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邪乖乖的說出自己的真名,不敢撒謊。

燭龍面色嚴肅,「雖說這麼多年來,你是唯一一個能到這裡來的人類。只是,但我仍需要核實你是不是它的主人,請你滴入你的血在這石盆里。」

要放血?

雲邪心中有疑惑,但卻不敢反駁,連忙點頭,「好。」

上前,抽出斷念劍,劃破了自己的手掌心,滴血入那石盆之中。

燭龍不叫停,她不敢不繼續放血。

這一放血,足足放了大半碗的鮮血,讓雲邪有些頭暈眼花。

燭龍這才開口,「不用再放血了,你退下。」 燭龍都這麼說了,雲邪當然不敢拒絕,乖乖的退了下去。

燭龍將石盆輕輕的放在地上,因為石盆里盛裝著雲邪的鮮血。

之後,它先是雙手交叉貼在肩膀的位置,然後再張開雙臂,仰首望著宮殿的上方,張開嘴,一顆火紅色的球從它嘴裡的冒了出來。

火球直接往石盆上的方向砸了下去,緊接著整個地下宮殿就有了輕微的晃動。

從石盆的下方,竟慢慢的升起,直到那東西露出了真面目的時候。

雲邪不由的驚呼出聲,「這……怎麼會是神農鼎?」

從小到大,她在丹神府的時候,父樣就老是和她的說過,煉丹製藥者,最渴望得到的就是神農鼎。

因為上古時代神農氏為蒼生遍嚐百草,他昔日煉製百葯的古鼎,因積聚千年來無數靈藥之氣,據說能煉出天界諸神亦無法輕得之曠世神葯,並隱藏其他神祕之力量。

父親當時給她介紹神農鼎,只有八個字:熬煉仙藥,百獸臣服!

雲邪激動了,她是煉丹師,若有神農鼎相助,那她豈不是可以煉製逆天的禁藥?

想到這裡,她情緒波動的厲害。

玉迦板突然傳來了一片冰冷,讓她在激動之中,打了個寒顫。

迦夜的聲音直接傳入她的耳朵,「冷靜點!燭龍可不是好招惹的,沒有它的許可,你在它面前流露出對神農鼎的妄念,這是在找死!」

被迦夜這一訓斥,讓雲邪頓時夢破神志清醒,連忙退了幾步,縮在角落裡,恨不得剛剛自己的舉動,沒有讓燭龍看見。

神農鼎現世,讓燭龍也愣了一下,它的眼神里有著複雜,「多少年了,我的責罰總算可以就此結束,燭龍謝謝上仙。」

語氣似乎有了悲傷之意,就在雲邪還在愣愣發獃的時候,燭龍則是朝她招了招手,「雲邪大人,請您上前。」

它的稱呼竟立即發生了改變,讓雲邪心兒怦怦亂跳,挪著步伐,走到了燭龍面前。

「那個……有什麼事嗎?」

雲邪諾諾的詢問道,面對這麼強大氣息的怪物面前,她自認沒有一擊之力。

燭龍突然咧嘴笑了起來,那笑容在雲邪眼裡,稱為驚心魂魄也不為過。

「請雲邪大人閉上雙眼。」

這……

好吧!

橫也是死,豎也是死!

雲邪咬咬牙關,溫馴的閉上雙眼。

燭龍則是朝聞風的方向吩咐,「睚眥,結界守護,不許任何人打擾。擅闖者皆是殺無赦!」

「是,老祖宗!」

聞風低首應道。

吩咐好了一切,燭龍則是伸出食指,直插入雲邪的額心,隨著它的動作,它的身體由實變虛,在地上的神農鼎也漸漸虛幻起來。

雲邪只覺得額心傳來一片冰涼,之後竟能聽到燭龍的話在腦海里響起:「雲邪大人,我是燭龍,從今日起我將成為神農鼎里的火精,奉上仙旨意,將神農鼎交於您手上。神農鼎將封印在您的額心,您要用它的時候,將手貼在額心,即可以取出神農鼎。另外神農藥譜共百冊,奉上仙旨意,需要您熟讀葯譜,並且煉製成功,才可以解除它仙藥的封印。」 雲邪站在那裡,閉著雙眼,全身被燭龍的紅色光芒籠罩。

聞風東跑西跳,建造著這裡的結界。

而四個死士,則是直接站在雲邪的東南西北方向,守護著主人。

雲邪不知道時間過去了多久,只是一直背記著神農藥譜百冊,全神貫注,恍若進入了無人境界,滿心滿腦子就是神農藥譜。

雲邪不吃不喝一直被紅光籠罩,海影、海龍、海竹、海顏只能分出一人出去找吃的,然後繼續守著。

時間一晃而過,轉睡已經是三十六天的時間過去了。

海影擔心的看著紅光中的雲邪,「四姐,你說主人這樣不吃不喝,身體受得了嗎?」

「這……應該沒事吧?」

海竹也不敢確定,主人這樣的情況,她也是第一次見。

海龍是魔武雙修,他則是肯定的說道:「不用擔心,這是傳承。我以前聽過十二弟的祖父說過,遇到仙跡得以傳承的時候,至少需要七七四十九天的時間,方可以傳承完畢。」

海顏鬆了一口氣,「十二弟的祖父是咱們的海神最有名的祭師,他說的可以相信。」

「嗯,只要保護好主人的情況即可,莫讓人打擾了主人傳承才是。」

衝鋒獻朕 海龍沉聲吩咐。

四人更是戒備深嚴,之前他們進來那個狗洞。

海龍找吃食的時候,抽空去了一趟,直接將那個狗洞外放了許多乾草,然後跳進洞內,又找了塊大石頭將它堵死。

善尾的事處理妥當,他們這才繼續安心的保護雲邪。

又是十天時間,雲邪身上的紅光慢慢的淡了下來,她仍站在那裡,面色紅潤,神情平靜。

在她的額心位置,刻畫著火紅色的神農鼎樣式。

紅光是在她的額心位置,聚集在那印記里繼續流轉著。

海龍算了算時間,對著大家說道:「算了算時間,再有一天,主人就傳承完畢,我建議大家不要出去找吃食,就在這裡守著主人。」

「五哥說的是,我贊成!」

海影立即附和。

海竹與海顏點了點頭,紛紛表示自己沒有意見。

他們四個的忠心耿耿,讓玉板指里的迦夜讚賞。

他並不是不能現身出來,燭龍消失后,這裡的結界對迦夜而言,也只是沒有用的東西。

他之所以不想出來,那是因為通過墨晶防禦過濾,他竟也能吸收一點聖火元力,自然不願放過這個機會。

雲邪完全不知道,她將迦夜那貨給的墨晶,扔進手中的玉板指里,反倒是給了他一個變強的機會。

本來就是鬼中之王,又再進一步,若真的達到了鬼帝的境界,天師來了也沒用,根本降不住他!

四個死士靜靜的守著,時間一點一點飛逝,眼看雲邪額間的紅光漸漸消失。

聞風則是突然開口,「有人來了!你們在這裡守著!我出去!」

「等我,我也去!」

海龍朝海影打了個眼色,尾追著聞風,一人一獸沖了出去。

當出去之後,發現竟有上百人之多!

尤其看到那領頭的人,舉著的是梅家的旗幟,海龍心下一沉,今天免不了一場惡戰! 海龍認得帶頭人,那正是梅元豐。

當時因為梅子光的死,哀傷之中卻憤怒不已,想要找人泄憤。

甚至還放言,要找出害死兒子的兇手,讓他生不如死!

海龍認得梅元豐,梅元豐也認得海龍,「喲!看來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我們四處收尋雲邪那小子的下落,沒想到在這個山洞倒是能看見他身邊的死士,那麼雲邪一定在這洞中。」

梅元石正舉著一把紙扇輕輕的搖晃,看上去舉止風度翩翩。可嘴角露出一抹噬血的笑意,「大哥,既然找到了,也就順手解決?」

「大哥,四弟,別衝動!這個地方,我覺得有古怪!」

梅元紹沒有因為海龍的出現,而有所大意,反倒是注意著海龍身邊的那隻巴掌大的野獸,完全認不出來,這是到底是什麼!

「二哥,這能有什麼古怪?我們走了那麼久,根本沒有遇到什麼阻力。」

梅元石收起紙扇,一臉不在意。

梅元豐也在旁贊同,「二弟,你別攔著我,我今天一定要讓雲邪那小子受到教訓!」

「可是,父親定下的計劃是……」

「二弟!你眼中可還有我這個大哥?」

梅元豐直接打斷了他的話,臉上沒有半絲笑意。

梅元紹見狀,只好沉默了,大哥的性子固執,見不得人挑戰他的威嚴,會覺得別人的做法是不把他放在眼裡。他在這一刻突然覺得,自己同意大哥來這西面,是一個錯誤的決定!

梅元豐見二弟不吭聲,這才滿意的看向海龍,「我問你,雲邪那小子呢?」

「你想見主人,先勝了我再說!」

海龍知道面前的人,自己一個都打不過,因為他們實力強大,而且有上百人,他沒有退路!

他一旦退了,那就是將主人出賣在這些人的面前。

「不知所謂!來人,將他拿下!」

梅元豐才不會與他對打,一聲令下,自然有屬下衝上去與海龍戰在一起。

一對一的時候,海龍憑藉著不怕死的戰意,竟隱約能壓住對方,手中的海魂戟如同一條藍色的蛇,在對戰中靈活的舞動,時不時的讓對方身上挂彩。

很快,又有兩個人沖了上去,這麼一來,就是一對三的戰鬥開啟。

海龍只不過是斗魂武將下星的實力,他們三人一起對戰自己,忽閃右跳,處處受制,很快將他壓制的沒有反抗的能力!

後背突然被人踹了一腳,直接趴在地上,動彈不得!

正在這千鈞一髮的時候,一道閃雷從天空擊下。

把所有人都嚇了一跳,海龍則是抓住機會,魚躍打滾的離開了那個地方,向洞口的方向沖了過去。

聞風瞪著面前的人,一字一頓的說道:「你們這些人類,還不快點給大爺滾出去!否則休怪本大爺大開殺戒!」

梅元豐四周看了看,愣是沒看見人,不由微愕,「哪來自稱大爺的混蛋,滾出來,看我不活劈了你!」

聞風見狀,直接飄飛到他的面前,怒喝道:「來!劈我看看!我倒要看看,就憑你,能劈得了本大爺嗎?」 梅元豐怔怔的看著面前如巴掌大的小傢伙,全身是銀色的鱗片,隨後衝天哈哈大笑,拔出自己腰間的大刀,「好!你要找死,你大爺我成全你!」

「大哥,不要衝動!」

梅元紹一直在絞盡腦汁想這是什麼東西,當看到了聞風頭上的龍角,心跳直接漏跳一拍,連忙制止衝動的大哥。

可惜,他說的太遲了!

梅元豐的大刀,已經揮了出去,鋒利無比的大刀,正好砍在了聞風的大腦袋上!

而印入大夥的眼中,聞風是一動也不動依舊在半空中!

梅元豐是持刀人,他只覺得自己這一刀似乎砍在了堅硬無比的東西上,震得他手掌生疼不已。

咔啦!

聞風腦袋上的大刀直接出現了裂縫,隨後整柄刀刃,都成了碎片的掉落在地上!

聞風的龍目,像是有把火在怒燒,它恨恨的看著梅元豐,「你——找死!」

當下,直接朝梅元豐飛了過去,一腳就踢了過去。

於是,可憐的梅元豐還不知道怎麼回事,只覺得那銀光一閃而過的撞到自己的胸口,他就騰雲駕霧被拋飛了起來!

梅元石嚇了一跳,連忙躍身飛向梅元豐,想要接住他,「大哥!」

梅元紹如果到現在還看不明白,就真的是傻逼!

他也在這個時候認出了這隻小傢伙的真面目,只怕此行的珍寶,就是龍神之子——睚眥!

旦凡招惹到它的人,哪一個能活得下來?

可大哥就是衝動,惹惱了它,這該怎麼收場?

梅元紹連忙抱拳行禮,「睚眥大人,請您見諒,是我們不好,打擾了您休息。只要您同意,我們立即離開,絕不再踏入這裡半步!」

聞風鼻子吹氣,「你既然認得本大爺是睚眥,那你教本大爺怎麼相信你說的話是真的?」

梅元紹聞言,事情還有商量的餘地,那就比什麼都好!連忙詢問,「只要睚眥大人有什麼要求,我都會答應!」

「跪下,朝本大爺嗑三個響頭!另外,我可以放你們三人,但這些人,都得留下!」

聞風狡猾的提出了尖酸刻薄的條件,它完全不怕對方會反對。

只要反對,它照樣殺無赦!

老祖宗可說過了,擅闖者都可以殺。

可是,那梅家的人,雲邪曾經說過,要慢慢的逗著他們玩的,它還是想知道雲邪會怎麼玩殘他們,所以它也就藉機放他們一馬。

梅元紹怔了一下,為難不知道該不該答應。

拋下這些替梅家賣命的人就此離開,那就是不義;若不拋下他們,那就是抱著一起死!

聞風也不逼他而是自顧自的召來雷鳴閃電,大雨傾盆而至!

行雷布雨,本就是龍神之子必備的能力。

轟轟轟——

天空時不時亮起閃電,耳邊傳來了震耳欲聾的雷聲。

海龍一臉傻呆,怔怔的看著聞風。

他完全不知道聞風竟是這樣大的本事,一路上他們四個死士還給它找好多吃的,平素都是見它乖馴聽話的樣子,完全把它當成寵物獸看待。

結果,聞風脾氣火爆的時候,天空直接雷鳴閃電,暴雨傾盆而下!

這等改變天象的本事,讓他相信了梅元紹的話,它不是寵物獸,而是龍神之子——睚眥! 聞風見那梅元紹還沒有半點反應,也毫不客氣的行雷,讓雷轟在了他的身上。

瞬間,梅元紹的手臂直接傳來了麻麻的感覺。

低首一看,手臂都黑了一大片,面色頓變,立即對聞風說道:「睚眥大人,我同意!我同意!」

「還不嗑頭?」

聞風昂著下巴,一臉睥睨高傲的神情。

「我嗑,我嗑!」

說完梅完紹再無二話,乖乖的嗑了三個響頭!

實打實的嗑頭,三個響頭直接嗑得他的腦門直接紅腫起來。

聞風這才滿意的點頭,嘿嘿一笑,咧嘴而笑,「行了,你可以滾了!」

「是,是!謝睚眥大人不殺之恩!」

梅元紹當即起身,不再看那些帶來的手下,朝梅元石、梅元豐的方向而去。拽著他們快步離開了這裡,就怕再呆一秒,那睚眥又改變了主意,到時他們真死這裡,別提有多冤枉!

在梅元紹三兄弟的離去后,留下的那上百號人,聞風可沒有手下留言,直接揮雷而下。

上百道閃電,從天而下,直接絞殺梅家人帶來的上百號人,連慘叫聲都來不及發出來,就瞬間被轟成黑炭,生命就此抹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