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場兩塊錢,包您滿意的!】

三條碩大的橫幅就那樣搖搖擺擺掛在空中,路上走過的路人紛紛駐足觀看。

大部分人都是一臉驚異的來,又一臉嗤笑的走了。

但是仍舊是有一部分人湊了過來。

小八低着頭,開啓着祕術勘查着周圍人的動向。那是兩個女孩,一臉好奇的朝小八走了過來。

這時見有人湊過來了,小八心裏嘿嘿一笑,心想有戲!

“兩位姑娘,想測什麼儘可坐下詳談~”

小八故意的低着頭,裝作高深莫測的說道。

那兩個小姑娘聽到聲音,頓時喜笑顏開。

眼前這個人明明是低着頭,頭頂朝着他們,居然知道他們是兩個女孩!頓時對小八有了幾分信服之情。

“哈哈,大師!大師!您會測姻緣嗎?”

“大師,我也想測!”

兩個女生嘁嘁喳喳的湊了過來,一臉的激動。

小八見狀,慢慢地擡起了頭看向了他們,見到那倆女孩小八的鼻血差點噴了出來。

“我擦,大長腿!還漏在外面!底褲都看到了!”

小八強忍着自己內心蠢蠢欲動的心情,故作淡漠出塵的說道:“兩位施主,請坐吧~”

“好!好!”

兩人一臉激動地坐到了小八的面前,激動地看着他。

小八打眼望去,這天也是越來越熱了,先前只是看到了暴露在外的大長腿,現在兩個女生端坐在小八面前,小八一口老血差點噴出來。

那兩對破濤洶涌的果凍若隱若現的出現在他的面前,深深地事業線勾引着他男人最原始的欲1望。

小八盯着,眼珠子都要飛出來了。忽然間,他又想起了那三十萬,連忙晃了晃腦袋,回過了神來。

“咳咳,哪位先算呀?”小八拉着長音說道。

“我!我!”

其中一個女生舉着手搶先說道。

“咳咳,那就是你吧!”

小八瞅了一眼她旁邊那個一臉幽怨的女孩一眼,就接過了眼前這個女孩的手。

這一切都是下意識的。

因爲小八剛說完,那個女孩就把自己的手遞了上來。

“這位施主,你想算什麼?”

小八一邊摸着那個女孩的手,一邊淡然的說着。

然而那個女孩好似一點都不介意,任由小八摸索。

“我想算姻緣!我想知道我未來的老公是不是我現在的這個男朋友! 總裁,別玩了 還有,我,我想知道我將來會生個什麼樣的寶寶!還有,還有…”那個女孩說着,漸漸紅了臉。

小八見狀,心裏嘿嘿一笑,淡然道:“沒問題,一個問題,兩塊錢,有問題嗎?”

“沒問題,沒問題!”

那個女孩連忙激動地擺了擺頭。

小八見狀,微微一笑,閉眼推算起來。

給這些人推演,小八並不打算像算江素素一樣太過深入。大體一看,然後給個結論就行。

過了一會兒,小八睜開了眼。

“好了,施主的命運已經被我窺測到了!”小八鬆開了那個女孩的手,淡然的說道。

然而那兩個女生見了後,則是一臉的茫然。

“這,這就行了?不看八字?不摸骨?”坐在旁邊的那個女孩激動地問道。

小八見狀,微微一笑,道:“呵呵,施主,這世間大道天數,怎能是一個摸骨就能窺探到的?”

小八說完,接着又看向了他面前的那個女生。

“呵呵,施主,請提問吧!”

小八說着做了一個請的手勢。

看得出,那個女孩也是有些疑慮,但依舊是問了起來。

“大師,我的第一個問題是,我未來的老公是不是我現在的這個男朋友啊?”

那個女孩心裏沒底的問道。

小八聽後點了點頭,然後裝模作樣的掐指算了起來。

“好了,施主,我已經算出來了。”

“是不是?”那個女孩一臉欣喜的問。

小八見狀,微微一笑,道:“呵呵,施主莫慌。施主未來將會和乙亥年出生的人結合,是與不是施主回去一對便知!”

“哦…哦…”

“那乙亥年是几几年啊?”那個女孩又急忙問道。

“這是第二個問題。”小八說着手比做剪刀手。

“嗯!行!您快說吧!”那個女孩肯肯的點了點頭。

小八笑了笑,道:“呵呵,如果猜的不錯應該是一九九五年!”

…. 第527章實在太不會做人了

傍晚,南初與陸司寒用過晚餐,躺在柔軟的床上,敷著面膜,手機鈴聲在這時響起。

是乾媽的電話。

「乾媽,打我電話是有什麼事情嗎?」

「南初姐姐,不是媽媽,是我聯繫你的。」

「你找我做什麼?」

快穿攻略:大佬,求放過! 姜南初的語氣立刻生疏起來。

「是這樣的,你走後不久,易家發來一張請柬。」

「想必你也看到,是易醒醒的生日宴。」

「我在錦都沒有朋友,我希望明天我們能夠一起過去。」

明渠完全不是商量的口吻,讓南初十分不舒服。

「我明天要陪幼儀做造型,時間會晚,不如你先去。」

「我願意等姐姐的,姐姐是不是看不上我從鄉下過來,所以不願意帶上我?」

「南初,你幫幫明渠,她第一次沒經驗。」

江安的聲音遠遠的飄過來,南初贏下去的心腸又開始軟起來。

「明天七點半,半島造型室見。」

南初掛斷電話,明明什麼事情都沒有做,但和她相處起來格外費心神。

南初原本準備等到陸司寒過來再睡,是困意來襲她抵擋不住。

陸司寒從書房處理完公務,轉身進入浴室洗的香噴噴的出來。

有過一次靈肉合一的體驗,他天天算著時間在等。

已經過去五天,應該差不多,應該可以開吃。

推開主卧室大門,陸司寒望著被窩凸起的一團,他輕輕靠近一把將南初抱入懷中。

「寶貝,想不想我?」

「嗯~」

姜南初睡的熟,被打擾后十分不開心的推掉陸司寒。

「我要睡覺。」

「不要煩我。」

說完姜南初轉而埋進被窩,絲毫不顧及陸司寒。

「小混蛋!」

「啪!」

回應姜南初的是男人寬厚的手掌。

他對南初就是太過縱容,但是看她很累的模樣,陸司寒不願意吵醒。

翌日清晨,南初張開雙臂慢慢清醒。

明明睡前是穿著睡衣的,但是醒來后什麼都沒有,不僅如此,她的鎖骨,目光所及遍布吻痕。

「可惡的陸司寒!」

姜南初氣憤的大喊,她還準備穿漂亮的小禮服參加易醒醒生日宴,現在已經做不到了。

傍晚六點,南初與容幼儀,戰盼夏三人前往半島造型室。

在過去的路上,南初與兩人簡單介紹明渠,絲毫沒有提起她從前是翠蘭所做的事情。

三人抵達造型室,明渠已經等在門口。

她原本覺得不差,只是比姜南初略低一籌而已。

但是看到戰盼夏,看到容幼儀,她的自尊心又一次被碾壓。

和三人站在一起,她完全不起眼!

儘管這樣,明渠仍舊露出微笑,她要嘗試進入小團體,認識屬於她的閨蜜。

「你們好,我是明渠,明肅最小的女兒。」

「噗。」

戰盼夏忍不住笑出聲,她沒有聽過如此土的自我介紹。

明肅的小女兒,很了不起嗎,值得特地提一句?

「不要浪費時間。」

「進去挑選禮服吧。」

姜南初發話,戰盼夏止住笑聲,一同進入造型室。

明渠的臉色十分難看,一定是姜南初在兩人面前說她的壞話!

真是不折不扣的賤人!

造型室內,每件禮服都是精心設計。

明渠幾乎都快挑花眼,她不懂時尚,完全不明白該挑選怎麼樣的禮服。

容幼儀細細品味,將目光放在一件深藍色長裙上面。

「這件深藍色的,我要!」

在容幼儀開口前,明渠搶先說道。

「好的。」

「這位小姐,我陪你到更衣室換。」

戰盼夏將一切看在眼裡,心裡十分不舒服。

「南初,她真是明家的女兒嗎?」

「實在太不會做人了!」

「裙子明明是幼儀先看好的,被她搶走。」

「也不看看她的皮膚夠不夠白,襯的上嗎?」

戰盼夏極度不滿的說,她眼裡可容不下沙子。

「不過就是衣服而已,這麼多,讓給她一件沒事的。」

「我知道沒事,你長的這麼好看,就算披一塊破麻布都傾國傾城。」

「但明渠觸碰到我的原則問題,我必須給她點教訓。」

戰盼夏嘴角勾起一抹笑,對付聰明的她不行,但這種潑皮無賴小意思。

姜南初同樣看不慣明渠,所以先任由盼夏胡鬧。

明渠從更衣室出來,她十七歲前生活在苗家村,吃不飽穿不暖,身高不夠,皮膚不白,完全襯托不出長裙的氣質。

「天吶,這條裙子真好看。」

「如果穿上,說不定就是宴會最引人注目的。」

「幼儀,不如你穿這條吧。」

明渠聽到戰盼夏的話,立刻過來看。

被高高懸挂的連衣裙,周圍帶著亮片,閃閃發光。

明渠覺得有點Low,但是戰盼夏說好,那一定是最好的。

「幼儀,我看你喜歡我身上這件吧。」

「我現在就脫下來還給你,我試試那件!」

容幼儀略微有些尷尬,她可不願意穿明渠穿過的衣服。

容幼儀重新挑選一條水紅色長裙,而亮片連衣裙最後落到明渠身上。

前往易家宴會的路上,明渠開始沾沾自喜。

她終於搶到最好看的衣服,到時一定艷壓全場,將她們三人的風頭比下去。

半個小時后,汽車抵達易家別墅。

四人下車,立刻引起所有人注意。

三個女人美若天仙,身穿長裙,端莊得體。

而她們身邊站著的那是什麼?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