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寡人覺得……藏得太深了!得親手扒開看看!」

「陛下說得好!老臣也正有此意!」

「去試試!」

蘇風:「……」

聽着二人如此旁若無人的雷人話語,蘇風感到了一陣惡寒!

不過……

對於蒙恬和嬴政來說,光看看是肯定不過癮的了!

他們決定……

上手操作一下!

來不及捲起陷在泥地里的褲管,二人躡手躡腳地朝着母牛的屁股走了過去!

完了!

少兒不宜!

這麼重口味的現場直播,擱誰誰也頂不住啊!

蘇風打了個寒顫,徹底閉上了眼,轉過了身!

誰敢看啊!

誰也不敢看!

但是……

聽一聽滿足一下聽覺需要,也是可以接受的。

十分鐘之後。

讓蘇風感到奇怪的事情發生了。

明明已經十分鐘過去了,耳邊竟沒有傳來任何的聲響!

蘇風皺了皺眉頭……

不應該啊!

那兩個二貨不叫也就算了,母牛也不哼哼兩句嗎?

到底因為太細還是太深?

蘇風忍不住了。

他想一探究竟!

這也是……

人之常情嘛!

可以理解。

「要鎮定!」

「要穩住!」

「要面帶微笑!」

「不管發生了什麼,都不要開槍,起碼留他們一條性命!」

「就算不小心把人射死了,也絕不能把母牛射死!」

一陣自言自語之後,蘇風終於睜開眼,默默地從系統空間里掏出了一把AK47,轉過身去!

「拔吊!」

「都給我把褲腰帶拴上!」

他舉著AK47,用漆黑的槍口對準了嬴政與蒙恬二人。

蒙恬:「……」

嬴政:「……」

自動步槍的威力二人可是早就有見識過的!

不敢亂動了!

再也不敢亂動了!

這對大秦二人組捧着手裏的曲轅犁,故作出極為平靜的表情,沉默地望着蘇風。

我操了!

畫風不太對啊!

劇情不太對啊!

兩個大男人對着一塊破犁搞么子啊!

這下子,掏出AK的蘇風也不敢動了。

彷彿是時間靜止一般。

在沒有任何徵兆的情況下,一陣海風肆意吹過。

空氣中的溫度,驟然降到了尷尬的冰點。

突突突突!

由於不小心扣動了扳機,一陣對着四處亂射的突突聲音瞬間打破了平靜。

走火了!

我丟!

蘇風渾身一震,迅速回過神來,把AK47收入系統空間里。

這下子……

可把嬴政和蒙恬嚇得不輕。

「你們……」

「對着一座破曲轅犁看這麼久,到底是要幹什麼?」

當作什麼事也沒發生一樣,蘇風平靜地說道。

嬴政敢說自己想白嫖這座犁嗎?

不敢!

這一陣『突突突』擺明了就是蘇風威脅自己啊!

然而很快……

嬴政就改變了主意!

不行!

此犁如此神奇,竟然能夠大幅提高耕地效率!

而且不需要人力轉向,翻土與耕作更是如此均勻細緻!

若是獲得此犁,我大秦的糧食產量必將翻倍不止啊!

征戰天下,何患無糧?

咬了咬牙,嬴政極為認真地說道:「蘇賢弟!」

「寡人心知……」

「此曲轅犁乃是農耕之精髓器具,可以稱得上是神器也不為過!」

「寡人與蒙將軍貿然誤見了此物,乃是犯了賢弟的忌諱,探知了這島上的秘密。」

「不過……」

「還請賢弟說個價,寡人想要此物的圖紙!」

嗯?

搞了半天,又是跳臭水溝子,又是對着牛屁股一頓猛看,就是為了這座破犁?

那不是要多少有多少嗎?

跟秦始皇談錢?

那可真是太傷感情了!

「算了算了!」

「你要的話……」

「圖紙送你了!」

「也不是什麼要緊的東西……」

蘇風抽出一張圖紙,隨手就扔到了蒙恬的懷裏!

嬴政:「……」

蒙恬:「……」

乖乖!

就就就就到手了?

低頭看了看圖紙,這對大秦二人組雙眼瞬間放光了起來!

「陛下!」

「我大秦千秋萬代有望啊!」

「蒙將軍!」

「憑此一物,天下百姓都得以果腹,實乃大幸事!」

兩個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激動得不要不要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