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真也是冷笑一聲,催動道寶砸向猶大。他這道寶本身便如一座石山,可大可小,甚至在威能之上,要遠勝徐真以往獲得的獸魂山。

猶大眼見道寶落下,雙目一縮,手中頓時出現一桿長矛,猛然丟出,直指徐真的道寶而去。

「創世紀—-創世之矛。」

「在華夏文明面前,你也敢自稱創世紀?你這長矛,不屬於你了。」

預知之瞳顯現瞬間,徐真輕易地看出了創世之矛的行進路線。旋即一部踏出,從木村那裏獲取的大切割知道瞬間迸發。

強猛無比犀利絕倫的切割之力從他的手中瞬間籠罩在創世之矛,沒有任何意外,三千大道的大切割之力輕易的撕扯了創世之矛。

而後徐真催動系統,增幅自身各個屬性,轉瞬之間,他的氣勢再度提升。旋即身影一閃,出現在猶大的面前。

「我領悟大道六百多種,我的力量遠比你認為的葯強大。西方諸神,在我華夏之神面前,不足一提。你的主,給不了你力量,你要死在我的手中。」

「猶大,陪着你的主尋找虛妄的天國去吧!」

這一刻,徐真的身軀之中大造化之力、大陰陽之力、大五行之力、大切割之力、大風雷之力等等等等諸多三千大道匯聚成一股讓人瞬間膽戰心驚的力量。

隨後,在猶大不可思議的目光之中,瞬間落在他的胸膛心臟所在之地。

狂暴的霸道的無法阻止的力量頃刻包裹了他的心臟,吞噬者啃食着他的血肉,他的修為。

只幾個呼吸,猶大的身軀便乾枯的如同樹枝一樣,半隻腳都要踏進棺材之中。

「我怎麼會如此輕易地被你打敗?」

徐真一手陡然拍在猶大的頭頂:「你很強,但是我趕時間。下輩子,不好意思,你已經沒有下輩子。這一生,你將後悔出現在我的面前,遺憾的死去吧!」

「周朝還沒有結束,我死之後,還有更多的強者前來找你。這是一場遊戲,你我都是局中人。」

猶大在死亡,成為徐真的一部分。

徐真的戰鬥太快了,讓人還沒有反應過來已經結束了。

那些老傢伙都是目瞪口呆,雖然徐真這種等級的戰鬥在他們眼中時分低弱。可是一個嬰靈境擊殺一個顯聖修士,幾乎就是轉眼之間。

徐真如何做到的?

「看清楚了嗎?」

「無法確定,在剛才周朝擊殺對方的一瞬間,我彷彿感受到了許多種三千大道的氣息。」

「我也同樣,我敢肯定此子體內至少擁有百種以上的大道。很可能此子當初凝練的金丹,乃是一顆傳聞之中的金丹。」

「傳聞之中的?」

「滅世金丹?」

老者此刻十分興奮,可以說徐真現在的表現,完全超乎他的想像,可以說有着挑戰秦廣的名頭在前,老者認為的徐真即便有實力有天賦也是愣頭青一樣的存在。

可是現在,他肯定了,徐真這是真正的天之驕子。他擁有睥睨天下的資格,只要時間充足,他一定可以成為擁有滅世之力的傳說修士。

「我要收他為徒,你們可千萬不要跟我搶啊!」

「嘿!你也要看看人家願意不願意。」

老者挑眉:「怎麼?他看不上冥君,還看不上我?老夫什麼修為?老夫若想,隨時可以引動飛升雷劫,踏足仙人境界,他看不上我,除非他腦子有問題。」

「周朝有沒有問題,你去試試不就知道了。要不咱們打賭?你輸了的話,把你凝練的渡劫丹給我一百枚。」

老者聞言,還真就不信。

「好!一百枚渡劫丹,我跟你賭了。」

「令狐老匹夫,帶我一個,我也跟你賭一百枚。」

「滾滾滾。我凝練了一萬多年才有兩百來顆~~~」

「怎麼?你不是對自己的魅力挺有信心?」

「好!你們這群吸血老王八給我等著。我現在就去問問他,拜不拜老夫為師。」

老者性格很是直爽,甚至還有點剛硬,受不得刺激,被幾人一說,也管不得什麼渡劫丹的珍貴,就沖着徐真掠去。

此刻的徐真正在載入猶大的記憶吞噬他的修為,那之前桎梏他無法突破的壁障,也是在此刻被猶大的修為之力徹底衝破。

別人突破,可能要經歷十分充沛的準備,要面臨顯聖劫難。但是此刻的徐真卻是沒有這方面的忌憚,幾乎是壁障突破的瞬間,他的嬰靈就徹底從蓮花之上脫離出來,在其丹田真元海的上空懸浮。

顯聖,何為顯聖?

傳聞聖人,乃是一界之強者,是掌控了生死輪迴,位面世界萬物生長死亡的強者。

而顯聖,便是聖人將自身的力量附着在修士的身上,使其暫時擁有聖人的力量,掌握法則,觸及輪迴。

但這並非真正的聖人,所以便稱作為顯聖。

而徐真的嬰靈,融入了六百多種大道,每一種大道都賦予了他一種聖人的顯聖之力。所以,此刻的徐真一踏入顯聖境界,便如同六百多尊顯聖修士匯聚一身。

可想而知,他的力量有多麼強盛。在這顯聖境界之中,已經是如同無敵的存在的。

他的氣息提升的迅速,老者遠遠而來,還未到徐真的身邊,就被徐真發現,目光陡然鎖定,那格外震撼的力量,即便是渡劫境的老者,也是有了瞬間的發愣。

這並非是忌憚,而是意外於徐真的這種王霸之氣。彷彿是天生的王者,即便修為不強,他也能震懾他人。

當然,徐真之所以與眾不同。不只是因為六百多種大道,更是因為嬰靈之中的那兩道鴻蒙紫氣。可以說在徐真踏足顯聖的那一刻,鴻蒙紫氣已經再度發生了變化,在他的丹田出現,開始構建一個新的世界。

要知道,在這現世之中,體內能夠孕育世界的修士,那都是三清道境的大修士。徐真如今顯聖境界,卻要開始構建世界,這兩道鴻蒙紫氣幾乎瞬間將徐真的氣勢從一個小卒提升了揮斥方遒的元帥。

當然擊殺了猶大的好處,遠不止讓他踏足顯聖境界,一些系統獎勵也是不錯的東西。甚至於,猶大長久以來收集的神器碎片,此刻也成了徐真的追擊者任務獎勵。

只不過他還沒來得及查看,感知之中老者的強悍氣息便鎖定了他。

隨後,他便看見,一名鬚髮皆白,面容猙獰,大腹便便的老頭子飛天而來,到了他的身前。

老者的臉的確看起來兇狠無比,如同一個常年手染鮮血的變態殺人犯,但正是這麼一張臉,陡然在徐真面前哈哈笑了起來,更加恐怖。

「哈哈哈哈!小子,你真了不起啊!」

徐真疑惑地看着老者:「閣下此言,周某不太理解為何意?」

「你以嬰靈殺顯聖,在我所知之人中,可不多啊!這還了得?你不知道這代表什麼?顯聖即便不是真正的聖人,那也是觸及了聖人之力的修士啊!」

老者的笑容應該很真誠,但是其猙獰的容貌實在是讓人不敢恭維,一副自來熟的姿態,到了徐真身前:「老夫喚作令狐嘯,乃極魔門的掌門,老夫有意收你為徒,將掌門之位傳給你,你可願意?」

「寂寞門?」

令狐嘯搖了搖頭:「是極魔門,不是寂寞門。雖然咱們極魔門的確是一人之宗,但在這冥界之中曾經也是鼎鼎有名的存在。你只要拜我為師,老夫定然將畢生所學傾囊相授。甚至從今天起,你就是極魔門的掌門,這可是天大的好事哦!」

徐真側首望向令狐嘯,他可不相信,會有如此好事。

旋即,開口道:「我不要。」

猶如當頭一棒。

令狐嘯想不通,想不明白。

「小子,我可是渡劫境的修士,你拜我為師,在這冥界,甚至是萬界之中,誰敢碰你?」

「渡劫境?」

令狐嘯後退兩步,拍了拍胸膛:「正是!老夫若是願意,隨時可以牽動飛升雷劫,成就仙人之位。」

。第二天上班,並沒有見到趙大BOSS,葉慕汐對他並無期待,更無非分之想。在她看來大BOSS的好意來自一種教養,一種為人處事的態度。並非只對她一人。就如同,他指導她畫圖,給白百惠她們做示範。雨露均沾大愛無限。

漸漸的一周過去了,再也沒見到大BOSS,白百惠的實驗還在進行着,抱着實驗數據

《愛在隨遇則安》第九十六章大愛無限————————————(開新書,這個月爭取萬字日更!求各種票,謝謝。)————————————-

赤豪能夠成為藏洛洲的雙霸之一,並不是靠著手下的蝦兵蟹將,它純粹的血肉之力,就有抗衡神兵利器的實力。

蘇子賢剛剛赫然已經領教過了赤豪的能力,硬碰硬肯定是無法將眼下的巨影擋住。

蘇子賢踩著弓步,後足微微……

《末日之破碎蒼穹》第十四章乾坤斬赤豪 剛跑出去兩步,蘇錦手臂就被凌斯晏拽住,拽回了床邊。

她滿心都是驚懼,腦子裏不受控制地想起,當年他手下服了噬魂散的一個死士,背叛了他。

後來因為沒能及時從他這裏拿到毒藥,跪在他殿外七竅流血暴斃。

這些年他為了固權,為了讓手下絕對地忠誠於他,給太多人和其家屬用過這種葯了。

他死死拽着她,逼她回答:「聽話乖乖留在這裏,給孤生個孩子,放棄司馬言的孩子。你聽到了嗎,聽清楚了嗎?」

搖曳的燈光下,他的一張臉可怕至極。

蘇錦滿心絕望地尖叫出聲:「墨染!墨染救命,你快進來!」

她清楚墨染肯定在外面的,這東宮上上下下,只有他可能敢闖進來救她。

外面敲門聲立即響起,墨染聲線發沉道:「太子妃,殿下,裏面出什麼事了。」

凌斯晏掐住蘇錦的下巴,將她的嘴扳開來,就猩紅著眸子吼了一聲:「滾!」

墨染敲門的聲音戛然而止,凌斯晏將那顆藥丸放到了蘇錦嘴邊,再逼問她。

「孤最後再問你一遍,好好留下來替孤生個孩子,否則孤就殺了你的永安,好不好?」

她拚命掙扎著將臉偏開來,恐懼地顫聲大喊:「墨染,救命,凌斯晏要逼我吃噬魂散!」

門「砰」地一聲被推開來,墨染直接闖了進來。

凌斯晏被蘇錦的反抗擊潰了理智,那顆藥丸就強塞進了她嘴裏。

墨染到底還是慢了一步,他衝過來時,凌斯晏已經給蘇錦灌了半杯水,那顆藥丸已經被迫咽下去了。

她前一刻拚命的掙扎,這一刻徹底死寂了下來,半點反應都沒有了,眸光渙散,就無聲無息跌坐了下去。

這個男人,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竟可以狠到了這種地步呢?

墨染紅了眼,從凌斯晏手裏將蘇錦搶過來,顧不上男女有別,就摁住蘇錦腦後,用力去摳她的嗓子眼,想讓她吐出來。

葯早就吃下去了,哪裏還吐得出來。

凌斯晏神色恍惚地拿着手裏的空藥瓶,掌心越抖越厲害。

他喃喃自語,像是真的瘋了:「孤不想的,是你逼孤,你逼孤。」

墨染還在發狠地摳她的嗓子,蘇錦終於伸手推開了他:「沒用了,墨染,沒用了。」

墨染鬆了手,別開了視線,死死抓緊了手裏的劍。

裏面的動靜讓外面的侍女都涌了進來,慕容婉兒也趕了過來。

墨染啞聲吼道:「叫太醫來,快傳太醫來,太子妃中毒了!」

凌斯晏起身就要走近蘇錦:「不用叫。錦兒,孤有的是解藥。

你不用怕,噬魂散每月發作一次,只要你乖乖聽話,孤每月都會給夠你解藥。」

蘇錦癱坐在地上,看他過來,手忙腳亂地拚命往後退。

她渾然像見了鬼一般,尖利地「啊啊」尖叫,拚命地想離他遠一些,再遠一些。

有侍衛想出去叫太醫,慕容婉兒出聲喝止:「沒聽到殿下說不用叫嗎?殿下自然有殿下的分寸,這裏到底誰是你們的主子!」

侍衛沒再出去,杏兒嚇壞了,想偷偷出去叫太醫,被慕容婉兒帶過來的侍女攔住。

「杏兒,你想造反嗎?」

杏兒哭出聲來:「太子妃,太子妃會出事的,求求殿下,求求殿下不要這樣。」

墨染面容緊繃着,在凌斯晏再一步步逼近蘇錦時,他將手裏的劍攔在了凌斯晏前面,自己則將蘇錦護在了身後。

慕容婉兒呵斥道:「墨染,你簡直膽大包天,竟敢持劍阻攔殿下!」

跟進來的侍衛紛紛拔劍指向墨染,蘇錦搖搖晃晃從地上站了起來。

墨染冷聲道:「殿下,噬魂散不是一般毒藥,您不該如此。」

凌斯晏還要過去,墨染突然拔了劍,回身將蘇錦攬了過去:「太子妃,得罪了。」

侍衛紛紛持劍逼近了墨染,慕容婉兒叫出聲來:「放肆!快保護殿下,保護殿下!」

侍衛呈包圍之勢,紛紛將劍刺向墨染。

墨染一隻手將蘇錦攬起來,邊擋劍邊往窗口退:「太子妃不用怕,屬下帶您出去求醫,會護您周全。」

他一路帶着蘇錦退,侍衛就一路逼近過來,外面持箭侍衛也迅速包圍了過來。

大概是事發突然,加上情緒起伏過大,凌斯晏感覺有些犯頭暈。

他想過去跟墨染搶人,抬指按下了眉心,墨染已經攬著蘇錦直接開窗躍了出去。

整個東宮徹底亂了,墨染手裏還抱着蘇錦,從窗口出去,再輕巧躍上東宮屋頂時,弓箭手紛紛持箭弩對準他,卻沒人真敢放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