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我去大唐,可以帶著我的弟子和家人嗎?」南星開口,道門很重要,但是同樣的這些也一樣,「這一點很重要,也是最重要的。」

「弟子?弟子的話是可以,但是不可能讓你帶著你的一個家族。」老先生有些難為,一個家族少說都有百人,甚至千人,自己可做不了主。

「家族?不,我說的是我的家人。」南星微微一笑道「我沒有家族,我的家人包括我自己也就是五人而已。」

「如果只是五個人的話那就沒有任何的問題,我都可以為你安排房屋,要知道每一個天才都值得培養的。」老先生很是高興,大唐能夠成為大國,並不是大唐一直會出現如此多的天才,而是大唐在各國招攬天才,能夠去讓這些天才為大唐效力。「這樣的話,這一次遣唐使就是這個南星小友好了。」

「陳先生,我們不是要找那個秦風雲嗎?」高樂睜著自己的眼睛。

「比起秦風雲,南星小友更適合去我大唐,不管是因為道門還是詩才,」老先生看了一眼高樂,「雖然說我大唐也有陰陽門,但是真的說起來我大唐的陰陽門不一樣就比這裡的陰陽門差,但是道門就不同了。」

「他能進入道門嗎?」高樂很不服氣,便是自己三人都去過道門的考核,但是可惜的是沒有通過,和大孟國不一樣的是,道門雖然不能說是大唐的國教,但是卻可以說是極為龐大的學門,當今的陛下便是道門門生,這一點就可以帶來太多的改變了。

「他,可以。」老先生一臉的篤定,「那麼南星小友,我們五日後就可以出發了。」

「嗯!這樣也好,我回去準備一番。」南星點點頭,這幾人之中也只有這位老先生和那個郭淮還行,至於那高樂高鳴兩人,南星只能不屑的笑一笑,這種人實在是不被他放在眼中,不懂得高低,最主要的是欺軟怕硬,徒惹人恥笑。

……

「父皇,就這樣讓南兄去大唐嗎?」李秋水開口,這樣的天才可不多見,便是大孟國也只有秦風雲可以與之相比了。

「是啊!他不得不去,就算是他不同意,我也會想辦法讓他離開的。」國主嘆了口氣,將自己國家的天才送出去的感覺可是很不好受的。

「為什麼?」李秋水很不理解。

「他做的事情太多了。」國主開口道,「他讓道門在大孟崛起了,他讓蛇聖城的國運數年都不會虧損,他已經做的夠多了,這是其他人一輩子都做不出來的事情,現在已經有很多人已經不想再看到他了。」

「光明殿堂,還有子家嗎?」李秋水開口。

「這一次那子棄想要離開也不會太容易的。」國主嘆了口氣「子家不會這麼輕易的放子棄離開的。」

「是嗎?」找本站請搜索「6毛」或輸入網址:. ?南星將要去往大唐國的事情很快就傳了開來,拂柳老人和無心先生都敢來道一聲喜,而自己的三個徒弟也很快到了南府之中。

子棄自然沒有任何的意見,已經脫離了子家的他認為自己完全沒有任何的問題,反而是龍夢和慕容雪需要一定的考慮,不過獸書大陸之上大多數的弟子都會隨著老師四處歷練,她們兩人最終也是同意了,龍夢是決定了自己會隔著時間歸去,反倒是慕容雪想開了之後完全沒有了後顧之憂,至於玉秋三人,她們已經將南星當作了主心骨,自然是隨著南星出發,而白玉和白骨更是沒有任何的意見。

「公子,外面來了一些人,說是要見你和子棄。」嬋兒開口。

「我和子棄?難道是子家的人。」南星眉頭微微一皺,隨即決定自己前往,子棄連忙跟了上去,雖說自己已經脫離了子家,但是到底還是出生於子家,不可能真的完全和子家沒有關係,雖然說知道白玉是骨殿的守護者,但是他也知道家族的底蘊,不管是出於什麼原因,他都是更加擔心自己的老師。

此時的子奉一臉嚴肅,帶著自己的幾個兒子出現在了南府的府門前,他要阻止自己的兒子離開大孟國,即便是這個南星再如何的天才,也不能夠帶給自己兒子比自己還要多的東西,這幾年在大孟國他還是可以接受的,但是離開大孟國,是他無論如何都不能接受的。

吱!

南府的大門終於打開了,首先走出來的正是如今風頭正盛的南星,這個所謂的少年天才,比之秦風雲都要天才的少年,更是成了自己兒子的老師。

「子家的家主,子奉。」南星看著子奉,並沒有以晚輩禮去見禮,在這個時候他是子棄的老師,他的輩分是和子奉一樣的。

「我不會同意子棄離開大孟國的。」子奉直接開口,說的很直接,這是他這一次的目的,沒有必要隱瞞,想來誰都能夠猜出來的。

「是嗎?你這是在徵求意見,還是說在陳述事實。」 愛在北京:北漂女孩的尋愛之路 南星沒有直接去回答任何話,他不需要其他的答案,只要子棄還是自己的弟子,願意隨著自己而去,那麼一切問題都將不會是問題。

「你是子棄的老師,不過這一點是我不能夠同意的,子家也不會同意。」子奉對於南星沒有回答自己的問題,沒有讓自己進入南府之中雖然有些生氣,但是並沒有表達出來。

南星突然冷笑了起來,當初子棄決定拜自己為師的時候,可是清楚的說過自己已經離開了子家,和子家在沒有任何的關係,那麼這一次子奉來到這裡說出這些話又是什麼意思?突然之間搬出了子家,難道他們真的以為這裡是什麼,是一個可以隨隨便便就來,隨隨便便就走的地方嗎?

「子家?真是好笑。」南星冷笑,「子棄已經和子家沒有了關係,這已經是幾年前的事情了,現在突然跑出來說是子家不同意,同不同意與我又有什麼關係。」

「你敢這樣和我父親說話,」子奉身邊的一個兒子忍不住了,當下大聲呵斥,言語之中充滿了斥責,「我弟弟在你這裡又不能得到什麼。」

「得到得不到不是你說了算,只要他自己沒有說過背叛師門,那麼他就是我南星的弟子。」南星看都不看那人,直視著子奉,「況且子棄在這裡得到的又哪裡是你們所知道的。」

「你到底要什麼才肯放過我兒。」子奉同樣看著南星,他心中認為南星是想要足夠的利益,況且自己的兒子真的是以背叛師門的身份離開的話,絕對會被大孟國所有的文人雅士所指責,可以說這輩子就這麼完了。

豪門溺寵之萌寶甜妻 「子棄,」南星聽著子奉的話瞬間就有些憤怒了,這子奉是認為自己收子棄為徒弟,是想要得到什麼嗎?如果是這樣的話,自己又何必去收他為徒,若不是他當初跪在自己面前,自己又如何會收,說的好像是自己故意收他為徒一樣。

「老師,」子棄嚇了一跳,連忙跑了過來,看著自己的老師的表情立馬就知道自己的老師是真的生氣了,別說是老師,便是他自己都臉色發黑,對於自己拜南星為師,他自己心中是最清楚,現在在自己的父親眼中竟然成了一筆可以隨口說出來的交易,這讓他原本還對家族有一絲的心徹底崩碎。

「你也聽到了,為師現在最後給你一次機會,你若是願意走,那麼現在就可以脫離師門,就當我從來沒有收過你這個弟子。」南星聲音冷漠無比,仿似寒窟中吹出來的風,讓人渾身發顫。

子棄整個人一愣,眼睛看了一眼身前的父親和自己幾個兄弟,只是在自己的眼睛之中自己的父親和兄弟們是那樣的陌生,陌生的就像是一個路人,仿似從來沒有見過,甚至於更加的陌生。

啪!

子棄雙膝直接跪了下來,對著自己的父親恭敬的磕了三個響頭,然後開口道「父親,這算是我最後一次這樣稱呼您了,我還是決定隨著師尊離開大孟國。」

「孽子,你是要完全和家族脫離關係嗎?」子奉臉都扭曲在了一快。

「早在幾年前我就和家族沒有了關係,而且在老師的手下我得到了更多,」子棄開口,他不僅得到了南星《道經》的真傳,而且還得到了真正的詞,甚至於還有血脈之力,他的身體在發光,一本書漂浮了起來,額頭之上出現了奇怪的花紋,他知道自己的父親知道這是什麼東西。

「血脈?」子奉眼睛瞪得發直,這不就是自己家族的書生血脈嗎?這不是真箇家族做夢都想要出現的血脈之力嗎?

「我不是沒有得到,而是我得到的不是你們能夠想象的。」子棄站了起來,將血脈收了起來,站立在了南星身後,這些動作已經表明了一切,他最後還是決定跟隨著自己的老師,而不是這所謂的家族。找本站請搜索「6毛」或輸入網址:. ?書生血脈的出現已經代表了一切,但是就是這樣,子奉更不能讓自己的兒子離開家族,這可是整個家族唯一一個打開血脈的人,他身邊的幾個兒子都已經瞪著眼睛了,那裡充斥著羨慕,還有更多的嫉妒與貪婪,更別說不遠處的子家族人。

「你既然擁有了血脈,那麼就應該為了家族的崛起而努力才行。」子奉覺得自己說的非常對,因為在他看來,他已經站在了一個至高點,一個所謂的文人的至高點。

「我說過,我已經和子家在沒有任何的關係,就像是我現在叫做子棄一樣,如果這都不夠,那麼放棄這個姓也可以。」子棄站在南星的身後,終於說出了自己的心裡話,雖然說家族養育了自己多年,但是子棄感覺自己已經做的足夠多了,就像是之前打壓其他的學門,這些都是家族和儒門的意思,自己做了多年,已經做的夠多了。

「你這個孽子。」子奉眼皮都在跳動,這是一種憤怒到了一個點的表現。

「現在,你可以離開了。」南星開口,聲音平淡如水,他就像是一汪湖水,在得到了子棄明確的表示之後,南星表示自己沒有了任何的壓力,就算是子家又能夠如何,便是孟師都只不過是聖級九轉的力量而已,白玉可以表示自己可以虐殺的,那麼這個子家又能夠如何,現在自己掌握了骨殿,那麼白玉就算是自己的力量,這一點南星相當清楚。

「我要是不離開呢?」子奉讓自己怒火平息下來,目光咄咄的看著南星,充滿了不懷好意,而且子家其他的人也湊了上來,對於在這文道街動手,子家似乎毫無壓力一樣。

南星淡淡的看著子奉,那是一種對待弱者的眼神,讓子奉臉色很不好看,這個小鬼的眼神是什麼意思?這是在小看我嗎?

「你確定要動手嗎?」南星突然間笑了起來,「那麼我奉勸你最好不要隨便動手,如果真的不小心將你斬殺在這裡,對我來說也是個不小的麻煩呢!」

「你,」子奉張開了嘴巴,但是下一刻便停了下來,額頭之上出現了一絲冷汗,順著他的眼角留了下來。

白色的骨刺微微的勒在了他的脖頸之處,若是這骨刺再往深處刺的話,就會直接將他的喉嚨貫穿,那個時候便是回天無術的時候。

白玉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出現在了子奉的身後,沒有一個人看到白玉是如何出的手,便是南府對面的居住的教皇都沒有看到,這個突然出現的長袍人實在是太可怕了,就像是一個隱匿在黑暗之中的殺手,誰也不知道這個殺手什麼時候會出手,並且沒有人可以看到他的動作,教皇自認為自己在整個大孟國都算是排上號的高手,但是卻發現自己依舊無法看到任何一絲軌跡,就好像是那裡本來就有一個人,現在只是被人看到了而已。

「師尊,」子棄微微開口,他沒有直接說什麼,但是卻已經表達的夠多了。

「我只是表示我有這個能力而已。」南星淡淡笑了笑,下一刻白玉消失不見了,這也是南星的底牌,骨殿之中的守護者,而且白玉曾經可是表示過自己並不是骨殿之中最強大的,就好像是當初將傳承給了南星的那個巨大骷髏。

「你這是什麼意思?」子奉臉色黑的可怕,脖頸處的疼痛讓他現在都能夠感覺到,剛才的那一幕可能他此生都忘不了。

「沒有什麼意思?反倒是子家家主大白天的來到我的府門前是要想要幹什麼?」南星絲毫沒有動怒,反倒是笑嘻嘻的,看起來就像是一個懵懂的少年,但是剛才發生的事情讓他們沒有一個人敢將他當作一個普通少年來對待。

「你這是要和子家徹底翻臉嗎?」子奉的臉色越來越黑,和之前那個樣子完全是兩回事請,讓人根本看不出這是個溫文爾雅的子家家主。

子棄很是不忍心的看著自己父親在這裡臉色鐵黑,而且還被自己的老師用白玉去威脅,但是家族所做的事情也確實不對,自己早就脫離了家族,但是現在家族讓自己父親來到這裡,這其中的意思已經相當的明顯了,尤其是就在剛才自己的父親還在以家族的名義讓自己就範,這是在是讓子棄感到好笑的同時有著悲哀。

「即便是翻臉,其他人的下場和我的下場,想必你是看不到的。」南星不著痕迹的說了這麼一句,但是在場又有誰不知道這話的意義。

剛才的事情每個人都看到了,那個突然出現的長袍人,沒有人知道那個人的樣貌,但是那雪白的骨刺讓所有人心臟緊鎖,這就是一枚定時炸彈,但是卻沒有人知道這枚炸彈定的時間是多少,會在什麼時候爆炸。

「好好對待他。」子奉突然開口,大手一揮,所有子家的人都在後退,這裡是文道街,即便是他們動手都要付出極大的代價,而現在更是在知道即便是付出了代價都無法勝利的時候,沒有幾個人願意再去戰。

「不簡單的人物,」南星看著離去的子奉,讚賞的說了一句,懂得審視一切的人是最不好惹的,即便是他的力量弱小,雖然說在絕對的力量面前一切陰謀都是紙老虎,但是這個絕對的力量是沒有定義的,若是一個和你擁有同樣力量的人所做設計的陰謀呢?

不管怎麼說,這一次算是南星勝利了,子家的人退走了,而且表示出了不會幹擾子棄的話,而且那個長袍人,所有在爭對算計南星的人都停止了動作,這是一個陽謀,是一個表露出來的威脅,但是偏偏他們只能接受這樣的威脅,這樣的事情誰都不會好受。

「很快就要離開大孟了,大唐,據說那裡更加的雄偉壯觀。」南星看著遠方,望著身邊的人,他們都興奮的看著自己,一朵紅花綻放在了南星的身邊,龍女花,整個院子的龍女花都收斂了起來,化作了一朵燦爛無比的花,所有的花藤也都在消失,烘托在了南星的面前,可以說這是一朵可以移動的龍女花。

「當然還有你。」南星摸著龍女花,目光投向了遠方,獸書大陸可是很大很大的。找本站請搜索「6毛」或輸入網址:. ?南星離開了,在一個清涼的早晨,大孟國的人還沒有起床便離開了,隨之而去的是整個南府的人,離開之前,南星已經交代了很多,更多的便是道門,他來到道門可不是一時興起,尤其是到了現在,他更想知道大唐的道門是如何的。

「是用馬車嗎?」嬋兒還是懵懵懂懂的,對於離開大孟國,雖然她們都同意了,但是沒有離開過大孟國的她們還是不太了解。

「是要用飛行獸,想來你們也是沒有吧!」高樂帶著一絲譏諷,就像是一個暴發戶看不起旁邊其他的人一樣。高樂口中在頌唱著什麼,在其他人驚奇的目光下,天空就好像是出現了裂縫,從那裡爬出來一頭巨獸,那是一頭長著翅膀火焰獅,高樂一下就跨了上去,整個人鄙夷的看著其他人,充滿了傲氣。

「呵呵!」南星只是冷笑的看了一眼她,不過是個沒有作用的刁蠻小姐而已,這種人還真的不被南星看在眼中。

吼!

只是飛行獸的話,南星手掌在揮動,天空之中出現了裂縫,不過比之剛才的火焰獅更加龐大,那裡傳來了一股威懾力,讓火焰獅都在微微顫抖,高樂張大了嘴巴看著那道裂縫,便是老先生都撫著自己的鬍子看著那裡,這樣大的裂縫,出來的東西一定不簡單。

首先出來的是白色的骨頭,一隻巨大的骨爪直接撕裂了這條裂縫,那隻爪子都有火焰獅大小,緊接著是一個巨大的頭顱,龍頭,只不過沒有雙角,漸漸的身體也在出現,只是不像真龍那般擁有四隻爪子,也沒有蟒蛇一般的身體,反而像是巨大的蜥蜴一樣,只不過這龍沒有肉體,只是巨大的骷髏,一團紫色的火焰在眼眶之中燃燒,證明著它唯一的生命氣息。

「倒像是亡靈聖宮的骨龍壁畫,」老先生看著這巨大的骨龍笑了起來,剛才還威風凜凜的火焰獅在這骨龍出現后便縮在了一邊,帶著自己的主人遁在了一邊,絲毫不敢上前,「不介意帶小老兒一程吧!」

「當然可以,」南星笑了起來,那骨龍落了下來,身體恭敬的對著南星低下了頭顱,一對沒有眼睛的眼眶看了一眼白玉后便縮了回來,眾女也是一陣驚奇,這骨龍就算是本身沒有什麼實力,就憑著這身體都可以輕易的將一些強大的武者碾壓,讓人不得不讚歎。

這骨龍渾身上下只有骨頭,就像是一個巨大的漏洞,但是偏偏在腹部有著一整塊的骨頭,能夠讓人坐在其中,這骨頭潔白無比,如果不是看到骨龍,不會有人認為這是骨頭,反而像是白色的玉石。

他們一行人全部都站了上去,竟然沒有擁擠的感覺,那高鳴臉色紅了半天,最終自己同樣召喚出了一頭火焰獅,騎了上去。

骨龍扇動著翅膀,頓時捲起無邊狂風,無數的樹木都被壓得倒了下去,反倒是在龍腹處的幾人一點事情都沒有,不禁讓人稱讚。

「老先生和我們說說大唐吧!」南星看著骨龍跟在了火焰獅的後面,已經飛到了雲朵的上面,也放心了下來。

「大唐啊!還真的不好說,郭淮,你來說說吧!」老先生對著和自己一塊上了骨龍的郭淮開口,對於大唐的秘聞,可能老先生知道的很多,但是說起大唐,或許整天都在外面歷練的郭淮知道的更多。

「在我大唐,是沒有所謂的國門或者國教這樣的學門,所有的學門其實都是一樣,學門是每個國家都很重要的存在,所以這一點要先告訴你們。」郭淮笑了起來,他是一個很聰明的人,他不會輕易的得罪人,更不會像高樂高鳴兩人那樣的傻。

「那大唐國內有沒有什麼類似幾大學門之類的說法,就像是大孟國就有五大學門。」南星開口道。

「這一點其實在整個大陸都是一個隱藏的共識,或許沒有像大孟一樣這樣的說出來,但是其實也算是一個隱藏的存在,不過,大唐內這種事情的影響就會少了很多,更不用說如今的陛下還是道門門生,道門在其他大國的處境也是可以知道的,可以說大唐的道門就是最大的了。」郭淮開口。

其他人都仔細的聽著,這種事情雖然很小,但是對他們來說卻很重要,尤其是南星的三個弟子,他們便是南星這一脈的弟子,在南星的《道經》籠罩之下,雖然說《道經》不是什麼修鍊的功法,但是這種經文有時候對一個人的改變卻是全部的,包括他的精神,甚至是靈魂。

「大唐有沒有什麼不能招惹的存在?」子棄開口問道。

「不能招惹的,那麼首先就是陛下了,陛下自然不能去招惹,」郭淮自己先笑了起來,其他人也是一笑,這話簡直是說了廢話,「不過在大唐有個所謂的四大家族,這四個家族能夠不招惹最好不要去觸碰,他們的家族底蘊都很強大。」

「就是前面那個白痴?」龍夢毫不客氣的說了出來,她自己就相當於是大離國唯一的公主,身份高貴無比,即便是到了大唐都一樣。

「嗯!他們家族還算不上,」郭淮尷尬一笑,他是知道龍夢的身份的,大離國的掌上明珠,就是到了大唐,也沒有人願意去招惹的人,心中更是忍不住暗罵高樂,實在是不知所以,「四大家族分別是長孫家,房家,杜家,程家。這是大唐的四大家族,他們是僅次於皇室的家族,最好不要去招惹,不過你們能夠得到一個學門支持,自然不會懼怕他們。」

「四大家族嗎?」南星喃喃,也沒有多說話,只是心中已經有了計較。

「咳咳!那我再來說一些其他的吧!比如說大唐的地域,一般試煉回去的地方,還有我知道的最多的其實是風土人情。」郭淮引開了話題,這種事情說一次就已經夠了,說的多了就好像是成了炫耀一樣,這就完全沒有必要了。因為眼前這個少年郎他是看不透的,這種人,他喜歡觀察更多。找本站請搜索「6毛」或輸入網址:. ?獸書大陸目前被人類所佔有的土地中分為幾個區域,這些區域分為五大區域,每個區域的都有著自己的掌管著,而大唐就是東勝區域的掌管著,只不過這個掌管著也分好多區域,這便是大唐下面的國家,大孟國,大離國都在其中,但是並不是所有的國家都在大唐的掌握中,還有很多夾縫之中的小國,他們的領土很小,說是國家,其實更像是一個個部落氏族,但是如今也多是以國家稱呼。

不過就算是這樣,大唐也是當之無愧的東勝區域的掌管著,至於其他已經被探索的區域很多都掌握在轉獸部落的手中,其中也有人類的存在,他們在那裡建立起一座城,在那裡探索著,同時也抵禦著轉獸部落的入侵。

就好像人族領地之中也有轉獸所居住的森林,在那轉獸所佔領的區域內,那裡的城市就和這些森林是一樣,人族將轉獸當作試練的對象,而轉獸也是這樣,他們都是一樣,在獸書大陸上,沒有什麼是所謂不平等的,因為他們都是生靈,都是生命存在的表現,沒有人可以說可以在轉獸面前展現高貴。

這一次去大唐,南星其實心中也不是那麼擔心的,因為不是只有他們,每過幾年,大唐派出的使者都會帶一部分人進入大唐,和那些基數龐大的人群相比,南星他們一行人真的不算多,甚至可以說少了。

呼呼!

骨龍扇動著翅膀,跟隨在火焰獅的後面,高樂高鳴想要休息休息都沒有辦法,兩人可是看到在那龍腹之中,那些人都已經在那裡躺下,他們都在休息,反而他們因為坐在火焰獅上的原因無法休息。

「可惡!」高樂相當的不爽,奈何身體抵擋不住那濃濃的倦意,這火焰獅雖然不能讓她躺下來,但是卻也可以讓她抱著火焰獅的毛髮睡覺,當下就這樣睡了過去,也是火焰獅通人性,翅膀的扇動頻率變得規律起來,身上的毛髮輕輕隆起,避免高樂從火焰獅上掉下去。

也難怪高樂不舒服,那裡自己最討厭的南星正躺在嬋兒的玉腿之上,美美的睡覺,身上披著一件大衣,上面還有著玉秋的體香,別說是高樂了,就是那裡硬幫幫的躺下的幾人都是一怔羨慕,不過郭淮他們羨慕也沒有用,子棄等人身為南星的弟子更是不會有任何的不滿,只能滿眼羨慕的看著南星。

時間在快速的過去,即便是飛行也需要不少的時間,途中休息了三次之後,距離大唐終於不會太遠,只有一天的路程,不過這也讓他們更加的警惕,每次都會有一些目的不明的人回來襲擊這些使者,最好是能夠將這些其他國家的天才殺掉,藉此來引起那些國家和大唐之間的矛盾,所以到了這個時候他們都會格外的小心。

「我們這次歸來沒有什麼特別的規律,應該不會遇到什麼襲擊才對。」老先生看著天空,面色漸漸的不安起來,因為他們竟然看到了鳥兒的飛動,要知道在這骨龍的壓迫下,別說是鳥兒,便是一般的蒼鷹都會遠遠的躲開,更何況這種普通的小鳥,此刻竟然繞著骨龍飛行,白玉毫不留情,手中出現一根白色的鐵鏈,其實更像是骨鏈。

決戰龍騰 刺!

這些小鳥都被直接刺穿,但是出奇的是,這些小鳥被刺穿之後竟然沒有流血,反而是化作了白色的煙氣,這並不是什麼真的小鳥。

「這是獸靈?」郭淮臉色突然沉重起來,這小鳥竟然是獸靈,有人用獸靈所化的小鳥在跟蹤著他們,也就是說已經知道了他們的蹤跡。

「現在開始,仔細的戒備。」老先生開口,這夥人著實不知道蹤跡,即便是抓到了也沒有用,這些人就好像是死士一樣,一旦被抓到會立刻自殺,而且自殺的方法多種多樣,即便大唐派出了多名聖級強者都沒有作用,更是因此發布了賞金令的存在,但是依舊沒有任何的作用,這些人就像是憑空消失了一樣。

吼!

骨龍猛地停了下來,便是火焰獅也是一樣,在遠處驟然出現了數個黑點,高樂和高鳴都驅趕著火焰獅停到了骨龍的身旁,那裡是成片的飛禽。

「又是這些人,」老先生沉聲,從懷中拿出了一本獸書,化作一團黃沙,老先生站在了上面,停在了骨龍的前方。

「用陋室保護她們,不能受到任何的損傷。」南星沉聲,帶著白玉,還有子棄,郭淮也跟了上來,幾人直接向著骨龍的頭頂而去。

龍夢自然那不會不聽,手中出現了當初南星給他的陋室銘,一揮手,這獸書化作一間金色的屋子,將她們都籠罩在了其中,最中間的便是沒有任何攻擊能力的小荷,嬋兒和玉秋都站了起來,她們都是武者,尤其是玉秋,武者的等級更是不凡。

「殺!」這飛禽之中的頭領沒有任何的猶豫,即便是出現了骨龍,臉色都沒有任何的變化,一句話都沒有說,直接便出動了手段,嚇了最大的命令。

「找死,」老先生勃然大怒,身為一個聖級強者,老先生的實力絕對不簡單,手中拿出一本獸書,化作無邊黑色的鐵箭,一根根鋒利無比。

這些飛禽靈活無比,這密密麻麻的鐵箭,愣是沒有將這些飛禽擊中,一些飛禽帶著上面坐著的黑衣人,突破了這黑色的箭雨,向著龍頭上的幾人沖了過去。

吼!

骨龍嘴巴猛地一張,上面的幾人都是一個趔趄,那骨龍空蕩蕩的嘴巴內猛然之間噴射出藍色的氣流,那幾個黑衣人還沒有反應過來便被直接凍成了冰塊,從天空落了下去,但是這並不能阻止這些黑衣人的進攻,他們分了開來,從四面八方開始進攻。

這樣的襲擊顯然他們做了不止一次,否則不會這樣的熟練,但是這麼久的時間卻沒有人知道這些人到底是來自哪裡,這不得不說是一道恥辱,讓大唐憤怒的恥辱。找本站請搜索「6毛」或輸入網址:. ?骨龍的威力可怕無比,但是這身體同樣笨拙無比,那些黑衣人手中的長刀砍在它身上,雖然沒有任何的作用,但是骨龍一時間還真的沒有辦法。

郭淮呼喚出一頭雪白的雪狼,一步踏了上去,一本獸書化作一把金色的長刀,沖著一個黑衣人便沖了過去,那長刀竟然能夠隨手斬出一道刀氣,雖然不甚寬大,但是卻讓人震驚,這獸書竟然能夠化作這樣的武器,很是罕見。

「你去保護玉秋他們,」南星開口道,玉秋和嬋兒是他最重要的,那裡全是女眷,而且沒有飛行獸,一旦動起手來,絕對吃不了好處。

子棄微微一猶豫,看著白玉在那裡對他點頭,當下便順著骨龍的骨頭滑了下去,白玉看著子棄離開,也不再猶豫,手中出現了長長的骨鏈,他自然不需要什麼飛行獸,直接一步便踏在了天空之中,手中的骨鏈揮舞,抽在了一個黑衣人的身上,那個黑衣人的身體瞬間就被貫穿,而且在其他人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那黑衣人已經化作了一具白骨,隨著身下的飛禽直接落了下去,只是一股風吹過,便化作了白色的骨粉,什麼都沒有了。

嘶!

這一幕即便是這些什麼都不怕的死士都倒吸冷氣,這要是被打在身上,別說能不能活著了,便是屍體都不會存在了。

「既然有來殺我的想法,那就有被殺的覺悟」南星冷笑了起來,即便是沒有白玉,這些人都不會讓他受到傷害,真的以為現在的異象之力是很弱的嗎?更何況是在這天空之中,自己的鯤鵬可以發揮出更加強大的力量,而且,還有骨殿。

「退!」那個發令的人終於有了懼意,下達了撤退的命令,只是哪裡有那麼容易,這將近百人的隊伍,尤其是這樣訓練有素的飛禽部隊,即便是大孟國都要下血本,此刻竟然剩下不足十人,剩下的幾乎全部化作了骨粉,這個揮舞著白色骨鏈的人仿似地獄的惡鬼,一切都在他的手下消失,沒有任何東西可以阻擋。

「別追了,這樣,」南星沒有繼續說下去,這要這些人還活著,那麼出現在他的面前自己就一定能夠知道,到時候。

……

大唐佔地面積很大,而在大唐的正中央便是大唐的京都,被稱之為長安。

他們現在去的便是這長安城,長安和其他的城不同,首先這佔地足足相當於數個一般的城市,這還只是一般,從高空看著這長安,就好像看到一條巨大的蟠龍,頂著碩大的龍頭從下方崛起,似乎隨時都會起飛一樣,這就是長安。

長安是大唐最早的城市,據說大唐再沒有出現的時候,只有大唐一座城,但是隨著越來越多的強者出現,整個大唐都開始擴大,漸漸的成了東勝區域最大的國家,成了真正的管理者,而那些想要在這裡行兇的轉獸,幾乎在剛剛想出手的時候,就會被大唐的氣運長龍直接摧毀,千百年來都沒有任何轉獸能夠在大唐行兇。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