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這麼想着,就聽蘇晚繼續說道:“對了,你給我的那個合約,裏面的條款該不會就是仿照着那本書寫的吧。”

聞言,徐致野心徹底涼了下來,但傲骨讓他做不出來否認的事,破罐子破摔地說道:“就是,怎麼啦,我沒追過女孩子,借鑑一下前輩經驗不行啊!”

沒想到徐致野承認的這麼坦然,蘇晚實在忍不住嘴角往上揚了揚,“你那些經商技巧,該不會也是從裏面借鑑的吧。”

“那怎麼可能,我又不是沒腦子,那些作者很多都不是職場上的,跟他們能學習到什麼。”

所以他是覺得小說上追女生的情節都是真實的麼!?

一時間,蘇晚無言以對。

原本被算計的不爽被徐致野這幅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態度消解了,算了,她還能指望這個人有多少智商。 轉眼到了週一,早上蘇子霄人模人樣的穿了個西裝,還特意用啫喱水把頭髮做了個定型,驕傲挺着掛有爲他特別定製的“MFC 實習生”字樣的胸牌,昂首挺胸走進MFC公司大樓。

哼,他現在可是總裁的小舅子,上面有人!

“蘇子霄。”

才闊步走進大門,叫喚聲讓他耳朵動了動,這裏怎麼會有蘇晚的聲音!

他懷疑自己受到蘇晚的毒茶太深,已經出現了幻聽。

心裏吐槽了一下蘇晚的魔力,擡腳剛打算往前走,一隻耳朵就被人從後面揪住,疼得蘇子霄齜牙咧嘴,“誰這麼大膽,知道我是誰嗎,還不趕緊放開!”

“讓我看看你誰啊!”

頭皮一麻,這熟悉的音調,這熟悉的手感,蘇子霄立刻變了嘴臉,“我可是天才美少女蘇晚的弟弟,我看誰敢欺負我,我姐饒不了他!”

一套一套的。

蘇晚鬆開蘇子霄,蘇子霄看見蘇晚裝模作樣的竟然道:“姐,怎麼是你啊。”

“這話應該我問你吧。”蘇晚扭住蘇子霄的脖頸,“我記得MFC公司跟B大沒什麼合作項目吧。”

“疼疼疼。”蘇子霄誇張大叫,遠遠地看見徐致野走過來,彷彿看見靠山一樣揮手,“姐夫,救我!”

自從上次蘇子霄跟着徐致野“解救”蘇晚,蘇子霄就徹底把對方當成了自家人,堅信徐致野就是蘇晚的真命天子。

蘇晚被氣笑了,手上的力道越發加重,“你現在還在這邊胡言亂語。”


“子霄是我喊過來的。”徐致野走過來,腰板挺得筆直,神情愉悅。

“我們研發中心調整,剛好缺一個像子霄這樣年輕有幹勁的年輕人,他的專業也正好需要實踐,我索性就直接把他喊過來讓他在這邊實習了。”

誰不知道MFC公司從來不收實習生,而且蘇子霄的德行蘇晚是知道的,肯定又是在徐致野面前軟磨硬泡硬拗到的機會,這樣說也只是給蘇子霄面子罷了。

至於徐致野爲何同意,其中緣由蘇晚當然知道。

聽到徐致野的話,蘇子霄笑的跟朵太陽花似的,暗戳戳的給徐致野比了個感恩的手勢,用口型說道:“感謝姐夫。”

兩人的小動作被蘇晚看得一清二楚,按了按太陽穴,擡腳踹了下蘇子霄的屁股,“少給我惹事,一個學期之後趕緊滾蛋。”

這就是同意了。

蘇子霄的心瞬間放回了肚子裏,他開始故意瞞着蘇晚就是擔心她不願意,如今蘇晚鬆口他也不需要小心翼翼地遮掩,立刻站直身子回答:“姐姐放心,我一定全力以赴搞研究,努力把姐夫的公司做大做強。”

越說越不着調了。

徐致野忍笑,其實答應蘇子霄來這邊實習,徐致野是存了私心的。

他之前瞭解過,蘇子霄在學校的成績相當不錯,針對當前各大高校的優質學生開展實習計劃,對於引流人才具有重要的戰略意義,這也是下一個階段徐致野打算制定的一個新的計劃。


當然,最重要的是蘇子霄身爲他未來的小舅子,現在是他可靠的盟軍,也是未來他跟蘇晚之間感情的助推器。

如今看來,效果斐然。

這邊被暗戳戳算計的蘇子霄臉上掛着一臉傻白甜的笑容,心懷對未來工作生活的嚮往,見蘇晚帶着自己往研發中心走,這纔想到一個關鍵的問題,“姐,你怎麼在這兒的?你不是說自己回汽研中心了,怎麼又回來了。”

這裏面涉及到的問題有些複雜,蘇晚一時間竟不知如何回答。

徐致野雙手插兜,不慌不忙回了句:“你姐夫的公司,你姐不來盯着像話麼?”

“懂!”蘇子霄立刻頓悟,結尾還加了句:“你們放心吧,雖然我是‘皇親國戚’,但我不會亂用權力的。”

蘇晚:“……”

就這個成語水平,大概是跟徐致野一個學校畢業的。

***

研究組的工作跟其餘的部門性質不太一樣,裏面涉及相當部分的研發機密。再加上以前也從沒啓用過實習生,蘇晚擔心他會受到同事的牴觸,情緒上有一些想法。

蘇子霄這個級別,還沒必要徐致野親自帶人打招呼。蘇晚也刻意沒有提及對方跟自己的關係,大家自然也不會聯想到蘇子霄和蘇晚有任何關係。

經歷了Acme相關事件之後,整個研究室的氛圍已經大不如以前,所有人都知道里面有“內奸”,人人互相懷疑,只是維持了表面友好,對於蘇子霄的加入也沒什麼特別地排斥情緒。

不過還好的是,蘇子霄跟許琛航年紀相仿,蘇子霄是理論上的巨人,許琛航沒念過什麼書,是實操的高手。兩人正好理論與技術互補,性格又都外向開朗屁話多,兩人才交流幾句便一見如故,彷彿走散多年的親兄弟重逢。

許琛航的水平蘇晚是瞭解的,加上由於身世背景,男孩比同齡人要成熟,多跟他交流對沒經歷過什麼風雨的溫室花朵蘇子霄而言也有好處,蘇晚自然放下心來。

現階段的研發部主要圍繞信息部提供的用戶體驗資料,有針對的進行迭代升級的研發。雖然對外蘇晚仍舊是技術研發顧問,但實際上在後階段蘇晚涉及的部分已經很少,她自己也不清楚自己的角色定位,只覺得自己最近一直被徐致野使喚來使喚去,彷彿變成了這人的專屬祕書。這樣的變化也導致正牌助理曾岑突然有了危機感,總覺得自己要被蘇晚頂替了。

“對了。”徐致野拍了下大腿,蘇晚走在旁邊嚇了一跳,以爲有什麼重要的事。結果就聽着徐致野說道:“今天下班陪我練車。”

原本抗拒學車的徐致野,自從上次綁架事件之後痛定思痛,也開始心心念念讓蘇晚帶他練車。

這人又來了。

上班使喚她還不夠,現在居然還打算佔用她下班的時間。

蘇晚冷漠以對,“沒時間。”

“合同內容,請蘇小姐謹慎拒絕。”

“下班時間,我有權做自己的事。”


徐致野皺眉,“你有什麼事?”

這話說的,彷彿除了跟他在一起, 絕世神帝

蘇晚皮笑肉不笑的抽了抽嘴角,冷漠的吐出了兩個字:“約會。”

徐致野:“?”

徐致野:“!” 重新追求蘇晚的小算盤被發現了,徐致野索性破罐子破摔肆意起來,曾經比鋼筋水泥還厚的臉皮再次重出江湖,在聽到蘇晚居然晚上要去約會,也顧不得維持高冷的人設,立刻化身檸檬精,整個下午都在發微信:“那個人誰啊?”


“長得有我帥麼?”

“怎麼不見你跟我約會啊。”

煩的蘇晚沒辦法,直接回復:“去你的霸總小說裏尋找答案。”

果然,這句話已發出自己的微信瞬間安靜了。

實際上晚上蘇晚確實約了人,只不過不是約會,而是蘇晚想要求證一件事情。

蘇晚與Dylen除了工作,私下的交流並不多。但蘇晚是欣賞Dylen的才華,特別是對方也是機車愛好者,又是自己的師弟,自然是有好感的。但這段時間Dylen的舉止有些奇怪,這也讓蘇晚開始懷疑那個“間諜”與他有關。

畢竟沒有證據,蘇晚自然不肯能跟徐致野彙報這件事,思來想去,蘇晚約了Dylen下班見面,就是想試探試探對方的口風,找到一些蛛絲馬跡。

Dylen自然樂意至極,欣然答應了蘇晚的邀請。

晚上,徐致野暗戳戳去找蘇晚的時候,女孩已經離開了公司。

自動變身爲小眼線的蘇子霄偷偷給徐致野發了條消息:“報告姐夫,我姐下班跟Dylen一起走了。”

這個名字讓徐致野敏感的頭髮立刻豎起來!

居然又是他!

徐致野感覺自己頭頂飄了一層綠雲,接通了人事部主任的電話,“Dylen最近是不是提交了離職申請,爲什麼人還沒走?”

人事主任也是一臉懵,“按照公司制度,工程師需要提前一個月遞交申請,一個月後纔可以批准離職。”

徐致野磨了磨牙,“現在就走流程,我特批他可以立刻離職!”

Dylen收到人事部主任電話的時候,纔剛剛跟蘇晚走出公司。

電話掛斷,Dylen的表情可以說頗爲耐人尋味,看了眼蘇晚:“今天我們這頓飯可能吃不成了。”

蘇晚不解,Dylen無奈地晃了晃手機,“人事部現在叫我去一下,說離職即刻就可以辦理。但是一些涉密資料,現在要求我回去簽字。”

大晚上的,有什麼資料必須要現在籤。

想也知道是徐致野在那邊動歪心思。

蘇晚擡了擡眸,Dylen一貫面無表情的臉扯出一抹笑意:“徐總對你還真是花了心思的。你呢,真的打算在MFC工作,德國那邊的機會不考慮了?”

蘇晚斂了斂眸,“嗯”了聲算作回答,“你先去吧,改天再找你。”

Dylen自然不想錯過這次機會,纔想說讓蘇晚等自己幾分鐘,蘇晚這邊就收到了曾岑來的短信:蘇工,晚上7點召開緊急會議,請務必出席。

蘇晚:“……”

看來,徐致野這是上了雙保險。

真是小心眼。

***

隨着無人駕駛汽車的推廣,縱騁集團和MFC公司Acme的較量也正在深入。前段時間,MFC公司公開力挺汽研中心的五星認證檢測,隨後汽研中心發佈道歉聲明,並且公開收回曾經爲縱騁集團頒佈的證書,戰隊格局基本形成。

縱騁集團的汽車安全事故頻發,如今的晉封無暇顧及MFC公司,整日忙着進行公關,將大把金錢和時間全部投入到控評上,祕密召回了第一批量產的問題車輛。

只是如今縱騁集團受到技術瓶頸的限制,儘管改善了汽車自燃的基礎問題,無人駕駛模式下的安全性能仍然無法得到改進。

徐致野今天召開這個會議,說是緊急會議,但實際上也已經醞釀許久。


會議室內,徐致野提出了一條未來MFC公司在Acme研發出臺基礎上,新的發展路徑。

日前,徐致野已經和幾個地方的機構部門合作,正在依託無人汽車的量產,順勢推動城市智慧大腦的建設。運用無人汽車與新型智慧城市相結合的模式,企圖打造出一條能夠實現完全數字化運轉的現代化未來城市。

“MFC公司如果默守陳規,只侷限於汽車的不斷研發,對於社會進步的影響力和推動是有限的。”徐致野坐在會議室的正中央,手裏拿着一支鋼筆,隨手點了點,“城市智慧大腦的發展是未來城市發展的必然,也是我們無人駕駛汽車能夠順利、安全運轉的依託。”

“在城市腦建立的基礎上,城市的醫療系統、商業中心、休閒娛樂中心全部能夠透過數字連接起來,無人汽車將順利成爲載體,同時原本的城市交通擁堵、停車位有限、交通事故頻發等問題也將依次得到解決。”

“我希望我們MFC汽車公司,能夠成爲社會發展的助推器,而不僅僅拘泥於我們自己公司的建設。”徐致野敲了敲桌面,“今天之後,我會重新整合公司的內部架構,抽調一部分人員進行城市腦試點的研發工作,而另一部分人將繼續從事無人駕駛汽車的研發。”

蘇晚在聽到徐致野的設想之後,原本被這人強制召回的憤怒瞬間熄滅,她身爲無人汽車生產的技術人員,這麼多年的研究只是停留在技術攻堅上。儘管相信未來汽車的自動化會改變人類的命運,但徐致野的這一步可以說直接爲人類勾畫出了未來生活的一個新的願景。

而這已經超出了蘇晚最初的設想,不得不說徐致野步子邁得大,又邁得很穩。

蘇晚現在知道爲什麼徐致野能夠一步步帶領MFC公司逐步走向強大,也終於知道他在面對晉封當時的步步緊逼顯得氣定神閒。

胸懷山河,又何必畏懼溝壑的牽絆。

蘇晚抿脣低笑,很難想象熱衷於看《總裁的契約愛人》這類霸總小說的人,會有如此胸懷和遠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