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的它又追上來了!』劉勝捂著自己隱隱作痛的胸口怒罵道。 第二百五十九章任務

秦思宇回到家時,天色就徹底的暗了下來,四處翻卷的烏雲也在不斷地向著西邊而去,然後將金陵城的天空壓在自己身下。下車看著天上的這一幕,秦思宇喃喃道;『天要變了!』

『保重秦研究員!』韓黨只是說了這句話,然後就將車倒了出去,掉個頭就消失在了林蔭中。

站在門口秦思宇沒有急於進去,而是就那樣看著天空,看著天空的雲彩變化,而屋內的幾人則站在窗戶內看著他。

『他在幹什麼?』窗戶內尹偉昌疑惑的問侯岸。

『不知道,可能在想什麼事情吧!』侯岸摸了摸自己下巴上的胡茬。

聽見侯岸的話,一直坐在那裡的夏眠目光移動了一下,但還是穩住沒動,只是端起面前的水杯喝了一下,心裡暗自揣摩秦思宇跟那人出去幹什麼了。

作為金陵城內數得上的人物,剛才那人他也認識,認出了作為齊明麾下的最強進化者,只是他不明白,這個時間他為什麼可以叫得動秦宇,還能讓他跟他一起出去,更能在送他回來后,還讓他依然的出神,他們究竟談了什麼。

他是單獨會面了秦宇,還是將秦宇帶到了某處,又或者直接帶到了異能研究所由齊明親自出面的,平心而論夏眠認為齊明親自會面的可能性更大,因為剛才韓黨介紹了自己后,嘴裡又說了個他,夏眠認為這個他就是指的齊明。

但為什麼秦宇會在聽到他的名字后就跟他走,難道他們以前認識,既然認識秦宇又為什麼沒有加入異能研究所,而是選擇了他們四十五師。

『夏政委在想什麼呢,想的這麼出神?』秦思宇出現在了夏眠身前,然後安坐在他對面看著他道。

『沒有想什麼,只是突然之間愣了個神,對了秦隊長認識剛才那人?』夏眠迅速轉換臉面,好奇的看著秦思宇道。

『以前的一個朋友,沒想到現在在這邊遇上了,剛才他叫我出去其實是想拉攏我,只不過被我拒絕了,至於理由我想夏政委應該明白吧!』秦思宇輕笑道,看著夏眠的眼睛。

『這我還真的無從猜起,畢竟我可沒有讀心術這樣的能力,但我可以大致猜一下,是因為你不能久留嗎?』夏眠目光閃了閃道。

『對,所以我不能答應任何人!』

『那沒想到我們師還挺走運的,你剛好將落腳點選在了我們那裡!』夏眠也輕笑著。

看著對面的夏眠沉穩如斯,秦思宇不禁在心裡暗罵一聲老狐狸,他可不相信夏眠等到現在還沒走只是為了找自己說話,他一定還有其他的目的,而今天的這場搶人大戰,他估計也不僅僅是為了來證明自己身份所屬的。

感受到兩人中間的氣氛有了一點生疏,尹偉昌拉著侯岸與董瑞琪就一起坐了下來,然後看著秦思宇道;『秦兄弟,夏政委今天過來找你其實是有事的,只不過發生剛才那檔子事,他感覺有點不太方便講出來!』

『小尹你話怎麼那麼多,其實也沒什麼事的秦隊長,你不用太在意!』夏眠訓斥了一下尹偉昌,然後又向秦思宇解釋道。

『沒關係的夏政委,答應了你的事我就一定會做到,之前的承諾還有效,所有你有什麼事就直接說,是需要我出任務嗎?』秦思宇依言問道。

『其實沒什麼事的,來之前我已經都安排出去了,你放心暫時不需要麻煩你!』夏眠依然推脫道。

秦思宇心中暗笑,明白夏眠是什麼意思,心裡也大致猜到了會有什麼任務等著他,無非是有一定危險性的,不太符合之前約定的。

『你就直接說吧夏政委,不用這麼糾結的,有任務我會考慮的!』秦思宇餵了他顆定心丸。

『那我可就說了,還真是不好意思,你剛剛加入進來,就直接跟你安排任務了!』夏眠臉上露出一抹難為情。

『客氣了夏政委!』秦思宇正襟危坐,打算聽聽是個什麼任務。

『是這樣的,前兩天有支搜索隊向我們彙報,在原先的金陵城外城區,也就是外環外的那片區域,他們在那邊找到了一處末世前的糧庫,但因為那周圍存在了大量的喪屍以及喪屍獸,他們自己沒有實力全部拿完,就想著將消息賣給軍隊,希望軍隊在收穫后給予他們一點報酬就行!』

『多大的糧庫?』秦思宇心中一動,明白了夏眠的意思,也知道了他為何這麼急著來找自己。

『糧庫很大,裡面有成糧數百噸,夠全師消耗好幾個月了!』

『你們把東西準備齊當了,打算啥時間出發?』

『已經全部準備妥當,預計明早出發,安排了一個營的運輸車輛前往那裡,沿途也會調派人手押運!』下面將準備工作說出。

『需要我做什麼?』秦思宇看著夏眠認真道。

『異能戰隊缺一個隊長,我想請你出任!』夏眠直言道。

『我同意了,明早我會趕到你們營地!』秦思宇想都沒想,直接就應聲了下來。

『謝謝了,我代表全師官兵謝謝你了!』夏眠為之動容。

夏眠說完這些事情,然後又坐了一會就表示自己得趕回部隊去了,不僅得再梳理一下明天的安排,還需要看看調派的那些運輸車輛到位了沒有,不夠他還得在去找,畢竟這件事可以說事關全城的資源儲備。

秦思宇沒有挽留,而是跟其他兩人一起將夏眠與尹偉昌送到了門口,然後再度確定自己明天會前往後,才看著他們自門前離開。

『我們明天跟你一起去!』侯岸等人走遠,確定自己已經聽不見他們的動靜后才說道。

『去可以,但我可能沒時間照顧你,你到時候跟緊董哥,我有些其他事要辦,另外無論我這邊出現什麼情況,你們到時都不許插手!』秦思宇鄭重道。

他覺得既然自己已經進入到了有心人的眼中,那麼自己的行蹤也一定是透明的,到時可能真的說不定會有人搞點動作,那樣的場面,就不是侯岸可以參與的了。

『你放心,我知道自己有幾斤幾兩!』侯岸明白秦思宇的意思,點了點頭應聲下來。

第二天早上天剛蒙蒙亮,秦思宇一行三人就出了門,然後就向著自己前天進來的那道門而去,在天色徹底放開之前,一行三人出現在了四十五師的駐地中。

夏眠早就安排了人等在營地門口,等秦思宇這邊一到,在確認過信息之後,直接就給秦思宇帶到了一個臨時開闢出來的小操場上,而此時在這邊,已經有黑壓壓的一片人在等著他了。

『秦隊長你來了,來我給你介紹一下,這位就是我們四十五師師長狄原!』夏眠熱情的接過秦思宇,然後指著身邊一個略顯消瘦的男子對秦思宇說道。

『秦隊長你好,歡迎你加入我們四十五師!』四十五師師長狄原看著秦思宇伸出手來。

『客氣了師長,我覺得這是我應該做的!』秦思宇握了上去,感受著狄原有力的手掌,同樣認真的回了一句。

他是真的很自然的加入四十五師,沒有一點的功利算計,就單純地想貢獻一份自己的力量,至於四十五師真正的態度是怎樣,他一點也不在乎,他為的只是自己可以心安理得,可以正式金陵城倖存者的苦難。

『來我為你介紹一下你的隊員吧,今天出去你就是他們的主心骨了,不熟悉一下可不行!』狄原鬆開秦思宇的手,指著側邊一個衣服顏色雜亂的小方隊對秦思宇說道。

『那謝謝狄師長與夏政委了!』秦思宇邁開腳步,隨著二人向那邊走去。

另一邊一個同樣掛著校級軍銜的軍官看著秦思宇的身影,然後側頭對旁邊像是自己警衛員的人說道;『看見沒有,那就是你的目標,也是來接替你的人,感覺怎麼樣!』

『很強,但也不是不能戰!』 億萬辣媽不好惹 瞅了一眼秦思宇『警衛員』言簡意賅道。

『你勝他我相信不難,但難就難在你怎麼學他,還要注意別讓他死了,他的命現在可值錢了,比你我加在一起都值錢。我現在還差點火候,可你已經就在門前了,把握住機會!』

『我明白,我會全程盯著他的!』男子回了一句,然後就轉身離開。

『秦隊長你看,這就是這支小隊的三位副隊長,也是你控制指揮異能大隊的關鍵,他們分別是二級初級能力者君威,李凌,古長青!』狄原指著站在異能戰隊前面的三人為秦思宇介紹到。

『秦隊長好!』三人齊齊敬了個軍禮。

『軍人?』秦思宇驚疑道。

『對,他們都是部隊自身的頂級進化者,為了組建異能戰隊,最初的班子就是用部隊自己的進化者搭建出來的,然後才是向進填補吸收進來的進化者,這樣訓練指揮起來也能做到最大的效率與執行!』

『確實,普通的進化者沒有專業軍人的那種對命令的執行力度,而且他們戰鬥全是靠自己拚命得出來的經驗,自然也比不上以軍人為骨幹的異能戰隊!』秦思宇著實佩服狄原的氣度。

這些進化者如果分散在戰鬥部隊中,可能會給他帶出來一隻雄軍,但現在拎出來單獨組建,則無異於給他打造了一支尖刀,一直現階段幾乎所向睥睨的尖刀,當然前提是不碰見大規模的喪屍群,裡面沒有太多的進化級喪屍。

面前這些人,在秦思宇的感知視野中,幾乎個個都是能量場溢滿,一眼掃過去,就沒有幾個是剛剛成為進化者的,最低也已經達到了一級進化者的能量強度了。更何況這裡面還有三個二級的隊長,而這些人之前的指揮,秦思宇預料也一定是一位二級後期的存在,說不定就是剛剛離場的那位。 第二百六十章糧庫疑案(補周六欠更)

秦思宇被狄原帶著在前面檢視,一些隊員目不轉睛的看著前方,但還是有一些人隨著他們的走動而轉動眼神,眼神里是深深的羨慕。

『你說現在我們老大就是他了!』最後面一個隊員用細弱蚊蠅的哼哼聲問身邊人。

『不知道,你覺得這些老兵會服他嗎,反正我不是很服!』

『閉嘴!』兩人前面一個背影呵斥道。

兩人面部一緊,趕緊重新目不斜視,但看見的卻是秦思宇是似笑非笑的表情。

『完了,被人家發現了!』兩人同時心裡一激靈。

『幾個新手隊員的胡言亂語,秦隊長你別向心裡去,你放心我們一定聽從你的指揮,努力完成這次艱巨的任務!』幾個隊長也聽見了那聲音,其中一個還觀察到了秦思宇的那抹笑意,想了想對秦思宇說道。

『沒事的,我相信你們,畢竟你們說到底還是軍人,異能戰隊只不過是一種稱謂而已!』秦思宇回了一句。

『秦隊長這邊來,我給你介紹一下這次任務的配合方吧,我們一營的營長李國華!』狄原向著另一個方向走去。

等幾個人見下來,車隊就開始慢慢的出發了,作為進化者的異能戰隊先行,秦思宇則帶著兩人跟在了他們中間,後面才是一連串的運輸車隊。

為了節約汽油,異能戰隊所有人都集中在前幾輛卡車上,沒有特意再另外增加乘坐的車輛,除了古長青和秦思宇一車,其他兩位隊長都在別的車上坐鎮。

古長青一上車,秦思宇就給了侯岸一個眼神,示意他招待起這位小隊長,他自己則全心全力的開始防範著周圍,至於古長青說了什麼,他根本就沒有在意。

從金陵老城的南大門出發,一路偏南向西,乘著天空中的微光,一行人快速趕路。這麼點人手,雖然這一帶已經被四十五師清理掃蕩過很多次了,可秦思宇還是不敢掉以輕心,一直擔心哪怕只要遇到一個稍微大點的屍群,那這次的任務就得完蛋!

而且不僅僅是屍群,就是一些小規模的變異獸群,也會造成不可預估的影響!

因為聯同司機在內,這支隊伍將近有六百人,雖然大家都是經驗很豐富的戰鬥人員,可萬一抵不過,那些普通倖存者的戰士,勢必將成為拖累。

行進了一段距離,秦思宇就明白狄原如此託大的原因了,他組織的這支隊伍中,其中古長青竟和小娟一樣,都是感知方面的能力者,對周圍環境的靈敏度僅遜色於秦思宇,僅僅是已經駛過的公里路程,就讓他們躲避了好幾起屍群的遊盪路線。

剛開始秦思宇發現危險時,還打算趕緊上前去提醒車隊,但車隊往往都先他一步開始轉向,搞的秦思宇驚叱了好幾回,漸漸的秦思宇就回過了味,明白這車隊里肯定安排了感知系的能力者。

秦思宇看了幾次後視鏡,侯岸就明白了秦思宇的意思,旁敲側擊的從古長青口中打探,秦思宇才得知,這人是極其稀少的二次覺醒能力,在第一次覺醒的基礎上,無意中竟然發生了第二次覺醒,獲得了精神傳輸的能力,他可以將自己的想法任意傳輸給身邊的隊友!

只是他的第二種能力並不強,還沒有超過一級中期的等級,再加上他的感知能力,無異於是整個隊伍的眼睛,重要性不言而喻,所以他才上了秦思宇的車。

秦思宇對精神方面的能力了解的不多,這些時間他一直忙於趕路,要不就是在進行戰鬥,此時忽然的獲知這個信息,又聯想到現在聽說過的所有能力,再加上齊淳風的事,他不僅對這個世界更陌生了,覺得歷史上以往那些科學家要是能知道這些事,估計都能驚得跳起來。

現在這世界,像極了漫畫中的世界,每個人都將會有機會,擁有著各種各樣奇怪的能力,而且這些能力的功能也各不一樣,繽紛繁盛的厲害。

就秦思宇目前所知,已經有金系,木系,冰系,以及自己的火系能力。至於冰系,秦思宇認為它更像是水系的變異能力,這樣一來中國道家的五行已經出現了四種了。

還有的則是那些精神感知,精神控制,精神傳輸,毒液,雷電等等,至於剩下的力量,速度,聽力,視力,嗅覺,耐力,那些只不過是一些基本的身體本能,但也恰恰是這些基本的身體本能,卻是進化者最初保命的能力。

憑著古長青的能力,一路上雖危機重重。但還都有驚無險,偶爾遇到避不開的時候,也只能兩害相較取其輕。 一世葬,生死入骨 一干人等直接跳下車去,以最快的速度在吸引來更多的喪屍之前,直接殺出一條血路揚長而去。

倖存者說的糧站距離金陵老城不足二十公里,也還都在金陵市區的範圍內,而且附近大都是一些高校,然後就是一大片商務區,至於糧站則是這商務區內的一個大型的物流園。

只是似乎那裡已經被人佔據了,利用物流園原先存在的圍牆,再加上物流園裡的一桿通信塔,這裡已經被人打造成了一個小堡壘。而且自己一方並不是第一個抵達物流園的隊伍,此時圍牆外簇擁著形色各異的車輛,更還有幾人站在車頂上正對著裡面破口大罵。

『是誰給你們的消息,他都說了什麼?』秦思宇看著這場景皺眉道。

『他只說這邊存在約有幾十噸的糧食,然後一群喪屍佔據在了這邊,他們自己沒有實力,便將消息提供給了部隊!』古長青也皺眉,顯然那些人並沒有說實話。

『他們在哪裡!』秦思宇寒聲道,這些人的目的太惡毒了,竟想通過部隊來借刀殺人。

『走了,最後拿了一筆報酬就走了!』

此時在物流園內,看著面前這個前來報信的小弟,魯泰賢糾結的在地下室踱來踱去,臉上的既是憤懣不甘,但也是無盡的擔憂。

自從昨天夜晚開始,就陸續有人抵達這裡,要求他提供糧食給他們,否則他們就會動手搶糧,且言語間也滿是羞辱,羞辱他是一個無恥的老淫

棍。

一聽這些人說這些,魯泰賢就那裡不知道這些人從哪得到的消息,但儘管心中恨的那人要死,也想回罵拒絕這些人無理的要求,可看著外面那一個個充滿驚慌的眼神,他一次次的忍辱負重了下來。

他本就是這物流園的員工,而且因為年紀的關係,還成了園區的一個小領導,而他這一生也算是忐忑,老婆當年嫌棄他家窮,然後扔下他跟孩子與別人離家出走,後面因為他在外務工,幼兒卻不慎在家中意外夭折,雙重打擊下來,他就一直孑然一身。

自從這黑暗的末日時代爆發后,喪屍變異獸橫行無忌,他孑然一身無牽無掛,想著不能就這樣平平凡凡的死去,就帶著園區倖存下來的員工們一起活了下來。

後來喪屍越來越多,死的人也越來越多,尤其是一些他明明親眼看見身死的人,轉過身就變成喪屍向他們圍來,包括物流園的安保經理在內。

最後他從屍堆里爬了出來,覺醒了奇怪的能力,依靠著這種能力,他帶著剩餘下來的人就在園區固守,一邊收集著一切能用的東西,一邊也慢慢的等待著政府的救援。

但救援沒有等來,卻等來了越來越多的倖存者,眾人心善便將他們一個個的救助了進來,給予食物以及安全的環境。

也因為能力,因為他的這份善心,他獲得了人生的第二春,可他沒想到,這一切都是別人的計劃,一個針對他取代他的計劃。

他也去過金陵老城打探消息,畢竟距離不是很遠,但是總指揮部給他的評定卻不過是一級,而且是攻擊能力較弱的評價,這令他本人十分沮喪。本來軍方還招攬他進入部隊,卻不料後來爆發了大規模的進化者同指揮部的衝突,他也差點沒死在金陵城!

在見識過金陵城內的種種情況后,魯泰賢細想之下,立刻連夜偷偷返回了園區,告訴眾人徹底打消出去的想法。

隨著從周邊逃亡金陵城的倖存者越來越多,許多不經意路過的倖存者因為糧食不得不逗留在物流園,眼看物流園人數越來越多,他只能成立起一支護衛隊,將所有的外來者慢慢擋在園外。

雖說這裡不比金陵城那裡安全,但是歷來也有驚無險,再加上那相當於是瞭望塔的通信塔,實在不行的時候,他就帶領隊員跑出去,仗著熟悉地形吸引走喪屍。

饒是這樣,魯泰賢也樂得在物流園生存,起碼完成了他多年來娶老婆的心愿,不管他長的有多醜,那個願意跟他在一起的女人,都是他心裡最深的念想,甚至都沒想過他那麼漂亮,又為什麼會看上他。

而且,在解決了溫飽與安全危機后,一些人閑的沒有事干,便開始將主意打在了園區里的其他人身上。魯泰賢當初想管,但他沒想到這些事就連他的護衛隊也牽扯在其中,最後也就不了了之了。

而這一切事情的最後,釀成的最後惡果卻被他自己嘗下,他遭受了人生的第二次背叛,也就是這一次,讓他自己認清了一切。 第二百六十一章尋釁滋事

平靜的看著面前的那一張張面孔,魯泰賢明白這種稍微平靜的日子,終於要到頭了,他清楚地明白在物流園他可以平靜的生活,但在金陵城卻連一個屁都算不上。

現在外面已經來了幾波異能戰隊了,再加上新來的那支車隊,他再撐不下去了,否則外面那些人絕對沒有耐心了。

他也料想過這天,其他人不可能永遠顧不上這個物流園,畢竟這邊的資源太豐富了,只是沒想到會有這麼快,而且會以這種情況來得!

幾分鐘后,魯泰賢走出地下室,指揮著忐忑的眾人打開圍牆大門,而他就站在大門的後面。

絕望難過的不僅是魯泰賢,幾個陸續到達的損失慘重的小隊,在看見後來的秦思宇一行后,也有一種沮喪的情緒在蔓延,明白自己沒有多少機會了。

事實上,在看見這支車隊后,就沒有人的臉色好看過,尤其是看見那幾輛車上的眾人,先期來到的兩隻強力隊伍的首領臉色更難看了,就像剛才他們的出現鎮住其他的小隊伍一樣,現在他們自己也被震住了。

聚在一起的兩支隊伍首領對視一眼,都臉色凝重的向著這邊走來,打算先見見這強勢的後來者,順便的商量商量既得利益的分配額。

如果僅僅是一個大隊,可能直接拉了糧食就走,絲毫不用顧忌其他小隊的反抗,現在兩個實力相當的大隊,再加上一個超級大隊,於瞬間形成了一種平衡,最強者的等級與戰力,就逐漸顯得十分重要起來。

秦思宇坐在車裡並沒有出來,而前面君威已經前去交涉,大概也就是三人開一個臨時的瓜分大會而已,決定一下糧食的歸屬權。

秦思宇也懶得操這個心,以君威他們此時的等級,絕對能獲得最大的利益,因為李凌也已經跟了上去。

魯泰賢被冷落在一邊,此時他已經徹底沒有發言權了,因為在門一打開后,其他兩支隊伍的人已經徹底的控制了兩邊,他們現在全都成了砧板上的魚肉,任人宰割。

但隨著這邊哪位營長帶著人也走了下來,場中的局勢一瞬間明朗了,分配份額也瞬間被定了下來,就連那些小隊伍也獲得了一些收穫。

因為來的路上消耗了時間,所以所有的隊伍也都開始了進餐,秦思宇隨便的吃了點,但看到另一邊正一直盯著他們看的那些原先的倖存者,看著他們臉上集體表現出來的不忿,秦思宇心中一動向那邊走去。

秦思宇是要找原來這裡的頭頭魯泰賢,他發現雖然糧食的歸屬權已經被決定了,但這些人的命運卻沒被定下來,似乎沒有一支隊伍願意帶走他們,或者說是保護他們進城,而且剛才那些人罵的話秦思宇也聽見了。

當撒旦遇上小魔女 秦思宇不會主動相信魯泰賢是個好人,但也不會因為那些人罵出的那些話,就主觀的認為魯泰賢不是一個好人,他更相信自己的眼睛自己的耳朵,而且情報與實際也嚴重不符。

在一排辦公室房子的後面,秦思宇終於找到魯泰賢,不過他的情況有些不妙,整個人看起來彷彿已經沒有了精氣神,就那麼頹廢的坐在角落。

『你難道不出去為你的隊伍爭取一點權力嗎?』秦思宇倚在門框上問道。

『你是誰?』魯泰賢先是一愣,接著無所謂的問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