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咦,你的臉怎麼了?」秋昆發現對方臉上有傷,眉毛不禁就是一皺。

「沒有什麼,只是一點擦傷而已。秋老大,你這趟出海還算順利么,比預期的時間早好幾天啊!」那員工想岔開話題。

「告訴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秋昆卻是繼續追問剛剛的問題。

最後,這位員工終於說了實話,原來上午的時候,這裡突然闖入了三個年輕人,言語上發生了口角,打鬥了起來,除了幾個人受點輕傷外,沒有什麼大事。

「什麼人,竟然跑到我的地盤鬧事?」秋昆雙眼一瞪。

就在他還打算詢問細節的時候,前方某處,突然騷亂了起來…… 這種突如其來的騷亂,讓秋昆先是一愣,不過他很快反應了過來,望向身旁的這位員工,問道:「那邊發生了什麼事?」

此時的這位員工也是一臉的茫然,他無法解答秋昆的這個提問。

「走,我們過去看看!」

秋昆陰沉著一張臉,向著騷亂的地點走了過去。

人群之中可以看到有三個年輕人被圍在了中間,氣氛顯得非常得緊張。

「你們這三個傢伙,又想做什麼?」

人群之中,一位員工大聲質問道。

眼前的這三個年輕人,在上午的時候,就曾來過,並且還與這裡的人發生了爭鬥。

沒有想到,這三個年輕人竟然再一次回來了,他們到底想幹什麼,有什麼意圖,對於這種問題,這些負責看護這裡貨物的員工都是一肚子的疑問。

「別衝動,我們這一次只是路過!」

加利克尷尬地笑了笑。


望著這些怒氣未消的員工,加利克不知道自己的這個提議是對還是錯。

上午的時候,他們因為走錯了方向,結果闖入了這裡,被看護物品的員工發現,並且動了手。

這一次,加利克就是想藉助這些盡職的員工之手,幫他們纏住怎麼都無法甩掉的那個跟屁蟲。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才剛到這裡,便被發現了。

「路過,你把我們都當白痴么,說吧,是誰派你們來的,你們有什麼意圖,不老實交待,別想再輕易離開。」


員工們怒氣沖沖。

上午的時候,因為疏忽大意,結果讓這三人脫逃了,這一次就絕不會再有這種好事了。

別看他們是這裡的工作員工,但其中有很多都是秋昆非常不錯的朋友,來這裡說是上班不如說是幫忙,有好幾個人的實力都非常強,上午的時候因為事發突然而疏忽了,這一次可不會再輕易放跑這三個討論的傢伙了。

有句話說的好,新賬舊賬一起算。

「加利克,這就是你出的主意么,這一次我們好像真的有麻煩了!」

望著被封住去路的這些人,考登一臉沮喪地說道。

「我也沒有想到這裡會加強了防衛,不過沒關係,船到橋頭自然直。」加利克有點自我安慰地說道。

諾娃沒有說話,但從她那少有的嚴肅表情來看,這一次想要再沖圍出去,似乎不會有上午那麼容易了。

原本他們是打算借這些人之手,擺脫那個跟著的少年,現在倒好了,害人不成反害己!

「大家別激動,千萬別激動,這次真的只是路過!」

加利克一邊用言語穩住情況,一邊思索著對策。

「嗖!」

就在氣氛越來越緊張的時候,東方修哲的身影已經悄悄來到了一處堆放的箱子上面,看著下面的人群,他是一臉的疑惑。

「怎麼搞的,怎麼會有這麼多人,那三個傢伙到底在打什麼主意?」

心中充滿好奇的東方修哲,並沒有現身,他打算看一下情況再說。

「發生了什麼事,大家為什麼都聚在這裡?」

就在這個時候,趕到近前的秋昆突然開口說道。

「秋老大,是秋老大回來了!」

「真的是秋老大!」

大家紛紛讓開了一條路,這時秋昆看到了被圍在裡面的三個年輕人。

「秋老大,就是這三個人,上來闖入了這裡,真沒有想到他們還敢再回來。」緊跟在秋昆身後的那名員工趕忙說道。

聽到他這麼一說,秋昆再次好奇地打量了這三位年輕人一番,讓他頗為意外的是,三人之中,竟然還有一位精靈少女。

「咦,這個大個子,怎麼感覺有點面熟?」

看到秋昆走出來,在儲物箱上面偷看的東方修哲明顯一愣,他覺得這個男子很面熟,以前應該在什麼地方見過。

到底會是誰呢?

秋昆在打量了一番之後,終於開口問道:「你們是誰,為什麼兩次闖入我的碼頭?」

此時的加利克三人,也正一臉好奇地打量著剛剛趕到的秋昆,直覺告訴他們,眼前這個男人的實力非常強悍,胳膊上那猶如鋼鐵一般的肌肉塊,可以看出這是一個力量型的人。

「那個……你是這裡的頭么,其實這真的只是一場誤會。」

加利克再次笑著解釋道。


三人之中,他是屬於最能說的一個,這種談判的重任自然落在了他的身上,況且眼前的這種麻煩本就是他的餿主意引出來的。

如果談得成功,將會大事化小,如果不成功免不了要戰鬥一番了。

「是不是誤會我自會判斷,先說明你們的身份?」

秋昆的一張臉,看起來沒有什麼變化,但他的那雙眼睛裡面,卻是散發著懾人的光芒來。

猶豫了一下,加利克最後說道:「我們其實是學院爭霸賽的學生。」

他的這個回答,並沒有讓秋昆有什麼明顯的變化。

「你們是代表哪個帝國?」秋昆繼續問,並且不禁向前邁了一步。

雖然只是一步,卻是帶給加利克三人很大的壓力!

「不用問得那麼細吧,我們又不是什麼壞人,這真的只是一場誤會!」

「代表哪個帝國?」秋昆的注意力可沒有被對方的話轉移,依舊追問著先前的問題。

加利克突然不再說話了,氣氛一下子變得異常的緊張。

儲物箱上的東方修哲,感覺到氛圍的變化,心中的疑問不禁越來越大了。

他能夠感覺出,戰鬥一觸及發,而且看雙方的情況,不像是在演戲,這可就把他給搞糊塗了。

這三個傢伙到底是腦子進水了,還是與眾不同,大老遠的難道專程跑到這裡來與人打架不成?

「嗖~嗖~嗖!」

就在這個時候,原本被圍在中間的加種克三人,突然動了,就像是事先商量好一般,分三個方向向外突圍。

「想走,不把話說清楚,休想!」

同一時間,秋昆也跟著動了起來。

「碰!」

強大的拳風,徑直掃向考登。

考登的身體重心受到影響,不得不進行調整,而就是這麼一小會兒的工夫,秋昆的第二拳已經再次擊了過來。

與此同時,加利克和諾娃兩人,都被不同的人給纏住,戰鬥就這樣打響了。

「哇噻,還有這種節目可以看么?」

儲物箱上的東方修哲,眼中冒著激動的光芒,沒有想到自己跟過來還真是跟對了。

「不錯不錯,這三個傢伙的實力都很紮實!」

一邊欣賞著,東方修哲還一邊做著點評。

「加利克,都是你的餿主意,我的對手很強,你快來幫我!」

考登突然扯著嗓子喊道。

他的對手可是這裡的老大,最利害的一個。

雖然考登也是一個強化系斗師,可是在對方面前,自己簡直就是一個挨打的沙包。

這個男人實在太強悍了,尤其那變幻莫測的拳頭,簡直讓他有種置身暴風雨的感覺。

雖然一開始就知道這個男人實在很強,卻沒有想到強到了此種地步!

「考登,你一定要堅持住,我這邊的情況也不樂觀!」

加利克扯著嗓子回應道。

他也不比考登好到哪裡去,雖然他的對手沒有秋昆那種實力,但他的對手卻是七個,光是躲閃就夠他忙的了,更別說去幫忙了。

諾娃的對手最多,足足有十五個人,明顯他們是知道三人之中,諾娃的實力最強,所以格外注重。

諾娃身輕如燕地不停變幻方位,她的兩手手腕處,那副銀白色的護腕,此時竟然幻化出兩把迷你的弓箭來。

「嘍,那是什麼兵器?」

盯著諾娜娃的手腕,東方修哲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來,憑藉他對煉器的研究可以得出一個結論,那護腕絕對不普通!

兩把幻化而出的迷你弓箭,一道道不同屬性的魔法箭急射而出,交織成五顏六色的光芒。

諾娃志在脫困,不在傷敵,所以儘管她的魔法箭非常犀利,也只是將打算衝上來的人逼退而已!


十多人的包圍圈,在魔法箭的威力下,竟是被撕出了一條缺口來。

諾娃的臉上依舊保持著應有的冷靜,她的雙手突然擊在一起,然後詭異的一幕出現了。

兩張迷你的弓箭,竟然合併成了一個比較大的弓箭來。

一根明顯帶有冰屬性的魔法箭,被射向了天空,緊接著,諾娃身體高高躍起。

「碰碰碰!」

隨著她跳上空中的同時,大塊的冰球如雨一般,從天空中降落下來。

東方修哲越看越激動,剛剛親眼目睹了精靈少女施展魔法箭的樣子,讓他不得不佩服精靈族在魔法方面的造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