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時,劉老爺子卻是撫著鬍子笑了起來。

劉龍一愣,「爺爺,什麼意思?」

「其實那位葉先生最後為什麼會這樣對你說的原因,很簡單。」

「或者說,他也沒有說錯,他來救我的目的,就是因為利益,利益足夠,所以他來了。」

「只不過,這種事,換做普通人的話,也許會隱藏在心底,絕不會露出來,但他露出來了。」

「你知道為什麼嗎?」

劉老爺子看向劉龍,笑著問道。

「不知道。」

劉龍有些迷糊。

「這就是差距啊。」

劉老爺子搖了搖頭,嘆了口氣道:「因為我。」

「因為爺爺您?」

劉龍更迷糊了。

「對。」

「因為我的存在,所以他會明說。」

「因為即便他不明說,等他離開后,我也會問你是如何請他過來的。」

「到時候,我是絕不會允許你因為我,對他馬首是瞻。

所以那個時候,他對我們劉家,僅僅只是有一個恩情罷了,而恩情,隨便找個機會還了便是!」

「可現在,他明說了,而且還指名道姓,讓你對沐凡馬首是瞻。」

「換句話說,他是在當面讓你還了這恩情,而且你還不得不還!」

說著,劉老爺子笑著搖了搖頭,「這位葉先生,還真是個有意思的人。」

劉龍目色微變,看向劉老爺子道:「那我們……」

聽到劉老爺子這番話,劉龍第一反應便是反悔。

就憑他們劉家的勢力,便是反悔,他自認為葉秋也拿他沒辦法。

「不!」

不過他話音剛落,劉老爺子便直接打斷,顯然是看穿了劉龍的心思。

「你不但不能反悔,反而要儘可能的交好他!」

劉老爺子擲地有聲的道:「如此人物,再加上這般醫術,你認為他會一直默默無聞下去?」

「遇到他,是你的機會,而他也給了你這個機會,所以我們必須交好。」

「只有這樣,在我離去后,我們劉家才能一直延續下去!」

「不然,就憑你……唉」

說到這裡,劉老爺子看了劉龍一眼,不由嘆了口氣,滿臉的失望。

然而這時,他又看到劉龍閃爍的目光,直接沒好氣的給了劉龍一個腦袋瓜子。

「真是個榆木腦袋。」

劉老爺子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模樣道:「我的這些話,你就當做是我的遺言。」

「一旦讓我知道你沒遵守,就算我死了,我也不會安心!」

劉龍目色頓時一變,連忙道:「爺爺,我知道了……」

待劉龍離去后,劉老爺子看著門口,忽然想到葉秋離開時嘴角露出的那抹笑意,不由再次嘆了口氣。

「沒想到我還是算差了一籌,恐怕你連離開后,我會怎麼對劉龍說,都想到了吧?」

「我這一身算計無數,沒想到最後居然在你這個小輩身上輸了一籌,看來,不服老是不行了……」

聽到這話,一旁扶著劉老爺子的劉小婉,那雙大眼睛頓時星光大冒。

「爺爺,葉哥哥那麼厲害啊?」

劉小婉滿眼小星星的說道。

劉老爺子摸了摸劉小婉的小腦袋,笑著道:「何止厲害,你爺爺我在心計上,這輩子沒輸給過誰,沒想到今天卻輸給了他。」

「這種人物,豈是凡人!如果非要用一句話來說,恐怕也只有那句話了。」

「金鱗豈是池中物,一遇風雲便化龍!」

「尤其,他如今也才不過二十二歲……」

「唰——」

聽到這話,劉小婉滿眼的小星星更多了。

看到劉小婉這幅模樣,劉老爺子先是一愣,隨後忽然笑道:「小婉啊,你覺得你葉哥哥怎麼樣?」

「怎麼樣?」

劉小婉先是一愣,續而小臉一紅道:「葉哥哥超厲害的!」

劉小婉揚起了秀氣的小拳頭。

劉老爺子摸了摸劉小婉的小腦袋,笑著道:「那你有時間多去找你葉哥哥玩,如果龍兒阻止,你就說是我說的。」

「好耶!」

劉小婉頓時歡呼起來。

劉老爺子卻是在心中嘆了口氣。

劉小婉恐怕對葉秋有好感了,他活了這麼多年也不是白活的。

只是,葉秋這種人物,能看得上他孫女么?怕是難!不過,即便看不上,能讓劉小婉搭上葉秋這條線,也足夠了。

至少能讓他們劉家,再平安無事一百年。

只是……劉老爺子看了眼自家的孫女,在心底無奈的道:「可惜小婉了。」

……

與此同時,計程車上。

葉秋嘴角微勾著笑意。

「劉老爺子,你真是個老狐狸。」

其實替劉老爺子治好后,他的第一聲咳嗽,葉秋就知道他醒了。

然後,劉老爺子便是一直在裝睡,而誰,又能叫醒一個裝睡的人呢?劉老爺子的心思其實他很清楚。

他就是不想承葉秋的情,他不醒,這一次承情的,就是他的孫子劉龍。

而只要他在世一日,劉龍就還不可能當家做主,而只要不當家做主,這個情,就是個小恩情。

只是葉秋的這一番話,讓這個小恩情,變成了大恩情。

而劉老爺子,即便裝睡,也無法改變!「你是老狐狸,但我也是小狐狸。

世人都說姜還是老的辣,但還有一句話。」

「長江後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灘上!」

「跟我玩心計,你還嫩了點!」

葉秋悠然的笑著。

心計,他的確不行。

但那是以前,最近他看了幾部電影,正好有玩謀略的片段。

而他,又有文曲星的『過目不忘』,看了一遍后,謀略這種東西,他就融會貫通了。

不過說真的。

玩謀略的人,心是真的臟……葉秋可以說深有同感。

尤其是將謀略融會貫通后,劉老爺子的想法他清楚過後,越加覺得,人真的是越老,越老奸巨猾。

很快,車就行駛到江城區域內。

不過剛一臨近。

葉秋目色陡然一變。

「被跟蹤了!」

回頭一看,卻沒看到任何跟蹤車輛。 顧白沉默著。

對於南宮偃月,他的好奇心更重了。

顧白感覺南宮偃月的秘密就像是一個香甜的果實。

它一步一步引誘自己邁向深處,然後把自己困在中心,最後,自己將被那個看不見的,名叫陰謀的怪物吃掉。

但是轉念一想,如果自己掌握了南宮偃月的秘密,在必要時刻,這秘密就會變成可以威脅南宮偃月的一把利刃。

眼看顧白眉頭微蹙,南宮偃月輕聲安撫道:「將軍不必擔憂,本宮的身體不會影響原來的約定。」

她停頓一下,眼裏閃過一絲戲謔。「天星監說了,本宮活不過二十五,今年七月一過,本宮便二十三了。兩年時間,本宮覺得夠用。待除掉平南王,將軍可同本宮和離,這樣也不會耽誤將軍迎娶心上人。」

「殿下還是先想想怎麼治好身子吧。」面對南宮偃月的打趣,顧白反擊道。

他的語氣裏帶着明顯的不悅。

對南宮偃月說出「和離」二字甚是不喜。

「和離」對於她來講,就這麼隨便嗎?說起和離,就彷彿再說今天一日三餐吃了什麼,一樣的平常又漫不經心。

顧白忍不住想着,面色發黑。

顧白似乎忘記了,這場婚姻,從一開始就是一場冰冷的政治交易。

不帶一絲感情。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