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注意安全,速戰速決。」馬丁原本是想拒絕的,但是最後還是不忍心打斷賽娜。

「你倒是要小心,王蛇的屍體會吸引來不少的怪物。現在就是看,誰的速度快了。」

「你害怕嗎?」馬丁背對著賽娜,對於賽娜的感覺他心中充滿了疑惑。

「害怕並不能幫助我逃離追殺,害怕並不能幫助我離開這裡。即使害怕,為了活下去,我也只能硬著頭皮面對。」

「你真的很勇敢,以前是我們忽略了你。」

「沒有,只是我不太喜歡與人交流。而且你們的話題我也參與不了,與其浪費時間迎合你們,不如多做點自己喜歡的事情。」

兩人說話之間,賽娜的衣服也換好了。她簡單的用清水清洗了一下自己的身體,總算是沒有之前那麼難受了。

「你,是我們看走眼了!」馬丁看著賽娜,似乎此時的賽娜又變的不一樣了。

「你不也是,我們也看走眼了。」賽娜拍了一下馬丁的肩膀。

「留級生加上煙癮,大家都以為你不怎麼樣。現在的你,也是判若兩人。」

聽著賽娜的話,馬丁笑了起來,其實他們兩個都差不多。

「有動靜,快去叫人。」溫馨的時刻是短暫的,很快賽娜就接到了系統的警告。

賽娜開始觀察地形,現在撤離一定會撞上趕過來的怪物。現在他們只能找一個安全的地方躲起來,等到事件的平息。

班長那邊也快速的把屍體收拾好,體育委員背著荷趕了過來。賽娜迅速地找到了一個高地,在怪物探頭的一瞬間,五人已經安全的在高地上躲了起來。

最先趕到的是順著水流而來的魚人,美味的食物自然是它們的追求。看到王蛇的屍體,直接開始大快朵頤。

地面開始鬆動,似乎有什麼東西即將破土而出。一個和吸盤類似的腦袋從土了冒了出來,正是賽娜的狩獵任務:飛天水蛭。它正在汲取王蛇的血液,身體也隨之變得通紅。

慢慢的,嗜血的怪物越聚越多,幾人看著密密麻麻的怪物開始頭皮發麻。此時此刻班長才深刻的感覺到了,賽娜的追蹤是為了什麼。那麼多的怪物,他們這些人還不夠他們塞牙縫的。

「你幫我計算一下,有多少怪物。」所有人都沉浸在怪物的恐懼之中,只有賽娜還在惦記著她的獎勵。

『我更新了獎勵兌換表,從現在開始清理喪屍將不再獲得任何的獎勵。』

「你這是歧視,憑什麼它們不算獎勵!」一聽自己一個賺獎勵的路子被系統擋住了,賽娜恨不得現在就想和系統理論理論。

『那些怪物獎勵會更加豐富,而且你遇到的幾率會越來越大的。』

「如果我清理了這一波怪物,狩獵任務是不是就能完成了。」

『還差一個樹妖,基本上就完成了。』

「樹妖?」賽娜沒有見過樹妖的樣子,開始探頭在怪物群中尋找樹妖的痕迹。

『樹妖都是固定在一個地方的,不會移動。你不用看了,這裡沒有。』

一分鐘之後幾人幾乎已經看不見王蛇的屍體了,滿眼過去全是密密麻麻的怪物。賽娜做了一個手勢,示意馬丁他們可以撤退了。現在怪物們都在享用美食,暫時沒空理睬他們。

五人排成一排,悄悄的離開了這裡。走之前,賽娜把自己早就準備好的燃燒瓶丟了下去。她剛才在王蛇身上加了一點驚喜,就算不能全部清理了,也夠它們喝上一壺的。

賽娜把開part用的酒都裝進了倉庫里,正好現在用來歡迎那些『客人』。撤離沒有多久賽娜就收到了系統的報告,現在她的狩獵任務就差一個樹妖了。

「你知道樹妖在那裡么?這種提示總不算犯規的。」

『你一直向前,很快就知道了。』

就算系統不說,賽娜很快也會遇到的。監視器後面的人,對於賽娜已經開啟了圍剿模式。她的存在已經嚴重的影響到他們的計劃了,好在時間還有有點充裕。

一個拐彎,賽娜就收到了系統的警告聲。系統剛剛給她指了一條路,她就遇見了目標,也不知道算不算烏鴉嘴。

「趴下!」賽娜拉著馬丁往地上躺,一道犀利的風從頭上略過。

大家還沒有反應過來怎麼回事,賽娜已經開始第二步行動了。直接拿出自己的短刀不停的在半空之中揮舞,一頓操作猛如虎。

「馬丁,幹活!」賽娜把自己的另一把短刀直接丟給了馬丁。

就目前的情況來說,馬丁是賽娜唯一能信任的人。還是靠譜的不會丟下自己逃跑的隊友,所以多多『使用』隊友,也是賽娜常有的習慣。

「什麼情況?我根本看不見敵人。」馬丁快速的接近賽娜,兩人開始合作清理看不見的敵人。

「你往地上看一眼就知道了,全是樹枝。」就兩人說話的這點時間,腳下的樹枝已經堆成一個小坡了。

「樹妖?攻擊我們的是樹妖?!」現在的馬丁對於任何無法理解的東西,已經見怪不怪了。

現在他覺得即使哥斯拉出現在他的面前,他都不會多說一句話了。只要賽娜敢動手,自己就會義無反顧的跟在她身後。

「火攻,用火攻!你帶打火機了嗎!」賽娜手裡有酒,一把大火就能解決所有的事情。

「有,可是怎麼點燃它?」作為煙的常客,馬丁身上自然是常備打火機。

「想辦法找到它的本體,挖出它的根系,一把火處理了。」

賽娜看著系統的資料,這個樹妖並不一般。它的身上攜帶著不少的怨念,如果清除不了怨念,那就只能用強硬的手段處理了。

不知道樹妖是不是聽見了兩人的對話,攻擊突然停下開始撤退。兩人互相看了一眼,不明白這個樹妖有什麼打算。

「是什麼?看清楚了嗎?」見安全了等沒有動靜了班長才起身打量著兩人。

「是樹妖,我們闖進了它的地盤。」賽娜撿起一根樹枝觀察了起來,隱約能看見上面泛起的黑煙。

賽娜沒有想到,自己不單單是要做保鏢的活,現在還要做驅魔師的工作。生活不易,都是為了工作。

。 秦風和葉輕眉點了點頭,又往前走了一段距離,很快便是看到前面出現了一座城堡。

這城堡佔地千畝,規模非常大,而且看起來還是比較新的,並沒有給人一種滄桑之感。

城堡大門前,守着一派的戰士,他們之中大部分都是華夏人,也有一部分亞特蘭蒂斯的本土人,也有少數來自其他區域的外來者。

看得出來,天工會的人已經徹底融入了亞特蘭蒂斯,他們創建的工會,吸收了各種各樣的成員,已經不再是原來的天工會。

看到李傑和秦風,葉輕眉走來,那些戰士眼中露出警惕之色。

他們手持長槍,大步來到了秦風面前,攔住了他們的去路。

「來者何人,這裏是天地工會,外人不得入內!」

為首一名隊長直接拔出了長劍,指著秦風等人道。

李傑抱了抱拳,直接用華夏語開口道:「大哥,我們沒有惡意,是這樣的,這位秦風兄弟是來自華夏的外來者,他想要加入天地公會,希望閣下去通報一聲!」

聞言,隊長的目光掃過秦風。

不得不說,這隊長還是有點眼力勁的,一眼就看出來秦風身上氣息極其身後,絕對是練家子裏的好手。

他點了點頭,收回長劍,道:「你們在這裏等著,我去稟告長老!」

天地公會收人的流程極其嚴格,一般的小隊長這種級別的人物,都沒有資格招收正式成員。

當然,在公會裏安排幾個雜工倒是沒有問題,但也僅僅是混口飯吃而已。

想要飛黃騰達,做出一番事業,還得成為正式成員,然後一步步往上爬。

而正式成員的考核,只有長老級別的人物才有資格進行。

三人老老實實在城堡大門前等待,沒多久,那隊長就出來了,臉色比之前緩和了不少,不再那麼嚴厲。

「現在我來問你,你們三人是什麼關係!」

三人面面相覷。

秦風按照之前的說辭,道:「這位叫做李傑,是我兄弟,這是葉輕眉,我妻子!」

「你妻子可以進去旁觀,朋友不允許!」

隊長臉色又恢復了嚴肅,不留情面的說道:「即便通過正式成員,也不可能讓你的朋友進入工會。」

李傑臉上露出失落之色,勉強的笑了笑,「我知道,這個我知道的!」

他轉頭看向秦風,拍了拍秦風的肩膀,「秦大哥,加油!」

秦風重重點頭,想了想,從懷裏取出一袋銀幣,交給了對方。

然後道:「這些錢你拿去,救濟一下其餘的兄弟。」

李傑一愣,猶豫了一下,最終沒有拒絕秦風。

他和地下室里那些華夏人,都只是普通人,在菲力城雖然安全,但生活卻非常艱難。

普通百姓在這個城市裏只有做苦力才能賺取一些微薄的收入。

他收下秦風的銀幣,重重點頭道:「秦大哥,謝謝!」

「這是我應該做的,應該是我謝謝你才對!」

秦風心中感慨,他也很想幫助李傑這些人改變當下的緊迫狀況,但眼下自己都沒有立足,能做到的只有這些了。

一旁,葉輕眉看到這一幕,美目之中也是露出了不忍之色。

這些銀幣,大概就是秦風對李傑等人的報答了。

收下銀幣后李傑再三道謝,最後離開了城堡。

至於後面的考核,李傑不看也知道,以秦風的實力絕對可以通過,並且得到高層長老的賞識。

隊長很有耐心的等著幾人道別,直到李傑走後他才開口道:「跟我進去吧!」

「是!」

秦風和葉輕眉點了點頭,隨後跟着隊長走進了城堡裏面。

進去之後,就發現這城堡里的景象,比外面還要繁華很多。

一輛輛貨車堆放在角落裏,雜工們將貨物丟上馬車,準備運出城堡。

其餘還有許多人在忙碌著,負責清理,運輸,人們有說有笑,一片其樂融融的氛圍。

看到這一幕,秦風和葉輕眉都有種說不出的感覺,那就是天地公會,似乎蘊含着極其龐大的能量。

周圍那些建築也是異常的恢弘大氣,比城中那些建築還要高大很多,一座座塔樓讓人目不暇接。

隊長帶着兩人來到前方大殿,進去之後,就看到一位身穿白袍的老者站在大殿裏面。

這老者滿臉胡茬,是個典型的華夏老人,他也看到秦風和葉輕眉走了進來,臉上露出笑意。

「華夏的外老者,你們好,我叫周城!」

「聽說你們打算加入天地公會是嗎?」

老者主動開口。

葉輕眉指著秦風道:「是我丈夫想要加入,他叫秦風。」

秦風點點頭,暫時沒有必要讓給葉輕眉加入,只要確保兩人能呆在一起就行。

周城點點頭,道:「按照我們的規矩,需要通過極其嚴格的考驗才能成為正式成員,你準備好了嗎?」

「準備好了!」秦風點頭道。

「那跟我來吧!」

周城示意隊長退下去,自己則是帶着兩人朝偏殿方向走去。

穿過走廊的時候,他一邊介紹考驗規則。

「考驗的內容分為三項,前兩項分別是力量測試,天賦測試!」

「第三項則是實戰考核,工會會給你安排一個正式成員才能完成的任務,規定時間內,完成這個任務后,就算通過了所有考驗!」

不得不說,考驗確實非常嚴格,一般的武者想要通過會十分困難。

但對於秦風來說根本不算什麼。

他隨意的點了點頭,表示自己已經知道。

這番態度落在周城眼裏,心中頓時詫異,這小子,居然這麼有自信?

他也不再多說什麼,很快帶着兩人來到了偏殿。

這偏殿裏空無一人,中間的空地上,有一塊兩米高的巨石。

周城從隊長口中,已經得知了兩人的情況,他指著石頭道:「你們是新的外來者,對亞特蘭蒂斯還不熟悉,這時亞特蘭蒂斯獨有的石頭,可以專門用進行力量測試。」

聽聞此話,秦風和葉輕眉眼中都是露出了感興趣之意。

就聽老者道:「這塊石頭叫做越石,根據受力程度的不同,表面上會放出不同顏色的光芒。」

。 因吞噬人類靈性,牛頭魔怪屬下的妖魔實力都有了極大提升,雖然這樣的提升是以理智喪失作為代價,但它們的力量卻是真實不虛的。

除了質量提升外,牛頭魔怪還以鬼山的名義徵召著這片區域的小妖,這讓它們的數量再次恢復到了30隻。

而它在陰境所做的事情還不止於此。

就在它監視著屬下的時候,它的參謀,那隻狐狸來到了自己老大身邊,擔憂的道:「老大,抓捕百多人是不是有些高調了,按我說的,讓它們去遠處吞人,吞完回來消化是最好的,現在這樣我們很容易遭到人類的針對。」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