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姆說道。

「呵呵。」

桑侖淡淡的笑聲傳來。

「呵呵,是啥意思啊,應該也算是笑聲吧。」

山姆如是理解。

「那我先回去了。」

路易斯咬了咬嘴唇,轉身離開,直到前方拐角處的時候,還轉過了身,朝易林招了招手。

易林微微皺眉,揉了揉太陽穴。

「主人,你就沒有發現些什麼嗎?」

玖突然說道。

「什麼?」

易林說道。

「這個路易斯或許並不是一個男人。」

玖說道。

這話落下,易林一怔,腦中路易斯的笑容一幅幅閃過。

「應該不會吧,在我的精神力下,如果是偽裝,很難不被我察覺。」

易林說道。

「的確,我也只是猜測而已,畢竟這個男人的言行舉止越來越女人了,如果不是女人的話,他估計想和主人你來場違逆人倫的戀愛。」

玖說道。

「你似乎很感興趣。」

易林平淡的說道。

「不敢不敢,純屬有感而發。」

玖笑道。

「皮這一下,你很開心么?」

易林眸光微垂,隨後他看向路易斯離開的方向,緩緩說道,「我這一生,不願牽扯上情慾,只希望能踏足巔峰,看一看世界之上的風景。」 羅陽被陳潔揶揄了一番,逃也似的下了樓。

後面傳來吃吃的笑聲。

羅陽走樓梯,洪佳欣和祝子姍乘坐電梯下去。

3人同時下到一樓。

「牛仔,你跟踢踢姐的關係……」

不待祝子姍說完,羅陽就笑著打斷了她的話頭。

「祝姐,踢踢姐是我干姐。」

「你們都臉紅了耶。」

「祝姐,我抱你上車。」

說時,羅陽粘過來,將祝子姍打橫抱起。

見洪佳欣拋了一個白眼過來,羅陽笑道:「班長,來,我扛你上車。」

洪佳欣冷哼了一聲,不屑道:「姐自己不會走?」

她要搶著開車。

早早就霸佔在駕駛位那邊了,等羅陽來開車門。

「班長,讓我來開吧。」

「不行,姐要開。」

「祝姐會怕的。你的技術不行。」

夜晚的公路車少,洪佳欣的駕駛技術雖不高超,卻也勉強湊合。

洪佳欣堅持要開車,羅陽便讓她坐了駕駛位,他則跟祝子姍坐在車廂後座。

上來時,二人曾卿卿我我,嘴唇有過接觸。

回想當時的情景,還有些意猶未盡。

於是二人又選擇坐在一起。

洪佳欣要專心開車,顧不上二人在後面幹什麼。

不過羅陽許諾回村子時傳授影拳給洪佳欣,她倒記得很牢。

「羅陽,說的話忘了?」洪佳欣提醒道。

「班長,什麼話?」

彼時羅陽正在用嘴感受祝子姍紅唇的溫度,被她一問,微吃一驚。

「就知道你騙姐!」

「呃,我記起來了,現在這麼夜了,明日也不遲吧?」

主要是祝子姍在旁邊,羅陽不便叫她走開,然後再跟洪佳欣講影拳。

洪佳欣想了想,便不再逼著羅陽立時傳授。

「牛仔,要是4個血將潛入村子來,那怎麼辦?」祝子姍問道。

霸道:別惹暴脾氣少東 「沒事,兵來將擋,水來土擋。」羅陽笑道。

見羅陽一副無所謂的樣子,祝子姍更緊張。

只因她還不知羅陽已找到了對付血光咒的辦法。

4個血將圍攻羅陽都拿他沒辦法,還來村子幹什麼呢?

若羅陽也是幾個人圍攻4個血將,勝負不用多想,自然是羅陽的勝算更大。

莫說宏運大隊,就算整個宏運鎮都是羅陽的地盤。

自從林天華死了后,宏運鎮最大的惡霸雖還有些殘餘力量,但都不足為談。

何況羅陽已警告過豬仔了,量他也不敢隨便搞事。

張興凱又不男不女了,根本拿羅陽沒辦法。

現今莫說在宏運鎮,就算整個宏海縣,羅陽這個名字都是響噹噹的,如雷貫耳。

敵人聽了都要嚇尿。

血煞門的勢力主要在天江市,想要來宏運鎮對付羅陽,那不容易。

「牛仔,你別這麼大意。要是他們來了,你每次要咬舌頭才能保持清楚,那你的舌頭都要沒了……」

祝子姍還沒說完,羅陽便在她的紅唇上輕啄了一下。

「祝姐,不要怕,我會保護好大家的。」羅陽胸有成竹。

「咱們要趕快找出應對的辦法才好。」祝子姍急道。

經她這麼一說,羅陽倒想向張靜等3位神秘客了解一下,看她們懂不懂破解血光咒,若她們懂,則說明她們所在的勢力比血煞門要強。

當然,她們也有可能在懂破解的情況下,也不講出來。

「要不你今晚跟我睡?」羅陽忽然道。

聞言,祝子姍輕輕晃了晃嬌軀,表示抗議。

雖看不太清楚她臉上的神情,但由她小小的動作可知她既喜歡又尷尬。

這時洪佳欣說道:「祝姐,他就是那麼會欺負人,揍他。」

羅陽笑道:「班長,你誤會了。我的意思是說祝姐到飄姐的家裡擠一晚,不是我跟她二人睡覺。」

聽了這種解釋,祝子姍噗哧一聲笑了。

雖說4個血將已拿羅陽沒辦法了,不過話又說回來,羅陽也擔心他們悄悄摸進村子。

只因祝家母女借住在郎意鋒的家裡,一旦4個血將獲悉她們的住處,乘夜把她倆搶走,那就悲催了。

劉奶奶和小惠子雖也是住在郎意鋒的家,但不能保證她們會出手相助。

祖孫二人,劉奶奶還是比較善良的,小惠子則不同了,冷血起來真的會很無情。

她們來宏運大隊,目的很明確,就是要張靜答應她們一個什麼要求。

可惜張靜不同意,3個神秘客便僵持住了。

羅陽倒擔心她們3人達成協議,那對他很不利,在影拳還沒突破到第三層時,他沒有信心拿下她們3個。

「她家還有床么?」祝子姍問。

「沒了空房間,你睡我旁邊也行啊。」羅陽笑道。

他和5位大美女同睡一個房間。

二張雙人床睡了6個人,實在已很狹窄了。

當然,硬要睡7個人,也是能擠下的。

只是兩位村花分睡羅陽兩側,祝子姍不可能近他的身,至多也只是睡在其他美人身邊。

洪佳欣冷笑道:「祝姐,千萬要防著他,他狡猾得很。」

早就把羅陽看成是老公了,祝子姍倒不在乎跟他同床。

「桂花和玉瑩在旁邊,我就算睡他身邊,他也不敢對我怎樣吧?」祝子姍笑道。

這是事實。

平時晚上睡覺,羅陽一躺下,唐桂花和安玉瑩便平分他了,一人趴他一半的身體,就算想要動一動,轉個身都很難辦到,更不要說想跟祝子姍嘿嘿嘿了。

「祝姐,你有沒有跟人說過,你住村裡誰家的房子?」 隱婚蜜寵:緋聞影后,你好野! 羅陽打探道。

「沒有,怎麼了?」祝子姍好奇道。

「沒什麼,隨便問一問。最好別隨便跟別人說,以免血煞門的人夜晚直奔你的住處。」

聽了羅陽的話,祝子姍更擔心了。

她和媽媽是沒有能力對付4個血將,更不要說血煞門的其他高手了。

「牛仔,要是今晚他們來了,怎麼辦?」祝子姍問。

羅陽沒有立時回答。

若能確定4個血將今晚會摸進村子來搶人,那倒容易對付。

就怕大家都睡了,然後4個血將神不知鬼不覺的來了,這才是真正的棘手。

村子說大不大,說小不小,只要4個血將不知道祝家母女具體的所在位置,那也難以短時間內得手。

至於怎樣才能確保知道4個血將有沒有進村子,有兩個辦法。

一就是叫人在村口守夜,這個方法也容易迷惑人。

一旦血將先控制住了守夜的人,那更容易麻痹人,還道沒事,其實4個血將已潛進村子。 「內院通告,從今日其,內院進入戰備模式,群山設為危險區域,學員不得再次踏入。」

待易林回到法師塔房間時,一條信息出現在房間天地的半空中。

易林坐在湖邊,看著這條信息,眯起了眼。

內院既然發這通告,想來巫妖王也即將出世了,勢力並進,暗流涌動,這方內世界終於開始要動蕩了。

「也不知道安魅兒那女人現在怎麼樣了。」

易林收回目光,忽然想起了那個沉迷於研究實驗的女人,也不知道她的研究進展如何了。

「希望在我出去之後,她能給我一些有用的研究成果吧。」

……

外院,老房子。

地下室。

正在解剖屍體,提取靈魂的安魅兒忽然眉頭一皺,她摸了摸自己的肚子,眼中陰沉之色閃過。

放下手中的刀,安魅兒摘去手套,來到書桌旁邊坐下,桌上放著一本書。

書名《怨嬰的煉製方法》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