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著眼前和自己年紀相仿的少年,斗鬼神心中有種說不出來的感覺!想到這,斗鬼神又從空間戒子內拿出一百枚金幣,用布塊包好后,遞給少年道:「這些金幣,你拿去好好的謀一番生路!別再做偷盜之事。不然下次你們可就沒有這麼好的運氣了!」

黑蛋望著眼前的上百枚金幣,眼淚不受控制的流了下來!其實他早就厭惡了偷盜!但是為了幾個比自己小的弟弟妹妹們,他只能如此!每天過著行屍走肉般的生活!如今看到斗鬼神給了自己一條嶄新的道路,少年感激的無以言語!

接過金幣!黑蛋重重的道:「多謝大俠!我定當不忘大俠今日之恩!」

「謝大俠!」

剩下的三名兒童也跟著學起黑蛋來!特別是麻雀,學起黑蛋特別的搞笑!

「呵呵。。。。。」斗鬼神被麻雀逗的一樂,隨即笑道:「好了!你們趕緊收拾收拾!我把這個破草屋燒掉!就當做是你們重獲新生的證明吧!」

黑蛋點了點頭,隨即開始在房內收拾起來!而麻雀則圍著斗鬼神轉來轉去。一副崇拜的摸樣!

五分鐘后!斗鬼神伸手投出了一枚火球!隨即,破草屋連同黑牙的屍體便開始燃燒起來!最後只留下一片灰塵!

斗鬼神和黑蛋、麻雀四人走了一段距離后,便向他們告別。獨自的走向了四大絕地!! 黑色城堡!四大絕地中最神秘的存在!凡是從裡面出來的強者,都對這個絕地產生一種莫名的恐懼感!甚至當有人問起時,都不願意去回答!

黑冥木耳!一種神奇的木耳!其體積比平常的要大上一倍。紫紅色,散發著淡淡紅光!黑冥木耳不僅可以當做一種蔬菜,來製作美味的飯菜!更是能夠入葯,去除百病!不過這種木耳不僅稀少,並且還只存在於黑色城堡之內!至於是什麼地方,就無人能知了!

來到黑色城堡的入口處,斗鬼神毫不猶豫的走了進去!如今只剩下黑色城堡裡面的最後一樣材料!收集完后,便可以救治自己的父親、每次想到這,斗鬼神都恨不得立馬得到黑冥木耳,前往武神院救治父親!

前進了幾分鐘,斗鬼神驚訝的發現,他腳下的土地竟然變成了黑色。細看之下,才發現原來腳下走的竟然不再是泥土,而是完全由漆黑的石塊鋪成的道路。

「真是奇怪,難道這裡有人居住不成!」斗鬼神心中疑惑的同時,也在暗自猜測:「難道前面真有一座城堡不成!」斗鬼神想到這,心中的疑惑更甚,不由的加快了腳步。

此刻,一座巨大的石門前,正站著兩男一女!令人奇怪的是,三人皆是一頭紅髮!如果有人在此的話,一定會認出這三人正是遠近聞名的組織「紅髮」!

「大哥!你到底是進不進去啊!我們在這裡已經等了一天了!這四大絕地兇險無比,平常哪有人來啊!」說話的是一位高有兩米,手拿著一把足足和男子差不多高的巨大黑盾的中年男子!聲音非常的粗魯。

「二弟!不要魯莽!上次我們為什麼沒有成功?其原因難道你不知道!正是因為我們都是近戰,缺少一個遠程支援!這次雖然我們準備的充足,但是為了周全起見,我們還是在等上一等吧!」被稱為大哥同樣是一位中年男子。男子手拿一柄黑色重劍。身高略比剛才那位低了一點。充滿堅毅的面孔,稀疏的鬍鬚,給人一種歷盡滄桑之感。右臉上一條細長的刀疤,更添一分熱血!

「二哥,你就聽大哥的吧,以前大哥的決定從來沒有出過錯。這你也不是不知道!」僅剩的那名長著紅色長發的女子開口道。聲音竟然有些沙啞,完全像一名男子的聲音!

「哼!等到什麼時候!真是墨跡!」拿盾的高大男子一副的不耐煩摸樣。隨便找個地方,男子便把那巨大的盾牌放在地上,隨即便直接坐在了盾牌之上!

望了望前方黑色的道路,被稱為大哥的中年男子微微搖了搖頭,正準備不再等待。一個小點出現在中年男子的視線之內!

「看!有人!」

女子此刻也已經發現,粗糙的聲音傳遞而出。拿盾的男子一聽,立刻站了起來,滿臉的興奮。此刻,他的耐心已經等到了極限。

三人此刻都發現了有人向這邊走來,但是三人均在原地不動。似乎也沒有要動的意思。

此刻,正在黑色石板鋪的道路上行走的斗鬼神,眼中閃過一絲驚訝。因為他此刻也已經發現在前方,有三個人影!

不安的情緒充斥著斗鬼神的內心。因為他實在是不知道,前方的三人是敵是友。再加上這裡本來就是絕地之一,就算是有人要痛下殺手,估計也無人得知。就算是有人看見,估計也會瞟上一眼,轉身離去吧!

「先探探對方的實力再說!」斗鬼神如今也只有這個辦法。

又前進了三分鐘,而此刻斗鬼神已經距離他們不到百米。

「三人均在超人四階到五階之間!」斗鬼神此刻已經完全的判斷出來。而另一邊的三人也已經探出斗鬼神的實力。

「還好,竟然是超人二階!」臉上有疤的中年男子此刻心中也是暗自慶幸。當他發現來人是一位少年時,心中不由的有些失落。當他得知少年的實力后,也是放下心來。

見到到來的斗鬼神,臉上有疤的中年男子率先站了起來,來到斗鬼神不遠處,抱了一拳道:「四大絕地人跡罕至,能夠遇見老弟真是緣分!在下餚西,敢問老弟尊姓大名!」

「餚西兄!在下斗鬼神!」斗鬼神也抱了一拳。此刻距離近了斗鬼神才發現,眼前的三人簡直是不是人類,不僅個個肌肉發達,並且高大無比,就連那名女子也是健壯異常,讓人有些怪異之感。

「哈哈。。。。斗老弟你可來了!我可是等你等了好久啊!」手拿盾牌的男子此刻放聲大笑,來到斗鬼神的身邊,一隻粗大的右手便拍了拍斗鬼神的肩膀,一副和斗鬼神認識很久並且感情很深的摸樣。

「呵呵。。。這位仁兄是?」斗鬼神感到肩膀上傳來的大力,心中不由無奈,只好乾笑兩聲。對方的熱情它可是有些吃不消。


「餚霸!」餚西見到餚霸如此,連忙呵斥一聲,而餚霸聽后也乖乖的收回了那隻大手,乾笑兩聲。

「這位是我的弟弟餚霸。」說完餚西便指了指旁邊的女子道:「這位是三妹,餚紅。」

「斗老弟,幸會!」餚紅沙啞的聲音響起,令斗鬼神略感驚訝。

「餚紅道友,同會!」斗鬼神也連忙回了一禮。

「好了!別在這說客套話了!斗老弟,我是一個直爽之人,有問題想問你。」

「哦!餚霸兄有何問題?」

「斗老弟年紀輕輕,就有如此的修為,在下佩服。不過這四大絕地危險無比,你該不會是一人前來吧?」餚霸雖然看起來粗魯,莽撞。但是在有些地方還是心思很細膩的。這就是為什麼餚西沒有阻止餚霸去問斗鬼神。

「呵呵。。。。餚霸兄過獎了,我的修為實在是不算什麼。另外這四大絕地之兇險,我豈會不知。只是我的其他的夥伴目前都在死亡之城內辦一些要事。 一代文豪林黛玉 。」斗鬼神可不會傻到直接說是一人前往,這樣會讓對方摸不清自己的底細和實力!

餚西在一旁停著,心中不由疑惑:「這少年的話語不怎麼讓人相信,但是他的臉上卻沒有絲毫的變色或者是猶豫。難道他真有隊友不成?」

「呵呵。。。。斗老弟不必低落。這也屬於人之常情。不過斗老弟來此究竟是有何目的呢?」餚霸語氣不變,一直都是那麼的豪爽。


「餚霸!」餚西此刻連忙訓斥一句,隨即向斗鬼神賠禮道:「斗老弟,真是對不住。我這兄弟他就這個性格。有冒昧之處,還請見諒。」

「哪裡!餚霸兄的性格直來直去,為人豪爽。並沒有冒犯我的地方。老實說,我來這裡,正是尋找一種藥材。不知道三位有沒有其消息?」斗鬼神此刻直接說出了自己來的目的。因為經過一番交談,斗鬼神也隱約猜到這三人應該是經常來往於黑色城堡內。所以先打探一下風聲,看看有沒有黑冥木耳的消息。

「什麼藥材!?」餚西臉色不變,語氣十分的平淡,讓人看不出喜怒。

「黑冥木耳。」

「黑冥木耳!!」

斗鬼神剛剛說完,卻傳來女子驚訝的聲音。

望著女子不算美麗的黝黑面龐,斗鬼神心中一喜,隨即不動聲色的點頭道:「正是!難道三位見過?」 聖門神祕的門主的“鼎爐”大計,竟然被兩個平時無視的侍女所破壞,隱忍多年武功奇而高的蘭花娘娘亦被殘荷、飄香所放倒。

這再次證明了一件事情……細節決定了成敗。

歷史上也並不缺少這樣的例子。

如一個路邊猥瑣的田夫,在項羽兵敗逃亡問路於他之時的那句關於“向左、還是向右時的答話。

“項羽劉邦的最後一戰,夜裏,四面楚歌,項羽霸王別姬後竟然脫離了當時的十面埋伏的包圍圈,帶着手下僅剩的百十來號人馬,慌不擇路之時,在黎明時問路於一個長相猥瑣的路邊田夫。

田夫當然認不出這些狼狽的野蠻人是誰,但是他的心裏知道肯定不是什麼好人,於是他道:“向左走。”

項羽不疑有他,帶着百十來號人聽話的前行,結果前方一片沼澤之地,很快就被劉邦的手下追上,不過項羽就是項羽,帶着百十號人竟然在此絕境再次突圍而出,逃到了東方的烏江。

雖然田夫隨意的一指沒有直接導致項羽的死亡,但是對項羽的心理傷害卻是無比的巨大,猶如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一樣重要。

在面對烏江時,項羽看着僅剩下二十八人的殘部,想想當初從江東帶着八千子弟起義以來,戰無不勝攻無不取,那時是何等的威風。

可如今面對與劉邦的決戰卻一敗如斯,生性不肯認輸、死要面子項羽自盡前他將自己的兵器、人頭送了手下和朋友,他成全了自己的一世英名、義名,卻永遠的失去了將來東山再起的最後機會了。

試想若當時突圍後一心逃走,以圖將來的項羽如果帶着百十號人無損的直接來到烏江,他想必也就過去了,後面的歷史將會充滿了很多變數。

但是在他身上捅出最後一刀的是根本不知道他是誰,只當他們是土匪、流兵的社會底層卑賤的路邊田夫……這就是一個死跑龍套的,可是他真的影響了歷史的進程。”

殘荷、飄香乾的反水的事雖然不至於終結大明的歷史,可是她們卻無疑給一直在尋找翻身機會的楚月來、詩穎兩人創造了最好的機會。

她們做的這件事對於楚月來的意義一樣是個死跑龍套的角色,同樣的她們的決定也真的提高了,楚月來成功翻身的可能性。

而接下來,在這刀光劍影的一刻鐘裏,出現了很多如殘荷、飄香這種死跑龍套的角色,他們一樣的無名、卻幹着一樣能影響楚月來是否可以今夜翻身的事情。

劍影刀光一收,柴房頓時四分五裂,七八條人影分立兩面,四人站在了蘭花娘娘身前,三人站在了王道明、花落雨的身後。

“好好好,聖門就是聖門,我千辛萬苦請來的華北七傑竟然有四人是你蘭花娘孃的人,王某佩服。”九道山莊的莊主王道明陰險的笑着說。

蘭花娘娘目光中異芒一閃,她看着在如此危難時刻依然支持自己的四人,內心裏多了些從前對他們這種歸附聖門後並不太受重視的人多了許多發自內心的敬重。

“什麼華北四傑,老孃沒聽說過,老孃只記得我聖門四大外門護法:風雪、遊俠、臨月、許缺你們是老孃最尊敬的人。”

四人面上微微一笑,很平靜,可是剛剛沸騰方歇的心頃刻間再次澎湃,喉嚨一熱,一種士爲知己者死的感覺油然而生。

他們的這種守信,往往付出的卻是自己的生命,用生命實現諾言,豈不是很值得任何人都尊敬的人。

風雪頗具大哥風範,他手上用的劍名字叫做……太陽。

他道:“娘娘不必如此,這本是我等應做的份內之事。”

從前的華北七傑中的老五,如今的華北四傑中的老四,遊俠兒用的劍名……冷劍。

他笑的很猥瑣的說:“龍古古,從今天起你就不是我二哥,小弟要用這把冷劍爆了你的菊花。”

王道明身後一人忽然間站出來。

無所謂的一曬道:“冷劍算什麼,我的孤劍早已瞄準了太陽,風雪大哥,你說小弟有機會做大哥麼?”

風雪哈哈大笑,一向很厚道的他,很敞亮的道:“古古二弟,好好練練,未來,一切皆有可能。”

這時風雪旁邊的許缺開口笑道:“古古二哥,你永遠都是我許缺的二哥,不過我的紅塵劍卻不再認識你的孤劍了。”

龍古古微微笑笑,沒有在意,他凝視着曾經的三弟臨月道:難道你也不認二哥了麼?”

臨月玉樹臨風的微微點頭,他是老三,淡淡的道:“我只認識華北七傑中的二哥龍古古,卻不認識如今九道山莊的二供奉,我手中的流風迴雪劍也同樣再也不認識他曾經並肩作戰的兄弟……孤劍。

龍古古忽然有些失落,他對三弟一向不錯,看看風雪老大,三弟臨月,四弟許缺,五弟遊俠,他忽然很想用手中的孤劍解決了他們四人,上演一場屬於自己的孤劍恩仇。

他左邊的一個黑麪大漢拍拍他的肩膀道:“二哥,你別理會這些不識時務之人,就算世上所有的人都不理會你,六弟依然會以一種千萬人吾往矣的精神來支持你的,我單劍說到做到。”

龍古古右邊還有一人,正是華北七傑中的老七……雨怒。

雨怒手中提着一把劍,劍名……流雲。

他開口道:“擒賊先擒王,二哥,不要跟他們廢話,江湖上很多面臨這種局面的人,很多時候佔有優勢的人往往都是因爲廢話太多才給了他人機會,最後才被他人幹翻的,七弟就用這把《流雲劍》先乾死風雪老大的《太陽神劍》,風雪大哥,如何?”

雨怒的名字實在應該改成怒雨,纔算貼切。

王道明、花落雨、顧青山就在後面靜靜地看着曾經的七個好兄弟,七把劍之間的劍拔弩張。

殘荷與飄香兩人直直地盯着雨怒,亦順便盯着他手中的那把……流雲劍。

顧青山則用極爲陰冷的目光打量着她們兩人。

龍古古一聲大喝:“動手”。

……


作者的話:“兩章裏出現的各位龍套兄弟們,老五想問問大家,對自己的戲份可還滿意麼?這也是必須有的一章,神祕的聖門怎會沒有幾個死忠呢?”

下一章更加精彩哦!

老五歡迎各位在書評區吐槽! 說時遲、那時快。

剎那間。

劍起血涌,一息之後。

曾經的華北七傑慘叫連連……

蘭花娘娘見此情形,那剛剛燃起的求生慾望頓時頃刻間又變得心灰意冷。

顧青山和王道明對視後陰陰的一笑。

花落雨則只是盯着蘭花娘娘和她的兩個侍女小燕子和紫微。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