鯤鯨暗暗沉思,他雖僅有少年心性,但也已有不小成熟心智。

「不過若是不答應,恐怕此人會有其他手段。」

「眼下此人雖被我困在身體中,但剛才他故意召出的陰靈法寶,表面上是向我展示,暗地裡必然也是有威脅之意。」

「此陰靈法寶的確威力可怕的樣子,若是再結合那『焚天焰』,對我的身體也必將造成難以想象的恐怖傷害。」

「就算此人斬殺不了我,我也必將受此影,今後修鍊速度大降。其至恐怕再與十階化神無緣了。」

……

秦墨心中同樣閃過諸多思緒。

此獸若是不答應,那就只能用強了。『焚天焰』本焰真靈的威力即使殺不了此獸,應該足夠給此獸造成重創,魂幡的威力,同樣也能讓此獸喝上一壺。

『三色劍』這幾年被『第二身』滋養,陰靈木的劍體如今劍靈也是大增,秦墨早前更是以自己的青木靈力滋養,劍體如今只差金屬靈,便可凝至圓滿,破晉七階。

不過即使不破階,『三色劍』的威力也是異常鋒芒。

「好了!」鯤鯨思忖良久,這才遲遲傳音。

「神尊答應了?」秦墨面帶諂笑。

「本尊若是不答應,想必你也不會善罷甘休。」鯤鯨哼哼傳音。

「多謝神尊。」秦墨嘿嘿樂笑。

「不過本尊雖是答應你,但你倘若有任何不軌的舉動,可就別怪本尊對你不客氣。」鯤鯨怒聲警告。

「不客氣你也奈何不了我!」秦墨心裡這樣想,嘴上自然樂呵呵的答應,油滑奸詐至極,像是被熬煉了的老油。

當下,秦墨揮袖一招,將【修羅魂幡】祭出,五指立即變指一扣,跟著,數根手指迅快彈起,唰唰唰!指尖彈起一道道奇力,魂幡之上頓時陰氣,化成一座奇怪魂幡大陣。

「本尊將一部分陰魂驅來,你準備好。」鯤鯨傳來神念。

「好!」秦墨凝神戒備。

稍遲片刻后,空間之中忽的傳來一股股尖銳刺耳的鳴嘯聲音,這鳴嘯聲音由少增多,速度很快,僅僅片刻間,便如同千軍萬馬般的撲涌過來。

這其中,雖都只是些低階的魂神陰靈,不過雖是低階,秦墨也來者不找,迅速傾指一彈,再次往魂幡之上凌空彈了幾指,魂幡已開撐開的幡陣立即捲起滾滾陰氣,跟著,便將湧來的低階魂神全部吞入門幡中。

這個時候,秦墨張口輕哼一聲,頭頂跳出一道綠光,正是他的『化神分身』。

化神之後,元嬰凝鍊真靈,化成與本身一般的分身。

化神分身一下落入魂幡之內,立即雙指疾變,魂幡中幡陣迅速陰氣捲動,開始煉化其中魂神陰靈。

這個時候,秦墨盤身而坐,並未再主動掌控魂幡,魂幡中有『化神分身』主持即可。

剛才秦墨本打算想辦法讓『第二身』也進入此獸身體,有『第二身』在,煉化速度更快,更重要的是,旁邊還有一位化神中期修士。

不過轉念一想,秦墨掐斷了這想法。

『第二身』進入此獸身體,恐引起此獸懷疑,到時候,好不容易剛剛溝通,又功虧一簣。此外,『第二身』在外,也能監看附近情況。

屆時,秦墨魂神再動,立即盤身而坐,同時,快速修鍊,此獸身體能夠強行煉靈,而此獸吞喥煉靈時,完全可以藉此修鍊,強行與此獸煉靈對抗,如此,身體在修鍊的時候,便以更快的速度凝鍊,提增修鍊速度。

這也是藉此獸吞噬修鍊的方法。

「你竟借我吞噬修鍊。」 一品馭獸妃:誤惹地獄邪王 鯤鯨覺察到此,頓生惱意。

「神尊反正吞噬也是吞噬,秦某借神尊修鍊,也只是順而為之,對神尊並無任何影響,神尊放心,在下自然也是少不了神尊好處的。在下這裡曾經偶然得到一些難得的純靈之物,這就算是報答。」秦墨立即摳指掐出指頭大小的一團本靈。若是就此臉不紅氣不踹的煉化,恐怕這頭妖獸生氣,雖說本命是極好之物,但也不得不拿出一點來打發此獸。

果然,此獸立即將白乳吞噬,頓時便覺察到此物之妙。

「此物,當真是世間最純凈的靈物,對我來說,可是大有助利,你還有沒有?」鯤鯨立即欣然若狂。

「沒有了。」秦墨矢口否認,眼下田園兒依然在沉睡,上次此女給的純靈已經所剩不多,這還是秦墨省著省著用的,即使剛才那一點點,也讓秦墨大為不舍,以他一毛不拔的性格,能拿出一點,已經是格外開恩了。

「撒謊!」鯤鯨惱道。

「神尊也知道此物的妙處,倘若錄真那麼容易尋找,此物又豈會是稀珍之物?神尊修鍊數千年,可有遇上多少此靈物?」秦墨不動聲色反問。

鯤鯨暗暗沉思,自己修鍊數千年,雖是在星域世界也見過不少各種稀珍之物,但是此等靈物,他還是第一次遇到,此物的純凈,遠非他數千年所見。

不過人族向來狡猾,身上必定是還有,只不過應該也不多。

暫且就先如此,容以後再尋時機。

鯤鯨如此一想,便也無意再為難秦墨。

秦墨立即藉此獸吞煉修鍊。

雖然修鍊速度比不上四角盤中,不過眼下得不到鯤油的情況下,能在此獸身體中修鍊,也算是不錯了,畢竟修鍊速度也遠比平常快上數倍。

「嗯?你竟在借在此獸修鍊。」旁邊的鐘柏注意到秦墨非但沒有被鯤鯨煉化,反而竟在藉此獸修鍊,頓時大為意外。

秦墨無意理會此人,依然安靜修鍊。

鍾柏見此,臉上怒意明顯,卻又不敢招怒秦墨,反而怒臉上立即盈盈一笑,變臉之快,和秦墨剛才奸滑樣子很有一比。

「秦道友果然是有些手段,難怪道友如此不慌,在下倒是小瞧你了。」鍾柏一副潤臉淡笑的樣子,絲毫不見先前的冷銳怒意。

「閣下還是安靜等死吧,秦某可不會救閣下。」秦墨冷冷默默回了一句。

鍾柏臉上怒火騰的一下冒起,但怒焰尚未躥起,便又迅速壓了下來,更是一張笑臉訕訕的表情:「在下觀秦道友修鍊之術雖是玄妙,卻也有不足之處。」

「嗯?」秦墨意外:「『殘魂』,有人說你的修鍊之法竟有不足。」

「放屁!區區化神中期修士,算什麼東西?竟也敢掰指老夫,他也配!」『殘魂』被氣得不輕,惱怒大恨,若非這傢伙現在只是一縷『魂識』,若是本身尚存,恐怕這傢伙極有可能已經跳出去將鍾柏一掌拍死。

「不知有何不足之處?」秦墨倒是饒有閑趣問道。

「哼!你什麼意思?」『殘魂』惱道。

「聽聽也無妨,倘若此人當真有什麼玄妙異術呢?」秦墨笑道。

「哼哼!」『殘魂』怒回兩句,不再作聲。

「你所修之術的不足處,在下便是指點,也毫無任何意義,不過在下這裡倒是有一部玄靈異術,定能助你修鍊增速。」鍾柏半眯著眼,怪怪笑道。

「哦?」秦墨心中暗笑,表面上倒也不動聲色:「不知是什麼玄靈異術?」

「老夫若是輕易向你透露,你豈會再聽任老夫。」鍾柏深意笑道。

「閣下若是不願意相傳,在下可要真沒多少興趣聽了。」秦墨臉色冰冷,這個時候是這老東西求自己,並非自己求別人。

「別別別,在下這就給秦道友傳出小段此術修鍊法訣,道友可以暫且先看看再說。」鍾柏見秦墨這般樣子,心裡雖是怒得恨不能撕了秦墨這廝,但表面上還是一副低聲下氣的求人之態。

當下,鍾柏立即引指一彈,將一節玉卷交給秦墨。

秦墨伸手接過,先是以神念仔細探過,確定玉卷之中並無其他害處后,這才神念侵入此玉卷之中,立即觀看玉卷之中僅僅截尋的一小段修術法訣。

「《太乙三清符道》!」秦墨將此玉卷之中的法訣仔細看過,又魂神一動,將玉卷之中的修鍊法訣傳給『殘魂』。

「《太乙三清符道》?哼!好好好!當真是輪迴啊。」『殘魂』看了此法訣,竟是劉震動,大受刺激的樣子。

「怎麼了?」秦墨意外。

《太乙三清符道》傳承至太乙修真星,此修真星為二階修真星,在此星之上,有一強大宗門太乙門,此門派專門修鍊的符修之道。這《太乙三清符道》便是這太乙門的一大修鍊道術,在太乙門人之中,唯化神后的重要弟子才能夠修鍊到的上層修術。

在外,此術極少外傳,若是外傳,一旦被查出,不僅修鍊的散修要遭殃,更且,傳出此術的弟子,也會受到太乙門最無情嚴酷的處罰。

但不得不承認,此術在整個星域世界,也確實是一部上等的修鍊之術。

「最重要的是,這太乙門的掌門,落丘靈尊,當年正是追殺我的其中之一。」『殘魂』惡狠狠說道。

「什麼!」

「太乙修真星,二階修真星,如此強大修真星的掌門,是你的仇人?」

「也就是說,我要斬殺的其中一人,就是這太乙修真星的掌門!」

秦墨兩眼瞪得極大,像是在思考什麼?

「我助你修鍊,自然也是要讓你替我復仇!這太乙修門的掌門當年與數人圍殺於我,他們以為當真就斬殺我了,絕對想不到,你會替我復仇。這《太乙三清符道》雖是太乙門的不外傳修術,但正好,他們不外傳,就偏偏要修了此術,看這堂堂太乙修真門,能奈我何。」『殘魂』怒聲如嘶。

「他們是不能奈何你,但能奈何我!」秦墨怪怪苦笑。

「哼哼!」『殘魂』惱哼兩聲。 碧霞滿空,無邊雲海,蒼莽荒紀,民不聊生。

異鼎大陸,川嵐國,冀州,北莽,昌縣。

此時正逢秋尾,天氣寒涼,一支白茫茫的送葬隊伍在荒涼的沙漠邊際前行,放眼望去,浩浩蕩蕩的隊伍,首尾不相望。 豪門少夫人 目測,應有幾千號人馬。

突然,從隊伍的最前方奔來一匹棗紅色戰馬,馬體高大威猛,身披戰甲,蹄聲震耳,好似遇到了什麼重要的事情,在主人的驅趕下,奮力前行。

「吁~」

在到達隊伍正中間時,馬背上的主人雙腳夾緊馬肚,雙手緊握韁繩使勁往後一拉,戰馬仰天長嘯,停了下來。

「南宮大人,前面就是永樂王的陵墓了!」

「狄將軍,吩咐下去,讓這些人馬都快些,太陽落山之前務必進入陵園,萬萬不可誤了明日永樂王入殯的吉時。出了事情,小心爾等項上人頭!」

「是,南宮大人!屬下這就去辦!」

狄焱走後,南宮岳坐在戰馬上面,望眼欲穿,意味深長……

「大家打起精神來,穿過這片沙漠,前面就是先帝永樂王的墓葬陵「龍嶺峰」,天黑之前必須趕到,否則誰都別想活著回去!」

送葬隊伍中,騎兵將士對送葬人員大聲喝道,聲音殘暴,口氣冰冷,沒有一點溫度與感情。

「夜哥,到達龍嶺峰的時候,爺爺讓你跑,你就拚命跑,千萬不要回頭,切記,切記!」

送葬隊伍中,一位小男孩兒身穿粗布白衣,小手被一位年過六旬的花甲老人緊緊攥在手裡,跟隨著送葬大隊快步前行。

「爺爺不走嗎?」小男孩兒聽到老人的話,稚嫩的小手微微一顫,回頭看著老人,奶聲奶氣的詢問。

「爺爺老了,走不動啦!」老人說完,抬頭看了一眼喪葬隊伍,伸手摸了一下小男孩兒的頭頂,眼裡流落出許多的不舍:「夜哥長大了,不能一直跟著爺爺,你要學會自己生活。」

小男孩兒看了眼自己的小手,又望了望老人慈祥的面容。「嗯!」

她不叫夜哥,她叫離夜,她是穿越過來的。

半個月前,夜哥還是離夜的時候,代表聖櫻音樂學院,去國外參加古典音樂學術交流會。回來的時候,一位國外的音樂老師把一本有關於音樂的古書作為禮物,贈送給了離夜。

回國后,離夜把古書放在書架上,不曾翻動過,直到一個星期前,學校讓離夜譜寫一首關於祭祀的古典曲子,於是,她想到了那本沒有翻動過的古書。

打開包裹古書的藍布,輕輕翻開蟒皮書皮,一張美女圖出現在離夜的面前。

畫中女子云鬢高綰,面如天仙,身披白色七重錦繡綾羅紗衣,手裡抱著一把琵琶,翩翩起舞。

出於愛慕,離夜伸手輕輕撫摸了一下美女圖,摸著摸著離夜發現畫中的美女活了。

活過來的美女在書中沖著離夜微微一笑,奏起了琵琶曲,曲聲悠揚悅耳,令人陶醉。

驀地,一道強光從琵琶上射出,離夜被拽進了古書,暈了過去。

當她醒過來時,就變成了夜哥,一個女扮男裝的小娃娃。

離夜通過原主的記憶,知道老人是原主唯一的親人,除了這個爺爺,原主的記憶里就沒有了任何親人。

老人帶著夜哥以民間喪葬禮樂師營生,俗稱吹喇叭的,結果在永樂王駕崩的時候,被人捉去充當了皇家禮樂師。

至於原主是怎麼死的,為什麼畫中的女子抓她來充當小夜哥,這一直是離夜心中的一個謎。

離夜微微抽了抽小鼻子,稚嫩的小手再次緊緊的攥了攥。望著老人下了一個決定。 喪葬隊伍到達龍嶺峰時,早已是月上中天,老人看著枕在自己腿上鼾睡的小離夜,哀嘆一聲,伸手從懷裡掏出一塊火紅的緋玉,暗暗看了看四周,放進了小離夜的懷裡。

「夜哥,你要好好活著,你的真實名字叫做離夜,是你娘給你起的,意思是遠離那個嗜血的夜晚。」

老人細小甚微的動作以及喃喃自語的碎言,並沒有逃過裝睡的離夜。

她知道,下葬吉時馬上就要到了,這上千人馬很快都會變成永樂王的陪葬品。

老人的這一舉動就好比是在提前交代後事,如果她沒猜錯的話,接下來,老人就該想辦法送她逃跑了。

果然,在侍衛宣告所有人起來修整儀容的時候,老人帶著她趁黑摸到一輛馬車旁邊:「夜哥,記住爺爺的話,不管發生什麼事情,你都要躲在車下不要出聲,等到下葬的時候,趁亂尋機逃跑。」

老人話畢,伸手在離夜身上點了幾下,接著一掌,把離夜摁在了車板底下。

離夜趴在車板下,短小的四肢緊緊貼著地面,還沒有來得及想辦法說服老人跟她一起逃走,就被一雙有力的大手隔著車板抓住提進了車內。

噓~~

車上,一黑衣少年看見小離夜,左手迅速捂住了小離夜的嘴巴,右手食指則放於唇前噓了一聲,指了指車外,意思就是告訴小離夜不要說話,不要驚擾了外面的人,不要讓外面那些侍衛發現了他們的行蹤。

「嗚嗚嗚……」離夜本想著說些什麼,張開嘴才發現自己被點了啞穴。

黑衣少年看著離夜的樣子眉梢微挑:眼前這小子原來是個啞巴。

「將軍,不好了,跑了一個小孩兒!」車窗外傳來一侍衛的通報聲,甚是著急。

「給我找!」狄焱暴怒的聲音緊跟著傳進車裡。

離夜坐在車上心裡備受煎熬,她大概能夠看到老人當下的處境,以及狄焱暴怒的表情,還有過後那血腥殘忍的結局。

「老頭兒,快說,你把那個小孩兒藏到了哪裡?」

老人無語……

「死老頭,嘴還挺硬。」狄焱伸手拽起老人的衣服,拔起了自己的佩刀:「快點說,要不然本將軍殺了你。」

一絲不舍的牽挂突然佔據了離夜的大腦,時刻在告訴離夜不要放下爺爺不管。

離夜知道,這是原主在請求她,求她救救老人,救救她的爺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