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把南城原市委書記趙德發調回了南城,任副部級市委書記,許強任副部級市長,有了這兩個嫡系存在,南城的政治生態和經濟生態問題就此徹底解決。

在青山別墅,趙德發和許強兩個人一個勁兒地向我道謝,又是表忠心,又是拍馬屁,弄得我好不自在。

二是安排趙明全力協助衛軍開展工作,並全權負責李雯、衛萌萌、林採兒三女的安全問題,並讓八大金剛寸步不離地保護三女,除此之外,我還留下了泰米爾和泰歇爾兩神,讓他們兩個暗中保護三女的安全。

南城某汽車集團總部,我和衛軍在進行着最後的談話。

我將一塊金色令牌交給了衛軍,道:“爸爸,這是龍組指揮令牌,如果遇到了危險,可以隨時撥打這個五位數的電話號碼,只要報出令牌上的編號,三分鐘之內,必然會有人幫您化解一切風險!”

“好女婿,爲父真是沒有看錯人!”

衛軍對於我的信任,已經信到了骨子裏,只要是我說的話,我做的事,他都百分百相信。

一切都安排妥當之後,我的內心反而不安了起來,拿起龍組情報部門給我的資料,那個名叫林楚楚的小女孩,照片中的她是那麼的漂亮,那麼的清純可人,只是看照片,就能讓我一陣出神。

不敢想象,她就是十年前送我手鐲的那個小女孩。

“恩人,我來找你了,十年前,你給我活下去的信心和希望,十年後,我給你榮譽和地位,只要你想,哪怕上月球,我也能滿足你!”

盯着林楚楚的照片,我在心裏暗暗發誓。

“鈴鈴鈴……”

手機響起,我按下了接聽鍵。

“喂,牛犇,你說。”

“陳帥,龍組尖刀團全體成員已經全部到達西南邊境,按照您的指示,全部以老百姓的身份分散在邊境線周圍。”

“很好,讓他們原地待命!”

“是!”

“安排一架直升機,明天一早,你陪我一起奔赴西南!”

“好的陳帥,我馬上安排!”

西南邊境,我來了,西南大學,我來了,林楚楚,我來了。

當晚,我再次被三女給榨乾,我能感覺到,三女對我有多麼的依賴,但考慮到西南邊境的諸多不確定性,我還是選擇了把她們留在南城。

第二天一早,我在三女依依不捨的眼神中,乘坐直升機直奔西南方向,隨着直升機冉冉升起,我感慨萬分。


幾個月之前,我還是李家的一個上門女婿,還是南城知名的窩囊廢,還是人人可欺的軟蛋,短短几個月的時間,我不僅贏得了美人心,還在南城某汽車集團證實了自己的價值,更是靠着對華國的赤膽忠誠,重新踏上人生巔峯,種種過往好似夢境一般,在我的腦海一一閃過。

我的人生,即將開啓新的篇章。

經過5個多小時的飛行,直升機準時落在華國西南邊境的某軍用機場。

西南軍區司令員高碩已經早早在此等候,我剛下直升機,高碩就跑步過來向我報告。

“首長同志,西南軍區司令員高碩向您報到,請指示!”

“高司令無需多禮,先準備點吃得吧,坐了大半天直升機,本帥有點餓了。”

“末將早已爲元帥準備好了接風宴,請元帥隨我來!”

之後,在數十輛軍車浩浩蕩蕩開道中,我來到了西南軍區招待所,在高碩的陪同下,我開始大塊朵馨。

用餐之後,我安排牛犇按照計劃行事。

隨即便和高碩展開了一番密談。

“高司令,幫我辦理一下西南大學醫學系18級臨本1班的入學手續,我明天一早去西南大學報到!”

“陳帥,您這是要當學生?”

“對,這個班級有個名叫林楚楚的女生是我曾經的恩人,我要以學生的身份接近她,報答她!”

“陳帥真性情,屬下佩服至極,在下這就爲陳帥辦理入學手續!”

高碩的執行力還是讓我滿意的,一夜之間,他不僅幫我辦好了入學的各種手續,最關鍵的是,還給我整來了兩套西南大學的學生服。

本來就只有20多歲的我,穿上學生服,竟然毫無違和感。早上7點,我準時出現在了西南大學的大門口。

看着來來往往的學生,我有點恍惚,自己怎麼就糊里糊塗地成爲了這裏的一名學生,光想着接近林楚楚了,卻不曾想,自己的學習是真的很垃圾啊,尤其是物理和數學,那簡直就是我的天敵,只要一上課,我就犯困。

沒辦法,來都來了,還是進去吧。

想到這裏,我低着頭開始往前走,走到一排宿舍樓前,突然被一個女生給撞了一下。

“哐當!”

那女生手中的暖瓶便被打碎了,開水灑了一地,萬幸的是,開水並沒有灑到那女生和我的身上。

“你走路不長眼睛啊,不能看着點啊,討厭!”

那女生對着我嚷嚷了幾句,便轉身走了,她走後我才反應過來,那女生不就是林楚楚嗎?


媽蛋,要不要這麼巧?巧也就算了,她還撞了自己,撞了自己也就算了,自己還被罵了一頓,第一印象都沒留號,想想都不爽。

林楚楚一臉憂鬱,貌似很不開心,自己既然是來報恩的,還是瞭解清楚情況後再說。

按照路牌的指示,我很快找到了18級臨本1班的教室,在上課之前,先在教導處進行了登記和報到,之後,便按照導員的安排,坐到了教室的最後一排。

“鈴鈴鈴……”

上課鈴聲響起,老師開始上課,五分鐘後,只見一個女同學悄悄打開教室的後門走了進來,進而坐到了我的身邊,一開始我沒留意,過了一會兒,我才注意到,坐在我身邊的這個女孩子,不就是林楚楚嗎?

我向着林楚楚看了一眼,這一看不要緊,只見林楚楚的臉上赫然出現了幾道指甲印,不出意外的話,她應該是被欺負了。

“楚煥英,總有一天,本姑娘要把你踩在腳下!”林楚楚嘟囔道。

可能是察覺到我在看她,小臉一下子變得通紅,小嘴一撅,故作兇惡的樣子對着我道:“看什麼看,再看把你眼珠子挖出來!”

聽到林楚楚的話,我差點一口老血噴出。

“擦,現在的女生都這麼剽悍!?” 被林楚楚兇了一下,我不敢再看她。但我能感覺到,她非常不高興,整整一堂課,都在唉聲嘆氣,有時候還默默流淚。

我則是在旁邊不斷地給她遞紙巾擦眼淚和鼻涕,她倒也不客氣,可能對於一個陌生人,她不需要維護什麼形象及防備。

我正在想,要不要講個笑話給她聽時,卻被高等數學老師點了名。

“陳雨欣同學,請你上來解析一下這道題!”

“啊!?我?解析數學題!?”

“有沒有搞錯,本公子今天第一天上課好不好?再說,數學這種東西與我天生排斥,什麼公式啊、方程啊,我一學就暈,一看就困,讓我上去解析數學題,這不是開玩笑嗎?”

我開展了激烈的心理活動,想要找個藉口不上去。

“喂,你叫陳雨欣啊,老師叫你呢,還不上去?”

這時,身邊的林楚楚捅咕了我一下,她這一捅咕不要緊,高等數學老師本來不知道我是誰,這下好了,我被直接曝光在聚光燈下。

“大家歡迎一下陳雨欣同學!”

“嘩嘩嘩嘩譁……”

高等數學老師說完,教室裏便響起了同學們歡迎的掌聲。

我只好硬着頭皮走上講臺,看着這道連看都看不懂的高等數學題,我一陣頭大。

我手裏拿着一支粉筆,盯着這道數學題,張開了大嘴。

高等數學老師盯着我,張開了大嘴。

千軍萬馬面前,我何時懼過?但現在,我卻有點懼怕,因爲這道題我真的不會。

如果放在以往,我或許不會覺得丟人,但今天,是我認識林楚楚的第一天,第一天就出糗,以後還怎麼混?

在黑板前足足站了三分鐘,我終於鼓起勇氣,對着老師說:“對不起老師,這道題我不會!”


“哈哈哈哈……”

教室裏頓時傳來了同學們的嘲笑聲,本來以爲是個王者,結果卻是個青銅,這人丟得也太大了一點。

我灰頭土臉地回到座位上,沒臉再看林楚楚。林楚楚卻一臉笑嘻嘻地看着我,道:“這麼簡單的題你都不會?你還真是個棒槌!咯咯咯……”

鬱悶了一天的林楚楚,突然朗聲笑了起來。

我擡頭看了林楚楚一眼,頓時醉了。

美,簡直就是太美了,笑起來的林楚楚簡直就是人間尤物,眉眼之間,透着一種濃濃的媚,絕美的臉蛋上面有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再加上凹凸有致的身材,看得我一陣迷離和恍惚。

“看在你這麼笨蛋的份上,我決定收你爲徒,從今天起,我就是你的師父,還不快叫師父,我數三聲,你要是不叫的話就算了,過了這個村就沒有這個店了!”


說完,林楚楚就開始數數:“一,二……”

“啊!?”

我一下子懵了,我是來報恩的好不好,本來想着在報恩的同時,順便裝下逼,這下倒好,逼沒裝成,還稀裏糊塗地成爲了林楚楚的徒弟,這劇本不是這麼寫的好不。

“三!”

“師父!”

林楚楚剛剛喊出三,我便搶在她話音落下之前,喊了一聲師父。

“咯咯咯,這還差不多,以後在學業上有爲師罩着你,你不用發愁掛科,咯咯咯……”

聽着林楚楚銀鈴般的笑聲,我的內心一陣陶醉。

不對啊,我是來報恩的好不,不是來泡妞的,咋感覺,自從見到林楚楚,便喜歡上了她,而且,我心裏總有一種異樣的感覺,彷彿自己上輩子見過她,我內心深處的某個地方,總能或多或少地捕捉到某些痕跡。

“過來!”

林楚楚瞪了我一眼,一副爲人師表的樣子。

“這道題其實是這樣做的……”

林楚楚將題目給我從頭到尾講解了一遍。

“學會了嗎?”

“恩,學會了。”

“好,你把這道題目重新做一下!”

我:……

“好啊,你敢欺騙師父,看我不收拾你!”

然後,我的胳膊上就變成了青一塊紫一塊,其中,有我的心甘情願,也有林楚楚的恨鐵不成鋼。

直到林楚楚給我講解到第十遍時,我才終於完全理解了這道高數題目的計算方法,林楚楚才終於鬆了一口氣,道:“你這個木頭疙瘩總算是開竅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