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冥棺聖人心中還是很篤定,許陽堅持不了多久。遮天手,就像是天穹崩塌一般,隨著時間的推移,聖術的威勢會越來越厚重,直到將下方之敵徹底鎮死才會停止。

隨著壓力的提升,許陽的心臟加速跳動,如鼓點一般密集。他的眼中,漸漸燃起了熊熊戰意,一種與敵偕亡的死戰之心,悄然升起。

許陽猛地收回了乾元聖劍,那一掛恢弘的劍氣長河,猛地消失了。


「這小子莫非是放棄了?」冥棺老祖微微皺眉,不過遮天手聖術,失去了阻礙之後,卻是轟隆一聲落下,向許陽加速鎮壓。

「大日乾元劍術共有七招……而現在,最符合我的心境的,唯有這一招了……」

一瞬間,大日乾元劍術的七層劍訣,無數小人揮劍的圖形在許陽心間閃過。

「俱焚劍訣,火之世界!」(未完待續。。) 許陽手中的乾元劍,驟然分化成萬千道火焰劍影,簌簌之聲破空響起。一圈火焰光球,由小變大, 老婆精分后病床是我家 ,將許陽和冥棺世尊,全都籠罩其中。

在這片火之世界中,那恐怖無比的聖術遮天手,如同失去了本源力量的支持一般,再也沒有星辰幻影出現,威勢大減。

轟隆!

下方的一座巨型火山口,猛然爆發出一道衝天火柱,徑直向遮天手聖術衝擊而上!這衝天的火柱,乃是乾元聖劍的威能凝化,力量比起尋常的火山噴發,要強悍出不知多少倍。

凝化火山噴發而形成的火焰之世界,同樣是控劍之術第四層,凝化天地自然偉力。這一擊,是許陽依託俱焚劍訣的意境施展出來的。

被火之世界削弱了的遮天手聖術,被火山噴發的殺力衝擊,一圈令人眼睛都要灼傷的熾熱狂暴火力,向四面衝擊盪開。一擊之後,遮天手聖術被徹底破去。

「這是……什麼劍術?」

冥棺世尊在火焰蒸騰的火之世界中,深深皺起了眉頭。他知道,周圍的火海,下方的火山,以及天空中的火雲,都是許陽以聖劍凝化而出的,純粹由無數精微之極的火焰劍氣構成。

可以說,這片火之世界,是許陽的劍訣形成的場域,在這其中戰鬥,許陽無疑大佔便宜。

「冥棺聖人,你的遮天手聖術,也不過如此。」許陽的身形,出現在冥棺世尊面前,冷冷嘲諷道。他的臉色依舊有些蒼白。

「小子,你的這一招的確出乎老夫所料。不過……你以為,憑著這一招,能困住老夫么?」

冥棺聖人長聲大笑,身軀之中散發的氣勢一層層向上攀升,聖人初境的可怕實力,第一次毫無保留地迸發出來。周圍的火焰劍氣。被他氣勢所激,竟是向兩側微微匍匐,幾乎被吹熄。

冥棺聖人一直沒有動用全力,在他看來,許陽不過是一個後生小輩,反手之間便可將其鎮殺。可現在,冥棺聖人卻發覺,許陽並沒有這般容易對付,其表現出的潛力。讓冥棺聖人拋開了輕視,徹底起了殺心!

刷拉一響,冥棺聖人的手中突兀地出現了一柄寒光閃爍的長劍!這柄劍長約三尺,劍柄上雕琢惡鬼,劍鋒平面上,還鏤刻著七個蠻荒文字!殺力籠罩,許陽看不清那七個蠻荒文字的真容,只能從中感受到一種滔天的怨力。

「能逼我使用七字真言劍。你小子在九泉之下,也足以瞑目了!」

冥棺聖人輕輕撫著七字真言劍的劍鋒平面。食指猛然點在了最下方的一個真言文字之上。

「恨!」

一個真言從冥棺聖人的口中吐出,那七字真言劍最下方的一個蠻荒文字驟然間發光,劍鋒呼嘯脫手飛出,在空中形成了一頭頭朦朧白影,繞著許陽的身軀上下翻飛。

這些朦朧白影,如同幽靈一般沒有五官。僅能從其身軀之上,看到代表眼睛、嘴巴的三個洞孔,散發出幽幽的綠光。

「嗚嗚!」

許陽控制火之世界的力量,火焰劍影纏繞而上,試圖將這些朦朧的白影擋住。但是。這些朦朧白影猶如沒有實體一般,輕飄飄穿過了火焰劍影的阻擊,撲上了許陽的身體。

許陽登時有一種心火被點燃的感覺,一股股無形的憎恨之力,一**衝擊他的腦海。猝不及防之下,許陽甚至感覺到眼前一陣陣發白。

「呵呵……戰鬥經驗還是太少了,七字真言劍的第一個真言,居然就承受不住?」冥棺聖人看了看四周,那失去了操控,逐漸變得崩潰的火之世界,冷笑道。

冥棺聖人五指張開,猛然舉起。頓時,一道道黑色玄力光線,以他的身軀為中心,向四面八方攢射開來。

在火之世界外,葉仁堂、葉賁兩名世尊強者,緊張地看著那方圓數萬丈的火焰光球,也就是許陽火之世界的外壁。

「許陽宗主竟能施展出這麼強悍的招數,或許有擊敗聖人的可能。」葉仁堂世尊說道。

「是啊,希望許陽宗主能夠打敗冥棺聖人,否則的話……瀚海星節點可就危險了。」


在兩人議論之時,火之世界的外壁,驟然迸射出一道道黑色的光線,將這個火焰光球硬生生刺穿了成百上千個洞孔!緊接著,黑色的玄力絲線轟然爆發,將方圓數萬丈的火之世界,崩碎成無數火焰虛影。

火之世界崩潰,許陽和冥棺聖人的身影,重新顯露而出。

受到了七字真言劍第一道真言「恨」字真言影響,許陽無法浸入控劍之術第四層的境界,因而導致火之世界被擊破。他竭力維持靈台的一線清明,將玄力灌注在祖王龍甲之上,六千九百道符印亮起,一道球形符印光牆籠罩在他的身周,形成了防護。

「哈哈,小子,看你還有什麼能為?」冥棺聖人一掌橫擊,拍在許陽的祖王龍甲光罩之上,如同拍擊皮球一般,徑直將許陽所在的符印光球,擊飛數百丈,後者表層一陣劇顫。

「大意了……我沒有料到,七字真言劍竟然是以心神攻擊的方式,影響我的情緒。我應該以心神力量抵禦……」

許陽面色漲紅,他魂晶之中,一股澎湃的心神力量湧入識海,將正在圍攻靈台的那一道道朦朧白影,盡數驅趕出體外,神智終於恢復了清醒,不再被「恨」的情緒影響。

「幸好我的真靈是處於小世界魂晶之中,不在靈台之上。否則,猝不及防之下,靈台被攻陷,真靈肯定也會受到影響,到時候想要驅逐這『恨』字真言的力量,就要困難許多倍。」許陽心中一陣后怕。

冥棺聖人又是一掌拍來,他要虐殺許陽,以出胸中之氣。

「轟隆!」

許陽一記璀璨劍河劈出,抵住這一掌的威煞。

「嗯?居然這麼快就恢復過來了?」

冥棺聖人一愣,隨即回過神來,再度取出了七字真言劍。

「只用一個真言文字,還治不住你,這一次老夫要試試,你能否同時經受住三個真言的力量!」


許陽面色有些凝重,他已經著了一次道兒,知道了七字真言劍的厲害。

陡然間,冥棺聖人眉頭大皺,仰頭看向虛空。

「冥棺老祖,怎麼了?」一旁的冥原世尊詫異問道。

「可惡……看來,這次攻打瀚海星的計劃,要提前結束了。」冥棺老祖嘆了口氣。

「冥棺老祖,只要殺了這個人,瀚海星節點我們定能摧毀,您為何要收手?」

「不要多問了,走,馬上走!」冥棺聖人眯起眼睛,遙遙看向虛空,仔細感受了一番之後,厲聲說道。他抬手放出一道烏光,圈住了冥原等三名七劫世尊,呼嘯著向瀚海星的外太空飛去。

虛空之中,一隻巨大的蛇頭透過重重雲氣,一口向冥棺聖人的那道烏光噬咬而去!這顆蛇頭,簡直像是一座山嶽般龐大,真不知道它的本體,會龐大到什麼地步。

「咔擦!」

一聲巨響,冥棺聖人遁走的那道烏光劇烈震顫。不知用了什麼秘法,烏光上驟然蒙上一層血色,速度飆升到令人無法想象的地步,嗖的一聲消失在天際。

一個遙遠的聲音傳來,正是冥棺聖人:「蛇祖,這筆賬,我族冥策老祖遲早會向你討回來!」

那顆巨大的蛇頭,一對冰冷的眸子看向烏光消失的方向,隨即緩緩縮回,雲氣重新聚攏。

「蛇祖,蛇祖來了!這下子,我們瀚海星節點總算安全了。」葉仁堂和葉賁兩名世尊強者,同時鬆了口氣。

「白蓮府聖人老祖,蛇祖?」許陽心中一動。

重生之再覓良 ,剛剛只是隔著遙遠距離,顯聖出手。如果他本體來此,冥棺老賊肯定逃不掉。」葉仁堂興奮說道。

「蛇祖這麼厲害?」許陽有些難以置信,僅僅靠顯聖出手的力量,就驚退了一名聖人本尊?要知道,顯聖出手,威力比起聖人化身還要弱一些,最多只有本尊十分之一的力量。

「那當然,蛇祖已經達到了聖人第二災的程度,加上補天祖陣的增幅之力,就連魂族的魂牽聖帝,也敢一戰!區區冥棺老賊,不過聖人初境而已。」葉賁世尊向許陽解釋道。

說話間,一陣宏大的空間波動,在三人頭頂上空傳來。下一刻,一個滿頭銀髮,沒有鬍鬚的枯瘦老人,一步跨出,突兀地出現在瀚海星上空。

「咦,不是空間穿梭?怎麼沒有空間穿梭的裂縫?」許陽有些好奇,不過現在不是問這個的時候。他與葉仁堂等兩人,同時向那枯瘦的老人行禮:「拜見蛇祖。」

按照許陽的了解,蛇祖乃是和玄天上帝同時代的生靈,在玄天上帝坐化之後,背負起了看守白蓮府的使命。在它十萬年的漫長生命監視之下,白蓮府的天狐族人,沒有絲毫的異動。如今蠻荒諸聖重歸,它再度踏上了戰場。

雖然蛇祖名義上是白蓮府的聖人老祖,但許陽知道,它和白蓮府並非一路人。(未完待續。。) 蛇祖容貌枯槁,就像是即將入土的老人。不過,以許陽此時的靈覺,卻能從那看似衰朽的軀體之內,感受到如同深淵大海一般潛藏著的可怕力量,一旦爆發出來,絕對驚天動地。

對於三人的行禮,蛇祖只是簡單地揮了揮手。


「蛇祖,幸虧您這次來到,否則我們瀚海星節點,恐怕要陷落了。沒想到,陰冥天一方竟然派出了一個聖級強者。」葉仁堂世尊有些后怕地說道。

「這次還多虧了帝宗許陽宗主,如果不是他力挽狂瀾,將鬼族八劫世尊斬殺,又拖延了冥棺聖人這麼久的時間,那麼蛇祖即便來,恐怕也晚了。」葉賁世尊說道。

蛇祖精光湛然的眼睛看向許陽,略略一點頭,終於開口說了第一句話:「重新布置瀚海星防務。」

葉賁世尊急忙說道:「是。」他對於瀚海星周邊的幾個哨站,都比較清楚,當即命令劍府的玄皇長老們,在低階世尊的率領之下,通過空間穿梭進入各處已經被攻破的哨站。

三號哨站的葉北長老,特意趕過來向許陽道別。這一次敵人進犯,瀚海星節點的其他哨站人員基本全滅,只有三號哨站倖存。葉北長老很清楚,如果不是許陽恰好路過,他們也肯定會隕落在冥統世尊的手下。

「你跟我走,」蛇祖說了第二句話,枯瘦的手指點向許陽,「古鴻要見你。」

「古鴻……老祖?」許陽微微驚訝,隨即點頭說道:「好。」他現在對於聖人,尤其是三災以後的聖帝級強者的手段,感到越發敬畏了。對於古鴻老祖來說,知道他出現在星空戰場,應該不是什麼難事。

短暫的接觸之後。許陽發現這位神秘的蛇祖,似乎是個沉默寡言的人,從他出現到現在,一共只說了兩句話,而且都是言簡意賅的命令。

葉仁堂、葉賁兩名劍府世尊,可能是早已習慣了蛇祖的說話方式。並沒有絲毫不滿。他們將許陽和蛇祖送到了瀚海星的外太空,揮手作別。為了感謝許陽的幫助,葉仁堂世尊還送給許陽一張小型的星影圖,裡面已經存儲了第一陣區的所有星路。雖然這張小型星影圖,比不上許陽送給天霧華的那一張星影圖,但也是頗為難得了。

「蛇祖,從瀚海星進行空間穿梭,去玉皇星需要多久?」許陽詢問道。

蛇祖搖頭說道:「不知道。」

「……不知道?!」許陽額頭冒出黑線。

蛇祖淡淡說道:「我從不用空間穿梭,而是用星空大挪移。從瀚海星出發。三次星空大挪移,就可以到達玉皇星。」

說罷,蛇祖一隻枯瘦的手掌已經抓住了許陽的手腕,頓時一種冰涼的感覺傳來。下一刻,許陽發現面前的空間軌跡,迅速彎曲重合,竟是空間摺疊的徵兆。

蛇祖一步跨出,兩人已經消失在了瀚海星的外太空中。周圍的一顆顆星點光芒瞬間拉長延伸,很快就重新恢復了正常。

眼前是一片完全陌生的星空。蛇祖放下許陽的手臂,微微閉目,似是進行調息。許陽趁著這個空檔,取出葉仁堂世尊送的那張星影圖,急忙開始定位。


「天……這裡距離瀚海星,竟然那麼遠。中間跨過了四五個星球的距離,如果以空間穿梭的方式,恐怕要兩三天時間才能到!而蛇祖用的星空大挪移,居然在幾個呼吸之內,就跨過來了。」

帶人進行星空大挪移。對蛇祖的損耗似乎也頗為不小,他調息了片刻,方才睜開眼睛。

「走。」

蛇祖簡單地吐出一個字,冰涼的手掌再度抓住許陽的手腕,星空大挪移之術催動,頓時眼前的空間軌跡不斷彎曲、摺疊、重合,周圍的一束束星光,迅速被拉長。

在蛇祖的帶領下,又經歷了兩次星空大挪移,許陽再度取出星影圖查看的時候,發現代表玉皇星的那一顆金色星點,已經近在咫尺。

「到了,跟我來。」

蛇祖當先而行,向前方視野之中,那一顆中等大小的土黃色星球飛去。許陽跟隨而上,很快就踏入了玉皇星的大氣層。

玉皇星的天空、大地,基本上都是黃色的,有著紛亂的沙塵肆虐,自然環境比較惡劣,並不適宜凡人居住。不過,對於修玄者來說,就沒有什麼大問題了。

以古鴻老祖為首的人族聯盟諸位強者,都居住在玉皇星上空的群星殿內修鍊。群星殿乃是玄天上帝遺留下來的飛行宮殿,內中蘊含大道波動,對於修玄強者來說,是夢寐以求的修鍊之地。事實上,在這些年來,群星殿中已經有不止一位強者,突破了原有的境界,踏入新的層次。

對於這些停留在原有境界的修玄高手來說,沒有上百年的積累,很難突破原有境界。而在群星殿內,短短數年就完成了突破,簡直不敢想象。

來到群星殿的近處天空,許陽才真正感受到了這座飛行宮殿的龐大,簡直就是一座會飛的城池,方圓恐怕有近千里。玄天上帝的手筆之大,實在令人嘆服。

蛇祖取出了一塊玉牌,輸入玄力之後,玉牌之上射出了一道玄光,打在了緊閉的大門之上,頓時群星殿的大門軋軋開啟。

映入眼帘的是一條直通大道,在道路兩旁,有著樣式各異的建築群,美輪美奐。外界惡劣的沙塵天氣,連一點點風沙都無法吹入這裡,彷彿有著一層無形的力量阻隔一般,給群星殿留下了一片乾淨的土地。

許陽跟隨蛇祖前行。說實話,蛇祖不是一個好的嚮導,他只是默然不語地邁步前行,許陽看到旁邊的一棟棟建築,似乎按照某些功能,還有一定的區域劃分。只不過,蛇祖不說話,他也不好詢問。

兩人在群星殿內部大道之中,行走的速度極快。雖然沒有化光飛遁,但一步跨出,往往也有數里之遙。很快,蛇祖就帶著許陽來到了這條主幹道的最終點,一座恢弘的大殿。

「議事大殿,隨我來。」蛇祖向許陽露出了一抹輕微的笑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