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這身材還缺少鍛煉的話,那我們這些就是太缺乏了吧。走吧,我們先去風洞給你做個簡單的測試吧。風洞是模擬真實的高空對沖氣流環境,你是否有好的體感跟平衡控制性,一測就知道了!李先生應該不陌生吧,在國外有試過嗎?」

「高教練不用怎麼客氣,叫我李方就行。我在國外的時候玩過一兩次,不算陌生。」

「好的,那接下去的時間我就叫你李方了。既然你玩過,那等會到了以後我們就可以直接開始。如果時間來的及,我們還可以上去飛一次。」

李方點點頭,跟隨著高增書來到了風洞所在的地方。

風洞就是一個巨大的吹風設備,經過設備吹出來的風力,足以將整個人體拖到半空中。目的是為了訓練運動員的高空姿勢與體感。

李方兩人到的時候,裡面正有一個男子再經受風洞訓練,他的身體有些左右晃動,說明平衡感還有些不穩定。旁邊,還有一堆學員正在圍在旁邊觀摩。

倆人並沒有打擾他們,直到風洞上面的人下來以後,高增書才敲了敲玻璃。裡面一個脖子上掛著口哨的人回頭看見他們倆以後,從裡面把門打開,請倆人進去了。

「高哥,你怎麼來了。」

「小何,不好意思打擾你們訓練了,這邊有個客人要來練習翼裝飛行,我帶他先來試一試風洞,給他做個測試,耽誤不了你們多少時間。」

「好的,那直接上去吧,等準備好了說一聲,我就打開風洞。」

「李方,你上去吧,好了說一聲。」

「好的。」說完,李方就走了上去。

對著高增書他們比了一個OK的手勢,小何就拉下了開關閘。

隨之,地底的數十個風扇便開始飛速旋轉起來,一股風力,自下而上吹了起來,慢慢的從弱到強,將李方的身體一點兒一點兒地往上託了起來。

起初,因為風力的不穩定,在加上李方只是被動體驗,沒有真實的體驗過,所以身形一下失了重,連著晃動了好幾下。

不過,隨著他按照技能所帶來的記憶,慢慢的打開四肢后,立刻在半空中完全穩定下來。

在場的其他學員一看,頓時露出讚賞的目光。就連高增書和小何都不自覺的點了點頭。

「高哥,這客人是那個專業隊來的,這身形也太穩了吧,一點都不晃啊。」

「我也不知道,只知道他是自己找上門來的,聽小飛說他想找老傅的,但是老傅要備戰張家界天門洞的比賽,所以就安排給我了。不得不說,他的平衡性的確挺強的。」

風洞上的李方,身形極其的穩定,除了臉上的皮肉被強風吹得略微有變形外,簡直就像是趴在地上一樣,根本不像是被氣流吹在空中!

「高哥,要給他增加一些難度嗎?」

高增書微微的皺了一下眉頭,不過還是點了點頭說道:「了解客人的能力是我們應該弄清楚的事情。你往上調整一下機器的數值等級,不過不要太多,慢慢的調整。一旦李方出現晃動了,你就馬上調整下來,千萬別出意外,知道了嗎。」

「好的,知道了。」小何說完,開始一格一格的調整起了機器的數值等級。

看著李方再上面並沒有受到太大的影響,高增書讓小何再度調整了機器的數值等級。

風洞的風力不但可以調整強弱,而且還可以調整為左右不均衡,這些都是為了模擬高空的各種氣流。

小何在高增書的示意下,調高了風洞的等級難度。

下一秒,李方明顯感覺到了風力突然間的減弱,身體一下子向下掉了下去。

失重,這是在飛行的時候最容易出現事故的問題,很多時候一些人出現問題,就是因為突然間的失重而造成的。

李方在失重的瞬間,立刻調整了自己的身體角度,落在地面30cm處的時候,仍舊很平穩如貼著地面!

隨後,風力突然間的變大。李方又被吹到了風洞機的頂端,但是身形還是很平穩。

之後,在高增書的指示下,小何空著這風洞的風力,一會左大右小,一會右大左小,但是李方還是能很好的控制著身體,尋找著風力大的地方繼續飛行。

機器外面,所有人都已經看的完全目瞪口呆了。

「天啊,這也太厲害了吧?」

「你們知道他是那個專業隊的嗎,這技巧也太高了吧。」

「技巧高,而且長得帥,天啊,妥妥的男神啊!」有女學員犯花痴道。

。。。。。。。 姜野結束了《驚悚遊戲》的綜藝之後,他在大眾的心裏完完全全就是腦筋簡單,膽子還慫,又特別勇的形象。

何小橋糾結著怎麼改變姜哥應該是英俊瀟灑,小奶狗小鮮肉的人設。

姜野的嘴恢復了正常,但最近他還是被忌口。

就在何小橋思考他應塑造什麼樣的形象的這個過程中,姜野滿腦子就只有吃東西這一個念頭。

戳了戳一旁安安靜靜的李政,姜野小聲著:「等會兒拍完宣傳片你沒事吧。」

「我沒事,我哪有什麼事啊,我單身,我最閑。」李政趕緊回答著。

這自己就問一個問題,他給這麼多個答案,姜野瞅着他不對勁啊。

商量是吃烤肉還是吃火鍋的事兒先擱一邊,姜野打算詢問詢問兄弟的生活。

「你是不是又談戀愛了,對方人品怎麼樣?」姜野擱李政身旁剛坐下。

好傢夥,心虛的某人立即起身,漫無目的的走着。

姜野隨手扯了根狗尾巴草叼著。覺得李政這人很有問題啊。

「姜哥,過去拍宣傳片了。」何小橋提醒一聲。

見着姜野工作去了,李政這緊繃的神經才有所鬆懈。

一家剛上市的遊戲公司,邀請姜野來拍武俠遊戲的宣傳片。

高人氣作品+年輕有實力的藝人+巨大流量=遊戲爆人紅的公式。

姜野就很好的符合了這個公式,是他們想要的選擇。

本來價值不大,何小橋打算拒絕,但是沒有辦法,姜野對於會飛的角色保持着一種謎之喜愛。

片酬高低無所謂,給他飛就好。

人家吊威亞是要吐要吐的模樣,姜野還沒吊威亞就已經開始耍帥了起來。

揮劍朝着樹木一劃,樹木攔腰被削斷。姜野打戲行雲流水,乾淨利落。

鏡頭拍攝的姜野,側顏出鏡,低頭讓眼神變得凌厲,帶着殺氣。

表情到位。

「俠客手游,等你來玩。」

一襲袍服雪白,一塵不染,揮劍說出遊戲主題,可謂將人代入了遊戲當中。

要不是姜野最後說出的這一句,在場的人還真認為自己是在拍古裝劇。

「很好,非常不錯。」導演很滿意,很感謝。

他已經很久沒有拍過像姜野這樣帶給他一條過成就感的演員了。

在觀眾的印象中,姜野雖然有點傻,但面對鏡頭兢兢業業,一絲不苟的態度,也是超級引人視線的。

相信這手游的宣傳片,一定能夠引起愛好這方面的目標群體的興趣。

姜野慢慢的下威亞的時候就在想,導演剛剛說非常不錯。

也就是說自己是可以很完美的飾演俠客風的角色吧,為啥他和黎景拍的網絡劇是歡脫劇本呢。

一鬆開威亞,姜野就蹦到何小橋的面前,想問問他知不知道的。

「傅總,有人打算與服姜娛樂長期合作…」

眾所周知,服姜娛樂和其他的經紀公司很不一樣,是個人企業。所以如果有人要投資合作的話必定是打電話給本公司老總的。

服姜娛樂的老總,姜野在這公司待到現在從來就沒見過。

為什麼何小橋要和傅繾討論啊?

難道…

服姜娛樂的老總也姓傅嗎。

「不合作。」

就在何小橋的身後,所以姜野很明確的聽見了從手機里傳來的低沉聲,是傅繾的聲音。

服姜娛樂…

服姜…

傅姜?!

姜野還笑過這公司的名字,取得真大氣,特別符合自己的心意。

姜野仔細那麼一起分析:好傢夥,我是人生贏家?

「哎喲媽呀,你嚇死我了。」何小橋拍拍受到驚嚇的小心臟。

姜野一把奪過何小橋的手機,捂住跳得很快的心臟,裝作淡定的輕聲問:「傅繾,你難不成就是服姜娛樂那神秘的老總?」

空氣陷入了死一般的安靜。

彷彿都在等著電話另一方的人開口。

男人停頓了幾秒,在思考如何組織語言,才能讓姜野接受又不生氣。

「都是野馬,光靠喜歡是栓不住的。」

姜野喉嚨滾了滾:「所以你就把我圈養在你觸手可及的圈子裏?」

「生氣了?」男人輕輕的嘆氣聲。

「抱歉,姜野…」

姜野感慨:「何其榮幸。」

這四個字一出,挽救了冷凝的氣氛。

何小橋謝天謝地,終於可以好好呼吸了。

「你居然就是傅繾的眼線,實在在的眼線。」把電話掛斷之後,姜野凝著何小橋。

從一開始以為他是傅繾的下屬,到以為他們是合作關係,再到現在…

「小橋哥,你戲演得不錯啊。」姜野把手機還給他,拍拍他的肩。

何小橋害怕,「姜哥,你可別這麼稱呼我。」

李政發揮着助理的職業素養,隨時隨地跟在姜野的身邊,對於何小橋想上前進一步解釋。

李政學着姜野,也拍了拍他的肩,說一句:「小橋哥,你戲演得不錯啊。」

話落,當即被何小橋贈送一個腦瓜崩,響亮。

李政感慨:「同人不同命啊。」

「哈哈——」

化妝間一片熱鬧。

傅氏。

傅繾的心裏有些惴惴不安,以至於已經到下班時間,大廈已經沒有多少燈亮着,他仍舊在位置上不動。

回家…

很想回家。

但是他不太知道怎麼面對姜野。

那個看起來神經大條,但其實也很敏感的大男孩。

自己打算把他控制在自己的世界被戳破了。

傅繾都無法說服自己,這是對姜野的愛。

佔有慾,強到簡直變態。

手機振動的時候,喚回了傅繾的注意力。是姜野的電話…

「怎麼還不回家啊,我都餓了。」

「你要是一個小時還不回家,我就和李政去吃烤肉,吃火鍋,吃一切我需要忌口,然而我又不會忌口的東西。」

「你不會加班了吧?」

「這麼忙的嗎。」

媳婦兒帶了點撒嬌的語氣。

傅繾慢慢的勾著唇:「半個小時回來。」

「好。」姜野這一聲帶着俏皮。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