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老,快走,以後……以後有機會再見!」融無風也是道義中人,是斷斷不忍看著自己的好友互相殘殺。

夏在晨也不敢再過耽擱,拉著高博與鄭天急忙離開,臨走之時,不免瞪了莫默一眼,「今日之辱,老夫定要索回,封魔,你給老夫等著!」

(今天本來不想更了,太忙了,但是想想還有朋友們等著看,又於心不忍,晚上吃完飯再趕趕吧……) 莫默很想追上去把夏在晨打個血肉模糊,但見融無風死死的抱住自己,又怕傷了與融無風的感情。

「罷了,老夫也離去了,呆在這裡也沒什麼意思……」丁曠林嘆息一聲,也打算離去。

就在這時,數十道身影快速從遠處掠來,來勢之兇猛猶如烏雲壓頂,速度之迅捷猶如狂風暴雨。

「咦?」

「他們是沖我們來的么?」

融無風臉色一白,當即狂躁起來,「嗎的,是蕭家,蕭家的人果真要對我們散修趕盡殺絕!」

「融老莫急,到底怎麼回事?」

「唉,老夫這次與大家會面,本來想提這件事情的,誰知又牽扯出這麼多誤會,所以我也沒來得及說。」

「融老,你說他們是蕭家的人?」莫默眉頭一皺,眼中閃過一絲厲芒。

「顯而易見,在晴日林範圍,誰能同時出動這麼多人馬?」

「哼!」莫默盯著越來越近的人影,「那融老就不用給大家解釋了,如果害怕的,就趕緊離開,不怕的,就留下來應敵!」

眾人一愣,尤其是丁曠林,頓時左右搖擺,猶豫不決。

「恩人和融兄打算應敵,我們夫婦也當仁不讓!」李雄夫婦先站了出來。

「父親!」李若皎扯了扯李雄的衣角,總覺不該趟這個渾水。

「退下,此役過後,如果大家都沒事,你就跟封公子走吧!」

「我不,我為什麼要跟他走,他是個惡人!」

「放肆!封公子光明磊落,還救過我和你母親的性命,你若不跟她走,我就與你斷絕父女關係!」

「小姐想跟封公子走,封公子還不一定願意呢,嘻嘻……」小彤不失時機的站了出來,開始的時候她也覺得莫默就是個十惡不赦的大惡人,但是慢慢的接觸下來,又覺得李若皎跟著莫默不錯。

天下間有錢有本事的男人就那麼多,何況莫默是如此年輕傑出,以小彤的年紀,最受不住莫默這種年輕有為的公子哥誘惑。她現在恨不得自己變身為李若皎,直接貼在莫默的懷裡,也好讓她這多年未化開的堅冰,冰雪消融。

「小彤,你說什麼呢!」李若皎嗔怪的瞪了小彤一眼,當著這麼多人面談論這種事情,著實有些難為情。

「好了,就這麼定了,趕緊準備迎敵!」李雄夫婦快步走到莫默和融無風身邊,擺開架勢,亮出道尊法相。

這時左洪波也掠了過來,「我也與封兄弟並肩作戰,我們散修,豈能讓蕭家任意擺弄,他們蕭家是越來越不像話了!」

「我也與你們一起!」

星囚 我也是!」

一時之間,丁曠林、吳若明都紛紛的站在了莫默身邊。

「有你們陪著我融無風,老夫死不足惜,本以為大家會大難臨頭各自飛,看來老夫沒有交錯朋友!」

「師父,我也與你們一起!」此時周狂雨也跑到莫默身前,儘管年紀輕輕,臉上也盡顯堅決之色。

剩下的李若皎、小彤和曹陽也別無選擇,快速的躲在眾人身後。

寵妻無度︰火爆總裁小萌寶 前方眾人快快束手就擒,如果抵抗,格殺勿論!」

「我格殺你嗎個比!」莫默一馬當先,引動靈魂之力的同時,赫然呈現道尊法相。

而眾人也紛紛呈現道尊法相,一時氣勢無兩!

「眾人聽老夫指揮!」左洪波比較有經驗一些,想當年蕭家打天下的時候,他也帶領散修戰功赫赫。

這個時候,莫默也不想與左洪波爭,在這點上,他實在不敢逞強。

「大家隨我先後退!釋放防禦技能!」左洪波當即暴喝!

莫默也不含糊,朝著前方就是一個環冰水牆,接著拉起周狂雨便往後方掠去。

而融無風一邊開啟風之翔翼,一邊施展了一個纏絲風刃!

隨後丁曠林和左洪波的火之壁壘和土靈櫃轟然砸出!


「想跑!」蕭家眾人也是訓練有素,雖然身形受到阻滯,但毅然決然的朝前方轟出攻擊技能。


就在這時,左洪波回頭一瞟,發現對方的第一波攻擊已經釋放的差不多了,「眾人速速回頭,佯裝施放技能!」


眾人的都是散修中的高手,所以生存能力和領悟能力也不弱,聽到左洪波指示,快速頓住身形,朝著後方翻手結印,比比劃划,同時叫囂連連!

「受死吧!」

「接老夫一招纏繞你嗎比大法!」

「嘯日月食三轉空明破!」

「殺啊!」

「全都給我死!」

一時之間雷聲大雨點小,除了莫默施展了兩個青光符干擾對方視線,其他人根本就是滿嘴噴糞,什麼技能也沒放出來。

但是蕭家眾人剛剛釋放完一波技能就發現莫默這邊忽然轉身,而且還氣勢喧天,叫囂連連。再加上被青光符干擾,視線模糊,頓時就驚慌四竄,奔走提醒——

「所有人釋放防禦技能!」

「速速躲開!」

轟轟轟!

對方几十人稀里嘩啦的一陣防禦技能出手。

左洪波老女干巨猾,嘿嘿一笑,「眾人聽令,接著逃跑!」

蕭家人忙活了一陣子,發現莫默這邊也沒有什麼技能攻過去,頓時罵聲連連。

「我艹他嗎的!被耍了!」


「老子還不信了,一群烏合之眾,能跑到哪裡!」

「別廢話,趕緊追上他們!」

蕭家眾人整頓一番,又朝莫默這邊趕了上來。

左洪波邊逃邊回頭,感覺距離差不多了,急忙喝道:「按著剛才方法再來一次!」

有了上次的經驗,這次玩起來更為流暢。

莫默鑒於自己的青光符有特殊意義,急忙先把青光符撇出。

其他眾人又開始鑼鼓喧天,滿嘴髒話——

「霹靂卡擦上竄下跳之火!」

「其鼓隆冬七上八下之水!」

「袞你麻痹好好回爐之土!」

「哈哈哈哈,笑死老子了!泯滅吧,蕭家的老傢伙們!」

開完一波空頭支票,眾人又快速往前掠去。

「眾人不得怠慢,釋放防禦技能,上次他們是假的,這次肯定是真的!」蕭家人群中一位老者,自以為是的喊道。

嘩嘩嘩……

轟轟轟……

一連串的防禦技能頓時憑空而出,一股腦的朝著青光符炸開的地方釋放。

等青光符漸漸消散之後,蕭家眾人頓時一臉錯愕。

「啊!氣死老子了,我們又上當了!」

「孔老啊,你特么是怎麼指揮的!」

「去你嗎的,有本事你來指揮!」

「哼,不怕神一樣的對手,就怕豬一樣的隊友,眾人聽令,一會對方再轉身過來,依然釋放防禦技能,我猜他們下次必然發起真正的攻擊!」

呼啦啦……蕭家眾人又朝莫默等人追了上去。

此時李若皎幾人已經逃不動了,她們幾個的修為本來就差,在這種節奏下逃跑實在捉襟見肘。

「若皎,把手給我,讓父親拉著你!」

「老爺我怎麼辦!」小彤的修為還不及李若皎,而他旁邊的曹陽更是垃圾一個。

左洪波又要指揮,自然無暇顧及個人安慰,其他幾人除了融無風和莫默,再無速度超快的能力。

「那個瘦高個的,讓老夫帶著你!」融無風主動拉住曹陽的大手,曹陽只覺得身子一輕,便掠了起來。

莫默這邊拉著周狂雨倒不算吃力,看了看小彤,冷著臉說道:「我帶著你吧!」

小彤欣喜若狂的撲倒莫默這邊,接著也是身子一輕,飛了起來。

李雄一見自家丫鬟飛上了指頭做鳳凰,頓時心中大急,「恩人啊,老夫的修為你也知道,如果這麼下去,我也是吃不消的,你看,你能不能再幫我拉一下若皎?」

「這……」莫默一臉無語,他就是再傻,也能看出李雄的意思。

「小姐來吧,封公子很厲害的,讓他背著你!」

就在李若皎猶豫之時,李雄牙一咬,心一狠,就把李若皎丟到了莫默這邊。

莫默再不待見李若皎,也不能見死不救啊,身形一滯算是等了李若皎一下,李若皎沒什麼選擇,只能硬著頭皮奔向莫默——

啊——極速之下,李若皎直接撲在莫默懷中,為了穩固身體,情不自禁的就抱住了莫默。

一股清香悠然飄來,秀髮隨風飄揚,一團柔軟緊緊的貼在莫默胸膛,就像兩塊發熱的麵糰。

「這真尼瑪……」莫默無所適從,只能硬著頭皮前進。

「眾人聽令,再次回身重複剛才步驟!」

唰,眾人頓時駐足,依照慣例,莫默先施展兩個青光符,後面眾人在呼喊一片……

蕭家眾人自然又被騙了一次防禦技能,被騙之後,真是欲哭無淚,矛盾激發。

「哼,你指揮還不是一樣廢物!」

「你——」

「你什麼你,你個老不死的,這次若是讓老子指揮, 錦繡芳華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