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燦這一拳可以說是偷襲,而且又快又準,心裏不免有些得意,等我把你打成豬頭,看你還有沒有興趣和小姑娘繼續調情!

砰!

意料之中的打臉沒有發生,但是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李白竟然用手擋住了毛燦的鐵拳,而且手臂紋絲不動!

“你!”毛燦震驚,想要抽回自己的拳頭,卻發現無論自己怎麼用力,都做不到!

“既然你這麼急於求死,那我送送你。”

李白冷笑一聲,手上用力,只聽見咔嚓一陣響,毛燦的整個拳頭竟然被李白生生捏碎了!

“啊啊啊啊!”

毛燦悽慘的叫聲迴盪在整個高三七班,那淒厲的叫聲簡直比鬼哭狼嚎還要嚇人,就連隔壁班的學生,如果不是有老師強行鎮壓的話,都要忍不住跑過來看看這高三七班一大早的就這麼熱鬧,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情。


眼睜睜看着李白輕易將毛燦的拳頭給捏碎,這種效果絕對是震撼性的,衆人看着李白的目光也發生了變化,這個李白不光是變帥了,就連力氣,好像也變大了不少,難道戀愛還有這種功效?

李白輕輕鬆開毛燦已經被捏成一團的拳頭,臉上的神色十分淡定,彷彿剛纔做出如此兇惡的事情人並不是他一般。

毛燦捂着自己的手蹲在地上不住的哀嚎着的樣子,嚇壞了他的兩個小弟,這還是人嗎,居然一下子就把毛燦的骨頭給捏碎了,不對,看那樣子,應該是捏爆纔對!

“輪到你們了。”李白淡淡的看向另外兩人,準備動手,卻被蘇柔攔了下來。

李白詫異的看着蘇柔,笑道:“怎麼了?嚇到你了?”

蘇柔略微有些緊張的搖搖頭,剛纔李白輕輕鬆鬆將毛燦的手給捏碎的樣子,確實是有點嚇到她的,她還是第一次見到李白如此兇狠的樣子。

“小白,略施懲戒就好了,別再讓他們嚎叫了,怪嚇人的。”

蘇柔到沒有同情毛燦等人,她不是聖母,自然知道如果自己落入對方的手中會是一個怎麼樣的下場,所以也沒有傻到要求李白放過毛燦等人。

“好,聽你的。”李白寵溺望着蘇柔,眼神溫柔的模樣簡直讓一旁的趙雯羨慕的要死。

“你們兩個,互相打斷對方一條胳膊,今天事情就算了結,不然的話,你們的下場將會和他一樣。”

李白伸手指了指跪在地上的毛燦,一臉笑意的望着剩下的兩人。

這兩人聞言互相對視一眼,都看到了對方眼中的驚懼之色,他們確實被李白給嚇到了,如果早知道會招惹到李白這樣恐怖的人,他們說什麼也不會來的。

相比起被李白捏爆骨頭,斷一條胳膊這種懲罰,簡直不要太輕鬆。

兩人咬着牙,互相打斷了對方的左臂,看着兩人蒼白的臉色和額頭上的冷汗,李白滿意的點點頭,道:“算你們聰明,沒有叫出聲來,滾吧!”

兩人如蒙大赦,連忙屁滾尿流的跑出來高三七班,並且在心裏暗暗發誓,回去就從良,再也不當小混混了。

如果讓李白知道自己的略施懲戒竟然起到了維護社會治安的效果的話,不知道會不會哭笑不得。

“現在剩下你了。”

李白望向已經呆在了講臺上的毛露,心裏很是厭惡,對於這個女人,他是一點好印象都沒有,完全就是一個依仗家中勢力不知天高地厚囂張跋扈慣了的臭娘們兒。

“你難不成還敢對我動手!”

毛露此時終於回過神來,眼神驚懼的望着李白,聲音淒厲的尖叫着,用肥胖的手指着李白,道:“你知道我是誰嗎?我老公是……”

“行了行了,我知道,你老公是張峯。”李白不耐煩的擺了擺手,真是懶得多看這個女人一眼,尤其是之前那個女人還用一種貪婪的眼神望着自己,一想到那女人心中所想,李白就感到一陣惡寒。

“你!”毛露剛要說話,包包裏的手機忽然響了起來,她看到是自己老公的來電,頓時大喜,臉上的神情也變得興奮起來,接通電話,就哭嚎道:“老公啊,我被人欺負了,你這個警察局局長簡直就是白當的啊,你老婆被人欺負了,你都不管嗎?”

哭嚎了一陣子的毛露忽然如同被踩了尾巴一般驚叫一聲,說道:“什麼?你說什麼?這怎麼可能!”

電話那邊被掛斷,毛露手中的手機也掉落在了地上,如同失去了魂魄一般癱坐在地上,再也不復之前的囂張氣焰。


看到毛露的樣子,李白就知道,一定是顏霜那邊動手了。

果不其然,兩分鐘之後,高三七班迎來了幾名警察,他們架起坐在地上的毛露,又將毛燦給拷上,衝着李白笑道:“她們我們就帶走了。”

看着被帶走的毛露,一幫子的人都沒有反應過來到底發生了什麼。 “這個張峯,還真是倒黴啊。”

顏霜俏生生的站在李白的面前,嘆息道:“他也是被這個叫做毛露的女人給害慘了。”

李白從顏霜這裏得知了一些事情之後,同樣有些唏噓不已。難怪這個毛露雖然囂張,但是卻看不出一點對張千帆的死的傷心,難怪那個張峯在警察局見到自己時,一點都不憤怒,反而表現的那麼平靜。

事情要從十幾年前說起了。

張峯和毛露是青梅竹馬長大,在一次任務之前,張峯和毛露約定好,等張峯執行任務回來之後,便迎娶毛露,毛露自然是欣喜萬分的答應了下來。

可惜的是張峯在執行任務回來之後,整個人都變了不少,再也沒有提過迎娶毛露的事情,而毛露自然是不同意的,最終雖然毛露還是嫁給了張峯,可也在新婚當夜,知道了張峯不想娶自己的原因。

在執行任務的時候,張峯因爲和歹徒近身搏鬥的時候被傷到了下體,導致張峯的生育功能出現了障礙,無法進行男女之事。雖然知道了張峯以後不能再做那種事情了,毛露也因爲心中的愛而無怨無悔,可惜這種無怨無悔卻並沒有持續太久。

如果沒有嘗過滋味還好,可惜體會過那種美妙滋味的毛露在一年多沒有做過那種事情之後,終於還是耐不住寂寞,出軌了。

對於出軌的事情,毛露因爲內心愧疚覺得對不起張峯,一直都掩飾的很好,張峯也並不知情,直到有一次,毛露因爲玩兒的太瘋,一不小心就懷孕了。

當毛露知道自己懷孕之後,張峯同樣知道了這件事情,最終的結果就是毛露將那個孩子生了下來,這個孩子就是張千帆。

當初毛露很害怕張峯會和自己離婚,但是當看到張峯並沒有這種想法之後,毛露終於放心了,膽子也大了起來,生下來孩子也不管,整日在外面瘋玩兒。

隨着張峯的地位越來越高,毛露也變得一發不可收拾起來,除了將男人帶回家之外,毛露再也不遮掩自己在外面的行爲,給張峯戴了無數的綠帽子,替張峯收了無數的賄賂,而張峯因爲覺得自己虧欠毛露,也從來沒有說過什麼。

最終因爲張峯的放縱,養成了毛露囂張跋扈的性格,也讓從小無人管教的張千帆變成了一個霸道的大少爺,釀成了如今的慘事。

“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

顏霜淡淡的說道,雖然張峯這個人很值得同情,但是也正是因爲他,毛露才變成現在這個樣子,張千帆纔會死在醫院裏,他們的家纔會破滅。

李白認同顏霜的話,不過對於毛露犯下的錯誤,張峯沒有任何理由推脫,畢竟國法無情。

“這次的事情,多謝你了。”

李白真誠的向顏霜道謝,今天的事情如果沒有顏霜幫忙的話,他也只能以以暴力解決了,不能像顏霜這樣,用合理的方法將事情完美解決。


“你這感謝未免也太沒有誠意了吧。”

顏霜翻了一個白眼,她辛辛苦苦打了那麼多電話,調集了這麼多的勢力,難道一句感謝就想把她給打發了?

“你想怎麼樣?”李白笑着問道,雖然顏霜是個大小姐脾氣,但是這次的事情,李白是真心感激顏霜的,如果沒有顏霜的幫助,他不採取極端方法的話,事情還真的有些難辦,哪裏像現在這樣,乾脆利落,沒有後顧之憂。

顏霜朝着李白伸出自己白嫩的手,淺淺一笑,道:“重新認識一下,我叫顏霜,一個刁蠻任性的大小姐,但是爲了某個人,我願意改變自己。”

看着顏霜落落大方的樣子,李白很想問一句那個“某個人”是誰,但是爲了不引起不必要的麻煩,李白還是決定要裝傻充愣,伸手握住了顏霜的手,剛想說話,顏霜忽然用她的小手指輕輕撓了撓李白的手心。

一陣**的感覺從掌心傳遍了李白的全身,李白趕緊收回了自己的手,對顏霜笑道:“我叫李白,有女朋友了,我很愛她。”

李白心想,哥們我說的這麼清楚明白,你丫該知難而退了吧。

可惜李白還是低估了顏霜的臉皮厚度,她毫不在意的笑笑,對李白道:“只要鋤頭揮得好,沒有牆頭挖不倒。”

李白捂臉敗退。

“對了,唐森他們想要請你吃飯,感謝你幫忙抓住毒蛇的事情。”顏霜也不緊逼李白,說起了正事。

李白想了想,還是打算拒絕唐森的邀請,畢竟他出手幫忙是爲了還人情,順便完成系統佈置的任務,好吧,主要目的是爲了完成任務,現在任務已經完成,李白也就不想和這些來自國家特殊部門的人打交道了,畢竟他只是一個高中生,雖然有那麼一點特殊。

看到李白搖頭,顏霜也不多勸,想了想,最終還是對李白道:“那個林蕭你不要在意,他不敢再找你麻煩的,而且,我和他沒有什麼,一直都是他對我死纏爛打。”

李白無語的翻了個白眼,大姐,這種事情你就沒有必要和我解釋了吧。

兩人又聊了幾句就分開了,回到教室的李白髮現衆人看着他的眼神都有點閃躲,畢竟他今天早上的兇狠勁兒着實嚇壞了不少人。

坐在蘇柔的身旁,看着認真做題的蘇柔,李白笑笑,伸手在蘇柔挺翹的屁股上捏了一把,道:“這麼認真。”

敏感部位被偷襲,蘇柔頓時羞紅了臉,伸手拍了李白一下,嬌羞道:“少廢話,趕緊複習,等下我要考你的。”

想到學習,李白忽然想起了自己完成任務之後,還有十點成就點數,雖然可以進行一次倍數抽獎,但是現在,李白並不打算抽獎。

以前抽獎的時候,李白獲得了數學技能書、英語技能書和物理技能書三種技能書,而李白高三選擇的是理科,只要學會了語文技能書、化學技能書和生物技能書,半年之後的高考,就算是狀元也完全沒有問題。

李白的意識直奔系統的商城板塊,花費掉六點成就點數將三本技能書買了下來直接吃掉,片刻之後,這三門學科的知識便被李白完全吸收,變成了自己的東西。

看着正在認真做題的蘇柔,李白嘿嘿一笑,小丫頭,現在我的成績想要超過你,絕對是分分鐘的事情。

“馬上就要月考了,你還不學習!”

看到李白一直盯着自己看,饒是已經和李白很親密了,蘇柔也有些不習慣,她衝着李白翻了一個嫵媚的白眼,嬌聲呵斥李白。

李白聞言輕咳兩聲,有些苦惱的對蘇柔道:“小柔,你看,馬上要考試了,你不打算激勵我一下嗎?”

蘇柔聽到李白想要獎勵,想了想,忽然臉色緋紅的瞪了李白一眼,看了看四周沒有人關注他們,這才低聲對李白道:“如果、如果你這月考能夠考到五百分以上,我就、我就讓你摸一下。”

李白心裏很興奮,卻故作不解的問道:“摸一下?摸哪裏?”

“胸部。”蘇柔說話的聲音簡直比蚊子還低,雖然上次已經被李白摸過了,但是那次只是意外,這次卻不同了,是她親口答應了李白。

“就一下啊。”李白有些不甘心。

蘇柔白了李白一眼,哼道:“如果這次月考你能考到五百五十分,就讓你一次摸、摸十分鐘!”

“一言爲定!”李白嘿嘿一笑,生怕蘇柔會返回,連忙答應下來。

蘇柔哼了一聲,並不覺得李白能考到五百五十分,也就勉強考個五百分而已,畢竟以前的時候李白最高的時候也只是考到四百五十分左右罷了,現在纔開學幾周,李白想要一下子進步一百多分,還是有些難度的。

李白爲了表示自己以爲了獎勵全力以赴,雖然蘇柔給他講解的這些題目他只要看一眼就全都會了,但是李白還是聽得津津有味,僅僅是想要享受坐在一起的這種感覺而已。

一整天的學習下來,也沒有出現任何的差錯,臨近下午放學時,李白起身來到趙雯的辦公室,直接推門而入。

進去之後,李白忽然愣住了,原來趙雯的辦公室裏不是隻有趙雯一個人,還有他們年級的那個中年禿頂的教導主任方舟。

方舟正站在趙雯的辦公桌前笑眯眯的欣賞着趙雯的身材,被突然推門而入的李白給嚇了一跳,當看到進來的是一名學生時,鬆了一口氣的同時大怒,對李白道:“你是哪個班的學生,不知道進門之前先敲門嗎!”

李白一臉喪氣的樣子,我怎麼知道你在這裏,再說了,我進我雯姐的辦公室,用得着敲門嗎?

危險激情:總裁的VIP情人免費線上閱讀_三元_95總裁小說 ,李白看他的樣子,倒不像是個好人,一臉色眯眯的表情。

趙雯看到李白吃癟,默默在心裏偷笑,不過對於方舟這個教導主任,她心裏很是厭煩,總是找一個藉口讓她陪他出去吃飯,每次趙雯都找藉口推脫不去,以前是因爲想要好好工作,所以才婉拒,現在想好了以後要辭職,乾脆也不給方舟好臉色看了。

“方主任,以後再有這種吃飯的事情請不要再來找我了,我是不會去的,因爲我怕我老公會生氣的。”

說罷, 非常規編劇

被趙雯如此生硬的拒絕,還是當着學生的面,方舟的臉色青一陣白一陣,好一會兒才冷靜下來,勉強笑道:“既然趙老師不願意,那就算了,只是可惜這次的高級教師職稱評定,就難說了啊。”

聽到方舟的威脅,趙雯不屑一笑,表面上卻很平靜道:“沒關係,我畢竟還年輕,無所謂的。”

看到沒能威脅成功,方舟不禁冷哼一聲,轉身朝着外面走去,臨走前還狠狠地瞪了李白一眼。

看到方舟離開,李白將辦公室的門關上,還沒等回頭,趙雯便撲上來一把抱住李白,撒嬌道:“老公,有人惦記你老婆,怎麼辦?”

李白笑着伸手在趙雯的屁股上揉捏着,道:“放心吧,交給我處理。”

“你可不要亂來!”趙雯頓時驚醒過來,想到今天李白的暴力行爲,可不能讓李白動手將教導主任給打了,不然李白非得被開除不可。

“放心吧,我不會去打他的。”李白想到剛纔觸發的系統任務,淡淡一笑,方舟啊方舟,誰讓你自己倒黴撞上了呢,真是不好意思。

“不好好陪着你的大老婆,找我幹嘛?”趙雯哼了一聲,在李白的懷裏使勁扭了扭,將自己豐滿的胸部緊緊貼在李白的胸膛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