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到此刻寒月才明白了一件事,那就是之前對張小天懵懵懂懂,現在見到張小天可能會死,她的心已經碎了,心如刀絞一般,寒月發現,她已經愛上了這個沒有見過幾面的小子了!!

“快走……公孫前輩,勞煩您趕緊帶欣兒離開此地,哈哈……我張小天的賤命不值錢,如果此次張某僥倖不死,日後定當親自上公孫家族提親!!”張小天有些淒厲的笑道!

公孫竹聞言後,深深的嘆了一口氣,於是對着還在掙扎的公孫欣兒的後脖頸就是一下,公孫欣兒頓時就暈了過去,隨後公孫竹喝道:“小梅,冷道友,咱們走!!”

公孫梅和冷玉同時點了點頭,於是幾人就向着遠處飛去!

“張小天,你很不錯,老夫等着你來公孫家族提親……後會有期!!!”公孫竹臨走時對着張小天堅定的說道,因爲他總有一種感覺,這個張小天不會這麼輕易的就死去的!

“張小天我…………保重!!!”寒月在此刻終於鼓起勇氣說了這麼一句沒頭沒尾的話,淚水已經打溼了前襟!

“呵呵,月仙子,之前承蒙關照,張小天銘記如心,如果此次張某還能出去的話,一定會還了你的人情!!”張小天見到寒月如此,不禁微笑着說道!

寒月見狀,心中痛的更加厲害,暗道:“如果你還能出去的話,誰要你的人情??我……我要做你的女人………”


看着公孫欣兒等六人越飛越遠,直到消失不見,張小天心中大大的鬆了口氣,手中的紫色火焰也緩緩的消散!

寧滄海看着眼前的一幕不由得撇了撇嘴,待衆人全都走了後說道:“張小天,老夫信守承諾,該做的已經做了,現在是時候表現一下你的誠意了吧!!”

“不愧爲寧大師,果然守承諾,只是不知道你這次是爲了給你的徒弟報仇,還是想要殺人奪寶??”張小天冷聲的說道!

“哈哈……你問這些有什麼用啊?實話告訴你吧,兩者皆有,老夫真沒有想到,一個個不入流的玄冥派居然出了如此的弟子,看來凌雲劍閣那些廢物真是有眼無珠啊!!”寧滄海哈哈大笑着說道!

“你怎麼知道我來自玄冥派??還有,你是怎麼知道我有空間寶物的?”張小天聞言眉頭一皺問道,其實張小天對於這件事也是非常的疑惑!

“張小天,沒有不透風的牆,至於老夫是怎麼知道的,還是那句話無可奉告,現在你可以交出寶物了吧??”寧滄海道。

“好!!現在寶物就在我身上,你是自己過來取還是要我自己送過去??”張小天慢條斯理的說道!

“呵呵,你小子詭計多端,老夫了不信任你,老鐵,動手!!”寧滄海得意的說道!

寧滄海身後的那名被稱作老鐵的黑袍人聞言,對着張小天就是一指點出,一道光芒就射向了張小天,“禁錮術”,不遠處的張小天隨即就感覺自己的身體不能動彈分毫了!

“凝老,這什麼狗屁禁錮術你能解嗎?”張小天眉頭緊皺對着意識空間的凝老傳音道。

“小小玄技,老夫自然可以解,但是你想怎麼做?”意識空間中凝老凝重的問道!

“自然是拼命了,現在還有別的路可以走嗎?”張小天道。


“你可躲進意識空間不出去!!!”

“哎……老是這樣躲躲藏藏,我怕我會道心蒙塵,只怕以後的修爲只能止步如此了,而且你就敢肯定這意識空間就絕對的安全??寧滄海既然能夠搞出如此大的陣勢,那麼那些玄聖境的老怪物如果知道此事,肯定也會過來搶奪,到時候就更加不好走了!!”張小天苦笑着說道!

“哎……小子,說的有道理,老夫就陪你瘋狂一次吧!!”

這時候場中的寧滄海見到張小天被禁錮住,於是滿臉興奮的向着張小天走來!

就在寧滄海走到張小天不到五步距離的時候,張小天動了,只見張小天的手中瞬間就出現了一根紅光閃耀的擀麪杖!

“嗜血裂天!!”張小天口中一聲低喝,此刻他身上的禁錮術已經被凝老輕易破解,隨後其手中的嗜血乾坤棒頓時化爲一道紅芒就掠向了正在得意的寧滄海!


寧滄海做夢也沒有想到,被禁錮住的張小天會突然發難,眼看着嗜血乾坤棒就要擊中自己,這老傢伙反應也是不慢,伸出右手對着嗜血乾坤棒就是一拳!

碰的一聲,寧滄海被震退了好幾步,就在寧滄海松了口氣的時候,突然發現那該死的嗜血乾坤棒就向吸鐵石一般居然吸附在了他的右手上,一時間寧滄海就感覺自己全身的氣血開始不斷地被吸取!

這一驚非同小可,於是寧滄海運轉起全身的玄力,一身玄皇境七階的強大實力頓時爆發,左手成拳對着吸附在他右手上的嗜血乾坤棒狠狠地就是一拳,:“給我破!!”

砰地一聲,嗜血乾坤棒被這強大的一拳擊中,終於脫離了寧滄海的右手,被擊飛了出去,隨後一個旋轉就飛到了張小天的手中!

“混蛋!!小輩,受死!!!”寧滄海氣的是一佛出世,二佛昇天! 一擊得手的張小天哪裏還敢耽擱,背後雷光閃耀,天雷玄翅頓時浮現,隨手就召喚出混元玄氣罩,化爲一道流光就向着遠處掠去!

砰地一聲,還沒飛出多遠的張小天突然身體猛然的倒飛,隨後口中噴出了一大口鮮血,在半空中翻滾了幾下才勉強穩住身形,以至於沒有跌落下去!

此刻的張小天周身的混元玄氣罩早已不復存在,左肩處有着一道深深的掌印,掌印處的黑袍已經破碎,鮮血隨着掌印不斷地向下流着,浸溼了左肩的黑袍!

“哼!小子,在我等幾位老傢伙的面前居然還敢放肆,還妄想逃走??真真是天大的笑話!!”一道蒼老的聲音從剛剛張小天倒飛的方位傳出,緊接着一道黑色的身影頓時浮現,之前對張小天出手的正是此人!

此人正是九位玄尊境九階強者的其中一位,之前見到張小天突然對寧滄海出手,九位強者都是微微吃驚,奈何玄尊境九階強者的速度是何其之快,見到張小天想到逃跑,這位黑袍人身形一晃就來到了張小天的面前,對着張小天就是一掌,要不是沒有得到寧滄海的必殺令,這一掌就不是肩膀這麼簡單了!

“哎……看來玄尊境的高手果然厲害,有着天雷玄翅的我,速度居然還是不行!!”穩住身形的張小天抹了抹嘴角的鮮血,心中嘆道,同時調動意識空間的生命之氣開始療傷!

這就是實力的差距,要知道玄尊境的強者在整個玄武大陸也沒有多少,是除了玄聖境老怪物外的最強者,自然不是現在的張小天所能比擬的!

這個時候,張小天已經被九名玄尊境的高手團團圍住,一股股強大的威壓頓時向着張小天涌來,張小天頓時感覺呼吸都受到了阻擋,一股無力感瀰漫全身!

“哼!真沒有想到啊,小子,你一個小小的玄王境,居然能夠傷到老夫,老夫定當不能留你……”寧滄海這個時候也來到了包圍圈,冷冷的說道,他右手上的皮膚已經萎縮,這是氣血流逝所造成的,之前張小天的那招“嗜血裂天”是融合了器魂小蝠後所擊出的,饒是如此,對付玄皇境七階的寧滄海也只是輕微的受傷,這還歸功於器魂小蝠的吞噬之力!

“哼!!寧滄海,你可真看的起小爺,爲了對付小爺居然出動了九大玄尊境強者!!”張小天稍微適應了一下週圍的威壓後,對着寧滄海喝道!

“小子,別廢話了,你現在已經是甕中之鱉了,再給你最後一次機會,寶物,交是不交??”寧滄海不耐煩的喝道!

“我交你大爺!!死亡魔焰給我出!!”張小天冷笑一聲,手中頓時出現了兩朵紫色的火焰,這是張小天最後的底牌,至於鎖定乾坤以及靈魂衝擊波,對付這些玄尊境的老傢伙依然沒有任何效果,而且還會被反噬,所以張小天一次性就拿出了他現在儲存的最後兩團死亡魔焰!

張小天的想法很簡單,他知道這次已經是必死之局,就是突圍,使用死亡魔焰博一把!

“嗯?魔火?諸位道友小心,此子的這團火焰邪門的狠,之前他玄靈境的時候就倚仗此火滅殺過玄王境的高手,不可小覷!!”寧滄海看着張小天手中兩團紫火,凝重的說道!

“呵呵…寧大師不必擔心,一個個小小的玄王境能翻出什麼浪花??老夫現在就去將他生擒,交由你處置!!”之前的被稱作老鐵的黑袍人不屑的說道!

隨後老鐵幾步就來到了張小天的面前,還沒等他出手對付張小天,突然感覺眼前紫芒一閃,一團紫色的小火焰已然極速的向他掠來!

張小天見到有人過來送死,想也不想直接就丟出了一枚死亡魔焰,如此同時身後天雷玄翅雷光閃耀,就向着下方的密林掠去!

看着越來越近的紫色火焰,老鐵眉頭微皺,因爲他居然從這團不起眼的火焰中感受到了危險的氣息!

“哼!老夫就不信了!!”老鐵深吸了一口氣,就對着迎面而來的紫色火焰打出了一拳!

“哼!不過如………啊………”然而老鐵的得意之聲還沒有說完,他就感覺一股鑽心的疼痛從他拳頭之處傳來!頓時發出了一聲淒厲的慘叫!

緊接着紫色火焰沿着他的手臂蔓延全身,老鐵瞬間變成了一個紫色火人!

“啊………不………”老鐵發出了撕心裂肺的慘叫,死亡魔焰實在是太過猛烈,就連玄尊境九階的他也無法抵擋,不夠他的實力實在夠強,之前張小天所對付的武者都是連慘叫都發不出就灰飛煙滅的,現在的他還能慘叫和掙扎!

只見老鐵全身燃燒着紫色火焰,不斷的掙扎了,四肢不斷地揮舞!

“老鐵!!!老鐵!!”剩下的八名武者也是驚呆了,他們萬萬沒想到,這火焰居然如此厲害,一時間他們只能眼睜睜的看着掙扎的老鐵,不敢上前!

不過幾個呼吸的功夫,老鐵的身體開始融化,他的身體也向着下方密林之中墜去,待衆人趕到達老鐵墜落地的時候,都驚訝的合不攏嘴,滿臉的不可置信!

只見老鐵的屍體已經化作了一小團焦黑的遺骸,正在冒着絲絲青煙,而最後一絲紫色火焰也完成了它的使命,逐漸熄滅,一代玄尊境九階的超級高手,就此隕落,神魂皆滅!

這個時候已經有兩名玄尊境的高手,追向了正在全力逃跑的張小天!

張小天拼命的扇動着天雷玄翅,突然他的眼前黑影一閃,他知道這是有人追過來了,於是張小天想也不想就把手中最後的一團紫色火焰給祭了出去:“死亡魔焰給我焚!!!”

那道黑影剛一現身就感覺眼神紫芒一閃,一團小小的紫色火焰向着自己飛來,如同之前的老鐵一樣,他也感覺到了致命的威脅,於是他拼命的一個躲閃,奈何紫色火焰還是打中了他的衣袖!

隨後這名黑袍人剛想要撲滅紫火,可是就在這一瞬間,紫色火焰已經蔓延全身,這名黑袍人如同之前的老鐵一般,成了一個紫色火人,步入了老鐵的後塵,就此隕落!

“孽畜,爾敢!!!”正在張小天身後的一名黑袍人眼見着自己的同伴中招,不禁大喊一聲,對着張小天的後背就是狠狠地一拳!

碰的一聲,張小天的身體沒有絲毫反抗之力,後背被擊中,頓時就被擊落進了密林之中,沿途撞斷了無數的樹木,張小天的身體狠狠地砸在地上!

張小天受到玄尊境九階高手的全力一擊,後背被砸的變形,整個後背差點被擊穿,鮮血如同不要錢般的狂噴而出,已經失去了再戰之力!

嗖嗖幾聲,寧滄海等人迅速趕到,看到張小天如此模樣也是稍稍鬆了一口氣!

“哼!!張小天,本想留你全屍,現在看來不必了,居然連殺我兩位道友,老夫要把你碎屍萬段!!!”寧滄海看到自己所邀請來的玄尊境高手,接連隕落了兩位,一時間是怒氣沖天,要知道他爲了邀請這九位玄尊境的高手,也是使用了不少手段!

此刻場中的張小天,就如同一個血人一般,掙扎着翻身坐了起來,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氣,聽到寧滄海的這番話張小天沒有說話,只是對着寧滄海猙獰的一眥牙,口中鮮血頓時隨着他的牙齒滑落,顯得無比的詭異!

“小子,你的戰績足以自傲了,接下來就交給老夫了,雖然老夫也不一定能夠帶你突圍出去,但是能夠在老夫臨死之前發揮一點餘熱,老夫這一生也算是值了,哈哈……”意識空間中的凝老此刻對着張小天笑着說道,語氣中帶着欣慰帶着火熱!

“師尊,小天沒用,是小天連累了您……”張小天聞言不禁無奈的說道,這一次張小天沒有嚮往常一般稱呼凝老爲凝老頭!!


“臭小子,這可不是你的風格哦,廢話別說了,放鬆身體,有老夫來接管你的身體!!”凝老堅定的說道!

隨後就見張小天身上的氣勢開始不斷地攀升,一股強悍的蒼老氣息瀰漫開來,這股氣息已經不比在場衆人中的任何一個人低,已然是玄尊境九階巔峯的實力!

隨後張小天整個人猛然的站起,口中發出蒼老的聲音:“哼!!幾位不要臉面的老東西,居然如此欺負老夫的徒弟,真當老夫是個擺設嗎?”

“嗯??你是躲在空間寶物中的那名高手??居然也是玄尊境??你究竟是誰??”寧滄海之前就已經知道張小天有位高手守護,此刻見到張小天的氣勢以及說話的聲音,也沒有多少驚訝!

“無可奉告!!要戰便戰!!”凝老沒有回答寧滄海的問話,霸氣十足的喝道!

隨後只見凝老伸出右手對着虛空連連揮舞,一道道金黃色的光芒隨着他的揮舞不斷地縱橫交錯,在他的頭頂形成了一道金黃色的戰斧光影,這光影隨後光芒大勝,連附近的虛空都被刺激的隱隱扭曲! “哼!讓爾等見識一下真正玄尊境強者的實力,遠古戰斧,出!!!”凝老一聲大喝,半空中的光影戰斧迅速的變大,隨着凝老一揮手,那柄巨大的戰斧以排山倒海之勢就衝向了對面的寧滄海等人!

寧滄海等人見凝老的攻擊如此兇猛也不敢怠慢,各自施展出了自己的玄技!

“隱刃!!!”

“裂風斬!!”

“寒芒尖刺!!!”

“………”

七大玄尊境外加一名玄皇境的強者,同時施展出了自己的玄技,一道道顏色各異的玄技就掠向了那柄巨大的戰斧,一時間雙方只見的虛空就如同綻放的煙花一般,是無比的絢麗!

“轟!轟!轟………”

幾道如同晴天霹靂一般的巨響頓時傳出,原地隨後就升騰起了一朵巨大的彩色蘑菇雲,以蘑菇雲爲中心,一道肉眼可見的白色氣浪頓時向着四周擴散而出,隨着氣浪的掃出,原始森林中一切樹木草叢,就如同切豆腐一樣被瞬間橫掃一空,場中旋即就出現了一個方圓足有數十里的空地!

再看場中雙方,寧滄海等一衆高手接連退了好幾步才穩住身形,隨後紛紛口吐鮮血,寧滄海則是一個趔趄差點沒站穩,很顯然這一次碰撞他們已然受了傷!

再看凝老則是被震退數十步,才穩住身形,雙腳在地上拖出了兩道長長的腳印,噗的一聲,一大口鮮血被凝老噴出,凝老身體晃了幾下,一把抹掉嘴角的鮮血!

“哎……終究不是自己的身體,實力只能發揮八成啊!!!”凝老苦笑着嘆了口氣!

“不可能!!你怎麼可能如此厲害?”寧滄海見凝老只是吐了口血,不禁驚訝的喊道,要知道自己這方拋去自己不提,那可是七大玄尊境九階的強者啊!!!

“哼!!要不是老夫現在的狀態不行,就你們幾個小崽子也敢在老夫的面前放肆!!”凝老冷哼一聲說道!

“諸位,他已經受了重傷,還請合力將他拿下,死活不論,放心,答應過你們的老夫一定會做到!!”寧滄海沒有廢話直接說道,因爲現在張小天的身體被凝老掌控,就算把他殺了,那寶物張小天也沒有時間銷燬,到時候寧滄海就可以輕輕鬆鬆的得到張小天的一切!

七大玄尊境強者聞言沒有廢話,各自施展身法來到了凝老的周圍,將他團團圍住,這一次他們沒有施展玄技,而是運轉玄力開始圍攻凝老,因爲施展玄技可是需要時間的,剛剛凝老玄技的強大他們已經領教過了,所以他們現在準備肉搏!

凝老見自己被圍攻,沒有任何的畏懼,大喝一聲:“來的好”,就迎向了功向自己的七大武者!

場中一時間人影閃動,砰碰之聲不絕於耳,這可是玄尊境強者的大戰,一道道足矣撕裂虛空的勁風在場中穿插不斷!

只見凝老一個翻身就躲過了一名強者的致命一拳,隨後雙拳齊出瞬間阻擋住了兩名高手的攻擊,奈何對方人數太多,就在短短几個呼吸的功夫裏,凝老已經中了好幾次攻擊,身體不由的開始虛弱起來!

七大強者其中也有幾位已經掛彩,只見凝老深吸了一口氣,用身體硬接了幾次攻擊,隨後藉着被攻擊的力道,突然不斷地腳踏虛空,向着天空之上極快的掠去,這步法甚是詭異!

七大玄尊境高手見凝老飛上高空,以爲凝老想要逃走,於是全都施展身法急追而去!

“踏……天……”已經飛向了高空的凝老突然一聲大喝,猛的一腳踏在了虛空之上,隨着凝老的一腳踏出,他的腳底下頓時出現了一道巨大的金黃色腳印,這腳印剛一出現就毫不停留的向着下方的七大高手踏去!

踏出了這一腳的凝老又是噴出了一口鮮血,此刻的他經過之前的戰鬥,已然身受重傷,不是凝老的實力不行,要知道對方可是有着七位和他同等級的武者,這也就是凝老,如果換做其他人早已經隕落多時,而踏出了這一腳的凝老已經到了強弩之末!

看着從天而降的巨大腳印,七位玄尊境高手頓時紛紛祭出了自己的玄技,又是幾道顏色各異的玄技砸向了從天而降的巨大腳印!

“轟”的一聲巨響,半空中又是騰起了一朵巨大的蘑菇雲,一道強勁的氣浪隨後向着四周擴散而出!


七大玄尊境強者直接被這股氣浪給衝擊的向地上極速的墜落,砰砰幾聲,七人全都砸在了地上,一個個口中鮮血狂噴,很顯然已經身受重傷!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