,一個黑色身影跑出,心臟砰砰的劇烈跳動,師傅一把抓起,「野兔。」

我長呼一口氣,嚇死我了,還以為是殭屍呢?原來是兔子,「師傅,我們一會開開葷。」我看著兔子。

師傅把兔子扔給我,鍾離看著我道:「黑主,能不能不吃,小兔子怪可憐的。」

「我去,你心地這麼好,那你別吃雞鴨魚了,那殭屍餓了,你會不會獻上你的血液啊!」

「會!」鍾離理直氣壯說道,眼睛盯著我手裡的兔子。

「會是嗎?那你先餵飽我在說。」我把鍾離按在地上。

「幹什麼?」鍾離道。

「你不是會鮮血給殭屍嗎?給它們多可惜,我喝。」我舔了舔嘴唇,兔子我還握在手中,拽著它耳朵。

「你瘋了?」鍾離推著我。

「你不是救它嗎?你把我的兔肉放跑了,那我沒了肉,就只好吸血了。」我嘴朝鐘離脖子咬去。

「小黑,誰讓你吸血的,你這和殭屍有什麼區別。」師傅拉開我,拽起鍾離。

鍾離兩眼婆娑的看著我,「我還沒開葷呢?怎麼能把它放了。」

「鍾離,你不吃我們吃可以不。」師傅哄著鍾離。

「她又不是小孩,瞅把師傅你賤的。」我道。


鍾離委屈的蹲在樹根下,本人心地善良,於是就把它放了,「好了好了,真是服你了。」我把兔子扔到一邊,鍾離擦著眼淚。

「你瞅你,給整哭了吧!」師傅白了我一眼。

「行了,女人哭什麼,水做的不假,哭哭啼啼的最煩人。」我道。

鍾離站起,擦乾眼淚,有些惡毒的看著我,「行了大小姐,別瞅我了,我錯了行不。」我拽著她手。

「好,原諒你了。」鍾離靠在我胸口。

「告訴你喝,別看我是帥哥就吃我豆腐啊!」

鍾離笑了笑,正準備繼續前進的時候,草叢裡冒出嘩啦嘩啦的聲音,這次不知是什麼?我和師傅我們心裡一綳,朝聲音來源處走去,拿著手電筒朝那草叢中走去。扒開草叢,一個人影站在那裡,我們盯著人影,發現四周飄出一絲絲煞氣,難道是殭屍。

「喂,你誰啊!」我朝那人影喊道。

那人影沒有任何回答,「喂,這麼晚了你在這幹嘛?」鍾離問道。

那身影一顫,「我擦,我問不回答,還是鍾離問好使啊!」

「吼」一聲如野獸的吼聲出現,身影朝我們撲來,「卧槽,什麼東西。」

我們向後退去,師傅打開手電筒,照在人影身上,此人滿身鮮血,面目猙獰,身上,臉上,都是爪痕,彷彿是被撓的,皮肉被撕下一大塊,很嚇人,如同喪屍出爐里的喪屍,比那還恐怖。

「煞氣是它發出的。」師傅拿出桃木劍。


我看到殭屍剛剛站過的地方,一個人倒在那,看來已經被咬了,估計已經死了,「鍾離,你去確定看看,死了沒有。」我指示鍾離過去。

「哦!」鍾離繞過眼前的殭屍,朝那邊的屍體走了過去。

殭屍向我撲來,我一腳踹在它肋骨,咔嚓一聲,骨頭斷裂的聲音,我看著這衣服的穿著,道袍,「師傅,它是道士。」

師傅看著這個殭屍,「它和我們一樣,是來除殭屍的,應該是兩個人,那個呢?」

鍾離掀過屍體,屍體全身都是血,「死了!」鍾離站起身。

「啊!」鍾離一聲尖叫,她被那屍體按在了樹上。

「鍾離!」我朝剛屍變的殭屍沖,爆破符貼在它身上,「破!」那殭屍被炸開,血噴了鍾離一臉。

「沒事吧你?」鍾離看著我,「沒事,這人是個道士,被那殭屍咬了。」

原來這倆就是那道士,我衝去幫師傅,我踹斷了它好幾根肋骨,拿劍,砍斷了它的腳踝,它倒在地上,發出慘叫,腳踝和肋骨已經被我踹的踹,砍的砍,但它還在向我爬來,要攻擊我們。

「媽的,還動。」我拿劍砍開了它的腦袋。

師傅蹲下看著屍體,「這是剛變殭屍不久的,看那身上的血跡,和它身上,沒有屍斑,估計是今天變的。」

「鍾離,跟著我,不要走散。」

鍾離點了點頭,「村子里有一堆的殭屍,這有殭屍,殭屍跑這來了,說明殭屍已經在這山中活動了。」師傅照著四周。


「如果遇到萌屍,我們就用火燒,這樣保險點。」我們來到村口,裡面傳出殭屍的吼聲,聽聲音好像有很多殭屍,「師傅,我們接受這委託幹啥,就我們三個,這麼多殭屍,怎麼打的完。」

「不是還有兩個道友嗎?」

「我擦,都變殭屍了。」

我們踏入村子,一陣陰風吹起,朝我們衝過來兩個殭屍,鍾離向後退去,我直接沖了過去,抬起腿,朝殭屍的脖子上踢去,咔嚓一聲,殭屍的脖子斷開了,倒在了地上,另一隻,我一個掃堂腿,將殭屍絆倒,抓起殭屍腳踝,將它扔到了一間民屋中。

師傅桃木劍插入到地上殭屍的心臟里,殭屍吼叫發出叫聲,我將那屋中殭屍,嘴中貼上符紙,怕他發出叫聲,招來更多殭屍,「破。」

殭屍炸開,那殭屍發出叫聲,一群殭屍向我們走來,「我擦,屍群啊!」

師傅指著那殭屍,「滅了它們。」

我衝進屍群,開始殺戮,「媽的,媽的,這些好像都是村民。」

「破。」師傅扔出多張符紙。

「這些人都被那萌屍咬了,你看那邊。」師傅指著一邊的民屋。

目光轉向那,「那些屍體,都是死的。」


「嗯!」被殭屍咬不一定都會變,所以會有一些死者,「你媽,師傅,不行了,累死我了。我逃出屍群,師傅也有些招架不住,我們朝村裡跑去,因為要找到那隻萌屍。

「快把陽火滅了。」師傅道。

我和鍾離拿出陽符,將雙肩的陽火撲滅,「哎呀,這怎麼回事。」我道。

「殭屍靠氣,和人身上的陽火來判斷人的位置。」

「哦!」見殭屍找不到我們,我立刻來了興趣,「是不是我們幹什麼他們都不知道啊!」我走到它們跟前,拿著軒轅劍一通砍頭,嘩啦嘩啦的,只聽腦袋落地的聲音。

「哎呀,黑主你太叼了。」鍾離拍著手。

當時我真是帥呆了,師傅都驚住了,他沒想到我會有這招,哈哈。

殭屍很快就被我消滅,「擦,什麼殭屍,完全不是對手啊!」我甩了甩頭。

「吼!」殭屍的聲音突然狂吼,這殭屍都被滅了,還有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