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伯轉頭看到時予急沖沖往這邊走來,上前問道:「少爺,這兩個姑娘說是你婢女,是真的嗎?」時予含糊地應道:「額……是啊!」然後就繞過李伯走到二女跟前問道:「你們怎麼來了?」一邊他還傳音給紫宜:「你們沒和別人講起淮陽山的事吧?」

紫宜乖巧地點點頭,時予這才放下心來,只要這事沒被說破,其他的怎麼著都成,隨便編點事情就能結束二女的身份了。幽夢上來挽著時予的胳膊說道:「想來就來了唄!公子你不知道天天呆在山裡多無聊啊,你又不在!正好我在山裡遇到申虎帶著手下出來,我詢問之下才知道是你召喚他們辦事。所以就先一步來了。」

時予拍了一下她的小腦袋,說道:「你以前在白虎嶺一個人住了那麼久都不覺得悶,現在有自已和山裡那麼多人作伴,怎麼還會忍不住跑出來?」

「嘻嘻,那時候天天就想著恢復肉身,沒其他想法,所以也就沒感覺了!現在嘛……」幽夢吐吐舌頭笑道。

時予搖搖頭,知道拿她的小性子沒辦法。只好作罷。這時,李伯走過來小聲問道:「少爺,你之前不是在道觀養傷嗎?這兩位姑娘是怎麼成為你的婢女的?」

「嗯……是這樣的。那時候我重傷在床,道觀里的道長們平日里忙於修鍊沒時間照看我,而且他們也不懂得照顧病人。正好一位道長要出山辦事,就從山外的村莊中買下了紫宜和幽夢,讓她們負責照顧我的起居。」時予愣了一下,才含糊說道。

李伯僅僅是點點頭,以他的精明。如何會相信時予這個錯漏百出的故事。要是以前他肯定會因為關心時予而追問到底。不過時予這次回來后,不僅人變得成熟穩重不少,甚至還結識了一幫法力高強的道士。可以能人所不能,也就對他放心了。這件事既然時予不想說,他也就壓下了心頭的好奇。

時予隨便應付了一下李伯,就拉起紫宜和幽夢往自己的房間走去。花園裡人多眼雜。不是他們說話的地方。等到了自己房間時予確認沒有別人窺測之後,首先提起了紫宜身上的疑惑:「你不是不能離開自己的靈芝本體太遠嗎,怎麼又可以千里迢迢地跑到時府?」

紫宜興奮地說:「公子你觀察一下我的身體就明白了!」時予依言將紫宜從頭到腳看了一遍,沒發現什麼異常。然後他有孝心感應了一下她的氣息,似乎也沒什麼不妥。時予猛然靈光一現,警覺紫宜身上的妖氣濃了許多,而且他還聞到了一股似有若無的靈芝香氣。時予心頭浮現一種大膽的猜測:「你的靈芝本體難道可以自由活動了?」

紫宜點點頭,道:「這還要感謝公子!你走的時候給我留了一點瓊漿玉露。我喝下后,身體立刻出現了巨大的變化。如同脫胎換骨一樣。然後我就發現自己的修為居然瞬間提升了許多。等我回到自己的靈芝本體,更是驚喜的發現我竟然可以幻化我本體的根莖,並且不必在受到土壤的限制。也就是說我從今以後也可以自由活動了!」

時予聞言吃驚地說:「你不過是喝了一丁點瓊漿玉露就有這麼大效果,怎麼我整個喝了一壺,身體也沒多大的改變?」幽夢也酸溜溜地說:「我也奇怪呢,哪瓶瓊漿玉露我和紫宜明明是平分的,可是我這邊的效果僅僅是法力增進了一點點,此後幾天運氣比較通暢而已。紫宜的修為大進羨慕死我了!」

紫宜溫婉地笑道:「我想,這應該是和我的原形有關吧!如果我猜得不錯的話,瓊漿玉露的釀製過程中應該摻入了各種天地靈草。我自己又是靈芝化身,所以瓊漿玉露對我有特別的效果!」

「這倒是個合理的解釋,既然你服食瓊漿玉露的效果這麼大,回去后我再給你一點,看看進下來會有什麼變化!」

「謝謝公子!」紫宜笑靨如花地說。

時予見到紫宜如此高興,自己也感覺著舒服,部下接下來一刻,他又故意板起了臉,對著二女道:「我不管你們是為什麼私自出山,總之不許有下次!」

「知道啦!」幽夢滿不在乎地說。

時予看她樣子就知道這妮子不會心服,肯定還會有下次,於是語重心長地勸說道:「其實我也是為了你們好,你們這次冒然前來,事先也不給個通知,差點就闖禍了知道嗎?我剛剛從鄰鎮的洛府回來,那裡剛來了幾個道士。那幾個道士都是人間三大道門之一的太虛觀長老或弟子,隨便撞上一個你的身份都有可能拆穿。」

「拆穿就拆穿,怕他們做什麼,我不信我打不過他們!更何況公子是神仙,你的話他們敢不聽?」幽夢滿不在乎地說。

時予搖搖頭,幽夢這妮子可比紫宜難對付多了,紫宜不諳世事,但她肯聽話,不用時予多操心。幽夢就不好說了,有著妖靈的神通,又有著人間大小姐的任性,最重要的是她常年生活在白虎嶺,對人情世故的趕製能力大大降低。時予沉聲說道:「有兩點你要明白,第一,你未必能打得贏他們。申虎的傷你也有所了解,其中很大一部分就是他們造成的。你的修為遠不如申虎,要是遇上他們聯手。恐怕很危險。第二,我山神的身份目前還不想公開,也不能公開。別忘了,一個神仙卻帶著兩個妖身的婢女,傳揚出去我不會有好果子吃。」

「公子真是小心過頭了。」幽夢不以為然地癟癟嘴。

時予知道她沒有心服,於是說道:「總之你們要記住,在時府的這幾天里,就老老實實地呆在這裡不要出去。還有,我和洛府的大小姐依然還有婚約。所以她可能會上門拜訪。假如她來的話,你們一定要避開,因為她也是修道之人。而且修為不弱,肯定可以看出你們身上的妖氣,到時就不好收場了。」

「知道了!不過公子你會和她成親嗎?」幽夢好奇地問。

「怎麼可能,我可不想上斬仙台。好了。你們現在在這裡等。我讓下人為你們安排兩個房間,等我把這裡的事情處理完,就一起回去。」時予出門召來兩個婢女,讓她們替紫宜和幽夢把旁邊的房間收拾一下。

做完這些,時予正要去找李伯問一下最近他帶回來的那些貴重貨物的售賣狀況,卻突然在腦中長生一個想法。幾年前敖笙來淮陽山的時候,曾經向他要了一點紫宜本體產出的靈芝粉,大用它醫治龜丞相的龜殼。後來龜丞相的殼也真的被治好了。紫宜的靈芝粉技能強大到連龜丞相的晚年龜殼也能治癒。那李伯身上這點凡人病症有算得了什麼。

時予立即折回自己房間找到紫宜,向她索要一點靈芝粉。紫宜毫不猶豫地變回靈芝原型。並釋放出少許的粉末。靈芝粉在紫宜身上就相當於時予的仙氣,只要不是一下子放出大量,是不會影響到她的身體的。時予小心將靈芝粉裝起來后,就拿著它們去找李伯。

不出時予所料,靈芝粉對李伯的病大有裨益,雖然稱不上是藥到病除,不過在服用靈芝粉后,李伯的元氣迅速得到回復,而且五臟六腑也開始恢復往日的生機。時予大喜,根據這個狀況,只要再給李伯服用幾次,那他的病就可以痊癒了。李伯病情好轉,高興中也曾問過時予這等靈丹妙藥是哪來的,時予只借口說是上次去西域時,委託同行道長找來給自己的。

處理好李伯的病情,時予又問起了時府最近的生意。根據李伯所講,目前時府的收入達到了前所未有的盛況。因為時予帶回來的都是楚越之地不出產的貨物,因此儘管時化開出的價碼高,但是購買的商人還是絡繹不絕,短短一月內,時府在附近幾個城的商號就賣出了近五六十萬兩的貨物,這種交易量時府幾十年都沒遇到過,一眾掌柜和夥計在興奮之餘,也累得不淺,光是點銀子就差點弄花了他們的眼睛。

儘管時府得到了一筆巨額收入,這麼大的一筆錢已經足以化解時府面臨的一切資金問題,但是時予卻還是有點不稱心。因為時府創造的收入奇迹完全是由他的法術帶來的,一旦他離開了,那這種奇迹也將隨之一去不回。所以如果要讓時府短期內回到往昔的興盛狀況,就必須要幫忙擴大它的生意規模。只有時府擁有了長期穩定的財路,他才能放心地離去。

時予找來時化和李伯,說道:「有一件事我還沒和你們提起,上次那位幫我們運貨的道長說他幫時府得到的財富已經足夠時府度過難關,他以後不會再在這件事上幫我們了。」

「啊?那以後我們只能靠自己了。」時化惋惜地說。

「依我之見,我們還是應該重新恢復時府以前擁有的生意規模,把這幾年關閉的商號和店鋪都重新開設。」


「少爺,重開商鋪以我們目前手頭的資金而言,完全不是問題。難就難在如何將以前的合作商家以及主顧拉回來。過去時府的慘淡經營大家都看在眼裡,很多商家都對我們地實力失去了信心。相反,目前我們面臨的主要競爭對手是附近的何家還有張家,他們生意做得大,資金貨源都充足,名頭也比我們響。還有我們之前的綢緞莊還有珠寶行,原來的老主顧現在都去別家光顧了。要拉回他們可不是件容易的事,他們大多對價格沒興趣,我們就算刻意將貨物價格壓低。也沒太大成效。」

時予皺起了眉頭,他可以在短時間內替時府弄回大批金銀,可是對商譽這種無形的東西卻無可奈何。總不能讓他亮出自己的山神身份,告訴別人時府是神仙罩著的吧。時予還是有點不甘心,問道:「這段時間我帶回這麼多珍奇的貨物,難道就不能讓他們看到我們時府的實力嗎?」

「當然有影響!少爺上個月帶回的貨物都是別家商號稀有或者沒有的,二爺將它們賣出去后,很多商家都表現出願意和我們合作的意向。可是少爺你剛剛也說了,這種事情不會再有了。也就是說那些商家之前說的合作意向也都會不再作數。甚至還有人可能會認為時府離覆滅不遠,我們這次表現出來的活躍不過是一種迴光返照而已。」李伯憂心地說。時予讓李伯和時化好好想辦法改善時府的形象后,就一臉愁容地走出了書房。

在紫宜和幽夢到達時府半日後。申虎和他帶領的搬運小妖也終於到了。申虎行事還算有分寸,到達度興鎮郊外后,就先找了個隱蔽地方安置好手下,然後再變化成凡人模樣到鎮內尋找時予。因為淮陽山人煙日盛。連帶著申虎也和凡人有了一點接觸。現在變成凡人,不管是外貌還是言行舉止都沒有明顯的破綻,甚至他還會禮貌地向過往行人問路。因為時府在度興鎮是首屈一指的大戶人家,時予身為時府的大少爺自然是無人不曉。申虎很容易就找到了時予。

時予不想驚動李伯他們,所以在大門口遇到申虎后,就直接帶他到郊外招齊小妖,將慕凰山的具體情況跟他說了一遍后,就令他出發。並給了他一份附近城鎮善堂的名單和所在地址,讓申虎將得到的珠寶金銀分給他們。另外將得到的晶鐵礦運回淮陽山。

紫宜和幽夢的到來似乎給時府注入了一股新的活力,很有家丁婢女都會找各種理由經過時予的房間附近,都渴望見一見兩個仙子般的人兒。度興鎮是個小地方,也難得出什麼驚才絕艷的人物。過去在時府眾下人的心目中,那位未過門的少夫人洛瑤芳應該是天下間頂尖的漂亮女子了,可是現在少爺又一下子帶回來兩個,怎麼不讓他們好奇呢。不過這些家丁仆婢都識趣得很,除了少數幾個膽子大的丫鬟會上前和紫宜幽夢打個招呼,或是小心地探聽一下她們的來歷外,還沒有那個色膽包天的傢伙敢動手動腳。

這也正常,紫宜和幽夢容貌驚人,在她們來時府的消息被傳出后,大部分人都想當然地認為她們是少爺在外面養的情人。特別是時予將兩個姑娘的房間就安排在自己隔壁,更是讓人浮想聯翩。許多人還幸災樂禍地談婚時予的正牌未婚妻就在鄰鎮,說不定哪天就會上門探望未婚夫,到時情人和未來的正室相遇,就有好戲看了。

或許還真被這些下人不幸言中了,在紫宜達到時府的第三日,洛老爺就帶著洛瑤芳上門拜訪,雖然時予和洛瑤芳的婚事已經被無限期押后,但是兩家的情義還在,偶爾來拜訪一下還是要的。當然也不全是為了私事,身為生意人,洛老爺還是很願意在敘舊之餘也談談生意上的事。他在外地的幾家商號一直有經營香料的項目,最近正好因為原料運輸問題而面臨著斷貨的危險。巧的是他聽說時府前段時間不知從哪裡弄來了一批上好的香料。洛老爺立即動了心思,他相信憑藉自己和時予的關係,以合理的價格得到這批貨物還不是手到擒來。

時予收到洛家父女的小心,急忙找到紫宜和幽夢,讓她們老老實實地呆在房間內,千萬不要出來和洛家父女碰頭。紫宜還好說話,幽夢卻嚷著要見一見那位讓時予經常掛在嘴邊的未婚妻子,哪怕是偷瞄一眼也行。時予當然不會答應,只要幽夢有一絲妖氣被洛瑤芳察覺到,那他的麻煩就大了,他才不會冒這種險。時予好說歹說終於壓下幽夢的好奇心讓她安分呆在房間,不過這段時間裡,他卻忽略了其他的事情,以至於引出後來的麻煩。

洛老爺進入時府後,先是由李伯招待。兩個人閑扯了一會兒后,洛老爺就忍不住問起關於時府最近大量出售貨物的事,他最好奇的還是時府這些貨物是怎麼來的。以洛家和時府的關係,洛老爺當然知道時府目前的處境。時府現在資金短缺,連手下商號的日常運轉都是靠拆東牆補西牆才維持下去,他實在想不出時府哪來這麼多錢大批量從遙遠的西域購進貨物。最重要的是從西域購買貨物雖然獲利豐厚,可是風險高,周期也長。對目前時府風雨飄搖的形勢並不是一個很好的選擇。他想不通以李伯和時化的精明,怎麼會用這種方法挽救時府的危機。(未完待續。)

… 走在監獄裏,這是劉笑天第一次進入到監獄,記得自己的家族雖然偶爾有犯罪的人,但是隻是關進一般的房子裏,並沒有監獄這一說。

一進入監獄,首先迎面撲來的便是一股屎臭味與尿騷味,夾雜着陰暗的味道,令人有種作嘔的味道,不過劉笑天還是忍住了這種味道。

”裏面環境這麼差,看來被關在監獄的日子一定不好過啊。“劉笑天一面想着,一面然後尋找起監獄的龍玉成來。

”喂,那位是龍玉成伯伯,我是來救龍玉成伯伯的,我是龍盛成的朋友。“劉笑天在裏面喊道。

’啊,你是誰?”裏面收監的幾位侍衛喊道。

“彭……”劉笑天飛腿踢出,這些人頃刻間都被劉笑天放到在了地上,不過劉笑天並沒有殺掉對方的意思,既然在這麼差的環境裏工作的人,一定也是一些貧困農民,稍微有些修爲的人,寧願當龍家的護衛,也不會進入到監獄這種如此環境差的地方。

走入到最裏面的一間,然後才傳出了一聲怯生生的聲音。

”我就是龍玉成,你是誰?“一道無滄桑的聲音忽然傳來。


”啊,你就龍玉生伯伯,我是龍盛成的朋友,是他求我來救你的。“劉笑天說道,情況危急,所以只能這樣騙龍玉成了,要是說出真相,估計龍玉成差點都會倒下。

”咔嚓……“劉笑天一把單手捏碎大鎖,然後打開了木門。然後進去快速的打開了裏面的鎖鏈,龍玉成的鎖鏈十分的牢固,但是這些鎖鏈面對青蓮妖火這種異火,頃刻間變化爲一滴滴液滴。

龍玉成驚恐的看着眼前這個年輕的傢伙。這個傢伙實在是太過恐怖了,竟然能夠將連戰宗階段修爲的強者都無法擰開的鋼鏈都化爲了液滴。其實,龍玉東所不知道的是,這只是鋼鏈遇上了克敵,並不是劉笑天有多麼的強悍。

“快走,這裏不宜久留,一切事情等出去了再說。“劉笑天背起龍玉成,快速的向着外面走去。

在劉笑天走進監獄的時候。

龍家胡家大院的隊長羅隊長正在快速的走進城主的房間。

直到這時候,這位龍玉生城主還在聚精會神的玩着3p,從裏面傳出來一陣陣無比浪的聲音。

令人聽得身子都不由得軟了下來。

羅隊長面赤耳紅,發生這麼大的事情,只能仗着膽子在龍玉生的房門上輕輕敲了幾下。

”誰啊?媽了個巴子,聽不見我再忙嗎?“龍玉生生氣的吼罵道。

”咯咯…………裏面傳出來一聲聲很浪的聲響,估計是快達到那種情況了。“羅隊長不得不佩服,這位現任城主的能力還真是強悍,竟然面對兩位大美女,還有這種威武的本事,不過只可惜本事張錯了,除了狠辣與歹毒,就在也沒有別的本事了。

’是我,我是羅隊長,不好了,我們龍家大院發生大事了。”羅隊長硬着頭皮喊道。

“什麼事情?說吧。”龍玉生冷冷的說道,因爲打擾了自己的大事,龍玉生特別的生氣,真想一巴掌將這位羅隊長給一巴掌打死。


但是既然是羅隊長,龍玉生也不得不放下一點兒面子,因爲羅隊長可是龍玉生的親信。

“不好了,城主,有人要劫獄了?”羅隊長戰戰兢兢的報告到。

龍玉生這時候才結束了自己身體上的活計,慢騰騰的打開了木門。

”劫獄,你們難道就不怕收拾了他們。“龍玉生冷冷的說道。

”可是敵人十分的狡猾,猛然在我們龍家放了十幾處大火,多數侍衛去救火了。“羅隊長一一報告到。

”一羣飯桶,快給我去監獄那邊,一定要阻止,要是誰把龍玉成那個老傢伙救出去,我要了你們的狗命。“龍玉生冷冷烈烈的罵道,整個人氣勢十分的龐大,一看修爲就十分的強大,不過最強大的身子,面對酒色的時候,也不會好到那裏去,雖然功夫強悍,但還是可以看出那一幅被女人掏空了的身架子,此刻有幾分弱不禁風的樣子。

”是,城主。“羅隊長快速的集合侍衛,向着鑑於這邊趕來。

這時候劉笑天已經從監獄的門口揹着龍盛成走了出來。

“站住,快給我放下龍玉成,不然你們都死無葬身之地。”羅隊長冷冷的對着劉笑天大聲喊道。

“哼,小心點兒。”劉笑天提醒龍玉東道。

龍玉東看來在監獄裏面沒有少受折磨,身子特別的虛弱,說話有氣無力,只能微弱的點點頭。

劉笑天用足真氣,快速的運轉飛天羽翼,然後整個身子化作一道虛影,但是畢竟現在背上有一個人,速度慢了很多。

在劉笑天身子躍起的瞬間,劉笑天在後背感覺到了有幾個人影也快速的躍起,修爲都十分的餓強大。

“媽的,果然龍家很強大。”劉笑天不由得暗暗罵道。

“這是你們龍家的長老,難道一定要把你殺死嗎?”劉笑天冷冷的說道。

很快,劉笑天這些到達了與焦龍飛,幹天兒定好的地點,因爲這個地方劉笑天設置了一道陣型,雖然威力並不強大,但是可以阻止敵人一會兒。

”城主……“後面的人追趕到。

現在不管無論如何,那些手下不管是忠是奸,輕易而要等龍玉東修養好了再說。

”老大,這裏。“焦龍飛喊道。

然後快速的牽過來兩匹鴻烈馬。

”焦龍飛,你輕點兒,和龍伯伯一批馬我們快速的走。“劉笑天快速的吩咐道。

”是,老大。“焦龍飛也不敢推遲,快速的身子越過,然後抱住龍玉東,駕着鴻烈馬而去。

當那些龍家的護衛感到的時候,之間前面一道煙霧瀰漫而起,好長時間才褪盡。

”媽的,上當了,原來這只是一道屏障,快速吩咐下去,活要見屍,死要見人。“羅隊長冷冷的吩咐道。

”謝謝你們。“羅宇東在馬上虛弱的說道。

”龍伯伯,你還很虛弱,你先不要說話,等我們回去了在慢慢說。“焦龍飛看到自己的老大對這個老傢伙十分的尊敬,所以焦龍飛也十分的尊敬,其實尊敬只是源於自己的老大,他和幹天兒兩個和這個傢伙沒有十分巨大的淵源。

”蹬蹬……“鴻烈馬快速的飛奔着,很快救出了荒原之都,在路途上激起一陣陣煙塵,當羅隊長吩咐下來命令的時候,劉笑天這些已經出了城門,羅隊長只能命令手下繼續追趕。

很快,劉笑天這些來到了那個質樸的村長。

”慢着。“劉笑天慢慢的將龍玉東從馬背上扶了下來,劉笑天能夠感覺到,應該這位城主的修爲很高,絕對要比自己高出很多,但是現在由於身體受傷程度十分的大,所以一點兒修爲也顯現不出來。

”來,這兒,慢點兒。“劉笑天扶着龍玉東向着老奶奶的房間走去。

剛進入遠門。然後那個小女孩子快速的向着這邊奔來。

”爹……“小女孩子看到這個蓬頭垢面的人,立刻親切的爲了上來,一把抱住龍玉東的大腿哭泣了起來。



”月兒,你怎麼在這裏?“一向很堅強,一路上一聲不吭的龍玉東這時候終於開始淚流滿面,一把抱起小女孩子,想一個無助的小孩子一樣無聲的啜泣着。

”月兒,都是爹爹不好。“

”爹爹…………“小女孩子也是哭的十分的悲痛。

好長時間,大家一時之間反應不過來,劉笑天總管是反應過來了,原來這個可愛的小女孩子就是龍玉東的女兒,陰差陽錯的竟然救下龍大哥的妹妹,這個世界上的事情還真是十分的奇妙無比。

老奶奶與老爺爺一時之間反應不過來,都是面面相覷的看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