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泫雅連忙點了點頭,然後將見面的時間告訴了陳天。

下午五點多鐘。

陳天跟韓泫雅再次回到了別墅當中,然而這一次王蘭蘭對待陳天的態度已經發生了非常大的變化,再也不像之前那麼盛氣凌人了,畢竟他現在已經知道了陳天的身份,她也知道陳天有多麼恐怖,王蘭蘭甚至還有一些擔心自己哪句話說錯了得罪了陳天,影響到自己女兒跟陳天之間的關係。

吃飯的時候,王蘭蘭一直都非常的低調,安靜的吃著東西,雖然時不時會說兩句無關痛癢的話,但是也不是像之前那般囂張。

植夢者 這一點倒是陳天萬萬沒有想到的,因為他覺得王蘭蘭這樣的人就算是知道了陳天的身份,應該也不會有太大的變化才對,但是他萬萬沒有想到王蘭蘭的變化竟然如此之快!

而韓國忠跟陳天本身就是第一次見面,韓國忠這個人本身對陳天的印象就非常的不錯,再加上陳天的身份背景,所以對於陳天自然是更加的客氣,百般照顧,生怕哪裡有做的不到位的地方,這一頓飯吃的還算是陳天比較舒服的。

韓泫雅看見這一幕以後,原本懸著的那顆心也落了地。

之前韓泫雅一直都是提心弔膽的,生怕會出現什麼意外情況,但是此時她覺得自己的這個擔心明顯是有些多餘了。

此時無論是韓國忠還是王蘭蘭對待陳天的態度都發生了非常大的變化,兩人對待陳天的態度也是非常親近的那種,就好像此時陳天就真的是他們兩個的女婿一般。

更加讓韓泫雅覺得不可思議的是,韓國忠在吃飯的時候竟然主動要求跟陳天喝點酒。

陳天照顧韓泫雅的面子,所以也就沒有拒絕。

韓國忠直接拿出來兩瓶上好的茅台,要知道這兩瓶茅台是韓國忠珍藏多年的好久,一直都捨不得拿出來喝,但是今天韓國忠竟然捨得把這兩瓶酒拿出來,這也是韓泫雅沒有想到的。

「小陳啊,來來,咱們兩個先喝一杯,你阿姨跟小雅不會喝酒,所以她們兩個就別喝了……」

韓國忠端起了酒杯笑呵呵的沖著陳天說道。

「好……」

陳天也拿起了酒杯輕輕的跟韓國忠碰了一下,然後一仰頭直接將酒杯裡面的酒水喝光。

喝酒這種事情對於陳天來說並不算是什麼難事,地球上面的這些酒水對於陳天來說基本上就跟白開水沒有任何的區別,陳天喝進肚子裡面也不會有任何的反應,當然了地球上面的酒水跟修仙界的酒水也是沒有辦法相提並論了。

陳天根本就喝不出來任何味道。

韓國忠看見陳天如此給自己面子以後,眼神當中閃過了一絲激動,畢竟能夠跟陳公子這樣的大人物在一起喝酒那還是非常有面子的事情,韓國忠心裏面似乎也就更加的開心了。

而王蘭蘭無奈看了韓國忠一眼,並沒有阻止韓國忠,而是輕聲提醒道:「喝酒可以,但是千萬別喝多了,小心說錯了話……」

「我知道,你放心吧……」

韓國忠淡淡的回了一句。

半個小時以後,韓國忠跟陳天喝了差不多一瓶白酒!

韓國忠對於自己的酒量還是非常清楚的,他擔心自己如果要是繼續喝下去的話,可能真的就喝多了,所以便主動的停了下來。

而陳天則也沒有繼續喝下去,畢竟喝酒這種東西差不多就可以了,沒有必要繼續喝多。

酒這種東西一旦要是喝多了,容易誤事。

飯吃的差不多了以後,眾人坐在餐桌旁邊開始閑聊了起來,但是聊天的內容都非常的家常,王蘭蘭跟韓國忠根本就不敢提起陳公子的事情,因為他們兩個擔心這種事情一旦要是提的多了,容易讓陳天誤會。

「……」

王蘭蘭上下打量了陳天,眼神當中除了疑惑便是不解,心中一直都在暗暗回憶著自己跟陳天認識的點點滴滴。

雖然王蘭蘭跟陳天接觸的時間不長,但是因為這麼多年跟被人打交道的關係,所以王蘭蘭覺得自己看人的眼光還是非常準的,她實在是想不明白自己眼前的這個陳天無論是怎麼看都看不出來任何大人物的氣質,陳天到底為何會擁有那麼強悍的背景呢!

如果不是因為王蘭蘭已經找人好好的調查了一下陳天的身份,他根本就沒有辦法相信坐在自己面前的這個青年竟然就是傳說中那個殺人不眨眼背景滔天的陳公子!

她在陳天的身上根本就看不到一絲一毫上位者的感覺!

陳天跟王蘭蘭接觸過的那些武者也有著非常大的不同,因為陳天的言談舉止還有待人處物都是非常客氣的那種,身上根本就沒有一絲一毫的傲氣可言。 馬車內,風玫與軒轅虔正大眼瞪小眼。

從鬧市道郊區,他們就這麼瞪了一路。

察覺到馬車停了下來,風玫眨了眨眼,扭頭掀開馬車窗口的小帘子看出去,一眼就看見桃花璀璨的模樣。

唇角不自覺勾起,再回頭好像車內,某人已經又躺了下去,闔著眸子,似乎累極了的模樣。

風玫視線落在他的臉上,旒令國第一美男子,那樣貌自然是沒得說的。

說實話,她來到這個世界之後還真的沒見過他幾次,第一次她下早朝,他南巡迴來回宮復命,他們在皇宮門口相遇,然後她就開始了她的不矜持追夫道路……

之後因為他剛剛南巡迴來,被免了幾日早朝,他也不出門,便沒見到。

再後來,他正常早朝,又見到兩次,他似乎被她的不矜持嚇到了,每次都躲著,然後他告了病假,她就開始抓不到他的影子了……

雖然見的少,但是每次這人都是清雅絕倫,奪目如夏日烈陽。

但是現在,這人卻是虛弱至極的模樣,那蒼白的臉色,簡直與之前所見是天差地別。

她一直以為他告病假只是一個為了躲避她的託詞罷了,可他現在這模樣……難道是真的病了?

就算是真的病了,也不該是病這麼久吧。

想到近日外面的言論,風玫眸子暗沉了一瞬,唇角的弧度微微下壓,神色自然的往軒轅虔的手腕探去。

手剛剛伸出,還未觸碰到人,軒轅虔就立即睜開了眼見,戒備地盯著她:「你幹什麼?」

風玫眨眼:「不是說了給你看病?先號脈。」

「……」軒轅虔默默將手往身後縮了縮,「不需要。」

笑話,他可是裝的,還能真的讓她看?絕世唐門www.jueshitangmen.info

風玫睨了他一眼,起身往他探去:「我是通知你,不是詢問你的意見。」

多大個人了,連自己都照顧不好,等他好了,被她追到手了,看她不揍死他!

軒轅虔莫名覺得心中一陣發寒,見風玫執著的要給自己號脈,又將手往背後縮了縮,唬著一張臉:「你敢以下犯上!」

他是王爺,而且是呼聲最大的太子人選,雖然現在似乎有些小麻煩……但是風玫只是將軍,此時行為倒真的算得上是以下犯上了。

「若是以下犯上能讓你聽話些,我不介意。」

他竟然直接將手壓在背後,風玫無語的同時,直接跪在他躺的軟塌上,俯下身,就要去夠他的手。

正這時,車簾被人從外面掀開……

下一瞬,扯臉又被人猛地放下……

風玫:「……」

軒轅虔:「……」

「他們好像誤會了。」風玫看著自己身下的軒轅虔,無辜眨眼。

軒轅虔神色間閃過一絲彆扭,眸底卻是溢滿了笑意,他眨了眨眼,將笑意隱去,繼續唬著臉:「下去!」

故作嚴肅,但是因為那蒼白模樣一點都不嚇人。

風玫撇嘴:「我不!」

說著她又去夠他的手。

軒轅虔眉心跳了一下,直接抬手攬住她的腰,玫發出「呀」的一聲驚呼,轉瞬間兩人便是位置顛倒…… 要知道王蘭蘭平時能夠接觸到的那些武者隨便拿出來一個那都是非常自傲的那種,說話的時候都不會正眼看人,即便是跟他們很熟悉的白大師也是如此。

所以陳天現在的表現跟王蘭蘭調查出來的陳公子有非常大的差距的!

女帝陛下終於要勤政了 但是不管怎麼樣,王蘭蘭也都知道了坐在自己面前的這個青年就是讓華夏無數人聞風喪膽的陳公子!

而且王蘭蘭在調查陳天身份的時候,她還調查出來了一些其他的消息。

很多人都說陳天的本身已經接近傳說中的神仙了,可以做到飛天遁地呼風喚雨撒豆成兵,精通法術,並且醫術也非常的驚人,起死回生枯木逢春那都不在話下。

但是此時王蘭蘭實在是沒有辦法看出來陳天身上有神仙的氣質,他也想不明白陳天跟神仙會有什麼聯繫。

在王蘭蘭的眼中,陳天只不過就是一個看上去非常普通的年輕人而已,別說是神仙了,就算說陳天是個富二代她都不相信,至於說什麼陳天能夠飛天遁地精通法術那種話她更覺的是無稽之談。

畢竟王蘭蘭本身也不是一個武者,所以她能夠接觸到的東西也是非常有限的,類似於法術那樣的事情,對於王蘭蘭來說實在是有些太過於神話,如果她不是親眼見到是根本沒有辦法相信別人說的那些話的。

王蘭蘭平日里能夠接觸的那些人人基本上都是一些富商高官,雖然她跟武者也會有過接觸,但是那種接觸也只不過就是說句話吃頓飯而已,她甚至連武者親自出手對付人都沒有見過。

而那些所謂的富豪權貴要是碰到了什麼麻煩,一般都是憑藉著自己的實力人脈還有手中的財力去解決這些事情,這些人做事也都是非常隱晦的那種,並不敢把事情做的太過於明顯。

王蘭蘭根本就沒有見到過陳天這樣敢正大光明當著所有人的面將一個人殺死這種事情!

所以王蘭蘭就算心裏面非常疑惑陳天的身份,但是她也不敢主動多說什麼。

因為王蘭蘭對陳天還是非常恐懼的,她並不知道外界關於陳天的那些傳聞到底有幾分是真的有幾分是假的。

王蘭蘭跟韓國忠兩人接觸到的大人物非常多,自然應該知道自己能說什麼不能說什麼,所以在吃飯的過程中兩個人都沒有主動對陳天詢問關於陳公子的事情,也不曾詢問陳天曾經在華夏做的那些事情。

一頓飯吃完之後,陳天便打算告辭離開了。

韓國忠在知道了陳天要走以後,連忙笑呵呵的說道:「小陳,要不然你今天就別走了,就住在小雅的房間裡面好了……」

「額……」

陳天在聽到了韓國忠的這句話以後,直接愣在了原地,因為陳天沒有想到韓國忠竟然會如此直接。

驚天劍帝 王蘭蘭直接扭頭瞪了韓國忠一眼,臉上的表情異常的憤怒。

王蘭蘭似乎都沒有想到韓國忠喝了點酒竟然敢說出這種話來,雖然她確實已經同意陳天跟韓泫雅在一起了,但是也不能這麼主動啊!

「爸爸,你說什麼呢啊?」

韓泫雅在聽到了韓國忠的這句話以後也是一臉的尷尬,連忙喊道。

「哎呀,你跟陳天不是都已經在一起了嗎?既然你們兩個都已經在一起了,那住在一起也沒有什麼關係,爸爸不是那種老頑固,都可以理解……」

韓國忠笑呵呵的說道。

「韓國忠,你是不是喝多了?」

王蘭蘭皺著眉頭冷聲沖著韓國忠問道。

而韓國忠愣了一下,隨即連忙尷尬一笑,沒有說話。

「韓叔叔,我還是去外面住吧!」

陳天輕聲沖著韓國忠說道。

「好,你要是覺得在外面住的不習慣就來家裡面……」

韓國忠輕輕的點了點頭。

「恩!」

陳天點了點頭,然後直接邁著步子奔著別墅外面走去。

「小雅,你還愣在哪裡幹什麼啊?快點去送一送陳天啊!」

韓國忠輕聲提醒了韓泫雅一句。

韓泫雅的美眸當中閃過了一絲無奈,隨即連忙邁著修長白皙的大美腿奔著房間外面走去。

幾分鐘以後,韓泫雅跟陳天走出了別墅。

離開了別墅以後,韓泫雅扭頭看了陳天一眼,眼神當中閃過了一絲尷尬,輕聲沖著陳天說道:「陳天,我爸爸剛才也沒有什麼別的意思,你別誤會……」

「我沒有誤會……」

陳天輕聲回了一句,然後繼續說道:「你爸爸現在已經知道了我的身份,所以他們想讓我儘快的跟你在一起那也是非常正常的事情,我可以理解……」

「……」

韓泫雅在聽到了陳天的這句話以後臉上的表情似乎更加的尷尬了,然後連忙轉移話題說道:「雖然我爸媽現在已經同意你跟我在一起了,但是事情還沒有結束呢,我跟李鴻裔之間的婚事是我外公安排的,我外公還有王家的那些人也都希望我能夠跟李鴻裔在一起,所以你最好還是做好心理準備……」

「心理準備?」

陳天聽到了這句話忍不住愣了一下,然後語氣不解的問道:「什麼心理準備?」

「什麼心理準備你自己不清楚啊,你這次去參加壽宴並不是單純的吃個飯那麼簡單的,王家的那些人肯定不會輕易放過你的……」

韓泫雅語氣無奈的說道。

「行,我知道了……」

陳天輕輕的點了點頭。

其實陳天早就已經知道了,自己這次去參加壽宴肯定不是那麼簡單的事情,他肯定會碰到一些人發生一些事,但是這對於陳天來說也算不上是什麼大事,畢竟在重生以後陳天已經經歷過很多事情了。

陳天讓韓曉汐調查了一下王家那邊的情況,韓泫雅的外公原名叫王光清,是王家的上一任家主,而現在王家的家主是王光清的三兒子。

王光清當年也算是手握重權,即便是現在跟華夏的很多身居高位的大人物都有著密切的聯繫。

王光清這個人無論是人脈關係還是經濟實力以及其他各個方面都非常的恐怖,這麼多年了王光清培養了非常多的門徒,這些門徒後生現在隨便拿出來一個都是非常恐怖的存在,為王家現在的地位奠定了非常夯實的急促。

只不過如今王光清的年齡已經大了,對於有些事情早就已經看淡了,性格也要隨和了幾分,無論是面對什麼事情都是一副風輕雲淡的樣子。

所以陳天覺得王光清應該也不會過分的為難自己。

但是王光清的三兒子王啟發這就不同了,王啟發可以說是王家二代當中最優秀的一個,無論是眼界手腕實力都非常的厲害,根本就不是尋常人能夠比得了的。

王啟發的年紀跟韓國忠相差不多,並且是現在在王家噹噹中只有王啟發的兒子跟韓泫雅一直存在競爭的關係,所以王啟發跟韓國忠之間的關係也不是特別和諧。

陳天這次過去王啟發肯定會刁難陳天,而陳天也做好了這樣的心理準備。

帶著這些問題,陳天一個人回到了酒店當中,然後開始了修鍊。

原本陳天是打算在處理完這些事情以後便回到江州市的,但是無奈現在又要配韓泫雅去參加王家的壽宴,所以陳天只能繼續等待,等到參加完壽宴以後在回到江州市。

次日早上八點多鐘。

陳天打車來到了京城一個非常出名的商業街前面,然後安靜的等著韓泫雅過來。

因為陳天要去王家參加壽宴,所以韓泫雅特意給陳天打了個電話,想要給陳天買一套新的衣服。

因為此時陳天身上穿著的那套衣服還是陳天在R國的時候穿的那一套衣服,看上去難免顯得有些破舊寒酸,而且王家的那些人一般都非常在乎一個人的穿著打扮,畢竟從一個人的穿著打扮便可以看出這個人的實力到底如何!

無論是手錶,衣服,鞋子,褲子這些東西都是非常重要的!

俗話說得好,人靠衣裝佛靠金裝,一身好的衣服對於一個人來說確實非常的重要!

陳天本身並不在乎這些東西,所以他也不打算去買衣服,無奈架不住韓泫雅一直軟磨硬泡,最後陳天實在是沒有什麼辦法才答應下來的。

陳天跟韓泫雅約定好了在這條商業街的入口處見面,然後在讓韓泫雅帶著陳天去買幾套衣服留著去王家的時候穿。

雖說陳天這一次是去王家參加壽宴,但是壽宴不一定什麼時候會結束,也不知道陳天會在王家待多計提那,所以韓泫雅覺得還是需要多給陳天準備幾套衣服比較好!

陳天在商業街入口等了差不多將近十多分鐘的時間,身穿短裙白色T恤打扮的非常靚麗的韓泫雅才匆匆的趕了過來。

「實在是太不好意思了陳天,我剛才碰到了幾個認識我的粉絲,所以跟他們照了幾張相,耽誤了一點時間……」

韓泫雅邁著修長白皙的美腿快步走到了陳天的身邊,氣喘吁吁的沖著陳天說道。

「沒事,我也剛到不長時間!」

陳天淡淡的回了韓泫雅一句。

此時韓泫雅雖然帶著帽子還有墨鏡,但是無奈她的五官非常的有辨識度,有些狂熱的粉絲即便是通過身材嘴巴下巴這些細節就可以看出來。

「那咱們兩個先去買衣服吧,我知道幾家專賣店,哪裡的衣服應該非常的適合你……」

韓泫雅笑盈盈的沖著陳天說道。

「好……」

陳天輕輕的點了點頭,然後直接邁著步子奔著前面走去。

也也許是因為韓泫雅的身材實在是太好了,在加上陳天的長相也非常的英俊帥氣,所以兩個人走在一起也算是天造地設的一對,瞬間便吸引了無數人的目光。

如果要是其他男人站在韓泫雅的身邊,那些路人肯定會覺得那個男人配不上韓泫雅。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