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木瞳孔赫然緊縮,彷彿針孔一般。其實,不僅僅是左木一臉震驚,就是一群天王也是一臉無比震撼的感覺,因為,他們都是非常優秀的格鬥高手,自然是看出來,這些安保人員是被人近距離殺死,而且是毫無抵抗力的被格殺當場。

「城主大人,我們先看完。」大天王表情沉重。

全息影像給了一根金屬柱子一個特寫,上面,有一個清晰的腳印。很顯然,這個腳印是有人在偷襲時候借力留下來的。當然左木城主和一群天王看到這個腳印的時候,一個個忍不住倒抽了一口冷氣。

此時,人們算是明白了那群安保人員的屍體為什麼會呈現那種扭曲變形的樣子了,人類脆弱的身體根本就無法承受如此兇猛狂野的力量。

全息影像繼續播放,切換到了一群獰速龍的屍體邊。

當遍地的屍體出現在全息屏幕上的時候,人們臉上的表情都變得獃滯了,因為,場景實在是太血腥太震撼了,如果不是大家認識那場景,絕對認為是全息電影。

十幾頭獰速龍的死亡可謂是乾淨利落,很多獰速龍那龐大的身軀直接被腰斬為兩段,到處都是灑落的內臟,地面上的鮮血已經凝固成了厚厚的一層黑痂,觸目驚心。


全息影像繼續播放。

監獄。

全息影像的畫面切換到了監獄,裡面,出現了一個手拿長刀的人衝進了大廳肆意屠殺,五個身穿外骨骼甲胄的安保人員在他面前根本還沒有反應過來就身首異處,七個彪形大漢所戴的腳鐐在那長刀下面輕輕一揮便土崩瓦解。

接下來的全息影像變成了碎片化,但主要是那手拿長刀的人一路所向披靡,砍菜切瓜,在戒備森嚴的橡木桶太空城裡面如入無人之境……

……

終於,全息影像播放完畢。

辦公室裡面陷入了一陣令人窒息的安靜,每一個人都屏住呼吸死死的盯著全息屏幕上面,彷彿生怕那手握長刀的年輕人從屏幕上面殺出來。

「他是誰?」左木城主的聲音有點乾澀。

「如果我沒猜錯的話,他是颶風冒險團的鄒大人。」

「什麼!鄒大人不是一個胖子嗎?」左木城主赫然站起來,一臉不可思議的表情。

「是的,我確定他就是鄒子川鄒大人!」大天王一字一頓道。

「不對……不對……那些人是騙子……」左木城主魂不守舍的坐在了椅子上。

「我不確定那群人是不是騙子,但我可以肯定的是,那位囚禁在辦公室裡面的女人是皇浦家族的下一任族長皇浦蝶舞小姐。」

「皇浦家族……你說的是重金屬機甲公司?」左木城主心神一震。

「是的,也就是鄒大人的紅顏知己貝兒。」

「她……她為什麼會被囚禁在太空城?」左木城主瞪大眼睛。

「城主大人,這就是我們現在面臨的問題。」

「什麼意思?」

「我們是太空城的管理者,而人類聯盟最有權勢的家族之一的下一任族長囚禁在我們所管理的城市,而我們居然一無所知。當然,這是已經發生的事情,現在的問題是,我們如何補救。」大天王道。

「補救?」

「是的,補救。城主大人想必也是知道鄒大人的行事風格,心狠手辣,我們剛才也目睹了他的兇殘豪橫,我猜測,接下來,我們橡木桶太空城將會招致鄒大人的瘋狂報復,而他背後的後盾,是人類聯盟排名前十的巨無霸大家族!」

「別人怕他,我可不怕他!」左木城主獰笑道。

「如果城主大人想和鄒大人開戰,那麼,我們現在就要準備。」

「為什麼?」

「我一直在觀察鄒大人,這個人不僅僅是殺伐果斷,還雷厲風行,如果他要報復橡木桶太空城,必定會在第一時間採取行動,而其戰鬥風格多是雷霆萬鈞的打擊方式,那麼,我們就要做好應變能力……」

「他會派星際艦隊嗎?」左木城主臉色陰沉。

「這個無法確定,因為,根據我目前掌握的情報顯示,他只有一支紅河艦隊,但這支艦隊才組建沒有多久,還沒有形成戰鬥力,我個人猜測,他會採取非常規的手段報復太空城,譬如,派高手入侵橡木桶太空城,所以,我建議現在封鎖橡木桶太空城,不允許任何人進入……」

「閉嘴!」左木城主厲聲打斷了大天王。 眾人看著陷入暴怒之中的左木城主,一個個噤若寒蟬。

實際上,從頭到尾,都只有大天王在說話,因為,人們太清楚左木城主乖張暴虐動輒殺人的性格,沒有人願意觸霉頭。

其實,十二大天王都不知道左木城主面臨的困境。

左木城主不僅僅是面對著鄒子川的壓力,更主要的壓力是來自於高層的壓力,因為,他弄丟了價值三千多億的金幣和物資,這是一個讓他絕望的天文數字,更讓他無法接受的是,這三千多億的物資就是在他眼皮底下被偷走的,這是他無法洗刷的恥辱。

怎麼辦?

怎麼辦?


左木城主陷入了焦慮之中。

左木城主其實也認同大天王的建議,但問題是,橡木桶太空城幾個小時之前還出現了大規模的動蕩,如果現在再次戒嚴,那麼,勢必造成了人心浮動,動搖橡木桶太空城的根本,最重要的是,現在左木城主虧空三千億物資,而要彌補這三千億虧空的話,唯一的辦法就是讓橡木桶太空城正常運轉,如果關閉橡木桶太空城,那麼,這窟窿就永遠沒法填上了。

三千億並不是一個小數目,但對於左木來說,如果給他一點時間,傾盡全力之下,還是有辦法彌補這個窟窿的,所以,他必須要讓橡木桶太空城維持正常運轉,要不然,他就只能死無全屍了。

死無全屍!

左木城主莫名的打了個冷戰。

橡木桶太空城隸屬於人類聯盟最大的黑幫組織——井字幫。

井字幫的歷史可以追溯到古地球時代的,在古地球處於宇宙航海大時代啟蒙時期的時候,一個名為「井字幫」的新興幫會崛起,這個幫會一開始是一群中學生鬧著玩組建的,後來迅速擴張,吞併了古地球排名第一的羅斯切爾德家族掌控的地下勢力,之後又吞併排第二的洪門,再之後,又吞併了排第三的雅庫扎黑幫組織……


井字幫的崛起就是一個傳奇,也是一段腥風血雨的歷史,在其殘酷的吞併之下,無數歷史悠久的幫派消亡在了歷史的長河之中,最後,形成了井字幫一家獨大的局面。

在人類聯盟,黑幫組織成千上萬,但沒有一家黑幫組織能夠和井字幫抗衡。

毫無疑問,現在的井字幫財大氣粗,裝備精良,不過,這個幫會組織進入了宇宙大航海時代后,便改變了行事風格,極少拋頭露面,慢慢的,很多老百姓都感覺不到了這個幫派的存在,甚至於,很多老百姓認為這個幫派組織只是一個杜撰的傳說。

正因為井字幫變得低調,很多人根本就不知道橡木桶太空城是這個幫派組織的產業。實際上,哪怕是有人說出去,老百姓壓根也不會相信,因為,人們很難相信一個幫派組織居然能夠控制一座接近兩千萬人口的太空城市,這已經超出了普通人的思維範疇。

橡木桶太空城就是井字幫的產業,而左木城主,只是井字幫的中層管理員,至於十二大天王,他們只是井字幫的中下層管理員。

井字幫能夠一直持續輝煌,最重要的原因之一就是他們控制著人類聯盟絕大部分的地下賭場和娛樂行業,他們為這些地方提供保護,收取巨額保護費。

可別小看左木城主這種中層管理員,他在井字幫裡面也算是一方諸侯,不僅僅是權利很大,灰色收入也是特別豐厚,一年賺幾百億也不是個難事,畢竟,這是一座人口接近兩千萬的太空城市。

不過,對於左木來說,三千多億依然是一個天文數字,而且,其中除了金幣之外,還有很多珍稀物資,特別是一批高科技精密儀器,在這動蕩的歲月,其價值已經不能用金錢來衡量了。

現在,左木最需要的是時間,他必須要動用自己的人脈補齊蕭風劫走的所有物資,至少,也要補齊其中絕大部分才能夠交差,要不然,他的結局將會很悲慘。

一旦封鎖橡木桶太空城,一切都空談。

左木城主非常焦慮。

辦公室裡面一陣漫長的沉默,人們幾乎能夠聽到自己的心跳聲。

「還有沒有建議?」左木城主的聲音有些嘶啞。

「有。」說話的依然是大天王。

「說。」

「如果城主大人不願意封鎖橡木桶太空城,那麼,沒有人能夠阻止鄒大人的報復了,那麼,我們剩下的選擇只有一個了。」大天王表情嚴肅道。

「繼續。」左木城主緊鎖眉頭,他很反感大天王對鄒子川的畏懼,更反感他一口一個「鄒大人」的尊稱。

撿個校花老婆 。」大天王一字一頓道。


「如何平息?」左木城主眼睛一亮。

「有人與外面的人勾結綁架了皇浦家族的皇浦蝶舞小姐,而且,還囚禁在了我們橡木桶太空城的行政辦公樓,這明顯就是想嫁禍給我們橡木桶太空城,所以,我們必須要把這內奸揪出來以證清白!」大天王的目光變得鋒利起來,掃了一眼眾人。

「內奸一個都跑不掉的,現在的問題是,如果鄒團長真的帶人來,你們有辦法對付他嗎?」左木城主冷哼了一聲,他並不贊同大天王。

「城主大人,我們沒有必要與鄒大人為敵……」

「閉嘴!」左木城主怒斥道。

「城主大人,鄒團長再厲害,他也只是一個人,我們橡木桶太空城可是有幾萬軍警,根本就不用怕他。現在,我還真怕他不來。」九天王陰惻惻道。

「對對,他再厲害也就是一個人……」

「城主大人,出事了……」就在眾人不以為然的時候,會議室的全息屏幕亮了,上面出現一個身穿制服的工作人員。

「說。」左木城主目光之中露出殺機,他最恨這種遇事就火急火燎的人。

「我們太空城的主控光腦爆發了病毒,所有的艦橋被完全開放,太空城所有的公共指令傳達都出現了問題,現在,我是用專線彙報……」

「他來了。」大天王臉上露出黯然之色。 天黯如鉛、雲寒似水。

看著空蕩蕩的雪地,王毅心中一陣感慨,他握緊了手中的木盒,雙目之內流露出了一抹堅毅之情。

片刻之後,才看向身後的胡承超三人,緩緩而道。

「天色已晚,我們先找一間客店主住下來吧!」

「嗯!這兒我熟悉,我們沿著這條道路一直直行,便就有一家客店,價格便宜又舒適!」胡承超看向前方,連忙說道。

「好!那我們就直行!」

王毅點了點頭,沒有任何異議,將手中的木盒收進了儲物戒內,呼出了一口氣,緊隨其後,便大步一邁,向著前方疾馳而去。

走了許久,王毅等人終於來到了胡承超所描述的客店,這客店外是規格整齊的木樁,依次連接在了一起,顯得很有秩序,給人一種貼近大自然之感,剛走進其內,那面帶微笑的夥計便客氣的詢問道。

「四人客觀,天色已晚,不知你們是住宿,還是用餐?」

「先吃飯,在住宿!我們要四間客房!」王毅看了這夥計一樣,也面帶微笑道。

「好嘞!那你們四人就坐在這先行用餐,我去準備房間!」

「嗯!」


·······························

酒足飯飽后,王毅等人各自回到了自己的房間,王毅推開了房門,看見整齊的傢具,乾淨的地面,寬厚的被褥,頓時眼前一亮,打開了木窗王毅看向了遠方。

「果真是便宜有舒適,就是離城中心有些遠了···沒想到這爭寶大賽居然不僅僅是歸一境的修靈者可以參加,那通融境修為的大能者竟也可以參賽,雖有年齡的限制,但參賽的人都是天之驕子!」

「吱呀······」

片刻之後,王毅關上了窗門,輕點了一下手中的儲物戒,從中拿出了木盒,王毅將這木盒放在了桌上,雙手緊握,緩緩打開。

剎那間,一道藍光爆閃而出,整個屋子瞬間變得蔚藍透亮,王毅雙目凝視那木盒內通體透明,流光泗溢的雷引珠,然而這藍光卻曇花一現,數息便悄然消失不見,王毅輕咦了一聲,拿起了這雷引珠。

這雷引珠好似一顆蔚藍的藍寶石,其內竟還能看見如電流一般的發晶,顯得無比奇特。

「咔咔咔咔咔······」

一股強大難以想象的吸扯之力從雷引珠內爆發而出,王毅頓時一驚,連忙運轉體內的靈力,只見道道氣流呈螺旋在這雷引珠的上空盤旋著,就連虛無之中都碎裂出了數條裂痕。

這突如其來的吸扯之力,讓王毅毫無防備,王毅動用了一身的修為才穩住陣腳,臉龐略顯出一縷蒼白,但是內心卻是欣喜無比,這吸扯之力越強大就代表越能招引無數的雷霆。

而他手中的七矢雷離之刃與嗜雷妖蜂皆需要這雷霆之力的洗禮,才能突破,變得更強,所以這引雷珠對他是十分的重要。

王毅趕緊將雷引珠放進了木盒內,瞬時間那龐大的吸扯之力消散一空,王毅頓時鬆了一口氣,端坐於地閉目吐納了許久,方才入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