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浩神色冷漠,心思微動,便將所聽到九霄閣弟子的談話,連起來,得知了事情的大概,

想必是神農師尊離開秦界前往皇陰界時,留下話語,要將九霄閣傳位於自己,如今神農師尊離開,有些人便心中不服,在他進入神農殿的剎那,想要發難,使自己難堪,

那散發出威壓的紅袍老者是仙君的修為,高出林浩數個境界,若是以前的林浩恐怕會立刻栽倒在地,但如今……

「單憑氣勢就想壓我,」林浩冷笑,雖說他對九霄閣閣主的位子不感興趣,但被人欺負到家門,也無需留手,

「轟,」

一聲爆響,林浩天仙大圓滿的修為捲起遠超天仙境的威勢轟然爆發,透出無盡的殺意,雖然林浩依舊不能與那仙君老祖的威壓媲美,但猝不及防下,卻將那威壓生生震散,

「這,這……單憑氣息看,恐怕足以媲美仙王級別的高手了,這林浩如何做到的,」無數九霄閣弟子神色瞬間大變,駭然出聲,

「好小子,」一直觀望的金陽和圖牧倆位長老,見識到林浩的手段后,對視一眼,露出堅定之色,

「強闖我神農殿,你找死,」

那紅袍老者臉色陰沉,眼中閃過一抹狠厲,竟是袖袍甩動,一道粗大的劍氣貫沖高天,璀璨奪目,殺氣逼人,以迅雷之勢直奔林浩殺去,

這紅袍老者雖然是仙君初期,但以其仙君高手的全力一擊,威能大到恐怖,

僅僅是瞬間而已,那劍氣便已經來到林浩面前,當頭斬下,


「赤鹿仙君為何如此大的殺氣,還是偷襲出手,這是要置林浩於死地啊,」無數九霄閣的弟子掩口驚呼,

「赤鹿你敢,,」

「赤鹿住手,,,」

金陽和圖牧倆大仙君同時爆喝出手,但已經晚了,

赤鹿仙君聽到他們倆人的爆喝,非但沒有留手,劍氣反而更加熾盛,驀然斬落,

「不好,大意了,」

林浩亡魂大冒,根本沒有想到赤鹿仙君會偷襲,他來不及多想,絕仙劍驀然橫在身前,同時其眉心的三山印記閃爍,無數山嶽虛影在其身後幻化,最終齊齊疊加成漆黑的三座山嶽,彷彿從虛空中跳出,擋在粗大劍氣面前,

「嘭,嘭,嘭,」

三道爆裂聲響起,林浩竭力施展的移山之術頃刻間碎裂,而粗大的劍氣餘威不減的直奔林浩而去,

生死危機面前,林浩幾乎沒有任何思考的時間,

似是感受到林浩的狀態,他的元力之海驀然轟鳴,九道光芒從九座海島中射出,空中的金色小人更是驀然睜開雙目,伸出一指,與那九道光芒匯聚到一起全部注入絕仙劍中,

「錚,,,」

絕仙劍光芒大盛,瞬間通體血紅,其上符文道道亮起,宛若星辰沉浮大星隕落,更是有神魔虛影顯化,凄厲的哀嚎滲人傳出,

「滾回去,,」

林浩一聲大喝,渾身發光,每一寸肌膚都流淌著寶光,身體傳出天雷般的轟鳴,使得周圍的空氣都被生生撕裂,宛若一輪熾盛的太陽般,手持寶劍,直接迎向必殺的劍氣,


「轟隆隆,」

天地爆響,在倆者碰撞的剎那,恐怖的氣浪直接爆發,將無數九霄閣弟子掀飛,更是拍打在神農殿的側壁上發出一連串的轟鳴,

赤鹿仙君雖然想置林浩於死地,但他還是大意了,只是發出一道強大的劍氣,並未施展法寶,他本以為一道仙君高手全力發出的劍氣,莫說是天仙,就是仙王都會頃刻間被誅殺,

然而,

倆者在空中碰撞,僅僅是瞬間,林浩便吐血倒飛,他雖然渾身浴血,卻並未身死,仰頭髮出一聲聲瘋狂的大笑,被身後前來救援的麒麟子接下,

「沒死,他怎麼會沒死,」九霄閣弟子瞪大眼睛,滿臉的不敢置信,

「他的法寶有古怪,還有他的肉身,他到底還是人嗎,為什麼能夠具備如此強大的肉身,」無數人駭然驚呼,

「該死的,,這怎麼可能,」赤鹿仙君臉色大變,大罵一聲,卻是毫不猶豫的取出一把通體紫色的純陽寶劍,縱身殺向林浩,

「赤鹿,你瘋了,」

金陽和圖牧發現赤鹿的不對,不在留手各自祭出法器,擋在林浩身前,

「轟,,」

又是一聲爆響,卻比之前的轟鳴更加強烈數倍,可見手持純陽法寶仙君高手的恐怖,

金陽和圖牧晉陞到仙君境早已多年,更是仙君中期的高手,倆人對上赤鹿仙君自然是不在話下,

赤鹿仙君受到金陽仙君和圖牧仙君的聯手鎮壓,臉色瞬間煞白,身體踉蹌後退,

見赤鹿仙君後退,金陽和圖牧也收回手中的法寶,冷聲問道:「赤鹿,你怎麼回事,」

赤鹿仙君見狀,緩緩低下頭吃下一顆通體紫黑的丹藥,丹藥入口后,赤鹿仙君的修為陡然爆發,從仙君初期,暴漲到中期,直到仙君後期才停下,

「至煞魔丹,赤鹿,你到底要幹什麼,」金陽仙君和圖牧仙君對視一眼,盡皆看到心中的驚悸,這至煞魔丹的藥效極為霸道,能夠瞬間激發修士潛能,極大的提升修士的修為等級,卻對其身體有極大的損傷,而且只有具備魔煞之氣的修士才能吞服,

「還不動手,更待何時,,」吃鹿仙君雙目通紅,宛若野獸般掃視全場,喝道,「與我一同殺了林浩,你們忘了主人的手段了嗎,」

「主人,」

金陽仙君,圖牧仙君,還有林浩等人聞言,心臟咯噔一跳,心中頓時有了一片陰雲籠罩,

「嗖,嗖,嗖,」

赤鹿仙君話音落下,頓時從人群中飛出三道身影,竟有一位是仙君初期修為,倆位是仙王後期修為,

「吞下丹藥,殺了林浩后,我們即可離開,至煞魔丹的藥效有限,速度動手,」赤鹿仙君大喝,一揮手,便手持紫黑寶劍殺了過來,


「赤鹿,你們好膽,竟敢勾結魔煞,」金陽仙君明白一切,暴怒出手,攔下赤鹿仙君,

「嘿嘿,勾結魔煞,」赤鹿仙君聲音變的極為沙啞難聽,「我本來就是主人的僕人,本就是魔煞之人,是神農那老匹夫下眼睛瞎了,怪的了誰,我本不想如此早早就暴露的,都怪那老東西,竟連閣主的位子都留給那小混蛋,那小混蛋可是主人親自點名要殺的人,主人要他死,他就必須死,」

「死吧,」

「都去死,,」

那倆名仙王高手也取出至煞魔丹吞下,身體氣息鼓動,瞬間突破到仙君境后,祭煉出魔器,向林浩殺去,

「找死的東西,,」圖牧仙君亦是暴怒,「老祖宗帶你們二人不薄,更是將煉丹術傾囊相授,你們倆個狼心狗肺的東西,給我死來,」

「轟,」

圖牧仙君和倆個魔煞的仙王高手交手,轟鳴聲不絕,

倆位仙王高手吞服至煞魔丹后,出手極為狠厲,招招致命,而且竟以命換命,

「嘿嘿,圖牧老傢伙,我早就看你不慣了,神農那老匹夫更是該死,」

「是啊,主人曾經邀請神農加入魔煞,他竟然不理,他也該死,」

魔煞的倆位仙王高手,口吐狂言,身上魔氣四溢,手中法器更是威能極大,而且竟然隱隱克製圖牧仙君的法寶,使得圖牧仙君疲於應付,竟有了敗勢,


赤鹿仙君和金陽仙君的戰鬥更加激烈,赤鹿仙君修為達到仙君後期后,戰力激增,金陽仙君也是不敵,

赤鹿仙君一劍將金陽擊飛,驀然轉身,爆喝道:「所有人,動手,,,,」

在赤鹿話音落下的剎那,又有數人竄出,以那始終未曾出手的仙君初期修士為首,殺向林浩, 那仙君初期的修士黑袍鼓動,露出了臉龐,他竟生的劍眉星目,氣質超然脫俗,擁有一種蓋世的傲氣,一步步踏來,俯視林浩,

「我是秦無名,師尊座下第十三弟子,」他自報姓名,隨後嘴角舐著微笑,輕輕道,「入了黃泉,記得殺你的人,是我,」

林浩心中發寒,一股濃郁的死亡危機籠罩,同時他心頭也是憤怒無比,師尊為人和善,廣招弟子,想不到竟有如此數量的叛逆之徒,,

「嗖,」

秦無名身後的數位高手只是冷眼旁觀,那秦無名走到距離林浩十丈距離時,驀然抬起雙手,點出一指,

這一指落下,宛若天崩,

林浩駭然倒退,身體咔嚓作響,無數鮮血冒出,他自傲的身軀竟連這人的一根手指都擋不住,伴隨著手指落下,一股滔天的威勢狠狠壓來,想要讓他跪拜,

「啊,,,」


林浩的頭髮無風自動,憤怒咆哮,他佝僂著身體,鮮血汩汩流出,雙腿顫顫,卻拚死也未曾屈服,

「我林浩不跪天,不跪地,只跪父母師尊,你是什麼東西,敢讓我跪拜,,」

林浩眸光冷冽,身體中元力之海翻騰奔騰,空中的金色小人雙手合十,騰起一團金色烈焰燃燒,透體而出,映照的整個神農殿一片通明,散發出一股連天地都懾服的絕強氣息,

「這是……」

秦無名下落的手指突然一頓,神色大變,心中更是掀起滔天駭浪,面對這股氣息,他竟有種心顫發憷的感覺,這簡直不可思議,

遠處與金陽仙君廝殺的赤鹿仙君,在感受到林浩身上騰起的火光后,臉色亦是大變,怒吼道:「秦無名,你個混蛋,快殺了那小子,以防有變,,」

「嗯,」秦無名點頭,不再猶豫,手指驀然閃動,化為一道驚天劍光,狠狠下落,「小子,安心去死吧,」

那道驚天劍光當頭斬落,林浩臉色蒼白無血,竟升起一抹頹然,可在這抹頹然升起的瞬間,他心底的執念驀然爆發,

林浩抬起了頭,目光如血,

「要我死,我也要你付出代價,」林浩的聲音冰冷宛若地底的惡魔,他身上的火光更勝,元力之海完全暴動,狂暴的能量幾乎將其整個身體填充,一股股駭然的波動擴散而出,

「想自爆,憑你天仙自爆也想傷……」秦無名冷笑,可話音驀然停頓,因為他感受到了林浩體內那股狂暴的能量,竟然極端恐怖,若是爆開,恐怕這整個神農殿沒幾個能活下去,

「該死的,這小子體內到底有什麼,」秦無名心中第一次有了慌亂,緊閉雙唇,努力催動那道劍光,要在林浩自爆前將其斬殺,

此時,金陽仙君和圖牧仙君也注意到林浩的狀態,憤然悲呼:「林浩師弟,,,」

「別了,」林浩低語,眼瞼微閉,

「哧」、「哧」、「哧」……

突然,就在林浩就要引動體內元力之海的時候,一道又一道聖光從神農殿四周騰起,宛若一條又一條巨大的神龍衝出,使得整個大殿都爆發出強光,

「轟,,」

整個神農殿,乃至整個九霄塔都是一震,隨後散發出無量寶光,無數符文從九霄塔中飛出,化為磅礴的霞光衝天而起,同時,一個人形光影在無盡霞光中凝形,映照整個蒼穹上,俯視整個神農殿,

他的眼眸如星,帶著點點憐憫和慈悲,卻又威嚴無比,

每一個被他目光掃中人都怔在當場,彷彿木雕般靜止不動,就連那殺向林浩的璀璨光劍也凝在半空,還有林浩體內的狂暴元力也是完全靜止,

「師尊,」林浩長長鬆了一口氣,看向空中的人影激動自語,

「老祖宗,」神農殿上的無數神農子弟心底發顫,看向神農的目光有了濃濃的畏懼,

「赤鹿,奧薩,秦無名,尹颯……老夫可有虧欠你等,」神農低語,那被他提到之人臉色慘白,嘴唇抖動,想要說話卻被一股偉力壓迫,使他們口不能言,身不能動,就連神念都有凝固的趨勢,

唯有吃下至煞魔丹修為達到仙君後期的赤鹿仙君,掙扎著擺脫一絲絲束縛,顫音道:「神農匹夫,老子的主人是魔神大人,是你眼瞎了,想不到啊,當真想不到你走了竟還能開啟這神農殿的護殿大陣,封神陣,你好毒的心機,,」

「為師好毒的心機,為師……罷了,罷了……」神農擺擺手,神色露出頹然喃喃道,「我早已料到魔煞手段了得,善於蠱惑人心,令人入魔,想不到會有如此數量的弟子背叛我,你們跟了老夫數百年,有的甚至是千年啊……到底是塵歸塵,土歸土……」

「砰,」

又是一聲輕響,秦無名竟也生生撕裂封印,仰天咆哮道:「神農,讓我們死,你的這些徒兒也一起陪葬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