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和男人曖昧倦了想拿自己消遣嗎?

喬芮回到家時父母已經到了,許柔嘉也在家裏,打開門進來一瞬間她恍惚以為回到春節一家子其樂融融的短暫時刻。

「喬芮回來啦。」喬媽媽樂呵呵道,「那我就去炒菜了。」

「阿姨我幫您。」許柔嘉自覺起身,儘管喬媽媽再三謝絕她還是跟去幫忙了,儼然三好媳婦的模板。

她便留在客廳和父親聊天,喬爸爸詢問了她們的近況,得知過得不錯后滿意地點點頭。

飯菜很快坐好了,一家人擠在小小的四方餐桌前。

喬媽媽殷切地給她們夾菜,笑眯眯道:「多吃點多吃點,嘉嘉你看你,才幾個月沒見就瘦了,是不是喬芮欺負你了?」

「沒有沒有。」許柔嘉忙說,「喬芮對我很好。」

「那就好。」喬媽媽睨了女兒一眼,差點背鍋的喬芮無奈地扯了扯嘴角,岔開話題,「對了媽,你們今晚還是住上次那家酒店吧,我一會兒就給你們訂房。」

「別了。」喬媽媽擺擺手,「那家酒店太吵了。」

「那我……」她想說換一間,結果喬媽媽下句話讓她愣住,「今晚我和你爸湊合在你這住一晚得了。」

「?!」危!

喬芮趕忙勸阻,「不是,媽,那個小房間我都很久沒有打掃了,你們住多不好,我給你們再找一家酒店,方便點!」

「這有什麼的。」喬媽媽不以為然,「套個床單被子就行了,哪有那麼多事。」

喬芮還要拒絕,被喬媽媽一個眼刀嚇住了,「我說要在這裏住你這麼緊張幹嘛?你們有事瞞我?」

「……」

「喬芮只是擔心您二老睡不好。」趕忙出來打圓場,「既然今晚要住下來,那一會兒吃完飯我去收拾一下房間。」

「還是嘉嘉會想。喬芮你不得跟人好好學學!」

「……」強顏歡笑.jpg

好不容易吃完飯,喬芮找到機會和許柔嘉獨處。

「實在抱歉……今晚可能又要留下過夜了。」喬芮一臉的不好意思,態度卑微極了。

畢竟她也不會想到父母這次竟會留下過夜。

「沒關係。」許柔嘉的態度一如既往,從容淡定,臉上帶着淡淡的笑意。

喬芮更加過意不去了,她低着頭,「沒想到他們這次會留下,真的總麻煩你,我都不知道該怎麼謝你了……」

許柔嘉眉毛挑了下,勾了勾唇角,「謝我啊……」

她故意拖長尾音,語氣耐人尋味。

「真要謝的話,倒不是不可以。」

「啊?」喬芮一愣,隨即抬頭,獃獃的樣子看起來有點可愛。

許柔嘉用食指點了點自己的嘴唇。

「親我一下。」

。 「能。」

眾人目不斜視,齊齊低吼起來。

下一刻,陳凌抬手,往後一揮。

後面的駕駛員馬上反應過來,將吉普車開上前來。

等車子停下,車門被打開后,陳凌從車後座裡面,拿出一把突擊步槍。

眾人頓時面露疑惑之色。

教官這是要幹嘛?玩射擊嗎?

但他們沒槍械啊,難道車裡面都是,,,,,,

心底閃過這個念頭后,眾人齊刷刷看向車子,結果,竟然看到,裡面躺著數以萬計的激游標簽,布滿了整輛車的後座。

就在此刻,陳凌開口道:「各位,今天,我們訓練戰場的戰鬥意識,什麼是戰鬥意識?你們每個人都很清楚。」

聽到這話,眾人都愣了一下。

要想擁有戰鬥意識,談何容易?

戰鬥意識,不是訓練就能訓練出來,必須經過一次次實戰,經歷沙場無數次的廝殺,慢慢積累和磨礪出來的意識,換句話說,只有血與火的洗禮,才能鑄造鋼鐵戰士。

這麼多年來,無數的軍人前赴後繼,征戰沙場,都想培養出戰鬥意識,但是,幾乎沒人能成功。

尤其是楚雲飛感受最為強烈。

他這個從大山走出來的漢子,一直堅守在東北戰區的邊防,不知道參加過多少次生死戰鬥,一樣做不到。

楚雲飛第一個反應過來,大聲道:「報告,教官,我有話要說。」

陳凌道:「說。」

楚雲飛嚴肅道:「教官,戰鬥意識是最為飄渺的東西,短時間之內,根本不可能練出來。」

陳凌點頭道:「沒錯,確實有難度,但是,我有辦法。」

楚雲飛見陳凌一副胸有成竹,頓時眼前一亮。

說不定對方真的有辦法。

這個教官當時為了說服自己,毅然決然爬上海拔高度超過5000米的玉龍雪山,成功帶回烈士的遺體。

在這之前,自己嘗試了無數次,還用上各種攀爬工具,就連國家專業的攀爬團隊也爬了幾次,都沒辦法登頂成功。

而對方只有用一把匕首,進行徒手攀爬,就成功做到了,可以想象對方有多強?

也是因為這件事,自己才同意出山,參加全國特種兵選撥大賽。

旋即,楚雲飛不再多說,豎起耳朵,目不轉睛地盯著陳凌。

唰。

陳凌犀利的眼神掃了眾人一眼,大聲道:「我今天要訓練的就是戰鬥意識,如鋼鐵一般的戰鬥意志,你們是不是很好奇,我為什麼準備這麼多激游標簽?」

說著,陳凌伸手,指了一下,身後車子裡面的激游標簽。

唰。

這下,眾人更加疑惑了,不知陳凌葫蘆里賣的是什麼葯。

陳凌咧嘴一笑道:「這些激游標簽,就是為了訓練你們的戰鬥意識。」

眾人頓時來了精神,想知道陳凌如何用這些東西訓練戰鬥意識。

陳凌激動道:「規則是這樣,每個人10個激游標簽,從500米出發,我對你們進行射擊,要是你們來到我面前,還能剩下一個以上的激游標簽,就算過關,如果一個不剩,不好意思,你們被淘汰了,立刻回去原來的部隊,葯浴與你們無緣了。」

「不過,你們放心,我不會刻意關照一個人,我一定公平公正,進行無差別攻擊,至於你們有沒有本事做到,就與我無關了。」

隨著陳凌的話落,所有人一臉震撼。

他們一共150多人,每個人10發激游標簽,加起來就是1500多發。

而前進500米,,對他們這些精銳來說,只是幾分鐘的事情。

教官,你是在開玩笑嗎?難道你能做到,幾分鐘打出一千多發子彈?

而且,他們一發激游標簽就能留下來,這挺容易的啊。

教官在放水嗎?

況且,讓眾人疑惑的是,這與訓練戰鬥意識有關係?

但是,教官都開口了,他們當然能沒意見,畢竟,這對他們百利而無一害。

反正,只要教官別對他們特殊照顧就沒問題。

唰。

想到這裡,眾人面露自信之色,都認為這一關根本沒問題。

陳凌當然知道他們的心思,也不理會,低吼道:「全體都有,帶上游標,500米外集合,快。」

「是。」

眾人大吼一聲,立刻衝動車子旁,紛紛拿出10個游標,掛在身上,跟著,轉身,沖向指定的位置。

在這500米的距離中間,有許多物品,能遮擋半個身體,或者更小的障礙物。

這些東西才普通人看來沒什麼作用,但對一個真正的特種兵來說,能保命。

眾人觀察到這些障礙物后,更加信心滿滿。

教官這一關簡直是在送分。

距離這麼短,還有東西打掩護,還有比這個更簡單的訓練項目嗎?

不過,龍戰肖邦的心情卻不一樣,眉宇之間隱含凝重。

這個傢伙槍法太強了,一槍一個準,加上射擊的速度快,肯定會有不少人被淘汰。

幸好對方說了,不會針對某個人。

到時只要他們跟著大隊行動,不斷變換前進的路線,應該問題不大。

而陳凌用狙擊鏡看了眾人一眼,咧嘴一笑。

合著這些傢伙以為勝券在握了!那好,老子給你們一個深刻的教訓。

呼呼。

陳凌深呼吸后,揮手道:「快,將車上的彈夾搬下來,比試要開始了。」

「是。」

一旁的幾名特種兵迅速點頭,馬上沖向車子,將一箱箱裝著子彈彈夾的箱子,抬到陳凌的身邊。

每個箱子都裝滿了彈夾,加起來,足足幾百個。

足夠收拾這些傢伙了!

陳凌掃了一眼箱子,面露笑意。

下一刻,他抬頭看向500米外的眾人,低吼道:「開始。」

500米出的眾人瞬間反應,過來,藏得緊緊的,沒有發出絲毫的動靜。

廢話,槍打出頭鳥,為什麼要先動?

就算他們再信心,也不可能盲目自信,這點常識還是要蹲守的。

「呵呵,都當起縮頭烏龜了嗎?正好,你們嘗嘗絕望的滋味。」

陳凌咧嘴冷笑起來,直接舉槍瞄準。

500米處,對於95步槍來說,殺傷人還是不錯。

況且,陳凌還有叢林之鬼的掃描技能,鷹眼技能,以及彈道射擊術傍身。

一旦開啟這些技能,這些傢伙藏得再隱秘,都會無所遁形。

突然,陳凌的食指一動,叢林裡面,響起了兩道刺耳的槍聲。 南錦紅剛剛將做好的晚飯端上餐桌,房門便傳來門鎖扭動的聲音。她回頭看去,見到左鋒拉門進來。

「你今天下班很早啊。」她微笑著看向正在換鞋的左鋒。

左鋒也微笑著看著南錦紅:「嗯,今天按時下班了。沒有提前告訴你,不會是沒有做我的晚飯吧?」

「你不要冤枉南阿姨。」左逸陽從洗手間甩著小手走出來,顯然是剛剛洗過手。

左鋒走過去,在他微微撅起的小嘴上輕輕一啄:「誒喲,我吃醋了,你現在維護南阿姨比維護爸爸都多。」

「誰叫你冤枉南阿姨。」左逸陽推開左鋒,指著餐桌說道:「你看,明明準備了你的晚飯。」

左鋒目光看向餐桌,果然看到餐桌上擺著三副碗筷。他又將目光看向南錦紅:「你怎麼知道我今天會回家吃飯?」

「南阿姨會魔法,她什麼都知道。」左逸陽搶著回答道。

「是嗎?」左鋒將左逸陽抱起來,走向餐桌,同時嘴裡還問著:「南阿姨這麼厲害啊。那在你心目中,是爸爸厲害?還是南阿姨厲害?」

「當然是南阿姨。」左逸陽不假思索地回道:「她可以打跑很多壞人,你可以嗎?」

「打跑壞人?」左鋒聽著這話一愣,扭頭看著南錦紅,問道:「你們又碰見壞人了?」

「沒有。」南錦紅急忙解釋:「陽陽說的不是你想的那樣。」她指著茶几上的一堆東西,接著解釋:「我今天帶他去電玩城玩了,我們是在遊戲中遇到了壞人,然後我打跑了他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