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了,可以開始了,巴菲尼索斯,我們為他護法吧。」老人退後一步,張開右手,一團炙熱的火焰從他的掌心噴湧出來,卻不是直線向前,而是旋轉擴散開來,籠罩住整個石屋。

「開始吧,明楓,我祝你好運。」巴菲尼索斯的烏鴉嘴,第一次消停了下來。

明楓深吸了一口周圍因為熔岩而灼熱的空氣,帶著山洞裡特有的沉悶,吸進肺中又緩緩地吐出,心中默念起了霜神訣法訣。

一團寒光從明楓握緊的右拳升騰起來,隨後又是左拳,兩股銀色光芒逐漸上行,覆蓋了明楓的兩條手臂,隨後銀色的光華在他的周身流轉,漸漸地在體表凝成了一層薄薄的冰霜,明楓的眉頭緊鎖,似乎在凝聚力量,又好像是在沉思著什麼。

腳下的岩漿如同饕餮的魔王,睜開眼睛看著面前的少年。

彷彿一隻振翅的白鶴,伴隨著璀璨的銀芒,一道銀練墜落岩漿。

明楓稍一接觸岩漿就感覺到自己周身凝聚出來的冰霜剎那之間就被融化了,隨後灼熱的痛感開始如帶著倒刺的皮鞭擊打著他的每一寸皮膚。明楓心中暗叫不妙,自己還是低估了這地火威力,天地之威豈容小覷?急忙將自己全部的殺氣用來運行霜神訣,將已經開始侵入身體的炎勁驅除出體外。

但此時再想彌補已經太遲了,明楓以等位天階的實力完全灌注殺氣運行的霜神訣在岩漿地火面前,脆弱如薄紗,對於防止炎勁侵入身體更是杯水車薪,明楓只覺得全身的皮膚都彷彿被灼燒殆盡,隨後的感覺就像是傷口上被撒上了鹽水,變得痛入骨髓,明楓不由自主地想要張嘴呻吟,卻覺得嘴裡像是吞了一團火,根本發不出任何的聲音,只有體內的霜神訣炎勁在做著最後的輸死抵抗。

儘管看到明楓在結界內無比痛苦,石屋內一人一龍的表情卻是異常地平靜,甚至是近乎冷酷地看著面前的一切,又似乎隨時準備應對緊急情況而不敢有絲毫的鬆懈怠慢,全神貫注地戒備著。

明楓身上的痛覺卻因為被岩漿灼燒時間的變長而漸漸消退著,先是皮膚的痛覺,然後是內臟,整個人就好像是陷入了昏昏沉沉的狀態,最後明楓竟然感覺到自己是躺卧在了一處溫泉之上,而身體正要沉沉地睡去,這似乎是因為意識的流逝而造成的。

這樣的感覺,明楓曾經數次體會到,一次是紫華城第一次嘗試突破霜炎極壁,一次是暮雲天闕對抗羽無情,一次是在雪壤與衣卒爾的絕殺禁域內,他中了雪壤偷襲的一劍……這種感覺像是一把不可抵抗的解剖刀從他的身體里將靈魂剝離出去,他彷彿看到自己的父親一步一步地向自己走了過來。

失敗了嗎?可惜啊,還是失敗了,畢竟大意了。

明楓在心裡悲傷地說道。

翻湧的赤色火海中,一道銀光陡然裂開,須臾之間就化成一柱銀芒衝天而起,在這銀白色光芒中,明楓身邊的岩漿竟然被冰封起來,肉眼可見的銀白色霜氣竟然從明楓的身體里橫溢出來,彷彿失控一般在結界內橫衝直撞,凍結著灼熱無比的岩漿,紅色與銀色兩種顏色在結界內不斷交替著,兩股若隱若現的紅白色光線將明楓的身體託了起來,懸浮在結界內。

「實在是天助我雅比斯……」銀髮老者看著騰空而起的銀色光柱,讚歎道。「想不到這霜炎極壁竟然在最後時刻落成,實在有些出乎我的意料。」

「想不到這霜神訣如此精妙,竟然遇強則強,能夠與地火相抗衡!」一旁的巴菲尼索斯也直起身體,坐在自己的尾巴上,目不轉睛地看著面前的一切不禁贊道。「創立霜神訣的人,真是一個奇才!」

此時明楓的身體已經懸浮了起來,霜炎兩系力量已經將他身體里的力量,甚至是每一寸肌肉的力量,每一點靈魂的力量都抽到了真空,此時的他彷彿沒有骨骼那樣懸浮在半空中。

而石屋的結界上,紅色與白色紛亂地呈現著。

「好了,霜炎極壁形成了。」老人看著面前的結界說:「比我料想的還要好,他竟然將極壁外化到體外,太不可思議了。」

巴菲尼索斯笑道:「正好,也省去我們的一番功夫,打碎著極壁,便是幫助他突破霜炎極壁了。」

老人一伸手,落在岩石上的龍息劍陡然化成一條火龍,在石室里盤旋了一下,隨後落在老人的手中,又再次化身為龍息劍,能夠擁有這種能力的明楓只知道一個人,那就是龍息劍的鑄造者,大天使赫拉斯卡。 明楓深吸了一口周圍因為熔岩而灼熱的空氣,帶著山洞裡特有的沉悶,吸進肺中又緩緩地吐出,心中默念起了霜神訣法訣。

一團寒光從明楓握緊的右拳升騰起來,隨後又是左拳,兩股銀色光芒逐漸上行,覆蓋了明楓的兩條手臂,隨後銀色的光華在他的周身流轉,漸漸地在體表凝成了一層薄薄的冰霜,明楓的眉頭緊鎖,似乎在凝聚力量,又好像是在沉思著什麼。

腳下的岩漿如同饕餮的魔王,睜開眼睛看著面前的少年。

彷彿一隻振翅的白鶴,伴隨著璀璨的銀芒,一道銀練墜落岩漿。

明楓稍一接觸岩漿就感覺到自己周身凝聚出來的冰霜剎那之間就被融化了,隨後灼熱的痛感開始如帶著倒刺的皮鞭擊打著他的每一寸皮膚。明楓心中暗叫不妙,自己還是低估了這地火威力,天地之威豈容小覷?急忙將自己全部的殺氣用來運行霜神訣,將已經開始侵入身體的炎勁驅除出體外。

但此時再想彌補已經太遲了,明楓以等位天階的實力完全灌注殺氣運行的霜神訣在岩漿地火面前,脆弱如薄紗,對於防止炎勁侵入身體更是杯水車薪,明楓只覺得全身的皮膚都彷彿被灼燒殆盡,隨後的感覺就像是傷口上被撒上了鹽水,變得痛入骨髓,明楓不由自主地想要張嘴呻吟,卻覺得嘴裡像是吞了一團火,根本發不出任何的聲音,只有體內的霜神訣炎勁在做著最後的殊死抵抗。

儘管看到明楓在結界內無比痛苦,石屋內一人一龍的表情卻是異常地平靜,甚至是近乎冷酷地看著面前的一切,又似乎隨時準備應對緊急情況而不敢有絲毫的鬆懈怠慢,全神貫注地戒備著。

明楓身上的痛覺卻因為被岩漿灼燒時間的變長而漸漸消退著,先是皮膚的痛覺,然後是內臟,整個人就好像是陷入了昏昏沉沉的狀態,最後明楓竟然感覺到自己是躺卧在了一處溫泉之上,而身體正要沉沉地睡去,這似乎是因為意識的流逝而造成的。

這樣的感覺,明楓曾經數次體會到,一次是紫華城第一次嘗試突破霜炎極壁,一次是暮雲天闕對抗羽無情,一次是在雪壤與衣卒爾的絕殺禁域內,他中了雪壤偷襲的一劍……這種感覺像是一把不可抵抗的解剖刀從他的身體里將靈魂剝離出去,他彷彿看到自己的父親一步一步地向自己走了過來。

失敗了嗎?可惜啊,還是失敗了,畢竟大意了。

明楓在心裡悲傷地說道。

翻湧的赤色火海中,一道銀光陡然裂開,須臾之間就化成一柱銀芒衝天而起,在這銀白色光芒中,明楓身邊的岩漿竟然被冰封起來,肉眼可見的銀白色霜氣竟然從明楓的身體里橫溢出來,彷彿失控一般在結界內橫衝直撞,凍結著灼熱無比的岩漿,紅色與銀色兩種顏色在結界內不斷交替著,兩股若隱若現的紅白色光線將明楓的身體託了起來,懸浮在結界內。

「實在是天助我雅比斯……」銀髮老者看著騰空而起的銀色光柱,讚歎道。「想不到這霜炎極壁竟然在最後時刻落成,實在有些出乎我的意料。」

逆問 「想不到這霜神訣如此精妙,竟然遇強則強,能夠與地火相抗衡!」一旁的巴菲尼索斯也直起身體,坐在自己的尾巴上,目不轉睛地看著面前的一切不禁贊道。「創立霜神訣的人,真是一個奇才!」

此時明楓的身體已經懸浮了起來,霜炎兩系力量已經將他身體里的力量,甚至是每一寸肌肉的力量,每一點靈魂的力量都抽到了真空,此時的他彷彿沒有骨骼那樣懸浮在半空中。

而石屋的結界上,紅色與白色紛亂地呈現著。

「好了,霜炎極壁形成了。」老人看著面前的結界說:「比我料想的還要好,他竟然將極壁外化到體外,太不可思議了。」

巴菲尼索斯笑道:「正好,也省去我們的一番功夫,打碎這極壁,便是幫助他突破霜炎極壁了。」

老人一伸手,落在岩石上的龍息劍陡然化成一條火龍,在石室里盤旋了一下,隨後落在老人的手中,又再次化身為龍息劍,能夠擁有這種能力的明楓只知道一個人,那就是龍息劍的鑄造者,大天使赫拉斯卡。

石室里的空氣似乎都變得緊張起來,老人擎住手中的龍息劍,「起!」爆吼之後六條火龍從龍息劍上飛竄出來,「吼吼吼吼吼……」此起彼伏的龍吟讓石室周圍堅硬的岩壁都搖搖欲墜。老人向內揮劍,六條火龍就如同召喚獸那般馴服,向中間靠攏。

那位老人雙手正握龍息劍,右腳在前,左腳在後抵住岩石,神情肅穆,而在垂直於龍息劍的空間里,一條赤色的火線正逐漸變得清晰起來。

這不是能量的衰減,而是在狹小範圍內的能量以幾何倍數的遞增。

六條火龍的力量最後凝聚成的竟然是一條綿亘整個石室的赤色長線,但是其中蘊含的力量卻足以讓離恨天高手為之膽顫!

權少的腹黑小妻 「呀!」老人左腳用力跺在地面上,手中龍息先是向後,隨後手腕一翻,用力向上揮出。那赤色火線如有靈性一般順著龍息劍揮動的軌跡向著懸浮在石室內的霜炎極壁撞去。

刺眼的光芒從兩股能量的交界處發出,灼熱如同在石室里升起了一輪太陽,能量的亂流在石室里橫衝直撞,如果不是巴菲尼索斯事先布置了一個防護結界,恐怕整個石室甚至是半座龍神峰都會在這一次碰撞中完全坍塌,饒是如此,石室的岩壁依舊龜裂成無數鋒利的碎石被能量的亂流挾著亂舞。

在明楓記憶浩瀚的海中,一朵浪花拍打上來。

索利斯皇城,試煉台。風聲颯颯作響。

那個銀髮的少年在劍雨之中突然跳起,迎著漫天的劍勁,右手一轉,龍息劍上的火焰竟然化成六條火龍護住自身,隨即一劍刺出,那劍勁到達對手面前時竟然霍然展開,化成一張十來尺寬的火網。

空中的少年大吼一聲,盤繞在身邊的六條火龍同時朝六個方向飛去,如同六道火翼在劍雨之中徐徐展開,譬如鯤鵬振翅於群山之間。

原本懸浮在半空的長劍失去雪壤殺氣的支持,紛紛開始向下墜去,遭遇火龍的長劍盡數融化成鐵水,即使稍微沾到一些,長劍也被灼燒得發黑彎曲,足見這火勁的可怖。

在眾人驚恐的眼神之中,落下的長劍彷彿是一場火雨!

天空之中的火翼一直延伸到足以遮蔽整個試煉台,然後六道火翼又開始慢慢地向中心靠攏,這一切都是由明楓手中的龍息劍支配著,彷彿彈指之間他就會將整座索利斯皇城變成一片火海。

彷彿是古老的怨恨埋藏了數百年後的一次噴薄,註定他要放手大開殺戒作為重生的祭禮!

龍息劍變得赤紅,向下斜指著整個試煉台。

劍尖部分正在不斷地吸噬著六道火翼上的灼熱火焰。

在天空中,火翼從原本覆蓋全場的大小漸漸收縮起來。那不是力量衰弱的原因,而是足以毀天滅地的蓄勢一擊。那些火翼漸漸凝聚成一條極細的,彷彿是紅色的絲線,可是卻蘊含著六道火翼全部的能量!

他看著腳下的大地,戰慄的眾生,這在記憶里不存在的一幕卻如此真實地呈現在了

赦還是殺?此時他翻手為雲覆手為雨,掌控著足以懲罰蒼生的力量。

殺!這凡世本就是罪孽的淵藪,一切的罪惡都必將受到懲罰,毀滅是聖潔的重生,而殺才是生命最隆重的祭祀!一個聲音在明楓的心中叫囂道。

赦!蒼生何辜?瘋狂的殺戮根本無法解決問題,仇恨用仇恨延續只會帶來災難,你怎麼可以一錯再錯!一個聲音在他的心中苦苦勸道。

如果此時明楓能夠看見自己的模樣,一定會被嚇到,以鼻樑為分界線,他的左側身體是覆蓋著火紅鱗片的龍形,額頭上生著牛角,血紅色的眼眸,左側嘴邊還有伸出嘴唇的獠牙,五指上有著尖銳的爪,完全像是一個怪物;而右側身體則包裹在一團銀白色光芒中,金色的長發飄下,垂在肩膀上,湛藍的眼眸彷彿波瀾不驚的海洋。

而這兩種截然相反的狀態還在不斷地變換著,從左往右,從右往左地交替著。

殺還是赦?這一劍,究竟是不是該揮下?

就在這時,原本已經切入霜炎極壁近半的炎神訣火線陡然被極壁反彈了回來,石室裡布置的防護結界哪裡承受得住,瞬間崩潰,「卡擦!」一聲,整個石屋從中間塌陷下去,只是橫飛的石塊在碰觸到霜炎極壁的霎那就被化成了粉末。

由此產生的衝擊波竟然讓整座龍神峰都顫抖了起來。

「怎麼會這樣?」巴菲尼索斯從廢墟中抬起頭來,抖抖身上的灰塵,也覺得一陣驚愕。「為什麼他還有力量支撐霜炎極壁?分明已經破了啊!」

「我為何要聽你擺布!」明楓陡然睜開雙眼,面對著虛空似在斥責什麼,「何必成聖入魔,我便是我罷了!」原本混亂的兩股氣息開始慢慢被整理,片刻之後,赤色氣流逆時針旋轉起來,而白色氣流則順時針旋轉起來,在霜炎極壁之內循環往複。

隨後,連炎神訣全力都難以擊碎的霜炎極壁出現了一絲龜裂,隨後從里側一寸一寸地粉碎開來,

「他成功了!」巴菲尼索斯只覺得自己說話的聲音都顫抖了,畢竟這是第一個突破了霜炎極壁的人類啊。 石室里的空氣似乎都變得緊張起來,老人擎住手中的龍息劍,「起!」爆吼之後六條火龍從龍息劍上飛竄出來,「吼吼吼吼吼……」此起彼伏的龍吟讓石室周圍堅硬的岩壁都搖搖欲墜。老人向內揮劍,六條火龍就如同召喚獸那般馴服,向中間靠攏。

那位老人雙手正握龍息劍,右腳在前,左腳在後抵住岩石,神情肅穆,而在垂直於龍息劍的空間里,一條赤色的火線正逐漸變得清晰起來。

這不是能量的衰減,而是在狹小範圍內的能量以幾何倍數的遞增。

六條火龍的力量最後凝聚成的竟然是一條綿亘整個石室的赤色長線,但是其中蘊含的力量卻足以讓離恨天高手為之膽顫!

「呀!」老人左腳用力跺在地面上,手中龍息先是向後,隨後手腕一翻,用力向上揮出。那赤色火線如有靈性一般順著龍息劍揮動的軌跡向著懸浮在石室內的霜炎極壁撞去。

刺眼的光芒從兩股能量的交界處發出,灼熱如同在石室里升起了一輪太陽,能量的亂流在石室里橫衝直撞,如果不是巴菲尼索斯事先布置了一個防護結界,恐怕整個石室甚至是半座龍神峰都會在這一次碰撞中完全坍塌,饒是如此,石室的岩壁依舊龜裂成無數鋒利的碎石被能量的亂流挾著亂舞。

在明楓記憶浩瀚的海中,一朵浪花拍打上來。

索利斯皇城,試煉台。風聲颯颯作響。

那個銀髮的少年在劍雨之中突然跳起,迎著漫天的劍勁,右手一轉,龍息劍上的火焰竟然化成六條火龍護住自身,隨即一劍刺出,那劍勁到達對手面前時竟然霍然展開,化成一張十來尺寬的火網。

空中的少年大吼一聲,盤繞在身邊的六條火龍同時朝六個方向飛去,如同六道火翼在劍雨之中徐徐展開,譬如鯤鵬振翅於群山之間。

原本懸浮在半空的長劍失去雪壤殺氣的支持,紛紛開始向下墜去,遭遇火龍的長劍盡數融化成鐵水,即使稍微沾到一些,長劍也被灼燒得發黑彎曲,足見這火勁的可怖。

在眾人驚恐的眼神之中,落下的長劍彷彿是一場火雨!

天空之中的火翼一直延伸到足以遮蔽整個試煉台,然後六道火翼又開始慢慢地向中心靠攏,這一切都是由明楓手中的龍息劍支配著,彷彿彈指之間他就會將整座索利斯皇城變成一片火海。

彷彿是古老的怨恨埋藏了數百年後的一次噴薄,註定他要放手大開殺戒作為重生的祭禮!

龍息劍變得赤紅,向下斜指著整個試煉台。

劍尖部分正在不斷地吸噬著六道火翼上的灼熱火焰。

在天空中,火翼從原本覆蓋全場的大小漸漸收縮起來。那不是力量衰弱的原因,而是足以毀天滅地的蓄勢一擊。那些火翼漸漸凝聚成一條極細的,彷彿是紅色的絲線,可是卻蘊含著六道火翼全部的能量!

他看著腳下的大地,戰慄的眾生,這在記憶里不存在的一幕卻如此真實地呈現在了

赦還是殺? 超強兵王在都市 此時他翻手為雲覆手為雨,掌控著足以懲罰蒼生的力量。

殺!這凡世本就是罪孽的淵藪,一切的罪惡都必將受到懲罰,毀滅是聖潔的重生,而殺才是生命最隆重的祭祀!一個聲音在明楓的心中叫囂道。

赦!蒼生何辜?瘋狂的殺戮根本無法解決問題,仇恨用仇恨延續只會帶來災難,你怎麼可以一錯再錯!一個聲音在他的心中苦苦勸道。

如果此時明楓能夠看見自己的模樣,一定會被嚇到,以鼻樑為分界線,他的左側身體是覆蓋著火紅鱗片的龍形,額頭上生著牛角,血紅色的眼眸,左側嘴邊還有伸出嘴唇的獠牙,五指上有著尖銳的爪,完全像是一個怪物;而右側身體則包裹在一團銀白色光芒中,金色的長發飄下,垂在肩膀上,湛藍的眼眸彷彿波瀾不驚的海洋。

而這兩種截然相反的狀態還在不斷地變換著,從左往右,從右往左地交替著。

殺還是赦?這一劍,究竟是不是該揮下?

就在這時,原本已經切入霜炎極壁近半的炎神訣火線陡然被極壁反彈了回來,石室裡布置的防護結界哪裡承受得住,瞬間崩潰,「卡擦!」一聲,整個石屋從中間塌陷下去,只是橫飛的石塊在碰觸到霜炎極壁的霎那就被化成了粉末。

由此產生的衝擊波竟然讓整座龍神峰都顫抖了起來。

「怎麼會這樣?」巴菲尼索斯從廢墟中抬起頭來,抖抖身上的灰塵,也覺得一陣驚愕。「為什麼他還有力量支撐霜炎極壁?分明已經破了啊!」

暖寵之國民妖精懷裏來 「我為何要聽你擺布!」明楓陡然睜開雙眼,面對著虛空似在斥責什麼,「何必成聖入魔,我便是我罷了!」原本混亂的兩股氣息開始慢慢被整理,片刻之後,赤色氣流逆時針旋轉起來,而白色氣流則順時針旋轉起來,在霜炎極壁之內循環往複。

隨後,連炎神訣全力都難以擊碎的霜炎極壁出現了一絲龜裂,隨後從里側一寸一寸地粉碎開來,

「他成功了!」巴菲尼索斯只覺得自己說話的聲音都顫抖了,畢竟這是第一個突破了霜炎極壁的人類啊。

就在這時,原本托住明楓的兩股力量也隨之消散,這名新晉的天階高手受到重力的影響開始向著岩漿深處落去。

「該死!」法力耗盡的巴菲尼索斯伸出頭卻只能眼睜睜地看著明楓漸漸向著岩漿落下。

就在此時,一個人影飛竄進來,手中長劍出鞘,浪卷紅雲,可怖的殺氣撲面而來,「明楓小心!」,一束寒光掠開,正鎖住劍芒的去路。

「死吧!明楓!」那偷襲者不顧劍氣的封鎖,烈焰騰雲向明楓捲去。

跟在偷襲者身後的是一名中年男子,右手緊握著一柄三尺長劍,側身迎上,如同一隻翩然欲飛的白鶴,長劍先左後右,在面前形成一圈寒霜凝成的劍勁與烈焰糾纏。

巴菲尼索斯不禁抬起頭來,看著面前爭鬥的兩個人

「他就是霜神訣的創始人!」巴菲尼索斯有些激動地說道。

陳蒼雲此時只想要復仇,早已喪心病狂,雙手握劍,對著阻攔自己的霧雲霜狠狠斬下,「錚!」金屬碰撞的銳響在空曠的谷底回蕩著,雲封天雖然是名劍,但是相比高原神兵越火依舊有很大的差距,再加上陳蒼雲的體質不同於常人,擁有更強的爆發力和柔韌度,這種不比技巧,單純靠力量的方式反而讓霧雲霜很不習慣,甚至隱隱落在下風。

霧雲霜被陳蒼雲躍起雙手握劍的一記斬擊,打得倒退一步,右手雲封天直取陳蒼雲左手肩窩,誰知他竟然沒有絲毫回劍的打算,反而身體迎了上來,「噗」地一聲輕響,雲封天撕開肌肉,穿肩而過。

霧雲霜原本只是想虛晃一劍,與陳蒼雲拉開距離,誰知道對方不避不閃反而迎了上來,兩名劍客此時的距離幾乎是鼻尖貼著鼻尖了。十步,是劍客殺人的最佳距離,此後每進一步,都是致命的距離!

陳蒼雲眼中殺意頓顯,不顧左肩的傷勢,用右手橫舉越火劍,左肩的傷口瞬間癒合,死死卡住了霧雲霜的雲封天,就在這時,越火劍發出耀眼的紅光,彷彿陳蒼雲手中握著的是一截燒紅的烙鐵,無數的火苗從四面八方聚攏過來,萬千火花讓人轉瞬之間產生了火蝶紛飛的幻覺。

霧雲霜側目一看,只見身後幾步就是炙熱的岩漿,心中暗暗叫苦。在這種環境里,霜神訣的威力十分有限,但面前的越火劍卻是威力倍增,也難怪在龍神窟外過招,與此時判若兩人。

「你們一起去死吧!」陳蒼雲怪叫一聲,右手越火劍從右側筆直刺出,可怖的火焰能量匯聚成風暴迎面衝去。

霧雲霜想要回劍抵擋卻發現雲封天被卡在陳蒼雲的左肩上,根本難以抽回半分,這樣近的距離,承受越火劍客全力的一擊,莫說是霧雲霜,即便是龍魂狀態下的明楓怕也難以承受。

「鐺!」一聲劍吟,橫空而來的劍氣不偏不倚正打在越火劍的劍身之上,這劍氣竟然讓陳蒼雲的手禁不住一顫,越火劍勁偏側過去,劈在了地面上,堅硬的火山岩上頓時出現了一條數尺寬,一尺深的裂縫。

陳蒼雲雖然憤怒但依舊用餘光看向那人,卻是銀髮蒼蒼的蘭諾?雅比斯,手持龍息劍站在他的身後。「越火劍客嗎?有意思……」

「是啊,能在這裡遇到故人,也真是很有意思了。」又一個聲音不溫不火,甚至有點陰陽怪氣地說道。一身黑衣的中年男子從黑暗中走了出來,熔岩的紅光昏暗不明,映在他的臉上。

「你是……」蘭諾看著面前的黑衣人,似乎是難以置信一般,緩緩地吐出了三個字:「霧……術……牙!」

「蘭諾,大家都說你死了,我可不相信。」黑衣人冷笑著說道。

「霧術牙,暗黑術危機之後,全高原都說你死了,我也是不相信的。」蘭諾反唇諷刺道。

「來吧,你與我再戰一番便是了。」 六條火龍的力量最後凝聚成的竟然是一條綿亘整個石室的赤色長線,但是其中蘊含的力量卻足以讓離恨天高手為之膽顫!

「呀!」老人左腳用力跺在地面上,手中龍息先是向後,隨後手腕一翻,用力向上揮出。那赤色火線如有靈性一般順著龍息劍揮動的軌跡向著懸浮在石室內的霜炎極壁撞去。

刺眼的光芒從兩股能量的交界處發出,灼熱如同在石室里升起了一輪太陽,能量的亂流在石室里橫衝直撞,如果不是巴菲尼索斯事先布置了一個防護結界,恐怕整個石室甚至是半座龍神峰都會在這一次碰撞中完全坍塌,饒是如此,石室的岩壁依舊龜裂成無數鋒利的碎石被能量的亂流挾著亂舞。

在明楓記憶浩瀚的海中,一朵浪花拍打上來。

索利斯皇城,試煉台。風聲颯颯作響。

那個銀髮的少年在劍雨之中突然跳起,迎著漫天的劍勁,右手一轉,龍息劍上的火焰竟然化成六條火龍護住自身,隨即一劍刺出,那劍勁到達對手面前時竟然霍然展開,化成一張十來尺寬的火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