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天臉色陰沉似水,雙目燃起熊熊怒火,恨不得將九皇子轟成碎片!

但理智告訴他,自己絕不能這麼做,否則只有亡命天涯這一條路可選了。


不過,要讓他放棄尊嚴,去委屈求全,那也萬萬不可能!

他清楚的知道,有些東西一旦失去,日後無論自己取得多麼矚目的成就,將再也無法挽回!

就像是一面潔白的牆壁,有了污點之後,無論再花費多大的代價去清洗挽救,也不可能恢復如初,污點永遠是污點!

就在場面僵持之時,突然,秦天眼神一亮,感覺到自己的救星到了!

這時,正有一羣白衣少年漸漸走近,所過之處,人人惶恐避讓。

爲首的一個傢伙面目陰邪,渾身的桀驁不馴之氣,眼神犀利如劍,似乎看誰都不順眼,看誰都想捅上一刀,正是雲劍青。

雲劍青帶着幾名靈虛劍派弟子,本來只是從附近經過,但他的腦海中突然收到了一絲秦天的意念!

霎時,他臉色大怒,雙目殺機爆射,直直的朝着萬隆商行走去。

“閃開!閃開!靈虛劍派辦事,統統滾開!”

雲劍青十分粗暴的分開了人羣,大步來到了秦天近前。

“咦!雲兄?想不到本皇子竟然能在此得遇雲兄,真是——”

九皇子一見雲劍青,立即堆起笑臉迎了上去,十分的熱絡。

滄月皇朝的九皇子,雖然身份高貴,但也貴不過靈虛劍派的真傳弟子啊!


畢竟整個滄月皇室都只是靈虛劍派推出來管理天下的傀儡而已。

可以說,滄月皇室每一任皇帝要想登基上位,都必須經過靈虛劍派點頭才行。

九皇子笑臉相迎,卻不想,雲劍青卻懶得看他一眼。

雲劍青盯着秦天,怒聲道:“秦天,原來你小子在這裏啊,本少主說過,一定會親手殺了你的!”

秦天笑而不語,靜靜的看着雲劍青表演。

接下來,雲劍青沒有動手殺秦天,卻看向了九皇子,皺眉道:“周允慶,你怎麼會在這裏?”

“雲兄,看來你也與秦天有仇啊!這也太巧了,接下來小弟請你先看一場好戲吧!”九皇子笑吟吟的道。

“什麼好戲?”

雲劍青強自壓下心頭的怒火,皺眉問道。

九皇子笑而不語,卻對身邊的侍衛打了個眼色。

那侍衛倒也機靈,瞬間領會了九皇子的心意,他上前幾步指着秦天吼道:“大膽秦天!給九皇子舔靴子是你九輩子修來的福分,你竟然還敢猶豫不從,簡直就是找死——”

他的話還沒說完,雲劍青驟然大怒,長劍出鞘,一道銀芒瞬間掠過那名侍衛的脖子。


“嗤——”

那侍衛的腦袋立即搬了家,鮮血噴出三尺高,引起周圍一片驚呼聲。

“雲兄!你這是什麼意思——”

九皇子也驚呆了,他雖然知道雲劍青喜歡殺人,但做夢也沒想到,雲劍青會突然對自己的侍衛動手。

雲劍青卻又上前一腳踩爆了那侍衛的頭顱,指着九皇子破口大罵道:“馬勒戈壁!秦天是本少主要殺的人,被本少主視爲對手,你卻如此羞辱秦天,這與羞辱本少主有何分別?”

“這——這是什麼道理?”

九皇子目瞪口呆,腦袋轉不過彎來。

但他卻知道,自己的侍衛死了,自己丟了面子,這不免令惱火,忍不住質問道:“雲兄,我羞辱秦天,你卻殺我侍衛,這未免有些過分了吧?”

“過分?哼,殺你個侍衛算什麼?本少主連你都要殺呢!”

雲劍青眼底殺機陡現,手中長劍毫無徵兆撩起,飛速的刺向九皇子。

“你——”

九皇子驚駭欲死!

兩人之間離的太近,雲劍青又是出其不意,長劍瞬間刺入了九皇子的胸口!

噗嗤!

劍尖透體而出,竟然刺了個透心涼!

九皇子雙目一下子瞪得溜圓,眼中滿是難以置信之色!

他卻不知道,雲劍青說的是真心話,他已經是秦天的忠實奴僕,羞辱秦天比羞辱他自己還要生氣,下手自然不會客氣。

“天吶!九皇子被刺傷了!”

“怎麼會這樣?”

這出人意料的一幕,一下子驚呆了所有人!

就連楚玉軒和徐林都驚呆了,他們做夢都沒想到,事情會發展到這種地步。


唯有秦天,環抱雙臂,嘴角冷笑連連,盡情的欣賞着九皇子的銷魂姿態。

媽個比!不是要羞辱小爺嗎?

天狂有雨,人狂有禍,懂不懂?不懂小爺正好教教你!

正當所有人失神之時,秦天上前幾步,笑吟吟的道:“阿青,得饒人處且饒人,扇他幾百個耳光就行了,鬧出人命不大好。”

阿青狠狠的瞪了秦天一眼:“管你什麼事?秦天,本少主一定會殺了你的!

嗯嗯,不過你說的也對,我師傅跟那皇帝老二也有幾分交情,就扇他幾百個耳光,饒他不死吧!你們過來,給我扇他耳光!”

“是,雲師兄。”

幾名靈虛劍派少年二話不說,走上來噼裏啪啦的扇起了耳光,不一會兒就把重傷的九皇子扇成了豬頭。

“九哥!你們快住手——”

一道人影從萬隆商行跑出來,大聲嬌呼道。 “雲劍青!你們爲什麼要打我九哥?你們快住手!”

天羽公主從萬隆商行中跑出來,看到門前的情景不禁又驚又怒,一雙美目冒着火光。

“給我打!狠狠的打!竟敢羞辱本少主要殺的人,簡直就是不給本少主面子!”

雲劍青抱臂胸前,鼻孔朝天,看都不看天羽公主一眼,指使着幾名手下狠扇九皇子,把九皇子直打得鮮血狂噴,牙齒都掉光了,面目全非。

“雲劍青!你竟敢——如此羞辱本皇子,本皇子與你勢不兩立!啊——”

九皇子羞憤欲絕,氣得嗷嗷大叫。

此時此刻,他被人當衆猛扇耳光,這幾乎比殺了他都難受,簡直把雲劍青恨到了骨子裏。

他身爲靈元境大圓滿高手,本來也不至於如此不濟,奈何雲劍青的一劍正好定住了他幾大要穴,令他經脈封閉,毫無還手之力,只有捱打的份兒了。

“混賬!本公主跟你們拼了——”

“鏗!”

天羽公主嬌喝一聲,從腰間撤出一柄火紅色的軟劍,凌空飛躍十多米,刺向一名靈虛劍派少年,劍芒在空中乍放,威勢驚人。

“嘿嘿,天羽,你是想讓你周允慶死嗎?”

雲劍青陰測測的笑了笑,他從九皇子的胸口拔出長劍,然後再次狠狠的捅了進去!

“噗!”

鋒芒透體,血濺三尺。

“啊——”

九皇子再次發出一聲撕心裂肺的慘叫。

“九哥!雲劍青你——你快住手!”

天羽公主嚇得花容失色,趕緊墜下了空中,手足無措,急的快要哭出來了。

“給我繼續打!”

雲劍青冷冷一笑,他嚴格奉行天哥的吩咐,說讓扇幾百個耳光,就絕不打一點折扣。

秦天對於阿青的表現很是滿意,直嘆這個奴僕收得真是值啊!

不但能打夠狠,而且有手段,有頭腦,天賦、背景也都沒得挑,以後倒是一個不錯的幫手。

楚淺雪也走出了商行,看着這幅景象也是百思不得其解。

不過,當她看到秦天沒事,卻沒來由的放心了下來。

“秦天,你過來。”楚淺雪道。

“大小姐,什麼事?”秦天走過來笑問道。

“我正要問你呢,這是怎麼回事?”楚淺雪妙目中滿是迷惑之色。

“其實也沒啥大事,九皇子要羞辱屬下,雲劍青看不過眼,就出手教訓他了唄,這就叫惡人還需惡人磨啊。”秦天幸災樂禍的笑道。

“嗯?”

大小姐臉色一愣,奇怪的道,“九皇子爲什麼要羞辱你?還有,雲劍青不是恨不得殺了你嗎?怎麼還會幫你出氣?”

“這個……”

秦天嘴角一抽,咧嘴笑道,“其實屬下也不是很明白,反正這兩個傢伙都不是好鳥,讓他們折騰去吧,咱們只管看戲就好。”


大小姐瞪了秦天一眼,脣角卻微微上翹。

秦天說的一點都沒錯,雲劍青和九皇子都不是善茬,她也不想摻合這趟渾水,便也沒有靠前。

看了一會兒,秦天覺得有點乏味了,便知會大小姐一聲,轉身走進萬隆商行。

商行大廳中,空蕩蕩的一個客人都沒有,都跑出去看熱鬧了,只有十幾名貌美少女立列兩旁,卻也都有些心不在焉的樣子。

“這位公子,您有何吩咐?”

看到秦天進來,一名俏麗的少女立刻笑盈盈的迎上來,挽住秦天的手臂,大胸脯在秦天的手臂上蹭啊蹭,一雙大眼睛對着秦天直放電。

“嘖嘖,不愧是大商行,這服務有水平啊!”

秦天臉色微紅,心中卻忍不住暗贊一個,倒也頗有享受,一顆小心肝砰砰直跳。

他長着麼大還是第一次跟女人靠的這麼緊,嗯嗯,果然如傳說中的那般,很有彈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