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承,將魏峰關押起來。」

「時間不早了,我都困了。」

姜南初揉了揉雙眼,慵懶的靠在陸司寒身上。

忘記從什麼時候開始,原本只聽命於陸司寒一人的沈承,居然真的自發自動將魏峰一手拎起,往外面走去。

他對於姜南初是心服口服的,只有讓魏峰主動說出來的證詞,才是最有效果的,而這一切姜南初辦到了。

翌日清晨,戰錚樺與戰材昱一起用早餐。

「咳咳~」

「父親,您沒事吧,需要看看醫生嗎?」

「不用,老毛病了。」

戰錚樺欣慰的說,他並非孤家寡人一個,小兒子還時刻關心著他的身體。

這麼一想,戰錚樺覺得從前的他似乎忽略戰材昱很多。

戰材昱今年24歲,但是他連材昱喜歡什麼食物,有什麼愛好,通通不清楚。

「材昱,這些年是爸——」

「老爺。」

戰錚樺的話還沒有說完,被突然闖進客廳的陳管家打斷。

「老爺,有好消息!」

「大少爺已經查明真相,南初小姐的事情與您無關!」 “小倫~讓開~”

小八無力地說着,笑着。

“死也不會讓的!”

馮倫趴在小八身上,咬着牙忍着痛說道。

見到這兒,小八欣慰的笑了。打眼掃視了一眼周圍的人,嘴中念念的說了起來:“爰有奇器,是生萬象,八卦甲子,神機鬼藏!奇!”

小八大喝一聲,周圍的空氣好似瞬間凝固了。

所有的人,所有的場景都變成了黑白色的水墨畫。每個人的動作都變得極其緩慢,每一個細胞的錚動都能看的清清楚楚。

暮然,就在這時,時間一下子加速運轉起來。

自小八和馮倫身上,瞬間綻放出了一團白色的光芒。

“轟!”

一聲參天巨響。

自小八和馮倫身上炸開了一道衝擊波,周圍的十多個人瞬間被掀飛了出去。

“嗚哇~”

“咚”

“咚”

“咚”

….

人羣如落下高山的石頭一樣,一個接一個的從高空墜落,砸在了地上。

無一例外,所有人都昏死了過去。

這時,馮倫已經瞪大了眼,滿臉不敢相信的樣子看着小八。

小八見到他那驚訝的樣子,“嘿嘿”一笑,推開了他,慢慢地站了起來。

“呵呵,這裏還真是個不錯的地方哈!”

小八打着身上的塵土,站起來,慢慢地轉回了身。恰好碰到只撲他們而來的李建峯已經那二十多個小混混。而他們兩人現在已經反客爲主,擋在了門口。

小八臉上勾勒着詭異的微笑,滿臉戲弄的神情。

剛纔的頹勢已經全然不在,現在的他臉上滿是自信的氣息。

那些人見到小八這樣,頓時全都愣了,停住了腳步。

“呵呵,來啊~!小娘們兒們,接着來打八爺啊!”

小八笑看着他們。

那些人聽到小八這話頓時嚇得冒出了一身的冷汗。

馮倫也是愣住了,先去明明已經奄奄一息的小八此時居然看起來全然恢復了!絲毫沒有了之前的樣子。

“你,你到底是什麼人?!”

李建峯直指小八,驚愕的問道。

這時小八嘴角上揚微微一笑,道:“我?呵呵,我叫小八,姓八名八,你們可以叫我爸爸!”

說完,雙手插進褲子口袋,自信的笑着看着他們。

這時,李建峯聽到這話已經氣憤到了極點。臉色通紅無比,喘着濃厚的粗氣。

“呼哧~”

“呼哧~”

暮然,這時李建峯動了。

“兄弟們,給我乾死他!”

李建峯揚手一揮,所有人都大吼大叫着齊頭並進的朝着小八撲來。

小八嘴角上揚,將馮倫護到了身後,低聲說道:“我的好兄弟,這次該我保護你啦!”

說完,小八就一個箭步直接衝了出去。

“爰有奇器,是生萬象,八卦甲子,神機鬼藏!奇!”

小八嘴中唸唸有詞,頓時周圍再次陷入了寧靜之中。所有人都如同陷入泥潭一樣,每一個細胞的動作都變得極其的緩慢。

而此時的小八卻如同鬼魅一般在急速的前行。

小八笑着,在每一個人的身邊穿梭劃過。動作極快,如同一條急速穿行的眼鏡蛇。

暮然,這時周圍的枷鎖“砰”的一聲被打開了。

“嗚哇~”

“額…”

“嗚呼~”

所有人都哀嚎一聲,全都跪倒在了地上。有的人甚至直接昏死了過去。

連同馮倫在內,所有人都愣住了。

前一秒還在他們身前的小八,現在早已經消失不見。

沒有人看清小八是怎麼消失的。

隨着身體的一陣劇痛,所有人都應聲倒地。小八的身影也在他們身後露了出來。

沒有人知道自己是怎麼倒地的,也沒有人知道小八是怎麼出現在他們身後的。

此時,小八正站在李建峯的身後。

李建峯此時已經背對小八跪倒在了地上,一臉驚恐,渾身惶惶顫抖的望着前面。

“哼!”

小八笑着冷哼一聲,一腳踩在了李建峯的肩膀上。

“呵呵,還真是風水輪流轉,今年到我家啊~”

小八笑着調弄着李建峯。

此時,李建峯看着遠處躺在地上的小混混們已經驚愕的說不出半個字來了。

“哼!用在你們身上,還真特碼浪費!”

小八冷哼一聲,腳將李建峯踹倒在了地上,臉噗嗤一下子砸在了地上。

“咻~”

小八原地一個閃滅突兀的出現了馮倫的面前。

馮倫先是一驚然後又慢慢地平復下來。小八的所作所爲已經徹底把他驚住了,以至於現在發生什麼他都不會再感到意外。

“小倫,你沒事吧。”

小八照看着馮倫,淡淡的說道。

馮倫愣着搖了搖頭,說道:“沒,沒事。”

聽到這話,小八欣然的笑了。

“呵呵,沒事就好!來!”

小八說完,一把拉起了馮倫的胳膊,原地一個閃滅就出現在了李建峯的面前。

李建峯已經爬了起來,跪倒在地仍然垂頭散發,彷彿失魂。

“呵呵”

小八輕笑一聲蹲了下去,手指挑了一下李建峯的下巴,戲弄道:“你怎麼不笑了?你笑一個唄?!”

李建峯不答。

“呵呵”小八輕笑一聲站了起來,俯瞰着他,面色變得凌厲起來,道:“你給我記住了!打我可以!打我兄弟,無論是誰都只有死路一條!欺負我,我不會還手。但是,如果你敢欺負我女人,也同樣只有死路一條!!”

李建峯跪倒在地,聽到小八這如魔音嘯嘯一般震撼的聲音,頓時嚇得渾身一個激靈。身子更加的往下了。

“知道了嗎?!”

小八怒斥一聲,頓時把李建峯嚇得趴在了地上。

“知,知道了…”

“哼!”

小八冷哼一聲,擦了一下子嘴角的鮮血,轉身就要離去。

暮然,就在這時外面傳來了,延綿不斷的警笛聲。

這時,摔倒在地的小混混們也是頓時醒了過來。

“我擦,警察來了!”

“快跑啊~”

“我湊,真特麼打110了!”

“尼瑪,跑啊!!”

場面一度陷入了慌亂,雞飛狗跳,擁擠不堪。馮倫見狀,嘴角勾起了一個輕蔑的微笑。先前還在看不起警察的這羣人,現在已然已經變成了一羣抱頭鼠竄的數倍。

那羣小混混只是逃竄,沒有一個人肯回過頭來拉一把他們的老大。

看着這眼前這幅各個自私逃命的場景,小八嘴角上揚冷冷一笑,對之很是不屑。

慢慢地回過頭朝李建峯身後的李建峯看去,赫然發現,原本趴在地上的李建峯此時居然已經消失不見了…. 第500章戰材昱,你沒有懷疑過他嗎?

「真的?」

「當然,這件事情是沈承特助親自開口的,絕對錯不了。」

「據說還是南初小姐想出來的辦法,從魏峰口中證實所有一切都是陰謀。」

陳管家語氣中是掩蓋不住的激動。

「立刻備車去醫院,我要知道全部事情的真相。」

「是。」

陳管家離開大廳派車,戰錚樺則興沖沖的準備上樓,換一套衣服。

「父親,您還沒有告訴我,您剛才想要和我說什麼。」

「我這記性,我忘記了。」

「我先去看看司寒,你好好在家休息。」

戰錚樺心情一好,覺得身體都暢快不少。

戰材昱在一樓餐廳平靜的坐著。

明明廚師沒有換,煮的也是他最愛的早餐,但頓時胃口全無。

只要有陸司寒的存在,戰錚樺眼中永遠看不到他!

想到這裡,戰材昱微微勾起一抹笑,看來還真是低估陸司寒了。

靜心布置如此巧妙的局,居然都會被陸司寒破解,果然戰珉半分被比不上他。

醫院病房內,明家所有人都過來了。

其中最愧疚的便是江安,好好的乾女兒才認了不到半個月,卻差點給她招來殺身之禍。

這段時間,江安沒睡一個好覺,整天以淚洗面。

「乾媽,你看我都好好的,別難過。」

「能不難過嗎?」

「女孩子家對待外表總是更加看重些,現在白皙的手腕上面擁有這麼長一道疤。」

「沒事的,我身上有疤的地方多了去,我覺得特別酷。」

姜南初努力的活躍著氣氛,才把江安哄好。

「南初,以後你還願意來明家玩嗎?」

「乾媽,這是什麼問題,我當然願意來,我還要給你做蛋糕吃。」

「那就好,我怕你不要我們了。」

江安摸了摸南初柔順的髮絲,雖然與南初相處的時間很短,但真心將她當做親女兒看待。

溫情的畫面被突然闖入的男人打擾。

戰錚樺千挑萬選,結果正好選在人最多的時候進入病房。

「我——我聽說是南初查出真相,過來感謝的。」

戰錚樺略微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這次他對姜南初是真的心服口服。

沒有辦法,幫助她的人實在太多。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