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北一笑:「進了公司,以後大家就是一家人,有什麼事直接說就行。」

見蘇北如此說,董事長蘇槐也投來溫和的目光,周濤心中一暖,大有一種千里馬遇到伯樂的暖心之感,於是直接說道:「是這樣的,公司規劃上對植物教學基地里的定位全國最大的植物示範基地,要求植物的品種超過全國任何類似的植物園,尤其其中提到儘可能多的移植珍惜植物,可是紫山村的地理位置和氣候環境,南方的大部分植物移植過來或許還能生長,可是北方的植物移植過來,尤其是對環境要求較高的珍惜植物,恐怕其中存在很大的培育技術問題……」

蘇北聞言,見周濤還沒有正式開展工作,就做足了準備,頓時對他又高看了一眼。

「你們只管去全國各地找各品種的植物,至於培育問題,你們董事長是這方面的大專家,他會解決好的。」 第二天凌晨,天還未亮,依舊是在無盡血海空間的血海岸邊……

“呼…呼……累,累死我了,我們爲什麼要天不亮就在這個該死的地方訓練啊。”在圍繞整個無盡血海跑了一整圈以後,廖乾坤直接就癱倒在了地上無比鬱悶的說道,而一旁的聶辰和雲自在雖然不像廖乾坤這樣狼狽,但臉色也是微微有些發白,原來就在今天天還沒亮的時候,他們三個便直接就被天誅劍魂拉進了無盡血海空間當中,二話不說便要他們圍着整個無盡血海跑起了步,這聶辰和雲自在還好說,本身就是修煉武訣的,身體素質比之同級別的強者還要強上幾分,但廖乾坤可就遭大罪了,他本來就是所有屬性魂師中體質最弱的精神屬性,結果這一圈跑下來,差點沒虛脫過去,但也就在這個時候,天誅劍魂卻是一臉淡然的走上前來,一腳狠狠地踹在了廖乾坤的屁股上。

嘭!

“趴在地上幹什麼,快給我起來走兩步,真不知道你們是怎麼打到現在這個境界了,連這麼一點點的苦都受不了,以後還憑什麼達到更高的境界。”無視着廖乾坤那詫異加憤恨的眼神,天誅劍魂淡淡的說道,說着只見天誅劍魂的手輕輕一揮,隨即數以百計的光劍便從天誅劍魂的袖口處飛了出來狠狠地刺向了還來在地上不肯起來的廖乾坤,而在感應到那些光劍威力的廖乾坤也是被嚇了一大跳,連忙從地上爬起來,這才令那些光劍停了下來。

“好了,你們三個再給我圍着無盡血海走一圈,把自己氣息調整好以後再來找我吧。”見廖乾坤終於從地上爬了起來,天誅劍魂也沒有再去爲難他,又將那些光劍收了起來淡淡的說道,說完便轉身向着巖洞走了回去,而看着天誅劍魂的背影,廖乾坤的眼中卻閃爍折磨中不同尋常的光芒,不過也只是稍稍遲疑了一下,廖乾坤便做出了他這一身最明智的選擇,老老實實的跟着聶辰和雲自在繼續圍繞着正無盡血海走起了路,只是廖乾坤不知道的事,就在剛纔他看着天誅劍魂的時候,同樣的,天誅劍魂的眼中也閃過了一絲不引人注意的殺機,只不過隨着廖乾坤最後的選擇,天誅劍魂眼中的那一絲殺機才漸漸消逝而去……

“好了,乾坤,你也別怪劍魂心狠,也許你們兩個的實力在這裏還算不錯,但如果是跟我一起回到修羅殿的話,以你們兩個現在的實力,也就自在可以勉強獲得修羅封號,而乾坤你卻是懸了。”途中,看着廖乾坤那一臉不甘心的表情,聶辰拍了拍廖乾坤的肩膀,有些語重心長的說道,也許在天雲國這個小地方廖乾坤和雲自在的實力不凡,但如果到了修羅殿的話,憑廖乾坤和雲自在現在的實力,那就是在修羅中墊底的存在,所以,爲了在短時間裏將自己和廖乾坤,雲自在的實力提升上去,聶辰纔會特地請天誅劍魂來幫他們訓練,而在聽了聶辰的話以後,廖乾坤和雲自在卻是都不禁被聶辰口中那修羅殿的實力給驚呆了,要知道憑他們現在的實力,雖然不敢說在整個天雲國裏橫着走,但也都算的上是一方霸主,可到了聶辰口中的修羅殿卻變成了墊底的存在,那要找這麼說的話修羅殿又該有多麼可怕啊。

“你們也別不信,就光是以我現在的實力,在修羅殿當中恐怕連前五名都算不上,而像這五行宗裏實力最強的那名半步魂帝級別強者,在修羅殿裏至少也有五個了(咳咳,除去實力大減的聶辰和他在無盡血海空間裏的朋友或者部下以外,修羅殿的半步魂帝級別強者分別是:雪靈,噬龍修羅·犼,山神修羅·山臊,冥殺修羅·冥影,金影修羅·金戈),所以如果不想到時候跟我去修羅殿的時候被其他人看不起的話,就老老實實的跟着我訓練吧。”看到廖乾坤和雲自在眼中所閃過的那一絲不可置信的光芒,聶辰卻是微微一笑說道,只不過他沒有告訴廖乾坤和雲自在的是,雖然說雪靈現在的境界只有半步魂帝級別,但如果再加上她血脈之力的話,光她一個人就足以戰勝三名以上同爲半步魂帝級別的強者。 “雖然不知道老大你到底有沒有騙我們,但我可不喜歡那種被別人看不起的感覺啊,既然如此,倒不如拼一下,那麼就算到時候老大你騙了我們,也不是一點收穫都沒有啊。”在聽了聶辰的話以後,雲自在和廖乾坤都不禁沉思了起來,但過了沒多久二人的臉上有都露出了一副釋然的笑容對聶辰說道,也許聶辰是在欺騙他們,但這對他們來說始終都是百利而無一害的,所以廖乾坤和雲自在最終還是選擇了繼續訓練,而聶辰對於二人的選擇也是頗爲讚許的點了點頭,帶領着二人繼續訓練了起來……

又過了一會兒,在無盡血海最中央的一塊凸起岩石之上……


“雖然說你們幾個的實力都還不錯,但是戰鬥經驗還是遠遠無法匹配上你們現有的戰力,所以在接下來的幾天裏,我會讓和你們同等級的血神子來和你們幾個戰鬥,以此來提升你們的戰鬥能力,今天就讓小辰先來吧,你的對手是上位魂皇巔峯級別的血神子。”看着盤腿坐在自己身前已經完全調整好自己氣息的聶辰等人,天誅劍魂點了點頭說道,說着就只見一頭渾身散發出濃郁血腥氣息的血神子破海而出漂浮在了聶辰的身前,一雙毫無人性可言的眼睛死死盯着聶辰,而與此同時天誅劍魂也帶着廖乾坤和雲自在一起浮到了半空中,並順手在聶辰和血神子的周圍形成了一個能量保護罩。

“來,來,來,就讓我看看我現在的實力到底達到了什麼地步吧,無極·修羅體……”也就在天誅劍魂等人遠離了戰場以後,聶辰的臉上也露出了一副極其強烈的戰意說道,說着便化身成了無極·修羅體,同時又把修羅血泣取了出來,令其轉換成爲了一杆血色長槍後,便衝向了血神子,而那名血神子也同時爆發出了兇性,再發出一聲類似與野獸般咆哮以後,一雙利爪也變成了一對血刃狠狠地抓向了聶辰。

“疾星閃爍……”也就在聶辰即將與血神子對撞在一起的時候,聶辰眼中卻突然閃過一絲極其詭異的光芒,緊接着便消失在了血神子的眼前,並且還未等血神子反應過來,聶辰又再一次出現在了她的身後,同時手中的血色長槍也如同一條血龍一般,轉瞬間便穿透了那個血神子的頭顱,而血神子也彷彿被殺死了一般,徑直倒在了地上,同時在保護罩外的廖乾坤和雲自在在看到這一場景以後都露出了一副不屑地表情,廖乾坤更是有些不以爲然的說道:“切,我還以爲有多厲害呢,現在看來也不過如此罷了,如果都是那種智商的話,那我一個人都可以打好幾個了。”

“白癡,如果這些血神子就這麼死掉的話,那我也不會把他們派來作爲你們的對手了。”在聽了廖乾坤的話以後,天誅劍魂的臉上也出了不屑地表情,不過他的表情可不是在對那個血神子,而是對準了廖乾坤說道,說着還沒等廖乾坤來得及反駁,就只見本來都已經被聶辰用血槍穿過頭顱而死的血神子竟然又突然從地上爬了起來,向聶辰再次展開了攻擊,而且最是讓廖乾坤和雲自在吃驚的事,就連血神子之前被聶辰用血槍穿透頭顱的那個傷,竟然也都消失不見了,甚至說如果不是親眼所見,廖乾坤和雲自在甚至都不敢相信這個血神子受過致命傷。 植物對靈氣極為敏感,蘇北在紫山村布置了諸多釋靈陣,這讓紫山村的植被長得特別茂盛,尤其是蘇北重點照顧到底果園和族人開墾出來的稻田菜地,靈氣更是比其他地方要濃郁不少,這樣直接導致的是果樹和蔬菜的品質從直線上升,讓剛到紫山村的周濤等人每次吃飯的時候,都恨不得把舌頭吞下。

對於蘇北說公司董事長蘇槐是植物培育的大專家,周濤等人都非常詫異,不過見蘇北兩人不遠多說,便只好安奈住心中的一絲好奇,開始著手工作。

周濤有過管理小景點的經驗,接手紫槐公司的日常管理后,結合自己以前的經驗,一下子把所有的激情和精力投入到工作中,公司初創,事情繁多,一開始他有顧慮,事事都問董事長蘇槐和幕後大老闆蘇北的意見,後來經蘇北多次強調自己和蘇槐的放權理念,強調自己相信周濤,公司的事情交由他全權處理,除了制定發展方向這樣的大事,其餘不管是日常管理,還是人事問題等等,都不需要來請示。

蘇北和蘇槐的放權讓周濤感受到無比信任的同時,也感受到了巨大的壓力,老闆和幕後老闆如此信任自己,自己要是不做出點成績,又有什麼顏面拿高薪和面對這份信任?

此後,周濤的工作熱情更高了,但是做事卻更仔細更認真了,在他的帶領下,紫槐公司一天一個變化……

時間過得很快,眨眼就到了八月初,整個紫山村都成了一個熱鬧的大工地,別墅區建設,紫槐公司的酒店和生態遊樂園也在建設,還有一些村裡其他的基建工程同樣同時在建,每天拉建築材料的大卡車來來往往,給新修的馬路造成了很大的壓力。

過了八月上旬,進入八月中旬的時候,南方的天氣變得特別炎熱起來,就連平時喜歡沒事就帶著黑妞去紫山湖泛舟的蘇北也窩在陰涼的家裡,一邊吃著病證的空間水果,一邊碼字,如今他小說的存稿已經多達六十萬,離定下的一百萬字存稿越來越近。

十五號下午,蘇北忽然接到四叔蘇東樹的報喜電話,告訴他紫山牧場中午剛剛誕生了自家牧場的第一頭小牛犢!

聽到這個消息,蘇北頓時興奮起來,也沒心思再碼字,關掉電腦直奔村子北邊,紫山牧場正是在北邊的山林里。

作為山林牧場,紫山牧場大部分資金都花在圍山基建和山腳先進的牛欄基地上,真正投入到牛犢資金並不多,只是側重購了一批種牛,蘇北也沒有加大投資,而是暗中在林間牧場里撒了一批牧草種子,然後布置釋靈陣,在山林間培育出了水靈靈的優質牧草,那些牛犢和種牛吃了釋靈陣培育出來的優質牧草,都長得極好,尤其是小牛犢們,個頭蹭蹭的快速增加。而那批種牛,買到牧場之後,狀態都非常不錯,經過配種,已經有一大半都懷上了小牛犢,這麼,第一頭自家生產的小牛犢今天終於誕生了。

北邊的山林樹木較稀,第一個山包綿延過去一千多米后,有一塊比較平緩的山谷,山谷面積不小,如今牧場已經修了一條路進去,在山谷里建了牧場的第二個牛欄基地,作為種牛基地。

林間養牛要是養著玩,那是一個很簡單的事情,只要把牛趕到山裡去就行了,但是要大規模養殖,而且形成超高經濟效益,那就是個技術難度很高的活了。山林不比草原,牛的食物來源並不多,所以一般的山林牧場養殖密度很低,牛的成長速度慢,加上山林牛經常在山裡爬來爬去,做了很多運動,肉質比一般的牛肉更勁道,所以山林牛肉的價格一向很高。

想要提高經濟效益,一般的山林牧場都會想方設法,例如增加人工飼料來增加牛的出欄重量和縮短牛的出欄周期,不過這是一把雙刃劍,增加人工飼料的確可以增加牛的出欄重量和縮短出欄周期,不過也會讓牛肉的品質下降!

到目前為止,還沒有什麼太好的辦法能做到兩全其美。

蘇北之所以有信息讓紫山牧場成為紫山村未來的重要經濟支柱,正是因為他可以通過釋靈陣來培育適合在山林生長的高品質牧草,大大提高山林養牛的密度,同時這些釋靈陣培育出來的牧草也會讓牛出欄重量增加和出欄周期縮短不少,更重要的是,還會大大提高牛肉的品質!能夠完美,甚至是超完美地解決其他山林牧場頭疼的問題!

北邊三百多畝山林圍城的紫山牧場,別人只能養兩三千頭牛,可有了釋靈陣,紫山牧場可以養到一萬五千頭左右!而且,吃釋靈陣培育出來的牧草和灌木樹葉長大的牛肉品質,蘇北有自信,絕對是世界上最頂級的牛肉!

當然,如今紫山牧場剛起步沒多久,大部分資金都花在牧場的基礎設施建設上,如今牛欄里只有一百頭肉牛崽和兩百頭種牛,總共也只有三百頭,想要滿欄達到一萬五千頭,紫山牧場還需要一定的時間去發展。

蘇北沿著新修的進山馬路,一邊看著一百多頭已經長大了很多的牛犢在山林里悠閑地散步,一邊欣賞著山中夏景。

烈日下的紫山村有一股別樣的味道,道路不寬,兩旁一排排樹木遮住了大部分陽光,偶爾有几絲光線也會透過樹葉的縫隙或者樹與樹之間的空間照射進來,在馬路和林間的地上留下一塊塊神秘的光斑,一陣陣涼風吹過,樹葉沙沙作響,空中的烈日最毒辣,可山中卻顯得很涼快。

享受著陣陣微風,蘇北忍不住有一種隨意找塊空草地,好好躺著眯著睡一會的想法。

蘇北後面跟著像小牛犢一般的黑妞,撒歡跑著,偶爾跑出馬路跑到林間,偶爾又跑到馬路上,跟著蘇北屁股後頭咬著討好的尾巴,當黑妞再次從山林中跑出來的時候,蘇北赫然發現它嘴裡居然叼著一個灰白色的小動物。



是一隻很肥碩的野兔! 黑妞叼著一直肥碩的野兔跑到蘇北面前,不但用腦袋往蘇北腳上拱,那隻野兔還活著,黑妞並沒有下狠嘴把它給要死。

黑妞這是在向蘇北這個主人邀功。

看著黑妞那對狗眼裡閃爍著極具人性化的光芒,蘇北對自己這條養了幾年的大黑狗有了重新的認識,靈液喝多了,讓黑妞的智商在一年之中有了質的變化,至少有了四五歲小孩子的智力!

「嗯,不錯不錯,你的進步不小,沒枉費我給你餵了那麼多靈液和空間水果,也許過個幾年,就能用生命樹葉電話你了,嘖嘖,遇到我這個主人,你真是命好,運氣比蘇槐和蘇歸他們強遠了。」蘇北蹲下來誇了一下黑妞,當然也沒忘了順帶誇一下自己。

然後再從黑妞的口中拿下野兔子,提著繼續往林間牧場的種牛基地走去。

這一片山原本沒有名字,不過最近因為山上的養牛的牧場,新有了一個有點土的名字——牛山。

從牛山再翻過去幾個山峰就是前段時間蘇北和蘇軍他們去過的六哀山。

種牛基地在牛山另一邊的山谷平地上,今天因為牧場的一頭牛犢出生,這裡特別熱鬧,牧場七八個固定員工都匯聚在這裡,除了看新生的小牛犢之外,還準備內部小小的慶祝一番。

這第一個小牛犢的出生,預示著種牛基地,甚至整個紫山畜牧在發展之路上邁出了堅實的一步!

蘇北到了之後,看到還有點站不穩的小牛犢,臉上也露出了開心的笑容,和牧場的人聊了一會,說了幾句鼓勵的話,又許下讓四叔蘇東樹這個給大家發獎金的承諾后,才和蘇東樹來到種牛基地的出口,把手中的野兔子交到蘇東樹手裡,道:「四叔,這野兔子是黑妞在來的路上抓的,你們晚上慶祝的時候正好加餐,對了,山裡野兔子很多嗎?」

蘇東樹接過野兔,憨笑著道:「行,山裡野兔子雖然比以前多了不少,但也不是很多,尤其牛山在最外圍,平時也只是偶遇碰到一兩隻,不過沒有特意準備工具,想吃也抓不到,這兔子夠肥,正好給大家加個餐。沒想到黑妞現在這麼厲害,也不知道你給它餵了什麼,居然長的像大狼狗,抓兔子也厲害。」

「餵了花費,哈哈……」蘇北開了一句農村裡常見的玩笑,然後收起笑容,很嚴肅地說道:「四叔,牧場的經濟效益是我最看好的,甚至要比紫槐公司還要看好,所以你的擔子很重啊,我聽說給你報的網路管理課程你經常不按時去聽,這可不行啊。」

蘇東樹聞言頓時露出難看的笑容,道:「小北,你怎麼知道我沒去,是不是小軍那個小兔崽子在你這打小報告了?」

「四叔,你也別怪大哥,是我安排他每天按時給你播放網路教學視頻的,而且我給他下了死命令,一定要組織你們好好學,大伯和五叔每天晚上都會按時去聽一個小時的課,就你經常缺課,這怎麼行呢,下面還有小盧和小銘他們看著呢,你這個長輩沒起到好的帶頭作用。」蘇北很認真地說道:「而且四叔,你手中的這個紫山畜牧,將來肯定要發展壯大的,現在管理幾個人幾百頭牛很輕鬆,但以後管理上萬頭牛,幾百號人呢?在我看來,以後紫山畜牧的資產肯定要過十億的,四叔,你覺得以你現在的能力,可以管好一個十億企業嗎?」

「上萬頭牛,十億企業?不會吧?小北,紫山畜牧真能發展到那個地步?」蘇東樹有些不敢相信。

十億,那是一個多大的數字啊!

蘇北極為肯定地點頭:「這是當然,雖然紫山畜牧現在的總資產只有幾百萬,但在我的規劃里,發展到十億的規模不會超過五年!現在紫山畜牧只開發了牛山一個山頭三百多畝山林養牛,但我和蘇槐培育出來的種在林中的牧草品質你現在應該也清楚一點,這些牧草在養牛方面可以帶來的經濟價值巨大無比,未來幾年我肯定會讓蘇槐繼續加大投資,牧場肯定會快速擴張,把牛山過去的幾個山包都覆蓋到,爭取能養到三萬到五萬的高品質肉牛!就算每年只出欄三分之一,其經濟價值至少也是過億,甚至是過五億,十億!」

蘇北用堅定的語氣向蘇東樹描繪著紫山畜牧的光明前景,說的蘇東樹心裡熱血沸騰!他被蘇北畫出的大餅給震驚到了!

「可是小北,我們養出來的牛牛肉真的能達到你說的那種檔次的程度嗎?真的能賣到那麼高的價格?」蘇東樹心裡還是有點不確定,如今他對牛肉行業了解的比以前更多,知道在國內想養出蘇北所說的那種高檔次肉牛是一件多麼難的事情。他不知道林間的牧草是蘇北用聚靈陣培育出來的,甚至牧場里也有蘇北布置的聚靈陣法,所以才會這麼懷疑。

蘇北也不能直接告訴蘇東樹釋靈陣的秘密,只是笑著堅定地點頭,很自信地說道:「肯定可以!沒有把握,我也不會花這麼多錢來干這事!」

蘇北的自信感染到蘇東樹,蘇北在蘇家,在紫山村,那就是能人的代名詞,他說的話和老爺子說的一樣管用。


記錄大夢三千 ,蘇東樹沉默了一會,同樣認真地說道:「小北你放心,以後我肯定會準時準點去聽課,認真學習怎麼管理牧場,不給你拖後腿!」

有了蘇東樹的保證,蘇北放下心來,自己這個四叔,為人實誠,一言九鼎,不去聽課學習那是性格使然,其中也存在歷史原因,四叔聽說四叔從小就不愛學習,小時候為了上學的時,沒少挨老爺子的教鞭,現如今都這麼年紀了,還讓他去學習,的確有些強人所難,再說,還是通過電腦網路這樣的新事物學習。


不過沒辦法,蘇北知道,一個企業想要發展壯大,和管理者的職業素養有著巨大關係,所以才讓大堂哥蘇軍組織大伯、四叔、五叔以及幾個已經不讀書的堂弟們通過網路學習,提高素養。為此,他還特意購買了一批學習專用電腦放在蘇軍家裡。 嘭……

“哼,別以爲我不知道,你這個混蛋根本就沒有任何疼痛感,還想陰我嗎?”彷彿是早就已經感應到似的,聶辰手中血色長槍一揮,竟然一下子就將那隻試圖偷襲於他的血神子擊飛了出去,再轉過身以後看着露出了痛苦表情的血神子,聶辰冷笑了一下說道,說着就只見那隻血神子臉色頗爲陰沉的從地上爬了起來,又露出了一副猙獰的表情看着聶辰,就好像剛纔倒在地上不斷**的不是他一樣,而漂浮在半空中的天誅劍魂再看到聶辰的表現以後,也是頗爲滿意的點了點頭。

“好了,我也沒興趣在陪你玩下去了,既然如此,去死吧,劍泯訣·第一式……”看着血神子那副猙獰的表情,聶辰則是有些不屑的說道,說着便將手中的血色長槍再次轉換成爲了一把血劍,同時一股極其強大的劍意從聶辰的身上爆發了出來,其意境之強大甚至都已經突破了天誅劍魂之前佈下的保護罩,而在感應到聶辰的這股劍意後,即便是遠在數百米高空之上的廖乾坤和雲自在也不由得打了一個冷戰,此時聶辰所帶給他們的感覺就好像一隻沉睡着的亙古時期兇獸一般,正在緩緩的甦醒過來,並不斷地釋放出自己的兇威。

“我去,老大這到底是準備用什麼招啊,居然有這麼恐怖的劍意?”感受着聶辰所散發出來的劍意,廖乾坤和雲自在不由得顫抖了起來說道,雖然聶辰這一招針對的不是他們,但他們還是不禁產生了一種身臨於劍山的感覺,彷彿隨時都有可能被萬劍穿身似的,最後還是天誅劍魂再次出手在其身旁形成了一道保護膜才令她們的這種感覺有所降低,然而也就在這個時候,下面又有了動靜……

“吼吼……”彷彿是不想被聶辰劍意壓制住,那隻已經達到了上位魂皇級別的血神子擡起頭髮出一聲聲悽烈的咆哮,同時身上的那一塊塊肌肉也是紛紛乍起,一時之間倒是真的讓他強頂這聶辰的劍意站了起來,化成了一道血色幻影衝向了聶辰,不過與此同時聶辰也已經準備好了,看着馬上就要衝到自己身前的血神子,聶辰冷笑了一下說道:“不好意思,我已經準備好了,所以還是請你去死吧,一劍泯生……”

轟隆隆!

話音一落,原本漂浮在聶辰身前的那把血色長劍頓時失去了影蹤,而緊接着那隻已經快要衝到聶辰身前的血神子身子也是一頓,隨機就變成了一團血霧,竟是在聶辰剛剛的那一擊之下,這隻血神子連抵擋的能力都沒有就被瞬間泯滅掉了,但還沒等半空中廖乾坤和雲自在內心震撼消散,卻又驚訝地發現在聶辰的那一劍下就連天誅劍魂之前佈置的保護罩都被一劍斬破,當然,發出這麼強悍的一擊聶辰也不是沒事,之間此時的聶辰也是臉色慘白直接坐到在了地上,原來剛纔的那一擊也是瞬間就用光了他所有的力量,以至於現在連站起來的力氣都沒有了。

“不錯,不錯,你小子隱藏得夠深啊,竟然不知不覺的就達到了半步魂帝級別,連我都給瞞過去了。”在看到聶辰的表現以後,天誅劍魂也是頗爲滿意的點了點頭說道,明顯是對聶辰這個隱瞞他的舉動沒有任何不滿,作爲曾經修羅古帝的佩劍,天誅劍魂見過爾虞我詐的事情自然不在少數,即便是強如古帝這樣的人物,也會因爲怕有人偷襲自己而被有多個底牌,至於那些一個底牌都沒有的傢伙,除了極少數的幾個幸運兒,其他人基本上都已經死光了。

“好了,你也別在那裏吐槽了,快把我弄出來吧,我現在可是連動彈一下的體力都沒有了。”對於天誅劍魂那讚許的話語,聶辰卻是一點感覺都沒有的撇了撇嘴說道,爲了一舉將那隻血神子秒殺掉,聶辰剛纔的那一招可以說是毫無保留的爆發了出來,以至於他現在可以說連站起來的力氣都沒有了,而天誅劍魂在聽了聶辰的這句話以後臉色也是驟然一邊厲聲道:“笨蛋,誰讓你這麼大意的,沒錯,你隱藏實力確實是很好,但是你萬萬不該這麼魯莽的就將自己力量毫無不留的消耗殆盡,你也不想想,但凡是我們三個有哪一個對你有惡意的話,你現在就已經是一具屍體了,記住,在這個世界上,包括我和老孟在內,你誰都不可以完全相信或者依靠,你所能依靠的就只有你一個人。”

“喂喂喂,劍魂,那我就問你一個很簡單的問題吧,你會不會殺我。”聽着天誅劍魂那憤怒的聲音,聶辰確實有些不以爲然的笑了一下,隨即淡淡看着天誅劍魂說道,說着臉上還帶着一絲微笑,但就是看着這樣的聶辰,天誅劍魂卻是啞然,他會殺聶辰嗎? 天下第一莊 ,天誅劍魂一定會說,只要聶辰對他不利或者擋在了他的路上,他一定會將其斬殺,但是現在天誅劍魂卻有一種感覺,即便有一天聶辰真的決定要將自己斬殺的話,只要那是對聶辰有好處,那麼他也會毫不猶豫的犧牲掉自己的生命,而這明顯和他以前的信條相反。

“你不會,甚至說就算我傷害了你,你也頂多就是罵我一頓,然後再到暗處獨自舔舐傷口,而這就是因爲我們是親人,而且還是生死相依的親人,所以在你的面前,我纔會這麼做……”看着啞然了的天誅劍魂,聶辰卻是微微一笑再次開口說道,儘管自從他們認識到現在,誰都沒有對對方說過什麼安慰或者鼓勵的話語,但卻都是在無形之中做着能夠幫助對方的事情,這是因爲早在他們的心中早已將對方視爲自己最重要的兄弟和親人,而他們之間的感情早已超脫了言語方面,當然這也不是說在言語上安慰就不是沒有感情,而是更接近於無言的情感(咳咳,不是基情,大家不要誤會)。

“好了,你們兩個去把他擡出來送到老孟那,然後再回來,我會給你們安排戰鬥對象。”一陣默然後,天誅劍魂強行將自己的情緒穩定了下來轉過身對廖乾坤和雲自在說道,只不過雖然沒有看到天誅劍魂臉上的表情,但聶辰等人都能從天誅劍魂那壓抑着自己情緒的話語中猜出些什麼,只不過誰都沒有點破,而是按着天誅劍魂的吩咐將聶辰送走了,也就在聶辰等人剛離開,天誅劍魂卻是有些無力的坐倒在了地上,看着無盡血海空間那血紅色的上空喃喃說道:“難道說我真的變了嗎?爲什麼會這樣呢?”

“劍魂大人我們回來了……”過了沒多久,將聶辰送往孟雲豪那裏的廖乾坤和雲自在便回來了,十分恭敬的對天誅劍魂說道,而天誅劍魂也是到了這個時候才反應過來,面無表情的站了起來,指了指廖乾坤說道:“恩,那這回就由你先來吧,因爲你屬於那種不是直接戰鬥的魂師,所以你對手的則是一名八品上位魂王級別的血神子,但有一點你要記住,雖然那個血神子的實力只有八品魂王級別,但是憑藉他那相當於不死之身的體質,即便是一般的上位魂王巔峯級強者也要萬分小心,否則也是很有可能會被他殺死的,好了,你下去吧。”

“是……”聽了天誅劍魂的話,再加上剛纔聶辰對戰那隻上位魂皇巔峯級別血神子的場景,廖乾坤也是絲毫不敢大意,點了點頭便飛入了戰場之中…… 蘇北督促幾位叔伯和堂兄弟們學習這事,是老爺子高度贊成的,在老爺子看來,蘇北此舉非常高明,通過這件事,老爺子對自己這個三孫子又有了新的認識,對自己做出把家族的未來交給蘇北的決定感到自豪,家族有這麼一位有遠見的掌權者,不醜未來不輝煌。

此後,老爺子對蘇北越發滿意,對他做出的一些決定也毫不留餘力的支持。

當然,老爺子對蘇北唯獨有一件事不滿意,那就是自己這個三孫子實在有點太懶散了。當然,也不能說懶散,至少他做了很多事,村裡和家族的改變都是他帶來的,只是自己這個三孫子有點那啥,管殺不管埋……所有的事情就開個頭,定好發展方向後就開始當起甩手掌柜,每日里不是寫他的小說,就是帶著家裡那條黑狗在村裡閑逛,上次喊著親自出山創事業,還以為至少在城裡呆個一年半載的才能回來,沒想到也就個把月,又悠哉悠哉地回到村裡,真虧了他有蘇槐這個有能力又特別聽話的手下,苦了那孩子了,也不知道小北從哪裡撿來這麼好的孩子……

蘇北並不知道老爺子心裡對他悠哉清閑的生活已經感到很不滿了,甚至有了給他找點事做的想法,昨天下午從牛山牧場回來之後,他對黑妞抓兔子這事生氣了極大的興趣,美美想著要是能把黑妞培養出一個厲害的捕獵能手,豈不是自己不用進山,也能經常遲到山中野味?

第二天早上,天還未亮,蘇北給兩位老人做好幾道口味清淡的食物,陪著老人們吃完早餐,打過招呼后,便背著登山包,穿著耐磨的運動鞋,把自己打扮的像一個專業驢友后,帶著黑妞朝北的牛山走去。

此時天色很早,蘇北也沒去牧場,直接從牛山旁邊的一條小道進入大山,見四周無人之後,蘇北取下背包,直接扔到空間里,然後輕輕鬆鬆地一直朝深山裡面走,越走越深。

挨著紫山村的外圍的山野生動物較少,可是到了山林深處,各種野生動物就逐漸多了起來,尤其這些山脈遠遠連著一些原始森林,一個人進山是一件很危險的事情,上次去六哀山的時候就碰到過山狼。

蘇北帶著黑妞一直朝著六哀山的方向往里走,因為這次是一個人,跟在他身後的黑妞伸手很敏捷,所以他行進的速度很快,離六哀山越來越近。

蘇北很敏銳地觀察到離六哀山越近,四周的植被就越茂盛,又用自己凝氣四層的修為感受了一下空中的靈氣,也是離六哀山越近越多。

「是自己布置在野狼谷的釋靈陣起到了作用,當初在野狼谷收的五隻野狼還在空間內,自己把它們給忘了,如今算來那五隻狼在裡面呆了有好幾個月了吧,額……」

蘇北想起野狼谷,順帶著想著「野狼谷」這個名字的由來,頓時想起自己當初在野狼谷收進空間內的五隻山狼,自己也覺得無語,自己也真是夠可以的,居然把它們給忘了,當初還想著把它們訓練好來為自己守護六哀山呢!

也不知道那五隻山狼在空間內呆那麼久變得怎麼樣了。

反正已經到了深山,四周無人,蘇北揮手把正在灌木撒歡的黑妞招過來,心意一動,一人一狗消失在山林中,進入空間世界。

如今空間變化非常大,有一片樹木叢生的巨樹林,有一片放大版的超級花海,還有一片長滿一米多深牧草的草原,以及一座巨型菜園子。

空間內的植物都是蘇北種的,只是它們是種植在靈氣結晶的土壤上,是以靈氣為養分來生長,早已長成了「靈物」,體型都要比地球上的大個好幾倍。

就拿桃樹來說,每株桃樹都有二十多米高,結的桃子不像桃子,像西瓜!每次蘇北摘一個桃子和黑妞分著吃都吃不完。

空間內的水果蔬菜,蘇北不敢拿出去,太顯眼了,這些東西拿出去根本解釋不了,而且這些東西已經是靈菜靈果,普通人吃了也消化不了,只能自己和蘇槐還有黑妞偷著吃,有時候也會讓蘇槐用遁術送一些給遠在韓國的蘇歸。

這些靈菜、靈果的味道妙不可言,蘇北很想也讓自己的家人嘗嘗,不過現在還不是時候,只能等幾年,或者十幾年後,家人們把蘇槐傳的養生功法修鍊到一定地步,再想辦法找個理由把空間水果,空蔬菜拿出來讓大家嘗嘗。

蘇北一進入空間,環顧四周,並沒有找到那五頭狼的蹤影,於是低頭對腳邊正在舔靈土的黑妞道:「黑妞,趕快叫喚兩聲!」

空間太大,草木又又高又深,蘇北也懶得親自去找,而且,蘇北雖然是這個空間世界的主人,但是因為修為不到,沒有神識,無法初步煉化空間,所以還不能仔細感知空間內的一切,只能讓黑妞叫喚,看能不能把那五頭山狼叫出來。

如果蘇北修為足夠,能初步煉化空間,那麼則不需要這麼麻煩,他只要動動心思,便能感知空間內的一切。假如蘇北修為能到地仙境,生出仙識,那就能徹底煉化准聖空間,他就是這個空間世界的掌管一切法則的神,在這裡,無所不能!

不過蘇北想要修到地仙境,沒有個萬把年是不可能的。那是很久很久以後的事情了……

黑妞聽了蘇北這個主人的吩咐,疑惑了一下,盯著蘇北沒有動,蘇北眨了下眼睛,學了句狗叫,果然,變得很聰明的黑妞這一下立馬明白,開始狂吠,狗叫聲中氣十足,傳出好幾里地。

「嗷嗷!」

「嗷嗷!」

很快遠處的草原就傳來呼應的狼嘯,聲音由遠及近,顯然蘇北的計策成功了。

很快,蘇北就看到草原遠處似乎有幾匹馬從遠處奔騰過來,帶起一陣陣波浪,這些「馬」的速度極快,可以用閃電來形容,幾個呼吸之間,就奔出了草原,沒有巨型牧草的遮擋,立即顯露出更加巨大的身型——哪裡是馬,赫然是一匹匹長得像馬一樣高大的巨狼! 蘇北看著面前五頭像駿馬一般健碩的山狼,那渾身上下青色的毛髮還透著光澤,極為神異,不由撇嘴。

這五頭山狼的變化實在太大,看來沒少浪費自己空間里的靈物,關鍵是,如今這五頭山狼個個身形都超過了兩米高,三米長,比一般的馬還要高大,放出去若是被別人發現了,肯定以為是怪物,會引來不必要的麻煩。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