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深吸一口氣,給他回了個信息,【又不是你上台發言,你肯定不怕啊,希望你一直都能這麼淡定。】

傅沉輕哂,以為這小丫頭是賭氣說得渾話。

怕是自己淡定的模樣,有點惹惱她了。

段林白偏頭看向一側的人,都結婚這麼多年了,需要這麼膩膩歪歪的?

真是矯情。

好像誰沒老婆一樣,他心底想著,也給許佳木發了個信息。

殺手媽咪:天才寶貝腹黑爹 可是消息石沉大海,久沒迴音……

怕是進手術室,或者給人探病了吧。

此時主持人已經宣布將由宋風晚發言,底下瞬間想起了潮水般的掌聲。

她今日穿了一條黑色裙子,簡潔大方的設計,卻將她窈窕的身材勾勒無意,略微露出一點鎖骨,黑色掩映下,皮膚宛若牛奶嫩白,頭髮未染,這些年,她幾乎都是長直發,五官楚楚,尤其是鳳眸動人。

今天來了少部分媒體,其他多是學校宣傳部,還有學生會的學生記者,閃光燈掩映下,她似乎比星辰還要耀眼。

「宋風晚,我愛你!」有個男學生扯著嗓門吼道。

此時宋風晚已經走到發言台,稍微試了下話筒,勾著唇角說了句,「謝謝。」

傅沉恍惚間,忽然想起以前雲城人對她的評價:

艷若桃李,動則傾城。

這評價,放在這裡,怕是再恰當不過。

「今天真的很激動,能有這個榮幸站在這裡給大家說幾句話,很感謝母校領導和老師的邀約……」

宋風晚前面說得都是些常規感謝客套話,後面則結合自身經歷,對學生說了些勉勵的話。

「……大學生活,轉瞬即逝,可能時間比大家想得還要短暫,希望在有限的時間裡,大家能夠充實自己……」說了約莫七八分鐘,才總結陳詞。

「最後還是要謝謝母校給我這個機會,也希望所有同學,能夠好好地對待自己人生。」

她說完,面對台下鞠了一躬,許久才起身。

底下掌聲經久不衰,過了許久,主持人才笑著出來串場。

「宋小姐留步。」

段林白坐在台下,就快把手給拍斷了,他當時正在玩手機,傅沉一直盯著他,「她的發言不好聽?」

「好聽啊。」

「那你還看手機?」

好嘛,認真聽,使勁鼓掌,這還不行?

「讓她留下幹嘛?還有什麼環節?以前沒有的啊。」段林白嘀咕著。

宋風晚也如言停下了腳步。

「其實很多學生都想向您提提問,能不能藉此機會,給我們解答一二。」說是臨時加上去的,其實事先也會和宋風晚溝通。

「可以。」

學生的選擇是台下隨機挑選的。

前面的問題,都是比較尋常的,比如有美院學生說自己創作怎麼才能找到靈感,也有學生詢問校園生活,問哪個食堂比較好吃的也有。

「宋老師,您當年大四生的孩子,在這期間,您是怎麼平衡學業的,那麼早結婚,您後悔過嗎?」

這學生的提問,將話題直接拋向了傅沉。

段林白坐在一側,直接笑抽了。

「噯,傅三,這孩子有前途啊,敢說這種話。」

「我早就和你說了,小嫂子那麼小,你怎麼下得去手啊,現在好了吧。」

「哈哈,這孩子絕逼是在說你當年啊,老牛吃嫩草。」

傅沉看了他一眼,「怎麼這麼多年了,你一點都沒變。」

「我肯定沒變啊,我還是我……」

顏色不一樣的煙火。

「話多,聒噪,難怪你老婆寧願值夜班也不想回家。」

「我去,你這話不能亂說,她是太忙,你都不知道平時她多粘我。」

傅沉輕哂:信了你的鬼話。

……

此時宋風晚已經拿著話筒,笑著說道:

「其實那麼早結婚生子,說真的,我一點都沒猶豫彷徨過,我這麼說,可能大家不信,覺得我說得太官方,太刻意……」

「那是因為,有那麼一個人,他不會讓你有任何後顧之憂,他可以給你解決一切困難,包括你所有的憂慮和困惑。」

「當時義無反顧做出這樣的決定,除卻因為這個,或許會是因為……」

「他愛我,而我……」

「也很愛他!」

底下學生炸了,傅沉攥著手中的佛珠,似乎她總有能力,讓他一瞬間……

淡定不了!

段林白生無可戀,這特么都結婚有孩子了,還天天吃狗糧是什麼節奏。

而且這狗糧,他都拒絕不了,猝不及防,結結實實一大口,愣是往他嘴裡硬塞啊。

底下學生歡呼著。

「是不是太有愛了。」

「粉了粉了,我就知道傅三爺雖然出了名的面慈心狠,對媳婦兒肯定特好,要不然宋風晚怎麼可能嫁給他。」

「他絕壁也是個好父親。」

……

待聲浪小了些。

宋風晚攥著話筒,「我希望大家學習之餘,如果可以,也能邂逅美好的愛情,遇到那個可以共度一生的人。」

底下又是一陣歡呼聲,顯然剛脫離高中校園,大家都很憧憬美好的愛情。

「藉此機會,我也想和他說兩句話……」

「第一句:謝謝你出現在我生命里,無論什麼時候,只要我回頭,你一直都在,能和你在一起,我這輩子挺知足的。」

「還有……」

宋風晚攥著話筒。

傅沉想著,估摸著宋風晚又要給他表白了,只是接下來的話,真的是徹底炸了場子,也炸了他。

「三哥,下次我們一家出去玩,你可以需要多準備一張機票了。」

眾人都好似反應慢了半拍。

主持人都懵了數秒。

「謝謝大家。」她說著已經緩緩退了場。

隔了十幾秒的時間,底下才有人吼了一句:

「有了!是不是有了!」

「他們早就該生二胎了,不然都浪費了這麼好的基因。」

「卧槽,太勁爆了吧!這事兒傅三爺絕壁不知道,要不然宋風晚不會特意說的。」

「熱搜預定一下。」

「第一次親耳聽到這麼爆炸的消息。」

「我能說,沒人注意到,宋風晚是怎麼稱呼三爺的?三哥?我去,這麼有愛的嗎?」

……

整個會場炸掉,傅沉怔了數秒,手指猝然收緊,佛珠滾了一地,方才急忙往後台走。

中途……

還踩了段林白一腳!

「卧槽,你……」某人剛想發作,傅沉已經沒影了。

他都無語了,底下這些人到底在叫喚什麼,又不是你老婆懷孕,跟著瞎起鬨,卧槽,疼死老子了!

傅沉衝到後台時,宋風晚正彎腰換高跟鞋,瞧他過來,神情有點木。

「怎麼了?又被嚇著了?」

傅沉走過去,彎腰幫她穿了下鞋。

最興奮的莫過於近日來學校採訪的記者。

原本在他們看來,就是再尋常不過的一次報道,甚至沒什麼人喜歡來跟蹤報道開學典禮,因為有些枯燥無聊,誰能想到……

會讓他們撿了這麼個獨家!

幾人衝到後台時,就瞧著名滿京城的傅三爺正半蹲著給宋風晚穿鞋……

他們識趣的隔著一段距離拍了幾張照片就走了,並沒過去打擾。

「這些天,你和蔣二就因為這件事一直瞞著我?」傅沉仰頭看她。

專屬美妻 「就是想給你一個驚喜,你放心,這次孩子我帶。」之前她是沒辦法,畢竟畢業事情太忙。

傅沉並沒開口……

其實他此時心底說不出是什麼滋味,相比較之前懷孕,更多的是震驚,這次更多的卻是甜蜜。

整個身子都是暖的。

「謝謝。」傅沉稍微起身,捧著她的臉,在她眉心,輕輕落下一個吻……

很輕,卻極暖。

「又要辛苦你了。」

宋風晚搖頭,其實她生傅欽原的時候,的確想過以後再也不生孩子,只是……如果兩人能兒女雙全,自然更好。

不過事實證明,第二胎生得也比第一胎順利許多。

**

宋風晚懷孕的消息,在短短几分鐘后,瞬間引爆了網路,主要是之前剽竊的熱度沒褪下去,加上段林白、余漫兮和許鳶飛的轉載祝福,各大報紙網站,就是喜歡搞事情的某些營銷號,這時候也都是送上祝福的。

所以消息直接炸了……

傅欽原此時還在教室上課,壓根不知道這件事。

等他放學,照舊在教室寫作業等傅漁,老師才笑著說道:「欽原以後要當哥哥啦。」

傅欽原一臉單純:「我本來就是哥哥啊。」

老師以為他早就知道了,就沒多說什麼。

等他和傅漁出了校園時,今天來接他們的是傅斯年,說要去老宅吃飯。

「怎麼突然去爺爺家啊?」尋常若是去老宅,都會提前打招呼,因為傅欽原尋常都是過去了,就會過夜,需要帶衣服什麼的。

傅斯年話不多,所以並沒搭理他。

當他到老宅后,這才知道,自己是真的要做哥哥了……

他伸手摸了摸宋風晚乾癟的肚子。

這麼癟,妹妹什麼時候才能出來?

傅家二老自然最高興的,恨不能要把宋風晚給供起來了,就巴巴盼著能給傅家添個女娃娃。

老太太直說,該去廟裡還願了。

當晚除卻傅家老二與傅妧一家不在,傅家人都聚齊了,異常喜樂的吃了頓飯。

**

傅家有喜,可是川北的京家就不是這般了。

京寒川原本正在家釣魚,方才聽說宋風晚懷孕的消息,緊接著接到許正風電話。

「晚上我會過去吃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