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青系並沒有否認你們紫系履行約定的事實,我們希望讓結果盡善盡美,還有半個時辰,讓金天使立即去東太星系,徹底殺死恆毅!浴火重生二十四時辰內不可能用第二次。」

「那就是另外一個合作協議了,你們青系支付什麼代價、拿出什麼回報?代價不夠,金天使可不會同意?」

「她要什麼,都可以談!青系只需要她立即行動!除了她個人的要求,我們青系許諾,再解除你們紫系兩支神殺團的雪藏懲處,青系要的就是快!」

「成交。」紫系會議室的眾星之尊們紛紛點頭,立即連通588戰區的通訊。「叫金天使。」

「金天使一個時辰前抵達後主動請纓接下潛入花園精靈族星系安放定位陣的任務,該戰區正處於時空干擾符影響範圍,暫時無法聯絡。」

……

半個時辰后。

紫系會議室。

看著青系轉達的,神腦裁決的恆毅奇功之戰的信息,一片鴉雀無聲的寂靜。

久久,一位眾星之尊仍然帶著震撼的情緒感嘆道「不可思議的一戰!此子的真氣竟然能夠如此長時間連續不斷的施展死亡之劍?」

「難道是控制真氣沒有用上最大殺傷力?」

「不應該,以死亡之劍殺死神秘花園眾星之尊殺手的時間判斷,每一擊的殺傷力在眾星之尊的修為程度也屬罕見強大,即使三成真氣灌注的死亡之劍也不可能有這種威力,更少的真氣絕不可能辦到。」

一位頂尊悠然道「青系殺此子原是為此。好個青系,險些把我們紫系玩弄於鼓掌。」(未完待續。。) 「這麼看,金天使很可能是蓄意?」

「不應該,她雪藏八十多年才有這麼一個機會,不可能不替自己考慮。」

「贊同,她跟恆毅沒有交集,從時間判斷除了寒暄幾句話外沒有時間交流太多,不可能建立這種信任。」

「我認為這些問題都不重要,現在的結果對紫系而言很好就足夠,沒必要圍繞金天使是否儘力的問題深究。青系明擺著耍了我們一把,紫系沒道理不討個公道。」

「不錯。」

「當務之急。」

眾人一致的表決后,連通了青系領導星。

紫系就青系故意隱瞞恆毅奇功信息提出抗議,那頭的青系沒有做無謂辯解。

「青系很尊重紫系,此事上青系有不得已的理由。事情既然已經這樣,青系承諾賠償一百萬紫晶表達歉意,同時希望紫系尊重跟青系的約定,恆毅必須永久雪藏。」

「紫系從來尊重青系,約定的事情不會違背,恆毅會繼續雪藏。但是,最初的約定不包括允許青系惡意對其下殺手,這不是約定的內容。紫系有理由確保恆毅的安全,請青系尊總紫系,不要再有讓紫系不能接受的謀殺舉動。」

「青系承諾尊重紫系的合理要求,恆毅此子如約定一樣,永遠雪藏東太星系,青系不會再額外做任何事情,同時請紫系維持約定,不為他提供任何額外的幫助和保護,他是永遠活著雪藏也好,還是自己找死葬送自己的性命也好,都跟我們兩系無關。」


「紫系承諾,嚴格遵守約定。」

通訊切斷,紫系會議室里。一位頂尊冷笑道「青系這些該死的老狐狸!一百萬紫晶看來早就準備好了,成功也賠,失敗也賠。」

「那也沒辦法,此事我們失了先機,落入被動。但不管如何,青系人算不如天算,現在是賠了夫人又折兵,我們紫系既得賠償又得以解封金天使的雪藏。至於恆毅,諸位如何看?」

「一殺十眾星之尊,此子價值遠超當初估計已經是鐵一樣的事實。但此子主張五系都不可能接受。他一日主張不變,紫系一日就不能為他爭取解封的機會。」

「贊同。此子目前作為來看,仍然不知悔改,不值得紫係為他付出代價跟青系談條件。」


「我認為該派人試探,安撫此子。如果他已經有悔改之心。可以開始考慮爭取機會跟青系交涉,如果還沒有。就繼續雪藏。時間能夠改變一切。過去金天使也不會替青系當刀,幾十年的雪藏還不是改變了想法?」

「同意,應該安撫。不管多久,此子總有明白現實殘酷,理想幼稚荒唐的那一天。那時候就能夠成為紫系有價值的一員,不能讓他對紫繫心懷仇恨。該讓他恨青系。」

「贊同,此子未經多少女色,我看派全尊去就合適,女人一定容易說話。」

……

東太星系。

時空之門裡飛出一條靚麗身影。

恆毅看見這個女子目光妖媚。經歷過金天使天賦能力,猜想這人是修鍊過具備某種程度魅惑能力的特殊法術絕技。

她的笑容看起來真誠,但在恆毅眼裡,卻十分虛偽。

恆毅抱拳作禮,依禮請了她進基地里說話。

才知道她叫全尊,紫系領導星統戰部副部長,紫系議會成員之一,六級神殺團團長位階。

「紫系一直很重視你,作為人類文明裡初次風險歷練就立下奇功,在東太星系還創造不可思議的驚人戰績,你從來都是紫系領導星看好的棟樑之材。但是,紫系有紫系的難處,必須以大局為重,相信你能理解。」

恆毅只是點頭,並不言語,他當然理解,但不等於他會認同。

「當初青系本來要極力處死你,但紫系以愛才之心全力周旋,這才保了你的命。這一次青系本要利用金天使謀你性命,但金天使衷心紫系,故意手下留情,想必金天使也對你說過。」全尊說話時一直靜靜注視恆毅,說到這裡也沒有特別的神情變化。

恆毅深知這是歷史上政治,生活里常有的事情。


利用的是人信息不通,賺那本不存在的照顧恩情。

紫系當初何曾力保?

金天使也不是紫系授意。

但正常情況下恆毅和金天使不可能見面初識就能建立那種程度的信任,紫系利用這點,把仇恨都引到青系身上,還想騙恆毅感激。

說的煞有介事,同時還有試探金天使忠心的另一層目的。

倘若恆毅是個阿蒙,必然上當。

「我認為金天使是想殺人,她也沒說過此節。」

「噢……金天使就是太過認真,為求逼真沒有透露絲毫風聲。實際上紫系早就考慮妥善,未免讓你有污點記錄,早讓金天使事後向神腦補充信息,會說你們一見鍾情,所以你才有那種舉動,但是金天使覺得你太心急,爭執之下大打出手,男女之間嘛,有時候出手太重很正常,但女人出手再重也不會真的殺了男人,事情經過結果都很合理,你自然不會背負見色起意喪失理智的污名。」全尊說的誠懇,嘆息道「恆毅啊,紫系很愛惜你的才能。一直在爭取跟青系交涉,用別的條件換取你的自由。當然,你也應該時刻謹記紫系利益,譬如這東太星系,沒必要太認真讓自己惹上無謂的麻煩,別處怎麼做,你就怎麼做嘛,你不願意謀私收的錢可以上交紫系,一個以紫系利益為重的人當然會這麼做。」

恆毅清楚這就是提醒和試探了,他配合,紫系很可能會設法為自己想辦法,他不配合,就說明主張沒變,紫系當然不會為他費任何精力心思。

恆毅幫金天使,那是為金天使。

他自己,從不打算改變信念,因為他早做出選擇。

現在答應,將來就算重回戰場,一樣得如紫系這些人一樣,認可所有慣例的潛規則,否則,還得回來。

那跟放棄信念沒多少區別,他選擇的就不是跟大元一樣的路。

因此,儘管明明知道對方的動機,恆毅還是毫不猶豫的回答說「神腦幫助維持人類文明的發展已經幾萬年,神腦制定的五系通法都經過漫長歷史發展作為依據,幾萬年來,五系通法在現實中有所不足的缺陷,神腦都會依據實際變化進行修正,神腦的五系通法從不是死板,不知變化的頑固守舊,五系通法的出發點完全是以人類文明生存發展為重而制定。我相信,人類文明未來要走的更好,必須繼續信任,並且跟神腦配合才能實現。我心裡最重視的是人類文明的利益,而不是紫系,作為紫系,我的信念未曾改變,紫系應該依據五系通法行使責任和權力,紫系、紅系是改變五系各行其事的關鍵。」

全尊臉上的笑容突然消失不見,她就沒見過這麼不識趣的人!不由冷冷道「年輕氣盛,五系爭鬥過多少次最終才達成眼前的默契,大動干戈造成內亂才是自我毀滅,這你可曾想過?」

「重病險治,有失敗即死之風險不錯;拖延不治卻必死無疑。」

「你會想通。」全尊拂袖而去,開啟時空之門,頭也不回的飛了進去……

紫系領導星,返回的全尊回報具體見面過程后,總結個人意見道「此子短期內絕不可用,只有等時間的磨礪讓他懂得對現實低頭。其主張就是鐵腕派,放出來必然生事。」

眾紫系議會成員紛紛綜合意見,結論一致。

「那就不必理他,何時想通,何時啟用。」

……

東太星系,經過這場風波,恢復了過往的平靜。

不但恢復,還比過去更平靜。

通過東太星系的宇宙走私客月復一月的減少。

石灰人族還是那麼勤奮,幾乎定時定期的來回奔走賺錢。

恆毅知道石灰人族有很多兒女族人,賺的錢不但給家裡用,還貢獻給部族,他早就是部族裡貢獻最大的人,被列為部族未來族長的第一候選人。

石灰人又一次來時,恆毅請他喝酒,而自己不喝。

石灰人毫不客氣的痛飲一番,摸著吃飽了鼓起的肚子愜意的道「還沒把你那次喝酒的錢吃回來呢。」

這話石灰人一直說,他算計金錢厲害,但其實也就抱怨,不會為此設法做什麼。

在東太星系做買賣的宇宙走私客們找到路子的都去了別處,所以這裡的人越來越少。


「不愛錢的,你以為我不想去別處啊?沒辦法啊,我就這條路,除了這,別處需要的邊境最近的也得多花十天耽擱,算下來還不如繼續在你這交高稅呢。」石灰人說罷自己的無奈,又嘿的咧嘴笑道「我聽說有幾伙跑去別的邊境做買賣的也哭了,費了大力氣和金錢打通別的路,結果那地方的邊境也收百分之十的稅。還聽說,將來很多邊境都會漲。」

「是嗎?」恆毅意外,也不意外。

白系內部整頓,白系領導星查處殺了五個星系的系主,還有三個系主自製難逃一死,背叛了人類文明逃去了神秘花園。

大整頓后,白系邊境的星系都等於公開當了宇宙走私客的大主顧,跟天舞派一樣,星系得百分之十的走私生意利潤,其餘的上繳白系領導星。

恆毅推測早晚邊境的情況也會有變,但沒想到這麼快。(未完待續。。) 「是啊!聽說是你們人類文明的紅、紫、青三系眼紅白系領導星,索性來個依葫蘆畫瓢,反正東太星系收百分之十都成功了,乾脆來個集體漲價,邊境防守的自留百分之十,其餘上繳三系。聽說不少做大買賣的走私客都轉到大聯盟邊境了,我也想去啊,可惜沒路子。」

恆毅早猜到師父提議的整頓成功之後會有一系列大變化,白系整頓已經持續了兩年,成效明顯,增收很多財政,紅紫青三系不眼紅效仿才怪。

正所謂牽一髮而動全,就是如此,看起來不起眼的一點,經過足夠的因素集合,最後就會發展到引發整體局勢的變化。

三系齊動,各處邊境做買賣的宇宙走私客能找誰報復?總不能報復人類文明三領導星,邊境防守的底氣十足,責任不在他們,宇宙走私客殺了他們也沒用。

相當於潛規則的百分之五漲到百分之十,要麼不在人類文明做買賣了,否則就只能接受漲價。

「不愛錢的你還是得當心啊!宇宙走私客是沒人願意找你麻煩了,不過那幾個逃到神秘花園的人類文明邊境系主可不一定,他們有錢,哪天不高興了把對三元派的怨恨都往你身上發泄也不奇怪,突然心血來潮咬牙切齒的時候砸筆錢請殺手的事情人類肯定乾的出來,這種傻事啊,就你們這些感情豐富過頭的智慧種族愛干。」

石灰人看時辰不早,連忙爬起來提起包袱道「走了,不快點來不及回去給十八老婆過生日。」

「你再繼續娶老婆生兒女,每天都得給他們過生日。」恆毅失笑打趣,石灰人族飛遠揮手答道「應付不過來就算了嘛,老婆孩子越多越好啊!人多不怕被欺負。」

石灰人經常炫耀。最近一次炫耀說娶了第二十七個部落的第一美女。

石灰人族的星系只有三十多萬顆星球,充其量抵得上人類文明一億多星系裡的小星系而已,屬於神秘花園種族聯盟中的一員,但實際上高端戰鬥力戰士很少,歷史上總共出現的眾星之尊一層實力的也沒超過十位,石灰人族的強弱後天修鍊改善不大,提升的只是技巧,依靠的天生天賦的力量,運氣極好的生來就是眾星之尊,運氣不好的至少也有地尊程度戰鬥力。

這個石灰人是運氣非常好的那類。生來就是星尊三重修為,最早跟別的同族一起干傭兵,後來運氣好認識個墨魚族,知道走私買賣更賺錢,兩人合作幹了起來。一個供貨打通部分星系關節,一個來回奔走送貨收錢。已經幹了十幾年。

雖然是神秘花園聯盟體系。但石灰人族說對他們種族來說對誰都沒仇恨,有神秘花園體系保護能生存就跟著,需要打仗他們就出力,平時都自謀生路,大多在神秘花園當傭兵,也沒想過什麼深遠未來的事情。反正他們星系就那麼大,就指望神秘花園一直屹立不倒,他們就能活的安全。

「萬一神秘花園倒了最好遇到辛德文明,大不了被同化嘛。還不是能活。遇到暗影族和你們人類文明進攻的話就倒大霉咯,老滅絕異族不給活路……」

恆毅記得石灰人說這話時很平靜,無所謂之極,恆毅覺得,這種態度應該可以代表宇宙中不少實力弱小的種族想法,發展,爭霸宇宙這類種族根本不敢想,想也沒用,實力差距太大,只求生存而已,也做好了被任何強大種族侵略統治的心理準備,只希望不是遇到不給活路的強大種族就好。

宇宙中敵人比辛德文明少,盟友說起來比辛德文明多的人類文明,偏偏是石灰人這類弱小種族最害怕遇到的種族,反而期待萬一沒路走時被辛德文明同化。

基地中,叫響光幕的提醒聲音。

恆毅幾乎不用看都知道來的是哪批走私客。

一晃在東太星系已經三年多,當初十個眾星之尊的殺手被擊斃后,再沒有殺手來過。

過往的走私客也都絕望了,路過乖乖交稅,沒有二話。


時間久了,當然就知道每批走私客經過的規律。

恆毅看了眼光幕,果然沒有異常。

基地的傳送陣一亮,多了幾團信息記錄符。

恆毅開啟一團光,許問峰猶如站在他面前,指著戰甲領上三把交叉的青色劍印笑道「弟!哥剛升上二星破軍,三級軍團長!快追上你了啊!別嫉妒,別羨慕,咱們現在都還在羨慕你!這場大勝很漂亮,我指揮發動三百六十處戰線齊動,虛實結合,把花園精靈族搞的暈頭轉向,分不出虛實,強吞弱迅速吞噬他們防守戰鬥力……」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