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場比賽,以阿方索前面壓制喬希而告終。

「這怎麼可能,又被阿斯金猜中了,到底怎麼回事?」

「哈哈哈,猜中了,阿斯金果然猜中了,剛才我也跟著阿斯金下了注,賭阿方索全面壓制喬希,沒想到真的中了,哈哈哈,一千枚冥獄水晶,這下變成了兩萬枚!」

「啊,真的被阿斯金猜中了,為什麼我剛才沒有跟著他一起下注,為什麼啊?」

「我也跟著阿斯金一起下注了,就是下的注有點少,才十枚冥獄水晶,不過翻了二十倍,也有足足兩百枚了,哈哈哈。」

在比賽結果出來的那一刻,很多下賭的人都笑了起來,這些人剛才都和葉陽下的同一注,至於那些唉聲嘆氣的妖魔,則是在後悔為什麼沒有跟葉陽一起下注。

「中了,阿斯金,你又中了!」阿斯法激動的幾乎快語無倫次,「三萬八千枚冥獄水晶變成了足足七十六萬枚,這下你可以帶著冥獄水晶離開了吧?」

「這是當然,贏了這麼多冥獄水晶, 錦羅春 。」

葉陽點了點頭,對著那幾名氣得咬牙切齒的萬魔島賭場的人,伸出手道:「我的七十六萬枚冥獄水晶,拿給我吧。」

「贏了就想走,哪有那麼容易?」一頭惡魔冷笑道:「你覺得你今天能帶著這麼多冥獄水晶嗎?」

「光天化日之下,萬魔島的人難道要威脅我不成?」葉陽面不改色,用手指頭敲了敲桌板道:「這麼多人都在看著呢,我勸你們還是老老實實將我的冥獄水晶給我,這麼大一個賭場,還是萬魔島所開的賭場,難道連小小七十六萬枚冥獄水晶也賠不起?」

「不給你你又能怎麼樣?」


又一頭惡魔冷笑著開口,但是他的話音剛落,那名蛇妖女子開口了,「我們萬魔島賭場最講究的就是信譽,給他吧,既然他不想賭了,把他應得的七十六萬枚冥獄水晶給他。」

「可惡。」萬魔島賭場的人咬了咬牙,但還是把七十六萬枚冥獄水晶給了葉陽。

「哈哈哈,七十六萬枚冥獄水晶,發財了,這下發財了。」

阿斯法大笑起來,幾乎笑得合不攏嘴,一臉警惕的看了眼周圍那些虎視眈眈的妖魔,縮了縮脖子道:「阿斯金,我們走吧,光天化日之下,這些人不敢把我們怎麼樣,難道他們還敢強搶不成?」

葉陽帶著贏來的七十六萬枚冥獄水晶,就這樣大搖大擺的離開了萬魔島賭場。

「魔蠍大人,這頭冥界來的怪物從我們手裡贏了整整七十六萬枚冥獄水晶,剛才那一把更是讓我們損失了足足上百萬枚冥獄水晶,一下損失這麼多冥獄水晶,就連我們萬魔島賭場也要元氣大傷啊。」

看著葉陽和阿斯法大搖大擺離開的背影,萬魔島賭場的人咬牙切齒的道:「魔蠍大人,難道就這麼讓此人走了?」

「當然不會。」蛇妖女子冷冷笑了起來,「這麼多冥獄水晶,那個阿斯金想輕易帶走,哪有那麼容易?」

「停業了,萬魔島賭場暫時停業,等冥獄水晶得到補充再開業。」

在大喝聲中,萬魔島的賭場就這樣暫時停業,而蛇蠍女子,則是帶著一群妖魔,追向了葉陽離開的方向。

「萬魔島的賭場居然停業了。」

「一下損失了上百萬枚冥獄水晶,這是從來沒有發生過的事情,會停業很正常。」

「我看不是停業,而是要去把冥獄水晶追回來。」

「萬魔島的人怎麼這樣,難道要明目張胆的把輸了的冥獄水晶搶回來?」

「這並不能怪萬魔島,要怪就怪那個阿斯金太不懂收斂,贏了一兩場收手也就算了,一下贏了幾十萬,萬魔島的人不吐血才怪。」

「死定了,那個阿斯金得到了七十六萬枚冥獄水晶,可惜連享用也來不及,就要死在萬魔島的人手裡。」

「阿斯法帶來的阿斯金似乎有點本事,說不定能活著離開也不一定呢。」

「阿斯金再有本事,又怎麼可能是魔蠍大人的對手?魔蠍大人可是冥獄海中最妖孽的奪生死境界,甚至還擊敗過長生境的老怪物,在魔蠍大人的手裡,那個阿斯金還有什麼活路,難道你們還以為阿斯法那個廢物能拉攏到比魔蠍大人還妖孽的人不成?」

「走吧,我們走吧,萬魔島的賭場暫時歇業,還有其他賭場,角斗場的比賽還在繼續,就靠下注賺點錢呢。」

「主人,我們一下從萬魔島的賭場里贏了這麼多冥獄水晶,萬魔島的人肯定不會眼睜睜看著我們帶著這麼多冥獄水晶離開的,十有**要派人半路截殺我們,怎麼辦?」

就在角斗場周圍的妖魔議論紛紛的時候,葉陽和阿斯法,已經離開了萬魔島。

本來一下贏到了這麼多冥獄水晶,應該是一件高興的事情,但阿斯法怎麼也高興不起來,覺得這麼多冥獄水晶,完全是一個燙手山芋,像他這種境界的人一下得到這麼多冥獄水晶,完全是給自己帶來殺身之禍。

他現在只能祈禱,祈禱萬魔島的人講究信譽,不會明目張胆的派人截殺,但是他的祈禱,隨著蛇妖女子等人的出現,全部破滅了。

嗚嗚嗚。

就在葉陽和阿斯法飛行在無盡的海面上時,萬魔島賭場里的蛇妖女子,帶著幾頭惡魔匆匆降臨。

一降臨,就攔住了葉陽的去路,看也沒看一旁的阿斯法,其中一頭猛地對葉陽喝道:「阿斯金,給你一個機會,主動將剛才帶走的冥獄水晶還給我們,否則的話,你今天要死無葬身之地。」

「這是我贏到的東西,憑什麼要還給你們?」

葉陽皺起了眉頭,「剛才那麼多人輸了,你怎麼萬魔島賭場怎麼沒有把贏到的冥獄水晶還給他們?贏了就喜滋滋的收好,輸了就讓人歸還,哪有這樣的道理?我不還你們又能把我怎麼樣?」

「不還,就是死。」一頭奪生死境界的惡魔滿臉冷笑,是同境界里的天才,對葉陽豎起了三根磨盤大的手指頭,「三息,給你三息時間,再不主動將冥獄水晶歸還,你的性命就會不保。」

「阿斯金。」就在場面劍拔弩張的時候,那名蛇妖女子突然開口了,對葉陽道:「這樣,不用你全部歸還,只需歸還七十萬顆冥獄水晶,剩餘的六萬顆冥獄水晶就當送給你,怎麼樣?」

「不怎麼樣。」葉陽搖了搖頭,笑容譏誚:「這些冥獄水晶本來就是我的,什麼叫送給我?還六萬顆,你真大方。」

「找死。」就在他搖頭的瞬間,之間那頭說葉陽性命不保的惡魔,大手猛的一抓,好似把乾坤抓在了手裡,頓時虛空扭曲,對海面上的阿斯法和葉陽進行擠壓,阿斯法立即有種全身都要被壓碎的感覺,但葉陽不為所動。

葉陽淡淡的站在扭曲的虛空中,沒有受到任何傷害,身上的龍鱗一片片消失,顯露出了本體。

本體顯露的瞬間,身上的氣息不再壓制,如山洪般爆發,將周圍的海水都炸出了一個巨大深坑。

他手臂一抬,狼神之矛猛地刺出,只一刺,那頭奪生死境界的惡魔根本沒有任何反抗之力,就被他一矛刺死。

葉陽咔擦一聲,將那頭惡魔的身體震得四分五裂,然後將光明長矛收回,掃了眼周圍的惡魔以及那名蛇妖女子,冷冷笑道:「你們這些妖魔,是不是以為肆無忌憚的追出來,就能從我手裡把冥獄水晶搶回去?大概你們以為我很好欺負,可以想搶就搶?我就用事實告訴你們,你們追出來,只是自尋死路而已。」 「什麼,人類?」

「人類,阿斯金居然是人類!」

「該死,為什麼這個冥界的怪物是人類,阿斯法,你居然和人類勾結?」

見到葉陽恢復了人類身軀,並且眨眼之間殺死了一頭同境界里天才級別的惡魔,周圍剩餘的妖魔頓時大驚,那蛇妖女子更是用震怒的目光看著阿斯法:「為什麼,阿斯法,為什麼這個人是人類,你難道真的和人類勾結在了一起?」

「誰說我和人類勾結了?」阿斯法淡淡的道:「蛇魔蠍,這個人是我的主人,我勸你和我一樣,歸順我的主人,否則到時候你和之前那頭惡魔一樣,都要變成一具屍體。」

「主人?你說這個人類是你的主人?」

蛇妖女子冷笑起來,「原來如此,我明白了,人類,你肯定用什麼方法降服了阿斯法,所以才使得他背叛冥獄海,替你一個人類偽裝。你一個人類居然敢混入萬魔島,參加我們冥獄海的群島大會,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膽,還有阿斯法,你也是在找死,居然跟隨一個人類,就先殺了你,再滅殺你這個所謂的主人。」

「蛇吞天。」蛇妖女子大口一張,噴出來一道青光,這青光迎風而漲,最後竟然變成了一條能有百丈大的青蛇。

這青蛇如龍如蛟,在絞殺之間有種能夠把蒼天都吞下去的氣勢,猛地一卷,那阿斯法根本沒有任何反抗之力,就被青蛇吞下了肚,在骨朵朵的聲音中被硫酸似的液體腐蝕成了一灘血水,連慘叫聲都來不及發出,這頭奪生死境界的太古冥族,就這樣死了。

葉陽並沒有去解救阿斯法,對於這種來自冥界的邪惡生物,他沒有親手殺死已經十分仁慈了,哪裡會去拯救。

「不愧是魔蠍大人,舉手投足就能讓阿斯法灰飛煙滅。」

周圍的妖魔看見蛇妖女子大顯神威,紛紛讚歎起來,讚歎的同時又發出了冷笑,「這個阿斯法真是腦子出了問題,居然認一個人類為主人,我們就看著,看魔蠍大人怎麼把這個人類殺死,搶回冥獄水晶。」

「這個人類的確是在找死,不過我有些奇怪,冥獄水晶對人類完全沒有任何作用,為什麼這個人類要不知死活的來到這裡,獲得冥獄水晶?」

「人類,你明明只有奪虛空的境界,居然能殺死奪生死的境界?」

蛇妖女子用吃驚的目光看著葉陽,臉上卻一片冷漠,「看來你是一個妖孽,可惜再妖孽,在我這個即將窺破長生之秘的人面前,也沒有任何掙扎的可能。你以為我不知道么,你之所以會三連勝,不過是在比賽中動了手腳而已,你以為我沒看出來你冥冥中傳遞出力量加持在你所選的人身上,讓你所選的人能全面壓制對手么?這一點我早就看出來了,沒有當場識破你的詭計,就是怕外人不相信。現在再給你最後一個機會,將冥獄水晶主動歸還,然後跟著我回萬魔島認罪,說出你潛入冥獄海,冒死也要得到冥獄水晶,到底有什麼陰謀?」

「你管我有什麼陰謀,被你識破了又怎麼樣,死人知道再多的東西也終究是死人。」

葉陽轟的一聲,整個人炸了。

一個巨大的暗青色氣場,以他周身為圓心,將他方圓千丈的範圍籠罩在了其中。

是龍神氣場。

被龍神氣場籠罩的妖魔,都有一種突然跌落進遠古洪荒時期的感覺,覺得連功力也不能順利運轉,甚至大氣也不能出。


「領域?」就連蛇妖女子也臉色一變,緊接著搖了搖頭,「不對,並不是領域,是氣場,氣場居然就這麼強大,看來你果然是一個妖孽,放任你這個妖孽成長下去,人類又要出現一個怪物級別的高手,屆時會對我冥獄海造成各種不利,就把你抹殺在搖籃里。」

那條將阿斯法吞下肚的青蛇,突然身軀一扭,騰雲駕霧般張口一吸,要把葉陽吞進肚子里。

但是還沒接觸到葉陽,青蛇那巨大的身體便節節寸裂,在龍神氣場強大的壓迫下,冰消雪融了。

「居然破了我的蛇吞天?」蛇妖女子冷冷一笑,「既然如此,就讓你見識見識我的獨門絕學,奪魂咒。」

「至高無上的鬼神啊,請賜予我排山倒海之力,讓我能夠剝脫世人的生存權利。」蛇妖女子突然高高的吟唱起來,隨著她的吟唱,立即天地之間,響起了一首美妙的旋律。

這旋律十分動聽,宛如風鈴,讓人冥冥之中就想沉醉在這旋律之中。

「不好,主人,這是冥界九幽空靈蛇一族的奪魂曲。」

就在葉陽雙眼朦朧時,小妖那急促的聲音突然響了起來,「奪魂曲,能夠奪取人的魂魄,在人聽得陶醉只是,無形之間就能把人的魂魄勾走,這種詛咒在冥界里都讓人聞風喪膽,沒想到眼前這條蛇妖居然是九幽空靈蛇,我差點都沒看出來,看來果然窺破了不少長生之秘,即將達到長生的境界。」

「好險。」聽見小妖的聲音,葉陽猛地睜開眼睛,發現後背濕了一大片,剛才真的差點靈魂離體。

「人類,你的靈魂歸我了,剝奪。」

就在葉陽剛剛醒來的時候,一個冷冷的聲音在葉陽的耳邊響徹起來。

葉陽猛地一看,就看見那蛇妖女子,背後不知何時出現了一個巨大的鬼影,是一尊鬼神。

這鬼神手裡有一條黑漆漆的鎖鏈,在那鎖鏈的前端,有一個鐵鉤,那鐵鉤隨著蛇妖女子冷冷的聲音,隨著那尊鬼神的甩動,猛地向葉陽射來,是要勾住葉陽的靈魂,把葉陽的靈魂硬生生拉出體外。

在外界靈魂一旦離體,沒有外人的相助,基本可以等死。

「桀桀桀…人類,把你的靈魂交出來吧。」

蛇妖女子背後那尊巨大鬼神虛空,鐵鏈猛地一甩,鐵鉤下一刻就要到達葉陽的腦門前,勾住葉陽的靈魂,但是突然,一枚枚雪花般的陰暗符文,不知何時飄落到了控制,隨風一卷,大量的陰暗符文灑落到了那尊鬼神的身上,小部分的陰暗符文則是灑落到了蛇妖女子的身上。

是邪風曲。


葉陽在清醒的瞬間,便催動了邪風曲,那尊鬼神沾染了邪風曲,被上百枚音符附身,攜帶的強烈詛咒之力一下爆發,就看見那上千丈大的鬼神虛影,突然迅速萎靡,是中了詛咒,最後節節寸裂。

那本來已經到達葉陽腦門前的奪魂鉤,也爆裂開來。

「這怎麼可能?」蛇妖女子大驚失色,用見鬼的目光看著葉陽,「你明明已經中了我的奪魂曲,為什麼能夠清醒過來,就算能清醒過來,也不能躲開我的奪魂咒,何況破開?你到底是什麼人,為什麼奪虛空境界就強大到這種程度,難道是仙人轉世不成?啊,該死,這些音符是什麼,好強的詛咒之力,比我的奪魂曲的詛咒還要強,難怪能破掉我的奪魂咒。」

「你的奪魂曲,的確不錯,可惜我沒用。」

葉陽冷笑一聲,手裡的光明長矛抬了起來,本來想對著蛇妖女子進行直接刺殺,但他突然眼珠一轉,覺得將眼前這條來自冥界的九幽空靈蛇收服用來看守宗門也不錯。

於是他盯著蛇妖女子,淡漠的道:「你叫蛇魔蠍,魔蠍大人?我不管你有什麼來歷,背後有什麼背景,你今天想活命,只有一條路,就是歸順我,為我做事。大概你也看出來了,我和其他人不同,我雖然是奪虛空的境界,但你要殺死我,根本沒有任何可能。」

「人類,你竟然妄想讓魔蠍大人歸順你,你確定不是在白日做夢?」

「魔蠍大人,不要再跟這個人類廢話,快顯現出本體把這個人類殺了吧。」

蛇妖女子還沒有反應,其餘的妖魔大吼了起來,認為葉陽發瘋了,居然讓他們的魔蠍大人歸順,真的做夢沒做醒。

「你們幾個廢物,話實在有點多,連歸順我的資格都沒有,給我死吧。」

葉陽身軀一震,萬千道光明劍氣從體內噴射而出,輕輕鬆鬆就將那幾頭妖魔貫穿成了一具屍體。

本來這些妖魔都是奪生死的境界,是同境界里的精英天才甚至妖孽,但被葉陽的龍神氣場籠罩,抵抗壓力也來不及,哪裡有時間對葉陽的劍氣做出反應。

「你好大的膽子,居然敢殺死萬魔島的人。」

看見葉陽將周圍的妖魔全部擊殺,蛇妖女子暴喝道:「你難道不知道萬魔島到底是什麼樣的存在?敢殺萬魔島的人,你死定了,萬魔島的島主是萬魔老祖,萬魔老祖早在三萬年前就達到了長生境,渡過了肉身大劫,元氣大劫假以時日也會成功渡過,你居然連萬魔老祖手下的人也敢動,你知不知道你到底是在和什麼樣的人作對?」

「我不知道什麼萬魔老祖,我只知道你不歸順我,就要變成一具屍體。」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