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甲的每次攻擊,都夾帶著強大的勁風,其破壞力更是將地面肆虐得高低不平。

而再看此時的東方修哲,雖然看似落於下風,殊不知他正在享受這種快節奏的戰鬥,整個人就好像是暴風中的一片葉子,隨風而動,任由風雨再大=長=風,再無法奈何他分毫。

原本替東方修哲提心弔膽的烏克,此時見到那飄逸靈動的身法,以及那變化莫測的魔法,整個人都看呆了,心中不由痴痴地想著:什麼時候自己也能夠這樣?

東方修哲的被動,似乎給了黑甲自衛隊莫大的鼓舞,只見他們一個個精神抖擻,眼中光芒閃爍。

「快看,那小子已經只有招架之力了!」

「終於不能再囂張了,兄弟們,再加把力!」


「對。合我們幾人之力,速戰速決!」

「我負責主攻!」

「我來斷後!」

「……」

在他們的努力下,攻擊的速度與猛烈,又提升了許多。

按理說,以那少年被動的表現,應該已經被黑魔甲的威力撕碎了才對。

可是,那個少年偏偏還是一副悠閑自得的樣子。

「還可以再加快點么,我可是很期待啊!」這個時候,東方修哲又說了一句幾乎快讓幾人吐血的話來。

「看來只有用出我們最強的陣容了!」

剎那間,黑魔甲的戰鬥方式突然變了。由原來的單一輪流作戰,變成了三三組合,共同協防作戰。

這是他們最強的陣容,被命名為「三三車輪戰法」!

漆黑的魔甲,呼嘯的勁風,蕭殺的氣氛,不斷穿梭的黑影,已經將戰鬥推到了白熱化。

此刻的東方修哲,看起來已經不像剛剛那般輕鬆了。在左閃右躲之間,魔法頻繁使出,一條條靈動的水柱,在他的周身盤繞紛飛。

「呼!」

一具蜥蜴形狀的魔甲。甩動著強有力的尾巴,劈天蓋地地抽打下來。


東方修哲不慌不忙,利用水魔法纏繞住對方的同時,借力用力。整個人驟然騰空而起。

「轟!」

蜥蜴魔甲的攻擊落空,尾巴擊打在地面之上,發出一聲悶響。石碎塵揚。

東方修哲的身體還沒有落地,又有一隻魔甲攻了上來,那是一具蜘蛛形狀的魔甲,八隻腳就像是八根鋒利的長矛。

東方修哲利用水系魔法「倒掛銀川」,以一根水帶束縛在另外一隻戰虎魔甲的身上,手臂猛然發力,在反作用之下,他的身體在空中驟然轉向,輕鬆地躲過了蜘蛛魔甲的極速攻擊。

「轟!」

「碰!」

「咚!」

十多具魔甲,接連發招,看似已經將少年逼上了絕路,可是半天過去了,卻依舊沒能傷害少年分毫!

「這個小子太會逃了,魔甲根本就捕捉不到他,必須想一個辦法才行。」

「卻是需要想個辦法,只要那小子挨上一下,就足以要他的小命!」

「我倒是有一個辦法,不知道能不能行得通?」

「說來聽聽!」

「……」

這幾位一邊操控著魔甲,一邊小聲密謀著,似乎已經有了應對方法。

「好久沒有這樣活動了,竟然還懂得陣法配合,雖然這種配合很幼稚,不過總好過於沒有!」東方修哲好似已經適應了戰鬥的節奏,再次開始在那裡嚷嚷起來。

要知道,他現在都還沒有認真呢,甚至連段位加速都沒有用出來,如果只是這樣就結束了,實在是太掃興了。

就在他考慮著要不要給那些人來點刺激時,一個突然的轉變,惹惱了他。

三具魔甲突然從正面同時直撲而來,東方修哲故技重施,繼續採用以躲閃為主的策略。

就在他順利地躲過這三具魔甲的攻擊后,突然感受到其他的魔甲改變了方向,竟然向著不遠處毫無防備的烏克衝去。

&n

bsp;剎那間,東方修哲的眼中寒光大勝。

「轟!」

在那危急的關頭,東方修哲又一次救下了烏克。

烏克怔怔地望著四周,大腦一片空白,不清楚自己是怎麼一下子來到數十米之外的。

「我還沒有死么?」烏克傻傻地自語道。

一天的工夫,他竟然先後兩次從鬼門關里回來。

抬頭望著少年的背影,不知為何,他突然覺得這一刻的小主人讓人害怕。

「烏克,你再稍微等一下,很快就結束了。」東方修哲頭也不回地說道。

烏克回頭望了望那十幾具威風八面,破壞力驚人的魔甲,不知道要怎樣做才可以很快結束?

「看到沒,剛剛的方法果然有用,差一點就可以得手了。」

「那小子,剛剛是怎樣移動過去的,我竟然都沒有看清!」

「沒關係,我們已經知道他的破綻了,這一下主動權就落在了咱們的手裡。」

那幾位操控魔甲的傢伙,還在那裡洋洋得意著。殊不知,他們剛剛的舉動,成功地激怒了東方修哲。

也正是因為剛剛的行為,將他們自己推向了通向死亡的深淵。

「你們一個都別想活著!」東方修哲嘴角露出惡魔般的笑容,再也沒有了玩耍之心。

「我們繼續上,就不信那小子保護別人的同時還能夠躲閃,」

「躲閃?」東方修哲嘴角的笑意更濃,「你們太天真了,自始至終,我就無需躲閃。我會證明給你們。你們是多麼的渺小!」

就在他說這話的時候,那些魔甲又再次撲了過來。

東方修哲依舊靜靜地站在原地,當真沒有要躲閃的意思,甚至也沒有用魔法防護的打算。

十幾具魔甲,已經衝到了近前,更加猛烈的攻擊已經使出。

就在烏克與東方修哲兩人即將被攻擊到的時候,不可思議的事情發生了。

十幾具魔甲,竟然同時定格在了原地!

「什麼!這怎麼可能!」

「該死的,為什麼魔甲不聽使喚了!」

「我也控制不了了。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可惡,一定是那小子做了什麼!」

引以為傲的魔甲突然失去了控制,這一下,那幾人可是真的慌了手腳。

東方修哲一臉的輕蔑。目光掃過被他利用陰陽眼的能力停下的魔甲,手臂緩緩抬起。


剎那間,這十幾具魔甲就好像脫離了地心引力,竟然緩緩地飄浮了起來。

這還不是最讓人吃驚的。真正讓人吃驚的畫面還在後頭。

十幾具魔甲就像是被一雙無形的大手攥緊,相互疊加在一起,然後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形。身體的各個部分開始凹陷,發出怪異的聲響來。

不到片刻的工夫,十幾具魔甲已經壓縮成為了一個球狀,再也看不出一點魔甲的影子。


事情還沒有完,一團炙熱的火焰將這個巨大的球體包裹住,瞬間將其融解。

炙熱的液體,在少年纖纖細指的操控下,凝聚成一把死神鐮刀的形狀,很快冷卻成形。

東方修哲一伸手,將這把現場製作的兵器握在手中,頓時有一種死神親臨的范兒!

「我的老天,姐姐,他剛剛那是煉器術么,怎麼……怎麼那麼牛b,我還從來沒有見過這麼神奇的煉器術!」

甄琴艷已經驚呆了,同為煉器師,她非常清楚少年展露的那一手,是多麼的強悍。

「那就是星羅筆記的煉器術么,果然……」甄琴嬌也是喃喃自語,眼神無法從少年手中的巨大鐮刀上移開。

此時的東方修哲,將手中的鐮刀橫於胸前,一臉傲然地注視著對面被嚇傻的可憐傢伙。


「陰陽修羅印.死神滅卻斬!」

口中輕輕吐出這一招的名字,東方修哲的手腕只是看似輕輕地一抖。

「嗷嗷~嗷嗷!」

隨著一聲聲猶如鬼哭狼嚎的聲音響起,對面那些被這一招鎖定的傢伙,身體瞬間騰空,每上升一毫,他們的身體就會被強大的氣勁斬斷一次。

不過眨眼的工夫,他們的身體已經變成了細小的碎塊,好似沙粒般大小。

「轟!」

強大的氣勁,直接衝破了頭頂上空的結界,發出一聲震耳欲聾的聲響。

東方修哲的這一招「死神滅卻斬」,可是陰陽修羅印中的高級招式,儘管他剛剛所運用的真元力連十分之一都不到,但其破壞力仍舊是驚人!

東方修哲將手中鐮刀收起,帶著已經被完全嚇傻的烏克離開了。

而剛剛目睹了那一招的人,卻是久久地處於石化狀態。

「死神么,那個少年時死神么?」

「他最後的那一招是什麼,太恐怖了,世上怎麼可能會有人類能夠擋下那一招?」

「逆天啊,太逆天了!」

一聲

聲聲倒吸涼氣的聲音此起彼伏,而就在這時,晴朗的天空突然降下了血雨。(未完待續……)



… 「有解釋不是才能在生活中解決問題嗎?」

「現在就是沒有答案才能解決我的問題呀!那些人看電視劇為什麼要追著看呢?不就是想知道下一秒鐘發生什麼事兒嗎?她要是知道答案了,就不看了呀!要懸念,要各種漏洞,懂不懂?這不是你寫論文,也不是實驗報告,觀眾要的不是結局,他要的就是一個答案,還有通往這個答案的過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