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請讀者期待觀看下一章《小廟—上》 」怎麼沒有猛獸出沒?」老丈的兒子是個四十歲左右的中年人,看樣子就是老實巴交的一個人,他大聲說道:」爹,你忘了前年,隔壁家老張上山採藥,發現了一頭猛虎的事兒啦」

老婆婆連連搖頭,大聲說道:」什麼猛虎,順兒不是說過那是一頭黑色的豹子嗎?是不是,順兒?」

老婆婆口中的順兒指的是自己的兒子,那個中年人點點頭,對著老丈說道:「爹,孩兒親耳聽張老伯說過,他遇到的是一頭巨大的黑色豹子,不是什麼猛虎。爹,你記錯了。」

「黑色豹子。」葉泊雨一下子來了興趣,忙問道:「敢問這位大哥,是什麼樣的一頭豹子?」

那個中年人點點頭,跟葉泊雨說道:「聽張老伯說,有一天下午,他去一線天懸崖上采草藥,采著采著,他看到山崖高處有一株紅色的人蔘花,不禁大喜,那一定是一株成形的山參,沒準兒會是上百年的野山參。

張老伯採藥多年,知道這種百年以上的老山參都有靈性,今天在這裡看到,沒準兒明天就不見了。所以,他顧不得別的,不顧一切的上山采參。

誰知道,他拼了性命,好不容易才爬上了半山坡,眼看那棵老山參就在眼前,張老伯大喜,正要伸手去采。

就在此時,突然身前一陣腥風吹過,一個巨大的黑色身影快速無倫的一閃而過,借著月光,張老伯看的清楚,就是一頭黑豹,黑豹低頭叼起老山參,一轉眼就沒入到山林中,再也不見了。」

「後來呢?」葉泊雨追問道。

中年農夫搖搖頭,低聲說道:」後來我就不知道了,張老伯就說到這裡,以後就沒有了。」

老丈卻不耐煩的說道:」那個老張整天神神叨叨,說什麼見到過黑豹,猛虎的,怎麼這麼多年來,這麼多村民,就他一個人見過?問他那頭黑豹什麼模樣,到底去了哪裡,他卻又一會兒這樣,一會兒那樣,根本說不上來。我看他啊,根本就是胡說八道。」

老婆婆也附和說道:」是啊,我看那個老張也有問題,自從那天採藥回來,一天到晚的跟大家說什麼懸崖壁畫,百年山參,一定是著了魔了,他的話,我們可不能信啊。」

葉泊雨卻跟那個中年農夫說道:」這位大哥,一會兒吃了飯,你能帶我去見見這個張老伯嗎?」

」見他幹嘛?」中年農夫奇怪的問道。

柳飛絮一直悶聲吃飯,聽的葉泊雨今天舉止奇怪,但知道他必有深意,也不點破,只是靜靜的聽著。

葉泊雨吃了幾口飯,隨意的說道:」我今日也是無事,聽剛才說的這位張老伯如此奇遇,就起了好奇之心,想去看看。」

」原來如此。」中年農夫點點頭說道:」那容易。張老伯就住在隔壁,這幾天他也不去採藥,天天待在家裡。一會兒吃晚飯,我去耕地,你跟著我,我帶你去他家找他。」

」有勞大哥了。」葉泊雨高興的說道。

」我也去。」柳飛絮一直不說話,這時才冒出這樣一句。

」好。我們一起去。」葉泊雨笑道。

幾個人很快吃過早飯,老丈拿了鋤具,自去農田中鋤地。中年農夫套好了黃牛,牽著牛,喚了葉泊雨和柳飛絮,三人一起去找張老伯。

張老伯家就在隔壁,下了平台,沒走幾步,就走到一間木屋前邊,中年農夫喚了幾聲,」張老伯,在家嗎?」

過了一陣,就看到木屋門一開,走出一個七十多歲,黑瘦枯乾的一個老頭來,老頭雖然乾瘦,說話聲音卻很大,離得老遠就大聲說道:」大順子,什麼事情啊?」

馬上就看到了葉泊雨和柳飛絮,驚奇的問道:」這兩位是誰啊?大順子。」

」這是兩位迷路的客人,誤打誤撞來到了咱們桃花村。」中年農夫說道:」今天早上,他們聽我說了你採藥遇到黑豹的故事,特別感興趣,這才讓我帶著來找你。」

」原來如此啊。」張老漢特別高興,大聲說道:」來來來,快快進屋。咱們屋裡說。」說著,就熱情的拉著葉泊雨和柳飛絮,讓他倆進屋。

中年農夫牽著牛,大聲說道:」張老伯,我去上田幹活了。你們慢慢聊著吧。」說完,自行走了。

張老漢也不留他,只是熱情的拉著葉泊雨,讓二人進屋。

屋裡非常簡陋,除了一張床就是一張小小的飯桌,根本坐不下仨人。地上還放著兩個酒罈,除此再無他物。張老漢抓抓腦袋,不好意思的笑道:」不好意思,屋裡坐不下。我們只能到屋外敘話了。」

葉泊雨客氣了幾句,三人在屋外一棵大柳樹下席地而坐。剛坐下,張老漢就迫不及待的問起兩人是怎麼來到這裡的,這裡可是至少有幾十年沒有來過外人了。

葉泊雨也不多說,只是說兩人是京城人士,出來遊玩,不慎迷路,這才誤入桃花村。隨即,葉泊雨就馬上問起黑豹之事,張老漢似乎對自己遇上黑豹這件事甚為得意,一聽葉泊雨問到,就再也顧不得別的,眉飛色舞的說起了當日之事。

張老漢神神秘秘的說道:」這件事,可以說是我張老漢活了七十多年,遇到的第一等怪事,那天,我獨自一人去前邊的一線天峽谷采草藥……」

他說的前邊和那個中年農夫說的一模一樣,其實就是採藥遇上了一頭巨大的黑豹。葉泊雨想知道的可不只是這些,他就又問起一些細節。

」老伯,您那天見到的那頭黑豹,您還能想起來是什麼模樣嗎?」


」怎麼不能?」張老漢肯定的說道,又仔細的描述了一下那隻黑豹的模樣,但是言語含糊,說不清楚。葉泊雨知道他其實就是一瞬間無意中看到而已,哪能看到什麼細節。

葉泊雨又轉而問道:」老伯, 冤家對對踫︰首席老公,悠著點 ?跟村長報告過沒有?」

」別提他了!」張老漢一拍大腿,搖頭說道:」我第一個告訴的就是他,他非但不信,還說我整天就知道喝點兒酒瞎說八道。

沒錯,我張老漢沒事兒是愛喝點兒酒,但我從來不醉酒胡言啊。大家不信也就算了,還指責我瞎說八道,這就有點兒過份了吧。」

柳飛絮晃了晃螓首,大眼睛轉了幾轉,笑著說道:」張老伯,你再想一下,那天你還看到了什麼奇怪的事情,或者你還跟村長說過什麼話,村長這才斥責你的?」

張老漢又想了一陣,才說道:」當時,我確實是還看到一件非常奇怪的事情,只不過太過離奇,我只跟村長一個人說過,他聽了之後,就指責我喝酒誤事,瞎說八道,還不讓我跟其他人說。久而久之,我自己都淡忘了,要不是你二位問起,我都想不起來了。」

」哦?什麼奇怪的事兒啊?」柳飛絮一下子來了精神,忙嬌聲問道。

張老漢沉吟了一下,點點頭說道:」你倆乃是外人,跟村裡人無關。再說這件事也不是什麼大事,不知道村長為什麼不讓我說起,真是奇怪的很。

那天,我無意中發現了那棵老山參,但是,奇怪的是,那棵老山參卻不是長在山崖上,是長在一個巨大的丹爐上,丹爐的後邊,好像還有一座小小的古廟。」

」什麼?巨大的丹爐?」葉泊雨忙問道,自己在山神廟中可沒有發現什麼巨大的丹爐。


張老漢尷尬的笑笑,大聲說道:」哈哈,我就知道你們不會相信,其實老漢我自己也難以相信,一定是我人老眼花,看錯了。

老漢我在這裡活了七十多年,天天經過一線天峽谷,別說有什麼巨大的丹爐和古廟了,就是一草一木,老漢都清清楚楚,一定是我看錯了。」

葉泊雨心裡明白,張老漢其實並沒有看錯,那天一定是因為百年人蔘精闖進了山神廟中,不知道怎麼破了山神廟的封印,讓山神廟暴露了出來,被誤打誤撞的張老漢正好給看見了,山神豹妖急忙擒住了人蔘精,恢復了封印。所以才有了張老漢看見一隻黑豹叼走老山參的那一幕。

而村長指責張老漢胡說八道,不然他告訴別人,那就很好理解了,一定是村長不想讓山神廟和自己的秘密暴露,這才如此吩咐張老漢的。

但是,自己去過山神廟,可沒有發現什麼巨大的丹爐。莫非,秘密就在這巨大的丹爐上?

想到這裡,葉泊雨笑了一下說道:」張老伯,那個一線天,我倆到桃花時也曾經走過一次,確實沒看到什麼巨大的丹爐和小廟啊。莫非,真的是老伯看錯了。」

張老漢搖搖頭說道:」是啊。老漢我老眼昏花,加上那天天色又晚,一定是看錯了,也不能怪村長斥責於我。哈哈。」

葉泊雨又問了幾句關於村長的事兒,張老漢只是說道,村長跟他們一直在一起一直也是待在桃花村,只是住的稍微離大家遠了一點點,別的跟大家一模一樣。

又問了幾句,葉泊雨算到村民該發現一線天被燒焦的事情了,這個張老漢也沒什麼好挖掘的了,閑談了幾句,就告別張老漢,出門而去。

敬請讀者期待觀看下一章《小廟—下》 一出門,柳飛絮就一擺頭,嗔道:」你已經明白了,是不是?」

葉泊雨笑著點點頭,說道:」剛才聽張老伯一說,我有了些端倪了。」


」你去那個小廟,為什麼不帶著我?」 一見傾身:國民老公強制愛

葉泊雨不禁感嘆這個小姑娘真是冰雪聰明,自己什麼都沒說,她就能猜出確實有這麼一個小廟,而且自己還去過。

」飛絮,你可真是聰明無比。不錯,張老伯說的那個小廟確實是真的存在,昨夜我也已經去過一次,但是卻沒有發現任何線索。所以,今天才想辦法看能不能從村民口中得到一些線索。」

」哼!聰明還用你誇啊。」柳飛絮長發一擺,哼了一聲說道:」我問你,昨天去那個小廟為什麼沒帶我?」

」飛絮,這可真是天大的冤枉。昨夜我可是一直帶著你,只是你自己誰的太死,不知道罷了。」葉泊雨微微笑道。

柳飛絮粉臉一紅,低聲說道:」笑什麼!我又不知道那個猴兒酒那麼厲害,害得我睡得跟死豬一樣,連去了哪裡都不知道。」

兩人說說笑笑,腳步輕快,不到一盞茶時分,就走出桃花村,來到一線天峽谷中。

峽谷中燒痕宛然,葉泊雨在來的路上已經把自己昨夜的事情跟柳飛絮講了一遍,柳飛絮說道:」村民一定會認為是天火燒死了村長,我們不用管他,趕緊去找雲中子的功法要緊。」

葉泊雨也是同樣的想法,點點頭,隨手布下了一個障眼法,讓外界的村民看不到自己兩人。

柳飛絮四下里看了一番,搖搖頭說道:」葉哥哥,山神廟在哪裡?我怎麼看不到啊?」

」同樣,那也是障眼法。」葉泊雨邊說邊發出一記掌心雷,震開了山神廟的迷霧,露出了巨石上的山神廟。

」哇。好漂亮啊。葉哥哥,我們快上去。」柳飛絮高興的拍著手說道。

葉泊雨真沒看出有什麼好漂亮的,搖搖頭,駕起劍光,兩人來到山神廟廟前的巨石上。

」這是多少年沒來過人啊?」柳飛絮大聲的嚷嚷道,」你說的什麼大羅金仙,就住在這種破破爛爛的地方?」

」這個小廟都破敗了不知道多少年了,大羅金仙早已經離開了,你以為大羅金仙還住在這裡啊?」葉泊雨沒好氣的說道。

」那當然。哪有大羅金仙住在這等又小又破的地方的!」柳飛絮撇撇嘴,搖著螓首看了看四周,又說道:」仙人為什麼都喜歡把自己住的地方安置到如此危險的地方?

」還不是為了平常人找不到他們!」葉泊雨有點兒奇怪,今天柳飛絮怎能盡問一些莫名其妙的問題,這可不是她的風格啊。

」為什麼不想讓平常人找到他們?」柳飛絮又說道:」他們不是以拯救蒼生為己任嗎?怎麼連蒼生都不願意見呢?」

」這!」葉泊雨終於無言以對,搖搖頭說道:」飛絮,我可說不過你,這些問題,估計只能當面問那些神仙了。」

」哼!要幫人就痛痛快快的幫,這麼半遮半掩的可真是不爽快。」柳飛絮撇撇嘴說道。

葉泊雨哪裡接的上口,只是笑笑不語。

柳飛絮四下里看看,又說道:」哪裡有什麼巨大的丹爐啊?是不是又被仙人給藏起來了?」

葉泊雨推開房門,小廟裡的情形跟昨天一模一樣,兩人找了半天,沒發現什麼異狀,張老漢說的那個丹爐別說是那麼大了,就算是蚊子腿大小,也早就找到了。

」葉哥哥,那個張老伯說是,丹爐在野山參的下邊,是不是說當時那個仙人是不是正在煉丹藥,正好被張老伯發現了。」柳飛絮坐在地上,看著葉泊雨輕聲說道。

」正在煉丹?」葉泊雨心中一動,有可能,那野山參既然已經修練成精,怎麼會被一個毫無修為的張老漢差點兒採到手?答案只能是一個,那就是野山參已經被制服了,而且極有可能正在被煉化。

想到這裡,葉泊雨心中一喜,這麼說的話, 蜜汁二婚進行時:渣男老公別擋道 。如果自己有了雲中子留下的丹爐,那別說煉製救夢瑤的解藥了,就算是煉製每一個修真者都夢寐以求的渡厄金丹,那也不是沒有可能了。

葉泊雨運起地眼,仔細的察看這山神廟裡的每一寸角落。

柳飛絮喃喃的說道:」那丹爐既然在下邊,那極有可能就在這座小廟的地基之下,可是,這座小廟的地基是這麼一大塊巨石,哪裡有什麼丹爐啊?」

言者無意,聽者有心。葉泊雨聽了卻是大喜,忙一躍出去,站在平台上往下觀瞧。

腳下這塊大石長足有三十丈,寬有數丈,三丈之高,小山般大小,在懸崖之上顫顫巍巍,搖搖欲墜,彷彿隨時都有可能就會被一陣風吹落山崖。

之前自己一直沒有注意到這塊巨石,現在仔細看來,如果張老漢看到的那個丹爐是真的,最大的可能就是在這塊巨石中。

葉泊雨的地眼可以隔物透視,隔櫃視物,頑石中是否有玉石翡翠,他一眼就能看出來。但是這塊巨石裡邊到底是什麼,自己卻一點端倪都看不到。

越是沒有痕迹就越是可疑,葉泊雨上下又細細看了一陣,心中斷定這個山神廟如果真的有秘密,就肯定藏在這塊巨石中。

柳飛絮看葉泊雨眼神漸漸的變的堅定起來,知道他已經找到了辦法,輕聲說道:」葉大哥,你要是決定了就儘快行動吧。小心時間一長,節外生枝啊。」

」好。」葉泊雨點點頭,說道:」飛絮,秘密就在腳下這塊大石中,我這就破開這塊大石。飛絮,你到我芥子空間中暫時躲避一下。」

」嗯。葉大哥你小心啊。」柳飛絮說完,就進入到葉泊雨的芥子空間中。

葉泊雨揮手布下了一個防護的陣法,防備自己一會兒打破巨石的聲音和勁力影響到不遠處村裡的村民。

雲中子的封印那當然是非同小可,如果他誠心想要在人間封印一樣東西,那別說自己,就是集人界所有修真者的力量,恐怕也是難以破開。不過,眼前這塊巨石既然能夠被自己輕易看到,就說明只是一般的封印而已,這樣,自己就有機會打開這個封印,找到自己想要的東西。

無需多言,葉泊雨直接催動全身真元,凝聚出了自己的金劍法身。

不一會兒,丈六高的金劍法身就面目清晰的站立在自己身後,葉泊雨借用金劍法身的力量催動吳鉤雙劍,雙劍劍身蘊藏的離火被完全激發,火光艷艷,照耀天地,火光的最外緣是純青色的劍芒。

葉泊雨手一指,雙劍朝著腳下的巨石齊齊的飛去,劈在巨石之上。


雙劍一劈下去,劈開了圍在巨石外邊厚厚的己土護層,原來這塊巨石並不是現在看來灰色的模樣,而是一塊巨大的綠色松石,這麼大的一塊松石,別說裡邊還有雲中子的功法,就算是什麼都沒有,那也已經是無價之寶了。

但是,這些對葉泊雨而言,卻是一文不值。他毫不遲疑,運足真元,雙劍接連不斷的劈在巨石之上。


失去了己土保護層的巨石顯然再無其他機關封印,但是葉泊雨還是看不到巨石內部到底有什麼特異的地方,其實,與其說是看不到什麼特別的地方,不如說是裡邊空空如也,什麼都沒有。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