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槍飛射,無人能擋,帶有天下莫敵的氣勢,直接放棄了紫衣,向著噬的方向飛射而來,而華天宇的身形緊隨而至。

『當』

一柄寬大的銀白大刀突然出現在長槍的必經之路上,整體都為『破道精金』所鑄,發出璀璨的破道光華,大刀金屬上有莫名的符文轉動,如同一個個小蝌蚪般原地旋轉,而後華天宇黑色長槍上的道紋逐漸被分解開來。

「這就是精純至極的『破道精金』威力啊!」

華天宇長嘆,只是,傀儡包子發出怒吼,兩雙眼睛中憤怒的噴出火來,另外三隻手中的兵器也瞬間劈砍而至,原地只剩下了金屬兵器揮動的刀光已經漫天的璀璨光芒。

『叮叮噹噹』

聲音不絕於耳,華天宇踩踏高天,腳下一道又一道的波紋涌動,所修行的大道氣息帶著奇詭,如同他本人般,好似帶著扭曲,身影更是如同鬼魅般移動,留下諸多殘影,與傀儡『包子』戰的難解難分。

「好強!」

此刻,所有人都被華天宇表現出來的絕強戰力給驚呆了,盛名之下無虛士,華天宇能夠在九大天府中留有莫大的威名,這是摻不得假的。

「上,保護公子!」

一手持刀與一手持盾的兩名中年護衛突然一聲大吼,而後兩人身先士卒,也是沖向前去,目標直指為『天女』療傷的噬,顯然,聽之前華天宇所言,是要留下這價值無良的傀儡了。

「停住吧!」

紫衣上前,攔下了兩人,手中出現一枚拳頭大小的印璽,上面有一隻火紅色的飛鳥,小印四四方方,可惜殘缺了一角,此刻催動,氣息驚人,瞬間將那兩名中年人攔住了。

「殺了她!」

持刀中年人臉色發冷,手中長刀向前劈砍,只是可惜,來拿小印發光,將紫衣籠罩在其中,所有的刀光所有的道紋都被徹底的牽制住了。

有小印護體,紫衣手中再次出現一柄銀白寶劍,也是一柄御天境的天道器,寶劍前斬,直接斬向持刀中年人的頭顱。

「哼!」

持盾中年人見罷,手中盾牌微揚,瞬間就抵住了紫衣手中的銀白寶劍,一人持刀一人持盾,可攻可防,與紫衣纏鬥了起來,兩方互不退讓,竟然隱隱有堅持住的意思。

「我們怎麼辦?」

「恐怕別無選擇,這是最後的機會!」

「沒想到那華公子如此強勢,實力如此強大,如果我們不能抓住這個機會,恐怕真的沒辦法留下天女了,能夠想象我等三人任務失敗,將要承受怎樣的刑罰!」

血煞血玉以及血紅三人看著已經纏鬥在一起的兩方人馬,再看看眼睛微閉的天女以及為天女療傷的少年,心下不由一陣發狠。

「實在不行,只能如同華天宇所說,殺了天女也在所不惜,反正四下無人,死無對證,誰能知道是我天血族所為?」

「沒錯,上!」

三人手中暗血刀再次發出璀璨的血色光芒,互相對視一眼,而後紛紛向前衝來。

只是,就在這時,一道流光突然劃過,直衝血玉脖子而來,流光太快了,出乎三人預料之外,等流光消逝,血玉已經瞪大著雙眼拚命的按壓著脖子。

手指縫中,有汩汩鮮血往外湧出,傷口上,隱隱有一股光芒綻放著,阻止著傷口的癒合。

「血玉!」

血紅與血煞兩人驚叫,瞬間將血玉圍攏在其中,而後掏出靈藥為其服下,手中真元更是不要錢般瘋狂湧出,想要將血玉傷口處的氣息抹除。

「怎麼會這樣?」

「可惡,怎麼那條惡狗給忘記了,那傢伙速度實在太快了!」

血紅血煞此刻眼睛都紅了,兩人滿臉凝重的將血玉圍攏到中間,觀察著四周,冷汗都在往下滴,那流光太快,快的讓人心驚膽戰。

「死!」

正當此時,華天宇手中長槍突然發出璀璨奪目的光華,一道完全由真元及道紋組成的道圖烙印在槍桿上,上面隱隱傳來一聲獸吼,一槍#刺出,直直沒入傀儡包子的心臟。

「吼!」

包子發出憤怒的吼叫聲,眼中開始有極陰極陽的氣息在涌動著。 「什麼?」

紫衣驚呼,手中小印上傳來一聲悅耳的鳥鳴聲,突然發出一種強大的衝擊力,將持刀與持盾的兩名御天境修為的中年人迫的往後退去,而後驚訝的看向傀儡包子所在。

紫衣可是清楚的知道那傀儡強悍戰力的,之前一己之力將兩名御天境的高手鎮壓,絲毫不費吹灰之力。

那華天宇能夠與傀儡戰鬥中不落敗,就已經足夠讓人驚訝的了,只是,華天宇竟然這麼強么?連精純的『破道精金』煉製的傀儡都抵擋不住?

還是說,是因為華天宇手中的長槍?

「咦?傀儡的晶石不在胸口?」

華天宇臉上閃過一絲喜色,只是,隨後臉就拉了下來,以華天宇對傀儡的了解來看,一般傀儡總的能量基石就應該存在於胸口才對,但是為什麼自己明明用長槍貫穿了他的身軀,這傀儡依然無事?


「糟糕!」

華天宇暗罵一聲,而後迅速拔出長槍後撤,只是,現在已經是來不及,那傀儡兩雙眼睛中一陰一陽兩種氣息爆發了。

如同有一張道圖展開了,要將自己碾壓,華天宇眼神凝重的看向自己的頭頂。

「混沌雷霆?」

華天宇驚叫一聲,在那道圖的中心點,有一道混沌似的雷電宣洩了下來,好似一頭蒼龍,朝著華天宇劈落下來。

「吼!」

華天宇低沉的叫聲如獸吼,眉心處閃爍著一道如同兵鋒般的印記,緊接著,自其額間一道劍光劃過,直接沖入那宣洩而下的一絲混沌雷霆中。

「啊!」

華天宇一聲慘叫,而後從天空直墜而下,身上帶有些許焦灼的痕迹,不過也僅僅如此,連傀儡包子最強的一擊竟然也沒有讓其失去戰鬥力。

「該死!該死!」

華天宇怒了,眼睛中好似能噴出火來,他能夠明顯的感應到,傀儡發出的一擊中到底蘊含了怎樣的威能,如果不是被至尊規則弱化了太多的力量,恐怕這樣的一擊已經能夠令自己重傷了。

除了面對柳青雲以後,還從未收到過如此的打擊,而且竟然是被別人指揮的一隻傀儡擊傷了,對華天宇來說,這是一種極大的恥辱。

「我要你死!」

華天宇臉頰猙獰,原本是個英俊的小白臉,只是現在,完全破壞了當初的美感,眼睛中帶著瘋狂,緊盯著正在為天女療傷的少年噬,喊道。

「找死!」

傀儡包子說話了,胸口處有銀白的光芒閃動,符文綻放,那被胡天宇刺出的窟窿竟然在逐漸癒合著,此刻再次站立在前方,遮擋住了華天宇的視線后,臉上帶著冰冷的氣息看著他。


「什麼?這究竟是什麼等級的傀儡?竟然可以自主的癒合傷口?」

華天宇持槍,眉心的印記此刻已經隱去,但是整個人身上的鋒銳之氣沒有減弱,反而還有逐漸增強的架勢。

「人族,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但是我絕對不會讓你去傷害我的主人!」

傀儡包子微微搖了搖頭,瓮聲瓮氣的說道。

「可惡!」

華天宇咬牙,只差一點,如果自己能夠再強一點,就能攻破這個大傢伙的防禦,可惜,破道精金上面的符文實在太過難纏了,可以分解道紋。

如果不是這樣,憑藉自己的黑色神槍,早就將這傀儡給鎮壓了。

「嘿?你說你小子有什麼可驕傲的?還想槍老子的小弟,還想取你老子我的人頭,囂張什麼?沒有那金剛鑽就敢攬這瓷器活?沙比!」


噬對著華天宇撇了撇嘴,帶著不屑的語氣罵著,讓華天宇感覺到一陣頭暈目眩,這個傢伙竟然敢罵自己…沙比?

「小子,你…你死定了!死定了!」

華天宇從小到大還沒有受到過這種委屈,這傢伙也算是一個高手了,怎麼可以罵人?還有沒有點高手的風範了?

「切,惱羞成怒了?不至於,不就是罵兩句嘛,當初,你被柳青雲揍的跟條狗一樣趴在地上的時候,也沒見你這麼苦大仇深的,聽爺的話,不至於,啊!」

噬『苦口婆心』的『勸解』著華天宇道,語氣中帶著頗多的無奈。

「你!你說什麼?你認識柳青雲那個王八蛋?」

這一刻,一股莫名的憎恨情緒出現在華天宇的心中,華天宇一聲只憎恨兩個人,一個就是處處壓自己一頭,而且幾次三番為難自己讓自己丟失臉面的柳青雲。

而另一個,就是華天宇的哥哥,華天神!

別人提到華天宇的時候,都會不由自主的加上一句,這就是華天神的弟弟,華府的第二年輕高手。

試問,對於一個對未來有著極大野心的青年,面對這樣的話語就如同一次次的在其胸口上捅刀,說明了,在大家心目中,華天宇永遠都不及華天神。

這樣的心境環境下,華天宇怎麼還能問鼎無上?有被人壓著像是永遠翻不了身的無上高手么?

所以,華天宇恨這二人,連帶著也恨與二人有關的任何人與事。

但是,面前這個少年,他竟然知道自己曾經被柳青雲鎮壓的醜事?而且還用這個來奚落自己?這不可原諒!

「殺!」

華天宇一聲厲喝,手中黑色長槍發出滲人的鳴叫聲,而後又是方才那種類似於道圖的東西在長槍上面閃爍出烏光,讓這桿長槍的威力一瞬間暴增。

「鬼獄鎮魂!」

華天宇幽幽的聲音傳來,如同來自幽冥,手中長槍更是邪異,帶著金屬的鳴顫,那種鋒銳不同於以往,帶著讓人靈魂墮落的氣息,像是要送人往生般。

「嗯?」

噬微微皺眉,這種氣息讓他感覺到莫名的熟悉,有點類似於地府般,但是卻又好像不太對,氣息不對,沒有地府那種沁入人心神的死氣,但是依然讓人膽寒。

就在這時,包子四條手臂之一,握著的青銅短矛發出璀璨的青銅色光澤,它上面銹跡斑斑,感受不到任何強大的氣息,但是,卻讓人心神為之顫動,好似與那長槍針鋒相對般,只是一縷就已經震驚當場。

「什麼?」

長槍發出,那種破除一切的氣息被阻擋了,此刻沒有再傷到傀儡,而是被傀儡包子手中的一桿短矛攔下,兩者之間碰撞,發出陣陣如同洪鐘大呂的聲音。

『嗡』『嗡』『嗡』

一次又一次,儘管那長槍上的道圖紋路不斷的復甦,不斷的發出至強的氣息,但是都被青銅短矛給抵擋住了,那青銅短矛不知道究竟是什麼類型的兵器,與長槍一次次的碰撞下竟然絲毫無損。

「好!」

噬看的眼睛發直,尤其是看向包子手中的青銅短矛有些發獃,口水都要流下來了,看來,是時候跟包子好好談談了,那青銅短矛絕對算是一個好寶貝。

「你到底好了沒有?」

突然,天女全身散發出耀眼的五彩光芒,此刻的詛咒之力已經完全處於下風,將其完全壓制住也只是時間問題,只是,天女此刻承受著詛咒侵襲之苦,而噬這個傢伙竟然還有心情觀戰叫好?

「咳咳,差不多了差不多了!」

噬尷尬的一笑,而後收拾了一下心情,表情重新變得嚴肅了起來。

手中黑洞加力,莫名的吸力瞬間增強了,詭異的詛咒之力像是跗骨之蛆般,不想要離開天女的靈魂魂潭,只是,那黑洞內發出的吞噬之力實在太強大了,詛咒之力竟然有些不由自主般。

噬此刻也只能維持這樣的狀況,因為詛咒之力太過詭異,竟然會附著到靈魂魂潭上,這多虧噬的靈魂也帶有吞噬之力,所以雖然感覺到詛咒之力的詭異與恐怖,卻依然將其完全吞噬了。

不過,也只能是一絲絲的吞噬,因為,如果吞噬的多了,噬竟然發現,那詛咒之力隱隱有要侵襲自己身軀的架勢,以此刻自己現在的吞噬能力,還沒有完全將其忽略的程度。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