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瞬間,幾十把箭就破空而出,射向蛇牙營……」

現在眾人才知道蘇木之前所說的「加點料」是什麼意思,原來是這樣啊,傳說中的煽風點火絕技,似乎有些陰險加無恥,不過他們很喜歡……


「殺……」

雖然雙方都疑惑自己有派人背後襲擊嗎?可是現在哪裡會理會那麼多,自己的人都被偷襲了,再這樣等下去,說不定會有更多的手下死於偷襲,那麼還怎麼搞,薛蓉和梟火沒再廢話下去,就衝殺了出去,如果換成其他人恐怕不會這麼簡單中計,可是這兩個頭領都在互相猜計,都有想著滅掉對方,也都生怕被對方滅掉,結果就變成了這個樣子。(未完待續。。) 「走,去斷崖……」

看到兩方徹底開戰,計劃徹底完成,蘇木便帶著眾人往斷崖的方向趕去,當然,他們在行進間努力變的無聲無息,不能讓交戰中的兩方發現還有第三方的存在。

「我來掩護,你們快點登崖,注意上面的箭手。」

蠍牙營這時候也已經退到了斷崖邊上,不過,上面的梟火箭手已經開始射箭,蠍牙營被夾在中間,但相對於牙狼群,後面的箭手還是要好應付一點,但也是相對來說的,恐怕需要有犧牲才能沖的上去,幸好還有靈蠍營的術者在,他們可以利用術法做點掩護。

即便如此,無數的箭接連不斷地射下來,一樣危險無比。

「營長……」

「不要廢話,我就在這裡擋住牙狼群,你們能快點登到崖上,我就能儘快脫離危險。」

薛璇徹底爆發了,手中握著晶瑩剔透的彎刀,體內真力滾滾而發,一道道刀影隨著彎到切了出去,就有幾十隻牙狼被波及,但是很快又有更多的補充過來……

「登崖……」

瓏姐看著徹底引爆全部實力的薛璇,只能咬了咬牙對著蠍牙營喝道,薛璇已經徹底爆出了「初入武王級」的戰力,肯定可以擋上一段時間,其他人再去殺牙狼,搞不好還會礙手礙腳,如果狼群的數量再少一點,以薛璇的戰力,清除乾淨再容易不過,但是這狼太多了。

四面八方地湧上來。再強的實力也會被消耗殆盡。

幾名團長咬了咬牙率先登崖,只有衝上去將上面的箭手殺掉,才能保全蠍牙營,可又談何容易,雖然斷崖不高,但也是相對於很多危險的懸崖而言,他們又消耗的太多,想要隊伍沒有任何損失地登上去,簡直是痴人說夢,但還是那話。他們沒有選擇。

是啊。在荒原上多呆一會就多一分消耗,戰力就減少一分,如果蘇木來遲一些,即便三十幾個人。恐怕也引不出武大虎。梟火現場就把他們給滅了。

「地蠍團。跟著我們後面,先上去。」

天蠍團長不斷抵擋上面的箭雨,焦急地吼道。地蠍團屬於防禦比較強大的,他們要充當肉盾的責職,眾人心中在滴血啊,恐怕當他們衝上崖的時候,地蠍團能活著的不知道還能剩下幾個,隨後是戰蠍團,中間的則是血蠍團的女兵,她們都是女人,理應在中間,再然後是防禦力最弱的靈蠍團,他們在登崖的同時還要用術法來掩護。

剩下的天蠍團和魔蠍團,他們要在下面,殺掉那些漏網的牙狼……

該死,如果不是上面有那幾十個箭手,怎麼會這麼難搞?

梟火之所以放心離去,就是居高臨下的情況下,幾十名箭手對付消耗過劇的蠍牙營,就算應對不了,至少也可以讓蠍牙營損失慘重,只是他低估了薛璇的戰力,一人一刀如同女戰神般切割牙狼,身上已經被牙狼的血澆成了血色,體力開始流逝……

但是,薛璇除了堅持也只能堅持。

「營長……」

就在這時,蘇木等人殺到,眼睛隨著眼前的情況幾乎充血,特別是在看到那一隻只牙狼向薛璇撲過去的瞬間,都有些忍不住衝動,因為他們怕被梟火和蛇牙發現,出現的地方不是那處斷崖,而是旁邊更加陡峭的山壁之間,他們是穿梭於密林是樹葉之上來的……

斷崖周圍的密林也實在是太密集,如果不是有蘇木在,他們恐怕已經迷失。

「你們去殺了那幾十名箭手,我去支援薛璇。」蘇木當機立斷道。

「不行啊老七,你只是大武師,薛璇營長這麼一下都快要堅持不住,不能去送死。」孔野吼了起來,但蘇木的身影已經閃了出去。

聲音輕飄飄地傳來:「放心吧,屠狼,哥經驗豐富著呢。」

說完,蘇木已經躍了下去,沿著陡峭的此處更陡峭的山壁滑了下去……

「蘇……」

所有人都愣愣地看著無所畏懼的蘇木,一個個心情複雜。

蘇木對薛璇用情之深啊,雖然他們也想跳下去,可是當看到如此陡峭的山壁時,當看到那無邊無際的牙狼時,還是忍不住心中發怵,誰又能做到蘇木這般無所畏懼呢?

不止是梁茵茵,所有人都覺的蘇木對薛璇用情之深已達到了可以為之赴死的境地,什麼屠狼很有經驗?他估計就是當火頭兵切狼肉很有經驗吧?

這樣密集的狼群,誰敢說他能有經驗?

如果蘇木知道他們的想法,不知道會不會無力吐槽?

救薛璇是固然的,但他是真的是有經驗啊,甚至是蠢蠢欲動地想要下去,渴望下去,21宮一直都沒有衝破,但蘇木相信,只要經歷下面的一戰,21宮將不再有問題……

「走,殺了那些箭手,我們這支逆襲隊伍也該真正浮出水面。」

雙眼通紅,緊緊地盯了蘇木幾眼,眾人便轉身沖向了斷崖,殺氣在他們體內瘋狂爆發。


「怎麼辦,該怎麼辦,難道蠍牙營真要損失大半在這裡嗎?」

幾位團長瘋狂地抵擋上面如雨般的箭,地蠍營那邊在發著慘叫,但還是努力堅持,當著肉盾,有的人身上已經插了十幾根箭,直到完全堅持不住才掉下去,這小小的斷崖就彷彿催命的毒藥,一個個戰友帶著或慘烈、或心痛欲裂的聲音……


「怎麼辦?我到底該怎麼辦?難道要死在這裡嗎?我還能堅持多久?」

薛璇才知道要上這斷崖要多艱難,即便他達到了初入武王的境界,也改變不了,就算是她去攀爬,一樣要受到層層的狙擊,沒有辦法一次性衝上去,那下場將不會改變,甚至,如果她去攀爬,或許會更快衝到崖上,可是就這個時候,消耗過度的蠍牙營恐怕會死很多人。

現在攀爬並不順利,不知道還要多久,而她已經漸漸有力不從心……

她犯下太多錯誤,如果早知道下面是牙狼群,或許,一開始跟梟火拚殺就不會有現在這個結果,或許,她在面對牙狼群的情況下,不是戰,而是反身上崖,或許也不會變成現在這樣,慘然一笑,她現在能做的就是咬牙擋住更多的牙狼。

蠍牙營幾乎都帶著絕望的情緒,如果是全盛的戰力該多好,上面的箭手根本不是多大的威脅,可惜世間沒有如果,的確,世間沒有如果,但世間卻有一種東西叫做奇迹,有一種人可以創造別人眼中的奇迹,就在眾人無比絕望的時候,三十幾道人影撲入斷崖:「殺!」

「怎麼回事?」

在登崖中絕望的眾人一個個都聽到了那充滿殺意的聲音,而後,還在崖下的人斜斜地看到了那一道道人影,同時,也看到箭雨消失了,只剩下一聲聲慘叫。

薛璇也下意識地轉過頭去,她站的比較遠,可以清楚地看到斷崖上那些人影,眼睛猛的亮了起來,可惜她太累了,消耗也太大,從白天就一直戰到現在,剛剛還徹底爆發,幾乎榨乾了身上的所有力量,她只能看到那些箭手被殺掉,卻看不清殺掉箭手的是什麼人。

似乎什麼裝束都有?蠍牙的,蛇牙的,梟火的……

「薛璇營長,小心……」

不管是什麼人,她笑了,染血的臉上帶著解脫的笑,但很快又遺憾的起來,她堅持不住了,可是眾人還沒有徹底上崖,恐怕還會有人被牙狼殺死吧?

一隻只牙狼兇狠地撲了過來,薛璇就站在無盡的狼屍中央,但她沒有反抗,她聽到了上面眾人的呼喊聲,可是她已無力,事實上,她早已無力,若不是後面有著她要保護的人,早就倒下,而現在,看到箭手被殺,就彷彿看到了希望,而希望不是給她的,而是給她的戰友們的,她可以安心地離去,唉,只是沒想到會死在這裡。

「那個淫賊不知道現在在幹什麼?」

不知道為什麼,臨死前她想到了那個淫賊,突然有種開心的感覺,不管那淫賊有多麼可惡,但這是讓她最近覺的精彩的人物,如果不是他的出現,或許她依舊還清淡如水吧?

人之將死,其言也善,這時候的薛璇對蘇木有著不同的感覺。

「嗷……」

眼看著一頭頭牙狼高高飛起,瘋狂地咬上薛璇。

所有人在那一瞬間幾乎崩潰,可是他們無力去救啊,重重地閉上眼睛,不敢去看,可就在這個時候,卻傳來牙狼的慘叫聲,不止一聲,而是幾十聲接連不斷,重新睜開雙眼,就看到薛璇周圍的牙狼倒了一大片,在她身邊,不知道什麼時候多出了一個有著蛇牙營裝束的男子,手中握著一把血幽色長刀,鮮血正從刀上緩緩滴落。

「嗯?你是大鬼蛇?」

薛璇早已虛弱無比,可是當看到身邊的男子的時候還是忍不住低呼,大鬼蛇,為什麼會突然出現在這裡,為什麼要救她,旋即眼中精光一閃,慘笑了聲道:「哦,我知道了,霍印他不讓我死是吧?所以你要救我,可惜,我寧願死……」(未完待續。。) 說完,薛璇就毫不猶豫地用彎刀切向自己的脖頸,但她的手很快就被握住,而後就感覺腰也被人環抱,該死的,她可從來都沒有被人這麼抱過……不對,那該死的淫賊上次裝呆的時候就抱過,為什麼又想起那個淫賊,總之薛璇扭動著身子叫道:「放開我,放開我……」

「我說薛大營長,你不過就大我三歲,就老眼昏花了嗎?」蘇木感受著不斷扭動著嬌軀的薛璇,有些無語地道,他才想起他忘記換掉大鬼蛇的衣服,忘記消掉臉上的易容,不過這妞還真是剛烈啊,幸好她現在幾乎失去力氣,不然被他一扭,搞不好直接掉入狼群之中。

「你?」

薛璇聽到這話,疑惑地抬起頭來,瞪大了雙眼,怎麼看都是染了血的大鬼蛇啊,可是那聲音分別不是大鬼蛇,而且還異常熟悉,就是想不起來了。

「你兩次想要非禮我這個未成年少男,怎麼?現在我反過來抱你倒是不樂意了?」


蘇木知道這妞倔的很,現在肯定沒有時間洗去易容,再不澄清的話,搞不好會薛璇弄點殺手鐧出來,趕緊說道,現在他正抱著薛璇飛快地往回趕。

「你、你是蘇淫賊!」

「還叫淫賊,我什麼時候淫過你?每次都是你要淫我來的。」蘇木怒道。

都已經澄清了鎖陽城的事情,這妞還叫他淫賊,要是這事傳出去,以後怎麼泡妞娶老婆啊?說完也不理會她。他已經來到了崖前,飛快地踏出,筆直地升了上去,不斷借力……

而薛璇則是獃獃地看著此時臉上亂七八糟的蘇木,原來他是易了容。

不過,這個傢伙的易容術還真是差的可以,總之,看著這張臉,她莫名安心了下來。

但接下來蘇木所做的事和所說的話,卻讓他又變的不安……

「瓏姐。這個逞強妞就交給你。將她帶到上面去,放心,上面都是我們的人,我現在就去屠狼。你們也儘快上崖。」蘇木將薛璇扔給了瓏姐。留下這麼句話。蘇木就腳下一蹬,整個人反撲了出去,這短短的時間內。無盡的牙狼已經撲向了還沒登崖的蠍牙士兵。

以現在蠍牙士兵現在的狀態,即便應對只有相當於入門的牙狼,依在會損失慘重。

「蘇木……」看著反撲出去的蘇木,薛璇下意識地叫了起來。

「放心就是,哥我屠狼的時候,你還不知道在哪條臭水溝邊蹲著呢!」蘇木的聲音帶著天然的自信,只是這話說的,什麼叫做我在臭水溝邊蹲著,蹲……薛璇的臉下意識地紅了起來,但很快又化為擔心,她剛剛才經歷獨自面對群狼的場面,知道那有多兇險。

「刷……」

血幽色的刀光一閃,奔在最前面的十幾隻牙狼全部被攔腰斬殺,隨後,蘇木才淡然地落地,身上的氣勢慢慢地拔高了起來,依舊是那充滿了霸道的氣息,彷彿不像是人,而是一隻恐怖的凶獸,更有恐怖的血殺之意,冷冷地盯著眼前的牙狼……

詭異的一幕就這樣發生了……

詭異的一幕就這樣發生了,只見牙狼似乎忌憚什麼,竟然放緩了腳步,對著蘇木嗚嗚地叫了起來,嘿,在戰神21宮裡殺了那麼多狼,雖然品種不一樣,但是這些牙狼彷彿嗅到了蘇木身上那屠過無數同類的氣息,現在,整個蠍牙營依舊有些沒反應過來,甚至忘記了繼續攀爬,而是獃獃地看著這個震懾群狼的人,他是怎麼辦到的。

「還愣著幹什麼,趕緊上崖……」

蘇木也發現了後面眾人的情況,喝了一聲,隨後便握緊血幽刀,主動殺了出去,他可不是來跟牙狼對峙的,而是要磨練,血影魔刀:血屠一式……

一道血色的刀芒在月詭異而霸道地劃出,慘嗷之聲伴隨而起,又有十幾隻血狼被斬於刀下,隨即蘇木便化為虛影,彷彿人刀合一般切入了狼群之中,刀影狂飆,一刀殺一狼,整個人彷彿在狼群中幻動,沒有一隻牙狼能夠擋住蘇木的任何一刀。

薛璇之前雖然刀芒比蘇木要強很多,一刀下去就有幾十隻牙狼被波及,說了是波及,大部份牙狼只是受傷而已,而蘇木卻是刀刀致命。

牙狼似乎也被蘇木的瘋狂激起了凶性,一隻只撲了過去。


可就是沒辦法像對付薛璇那樣合圍,因為蘇木壓根就不會總停留在原地。

張大了嘴巴,薛璇不可思議地看著眼前的一切,在她眼中就彷彿狼群是木樁,而蘇木就不斷地斬滅這一根根木樁,這傢伙真是專為屠狼而生的?

與此同時,似乎所有的牙狼都感到這個男人的威脅,無視崖下的蠍牙營,紛紛撲向這個瘋狂的人,就彷彿遇到了天敵,而這個人也越殺越遠,牙狼徹底離開了斷崖。

「大家快上崖,也不知道蘇木能堅持多久。」瓏姐終於反應了過來,嬌喝道。

在她看來,蘇木無疑是顛覆的,但他畢竟只是剛剛達到大武師,天知道他可以堅持到什麼時候,趕緊將發獃的眾人拉了回來,而她自己則抱著薛璇向崖上衝去。

崖上的那三十幾個人也突然下崖,他們雖然經過了一個晚上的戰鬥,但大多數時間都是在跑或者演戲,並不像各方面消耗過度的其他士兵,一人帶一個綽綽有餘。

而當蠍牙營看到他們的時候也驚呼了起來,火頭小隊出現的不奇怪,畢竟有蘇木在,可是其他人不是被蛇牙營給捉去了嗎?而他們身上怎麼有的穿蛇牙營的,有的卻穿梟火馬賊的衣服,還有的穿著蠍牙營的,有很多疑問。但現在不是問的時候……

事實上,他們有的記得脫衣,有的則像蘇木那樣忘記,有的是一件套著一件的,脫掉梟火的還有蛇牙營的,但沒時間再脫了,結果就亂成了這樣……

「小研,來,到哥哥的背上來……」

龍霸這色渣找到了小研,而後就將之拉起。躍上了崖。現在可是表現的好機會啊,其他人看到龍霸這麼干,也立刻效法。

薛璇營長是別想了,唉。有蘇木這個恐怖的競爭對手在。他們完全沒有自信啊。

現在這麼好的泡妞機會可不能因為對薛璇的妄想而放過……

而孔野和羅寒當然也是跑到他們喜歡的人身邊。不由分說地將人家抱著登崖,蠍牙營的其他士兵倒也沒有怨言,女士優先。總不能沒品地跟女兵們爭吧?

過了一會,蠍牙營的人已經全部上崖,甚至連下面的屍體也被抬了上來。

一個個趕緊處理起身上的傷,梁茵茵小朋友很乖巧地開始給人療傷,當然,不管是在幹什麼的,目光都永遠盯著崖下,蘇木還在那裡屠狼……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