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盛倫將以後送到茉上花開,然後繼續驅車趕往公司。臨走前,以後又給盛倫換了個創口貼,特別交代盛倫不要碰水,這個季節傷口一旦發炎,就很容易潰膿。

盛倫笑了笑,「你放心,公司也沒有什麼事會碰到水。」

以後才放心的下了車,盛倫望著以後的背影,心裡感慨,這不就是自己一直理想的生活嗎?每天先送愛的人去上班,然後步上自己的崗位。

以後剛走進店門口,就被萬倩給拉進了了店裡。

「看不出來呀,我說那祜以後,你這速度也太快了吧。」

以後一臉問號。

萬倩一臉羨慕,繼續追問,「那奧迪A8昨天才來找過你,今天晚上就送你來上班了,老實交代,你跟那奧迪是什麼關係。」

早知道,自己可能窮盡一生的運氣,也遇不上一個如此有錢的,況且,追那祜的這個看起來不僅有錢,還有顏值,更重要的是,修養也不錯,一點也不像個暴發戶,讓早早就已經嫁為人妻的萬倩不羨慕呢。

「你說什麼呢,萬姐,我……我怎麼有點聽不懂呀。」以後只負責裝傻,其他的她一概不管。

「你還給我裝傻是吧,剛剛我都看見了,剛送你上班的奧迪哥就是昨天也上過來找你的那個帥哥呀,以為沒看到是吧,看你們剛那你儂我儂的樣子,敢情你們不是一天兩天了。」誰知萬倩早已在店內看的明白。

「他昨天來過店裡?」以後驚訝不已。

「是呀,你走了沒多久他就來店裡呀,還幫我把盆栽搬進來了呢。」

「啊,不會吧。」以後犯著嘀咕。

「那他……有問什麼沒有。」

「問倒是沒有問什麼,她一進來就東張西望的,我就猜是來找你的。」

「那你跟他說什麼了?」

以後心想悲催,以萬姐的性格,估計該說的不該說的都說了。

「我跟他說你有許多人追。」

「哎呦,我的萬姐,你說什麼不好,偏偏要說這個。」以後懊喪著臉,沒想到果然被自己猜中了。

「怎麼,我說的是事實呀,上次那個龍什麼,不也是對你有意思嗎?」萬倩一副他又不是你男朋友,難不成還不能讓別人喜歡你了的表情。

「好吧。」以後走開,穿上工作服就準備要開始一天的工作。

「喂,以後,你還沒告訴我你們倆究竟是什麼關係呢。」萬倩跟上來,問。

總裁辦公室。

愛你,終生爲期 「老盛,剛剛……」

「你手……這是怎麼回事?」

盛倫剛進公司,凌凱正要向跟盛倫商討下半年的計劃,就瞥見了盛倫手指的異常。

「不小心咯了一下。」盛倫臉上風輕雲淡。

「你找我有什麼事?」生怕凌凱再問下去,盛倫趕忙轉移了話題。

「哦。」凌凱輕應一聲,「馬上進入下半年了,我想我們是不是該商討商討一下公司下半年的公司計劃了。」

「是啊,這快都已經快到下半年了?」盛倫自言自語,沒想到時間一晃半年過去了,都該到了做下半年計劃的時候了。

「是啊,龍氏在失去了科沃茲的專項之後,似乎有點被激怒的感覺,在市場上猛秀了一波操作,聽說他們跟科沃茲合作不成,轉而跟韓國的直秀公司合作了。」

「直秀?」盛倫蹙眉,「這家公司近年來很少有技術向世人展示,都已經快被人遺忘了,龍氏跟他們合作又是個什麼意思。」

凌凱分析,「會不會是狗急了跳牆,沒有搶成科沃茲,找了直秀當備胎,好堵悠悠眾口的議論?」

盛倫聽了直搖頭,「龍延奇沒有這麼笨。」深鎖眉頭對向落地窗外的天空,「去年的這個時候,龍氏瀕臨破產的邊緣,然而,一年過去了,龍氏不僅沒倒下去,反而發展迅猛,成為了阿蘇里數一數二科技公司,這跟龍延奇決斷不無關係。」

「那你覺得他們找直秀合作是為什麼?」

「商業合作還能是為什麼,各取所需唄。」盛倫掃視一眼凌凱,繼續說道,「龍延奇表面看起來好像有些弔兒郎當,但是絕非等閑之輩,我相信他不會犧牲自己的利益,而僅僅是為了堵悠悠眾口。」

凌凱聽了直點頭,轉念一想,這樣對盛宇來說不是一種威脅嗎。

「那我們應該怎麼應對。」

盛倫微微一笑,「怎麼應對?該怎樣還是怎樣啊,我們就算不相信科沃茲的實力,也應該對自己的員工持有一百分的信任。」

「但是我們這絕對不能掉以輕心,這樣,你這段時間跟進龍氏和直秀的動態,我倒想知道,龍延奇究竟要玩什麼花樣。」

「嗯,這個交給我吧。」任何時候,凌凱總是盛倫最得力的幫手。

「對了,你手真沒事嗎?」聊完龍氏的間隙,凌凱又抽空關心了下盛倫的手指。

「你不商討下半年的計劃了?」盛倫白了一眼凌凱。盛倫這眼神,這麼多年來,凌凱始終沒有找到對付的法子。

「商討商討。」無奈,凌凱只得應從。

晚上,盛倫提前打卡,一離開公司就來到了茉上花開的門口,很自然的就按響了車喇叭,以後便意識到了是盛倫來接她了,趕緊拿包走人,趁著萬倩不注意的時候。

「萬姐,我走啦。」甩下一句話,以後趕緊跑出了門外。

一打開車門,就看到盛倫一張笑盈盈的臉。他看上去那麼疲憊,卻硬是要擠出一抹開心的笑出來。

「怎麼樣?今天累不累。」

「還好,最近沒有什麼節日,學生也放假了,所以來店裡的客人並不多。」以後努力讓自己適應與盛倫之間,這樣略帶溫馨氣氛的聊天。

「你們店只做店裡的生意,不做網上的訂單嗎?」為了不使氣氛尷尬,盛倫努力找話題。

「有倒是有,不過也不知道為什麼,在網上訂花的人並不多,大部分人都喜歡來店裡。」盛倫問什麼,以後答什麼,以後並沒有學會怎麼去主動找話題的技巧。

「哦。」話題至此告一段落,整個車廂立馬變得安靜,這種安靜直到兩人走到家裡才被打破。

「今晚你休息,晚餐交給我。」冰箱門打開,盛倫從裡面取出一塊臘肉,一個玉米,一根火腿腸,還有一捆芹菜,二話不說開始忙活起來了。

「啊。」以後表情微怔,頓時愣住了。

「去看看電視吧,累了一天了。」盛倫見以後不動,將其推了一把,推到了客廳的沙發上,並且打開了電視,自個兒會廚房又忙過去了。

涼涼幾多愁 然而,以後不淡定了。平常這個時候,都是她在廚房忙活的,心思早已不在電視上。

「要不,我幫你剝玉米粒吧。」看到盛倫拿出了玉米,以後最終還是沒忍住,踱步來到廚房,提出要給盛倫幫忙。

「怎麼?電視不好看嗎?」盛倫回過頭,溫暖的問道。

「一下子閑下來了,有點不習慣。」

「我突然想起來,我的東西落在了車上了,是一個小盒子,就在主駕駛的後座,要不你去給我拿一下?」

「啊?」

「去吧。」盛倫用下巴示意,接著便繼續忙活去了。直到以後的背影走遠,嘴角抹過一抹神秘的笑。

晚餐時間來到,圍在餐桌邊,以後有些晃了神,餐桌上的菜只能用精緻二字來形容。深呼吸,香氣四溢。

「愣什麼呢,開吃吧。嘗嘗這個怎麼樣?」盛倫用勺子舀了一勺玉米火腿腸到以後的碗里。 「怎麼了?」以後走進廚房,卻看到盛倫正捂著自己的左手食指,砧板上面低落幾滴鮮紅的液體。

盛倫背過手去,「沒事。」

「還說沒事。」以後快速拽過盛倫的手,看到盛倫的食指上劃破了一塊約摸一厘米長的傷口,傷口仍舊在向外滲著血。

「你等會。」以後的心疼了疼,然後快速跑到客廳的抽屜,拿出自己的備用藥箱。

很熟練的給盛倫擦了葯,又貼了個創口貼。

盛倫看著以後給自己上藥,一臉認真的模樣,臉上不由得浮現出會心的笑。

以後後悔死了,要知道盛倫的刀工這麼不靠譜,就不會讓他進廚房了,哪想到自己正傷心呢,受傷的人倒還能笑得出來,嗔怪,「你還有心情笑。」

盛倫倒是樂觀,「都已經切到了,難不成我還哭呀,哭也不能使傷口立馬複合不是嗎?」

「你的手每天都要動電腦,還要寫字,傷了不是會影響你工作了。」以後確認不會再流血以後,才放開了盛倫的手。

盛倫心裡其實還是開心的,至少自己是個病人了,以後便不會再跟自己生悶氣了,於是便悠悠的說道,「不用擔心,我寫字又不用左手,沒關係的,至於電腦的話,上了一根手指,也不會有太大影響。」

見以後的臉上依舊是風吹不開的愁容,盛倫繼續說,「真的,我以前在學校打籃球受的傷比這要疼多了。」

「行了,我說不過你,你坐沙發上去吧,這裡交給我吧,飯菜等會就好。」

翌日,盛倫將以後送到茉上花開,然後繼續驅車趕往公司。臨走前,以後又給盛倫換了個創口貼,特別交代盛倫不要碰水,這個季節傷口一旦發炎,就很容易潰膿。

盛倫笑了笑,「你放心,公司也沒有什麼事會碰到水。」

以後才放心的下了車,盛倫望著以後的背影,心裡感慨,這不就是自己一直理想的生活嗎?每天先送愛的人去上班,然後步上自己的崗位。

以後剛走進店門口,就被萬倩給拉進了了店裡。

「看不出來呀,我說那祜以後,你這速度也太快了吧。」

以後一臉問號。

萬倩一臉羨慕,繼續追問,「那奧迪A8昨天才來找過你,今天晚上就送你來上班了,老實交代,你跟那奧迪是什麼關係。」

早知道,自己可能窮盡一生的運氣,也遇不上一個如此有錢的,況且,追那祜的這個看起來不僅有錢,還有顏值,更重要的是,修養也不錯,一點也不像個暴發戶,讓早早就已經嫁為人妻的萬倩不羨慕呢。

「你說什麼呢,萬姐,我……我怎麼有點聽不懂呀。」以後只負責裝傻,其他的她一概不管。

「你還給我裝傻是吧,剛剛我都看見了,剛送你上班的奧迪哥就是昨天也上過來找你的那個帥哥呀,以為沒看到是吧,看你們剛那你儂我儂的樣子,敢情你們不是一天兩天了。」誰知萬倩早已在店內看的明白。

「他昨天來過店裡?」以後驚訝不已。

「是呀,你走了沒多久他就來店裡呀,還幫我把盆栽搬進來了呢。」

「啊,不會吧。」以後犯著嘀咕。

「那他……有問什麼沒有。」

「問倒是沒有問什麼,她一進來就東張西望的,我就猜是來找你的。」

「那你跟他說什麼了?」

以後心想悲催,以萬姐的性格,估計該說的不該說的都說了。

「我跟他說你有許多人追。」

「哎呦,我的萬姐,你說什麼不好,偏偏要說這個。」以後懊喪著臉,沒想到果然被自己猜中了。

「怎麼,我說的是事實呀,上次那個龍什麼,不也是對你有意思嗎?」萬倩一副他又不是你男朋友,難不成還不能讓別人喜歡你了的表情。

「好吧。」以後走開,穿上工作服就準備要開始一天的工作。

「喂,以後,你還沒告訴我你們倆究竟是什麼關係呢。」萬倩跟上來,問。

總裁辦公室。

「老盛,剛剛……」

「你手……這是怎麼回事?」

盛倫剛進公司,凌凱正要向跟盛倫商討下半年的計劃,就瞥見了盛倫手指的異常。

「不小心咯了一下。」盛倫臉上風輕雲淡。

「你找我有什麼事?」生怕凌凱再問下去,盛倫趕忙轉移了話題。

「哦。」凌凱輕應一聲,「馬上進入下半年了,我想我們是不是該商討商討一下公司下半年的公司計劃了。」

「是啊,這快都已經快到下半年了?」盛倫自言自語,沒想到時間一晃半年過去了,都該到了做下半年計劃的時候了。

「是啊,龍氏在失去了科沃茲的專項之後,似乎有點被激怒的感覺,在市場上猛秀了一波操作,聽說他們跟科沃茲合作不成,轉而跟韓國的直秀公司合作了。」

「直秀?」盛倫蹙眉,「這家公司近年來很少有技術向世人展示,都已經快被人遺忘了,龍氏跟他們合作又是個什麼意思。」

凌凱分析,「會不會是狗急了跳牆,沒有搶成科沃茲,找了直秀當備胎,好堵悠悠眾口的議論?」

盛倫聽了直搖頭,「龍延奇沒有這麼笨。」深鎖眉頭對向落地窗外的天空,「去年的這個時候,龍氏瀕臨破產的邊緣,然而,一年過去了,龍氏不僅沒倒下去,反而發展迅猛,成為了阿蘇里數一數二科技公司,這跟龍延奇決斷不無關係。」

「那你覺得他們找直秀合作是為什麼?」

「商業合作還能是為什麼,各取所需唄。」盛倫掃視一眼凌凱,繼續說道,「龍延奇表面看起來好像有些弔兒郎當,但是絕非等閑之輩,我相信他不會犧牲自己的利益,而僅僅是為了堵悠悠眾口。」

凌凱聽了直點頭,轉念一想,這樣對盛宇來說不是一種威脅嗎。

「那我們應該怎麼應對。」

盛倫微微一笑,「怎麼應對?該怎樣還是怎樣啊,我們就算不相信科沃茲的實力,也應該對自己的員工持有一百分的信任。」

「但是我們這絕對不能掉以輕心,這樣,你這段時間跟進龍氏和直秀的動態,我倒想知道,龍延奇究竟要玩什麼花樣。」

「嗯,這個交給我吧。」任何時候,凌凱總是盛倫最得力的幫手。

「對了,你手真沒事嗎?」聊完龍氏的間隙,凌凱又抽空關心了下盛倫的手指。

「你不商討下半年的計劃了?」盛倫白了一眼凌凱。盛倫這眼神,這麼多年來,凌凱始終沒有找到對付的法子。

「商討商討。」無奈,凌凱只得應從。

晚上,盛倫提前打卡,一離開公司就來到了茉上花開的門口,很自然的就按響了車喇叭,以後便意識到了是盛倫來接她了,趕緊拿包走人,趁著萬倩不注意的時候。

「萬姐,我走啦。」甩下一句話,以後趕緊跑出了門外。

一打開車門,就看到盛倫一張笑盈盈的臉。他看上去那麼疲憊,卻硬是要擠出一抹開心的笑出來。

「怎麼樣?今天累不累。」

「還好,最近沒有什麼節日,學生也放假了,所以來店裡的客人並不多。」以後努力讓自己適應與盛倫之間,這樣略帶溫馨氣氛的聊天。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