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宿主第二十次大顯神威,使女主林瑤完全滿足,修為突破至:黃階中期】

「黃階中期還不夠,以蕭銘的修鍊速度,估計一個月後就能突破玄階,屆時我必死無疑。」

「而我又忙著攻略女主,沒辦法阻撓蕭銘修鍊,況且我現在實力太弱,徹底與蕭銘結仇也是死路一條。」

徐凌深深嘆了口氣,他現在處於一個十分尷尬的階段,打又打不過蕭銘,攻略女主也還差一些。

今日兩人立下賭約,雖然周思穎對徐凌好感度高達50,但蕭銘畢竟有周思穎哥哥戰友的身份,好感度很容易提升。

要是周思穎被蕭銘搶走,徐凌以後的修鍊速度還要再降,如何能跟蕭銘作對?

徐凌甩了甩頭不讓自己亂想,並打開了個人面板。

【宿主:徐凌】

【氣運值:910】

【修為:黃階中期】

【屬性:體力:25;靈敏:26;魅力:25;】

【形象值:410】

【技能:殿堂級醫術回春九指,宗師級威懾,仙級武技罡拳,龍陽訣第一重】

【道具:戰無不勝道具卡】

【綜合評分:964】

評分九百多,比起蕭銘五千六的評分簡直是天差地別。

「不是,我說系統,蕭銘壓根沒有攻擊武技,我現在跟他也就差了兩個小境界,為什麼評分會差這麼多?」

徐凌滿心疑惑,按這個評分制度,即便他突破至玄階,恐怕評分還是不如蕭銘。

【系統提示:評分是指綜合強度,包含了未來潛力、作戰能力,持續作戰能力等等,蕭銘雖無攻擊武技,但百項殺手職業技能已達至臻,作戰能力極強,且意志堅定不容被擊潰】

【系統提示:技能共分入門、進階、掌握、至臻,四個等級,每升一級都會得到十分強悍的強化,但技能很難獲得,且技能槽位有限,反派點也很難獲得,請宿主謹慎升級技能】

「什麼鬼?還有技能槽位?玩遊戲呢?」

徐凌不由一愣,他跟主角作對本就在生死之間徘徊,如今使用的技能個數都有限制?

【系統提示:宿主獲得的技能往往過於逆天,為免宿主碾壓式殺死主角,導致小說毫無看點,系統將限制宿主可上陣的技能】

【技能槽位:技能共有六個主動技能槽位,四個被動技能槽位,每星期可更換一次】

徐凌看到這兒頓時泄了氣,除去無法拆卸的功法技能龍陽決,他目前總共才三個技能,十個技能槽位顯得還有些多餘了。

「還是先看看該把之前獲得的100反派升級什麼吧。」

在醫院徐凌阻止了蕭銘結交白家,由此獲得了100反派點,按系統所說,升級技能不能亂來,必須珍惜每一點反派點才行。

剛獲得的技能熟練度等級默認為如入門,升級一次需要100反派點,第二次升級則需要200,以此類推,掌握等級升級至至臻需要800,也就說是將一個技能升到滿級總共需要1400反派點。

而龍陽決則是有九重,升級到第五重后,每次往後升級都只需要1000反派點,不會再上漲,但升級會有一定幾率失敗。

「1400反派點,恐怕我攻略完這個故事線的四個女主都湊不到。」

徐凌有些無奈,以這個升級速度,他要什麼時候才能升滿十個槽位的技能?

如今只有100反派點,回春九指暫時夠用,沒必要升級,罡拳亦是如此,威懾技能倒是可以考慮一下。

可惜威懾技能畢竟只有宗師級,要是徐凌以後獲得更好的技能,這100反派點豈不是花的很虧?

「要不升級屬性?還是升級一下龍陽決?」

徐凌不知道升級龍陽決會得到什麼效果,看上去升級屬性較為穩妥,而且他現在的體力用來施展技能完全不夠。

經過仔細琢磨后,徐凌還是決定升級龍陽決。

畢竟他好不容易一次性獲得100反派點,用來升級屬性豈不是很虧?

【是否確認升級龍陽決?】

【確認成功,龍陽決升級成功!】

【龍陽決二重:宿主可同時力戰二女,每天有五小時精力不斷,修為提升需要次數減少五次,宿主可初步催發出龍陽之力輔助戰鬥】

「我草!幸好升級了龍陽決!」

徐凌神情一震,以前他每天只有三個小時能持續不斷的『修鍊』,其他時間他的精力屬於正常水平,如今不僅可力戰兩女,精力充沛時間也提升了。

「不錯不錯,接下來,就是如何攻略周思穎和韓歆雲了。」

今日跟蕭銘定下賭約,蕭銘定會想發設法讓周思穎認識他,然後在周思穎說各種徐凌的壞話。

而韓歆雲的關鍵劇情也還有一定時間發生,以防萬一,徐凌還是先將周思穎的好感度提升到60以上再說。

「蕭銘啊蕭銘,沒了在醫院偶遇的橋段,你該如何短時間內提升周思穎對你的好感度?」

徐凌內心暗笑,他提前佔據先機,這個賭約只要他不浪,幾乎是必勝無疑。 「張曉梅?」

陳志皺眉盯着張曉梅,在努力的辨認。

因為張曉梅濃妝艷抹,加上長時間不見,若不是特別熟悉的老同學,想要認出來,還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張曉梅頓時氣不打一處來,陳志一眼就認出了李若薇,卻認不出自己。就算是自己說了名字,他還是認不出來,難道自己真的長得那麼不出眾嗎?

想到這裏,張曉梅心中對李若薇更加痛恨。

只是沒有等她發飆,這個時候,陳志終於將她認出來了。

「真的是張曉梅啊。這些年你變化太大了,變得更漂亮了,我差一點都不敢認。」陳志滿臉笑容的說道。

聽到這話,張曉梅頓時心花怒放,她嗔怪的看了陳志一眼,嬌笑着說道:「果然不愧為老班長,太會說話了。聽說你現在在一個大企業做副總監,混的真不錯呢,不像是某些人,連車子都沒有。」

說完,她目光掃過葉寒和李若薇。

「你們還沒有買車?」陳志有些驚訝。

他的目光在兩人身上打量,怎麼也不覺得他們像是買不起車的人。

難道那個葉寒,不過只是金玉其外,敗絮其中?

不過陳志沒有表露出來,反而幫忙解釋了一句:「有些人不喜歡開車,這是他們的生活習慣,這很正常的。」

「哼,在我看來就是窮,所以買不起車!」張曉梅冷笑了一聲,然後也不理會葉寒兩人,高昂着頭,直接向裏面走去。

陳志露出歉意的表情,說道:「你們不要介意,她一直都那樣。」

葉寒微微一笑,無所謂的道:「我怎麼會和那種人生氣。」

「不生氣就好。」陳志笑了笑。

在陳志的帶領之下,眾人向裏面走去。

「今晚估計不會太平。」李若薇一邊走,一邊小聲和葉寒咬耳朵。

「放心吧,有我在呢。」葉寒一臉無所謂。和這群人計較,對他而言有失身份。

不過,若是有人真的不長眼,想要踩着李若薇和他來抬高自己,他也不會客氣。

偌大的一個包廂,一共來了三十多個人。

當李若薇他們進來之後,所有人目光都集中在了李若薇的身上。

「這個美女是誰啊?好漂亮啊。」

「班長,是不是你媳婦?果然是郎才女貌。」

「對啊,簡直配一臉,一看就是夫妻相。」

……

眾人一言我一語,都在起鬨。

實際上,他們都認出了李若薇。但是陳志想在今天晚上追求李若薇,所以拜託同學們幫忙,

陳志從一些同學那裏打聽到,李若薇還是單身,於是才發起了今天的同學會。只不過他沒有想到,李若薇居然會帶了一個男朋友前來。現在眾人再說這樣的話,就有些尷尬了。

李若薇也有些懵,她知道陳志的意思,卻沒有想到,對方居然還安排了這麼一出。

她看了葉寒一眼,示意葉寒該出場了。

只是沒有等葉寒開口,張曉梅的聲音就響了起來。

「我說你們是什麼眼神?沒看出來那是李若薇嗎?而且人家還帶着男朋友打車過來的,你們瞎起什麼哄?」

此話一出,所有人都閉嘴了。

他們滿臉愕然,李若薇居然有男朋友了。

這個時候,他們才注意到葉寒,顯然是一個生面孔。

眾人的表情有些尷尬。

剛才他們起鬨,想要撮合李若薇和陳志。卻沒有想到,人家正牌男友在這裏呢。

李若薇心中一笑,她知道自己想要的結果達到了。現在都知道他有男朋友了,陳志也不會再追求自己。

她看了葉寒一眼,介紹道:「給大家介紹一下,這是我的男朋友葉寒。」

「原來這樣啊,李若薇你有了男朋友也不告訴我,簡直太不夠姐妹了。」一個女子走上來,略帶怪罪說道。

她叫肖琴,是李若薇關係最好的姐妹。雖然畢業之後很少見面,但她們也經常電話聯繫。

李若薇沒有男朋友的事情,就是她告訴陳志的,沒想到卻搞了一個大烏龍。

「若薇比較害羞,就沒好意思說。」葉寒自然而然的拉住李若薇的手,笑着幫她解釋。

李若薇也自然而然的依偎在葉寒身上,一副小鳥依人的模樣。

看到兩人的表現,陳志心中嘆了一口氣。

他知道自己沒有希望了。

不過,他也想得開。今天的追求,終究算是實現了他的願望。不管成與不成,他試過了,就不會後悔。

「好了,不說那麼多了,來喝酒!大家今天晚上不醉不歸。」陳志看着眾同學豪氣的說道。

這讓不少女同學眼中放光,在她們看來,陳志不在惦記李若薇,那麼也許她們會有機會。

陳志在這群女同學眼中,絕對算得上年輕有為,妥妥的優質男。

「我開車來的,不能喝酒啊。」這時,一個男生一臉非常鬱悶的嘆了口氣。

「呵呵,人家李若薇才不用擔心呢,他們連車都沒有,打的計程車來的,他們完全可以喝。」張曉梅終於找到了機會,她滿臉冷笑的說道。

頓時,場面安靜了下來。

肖琴更是一臉吃驚,說道:「不可能啊,據我所知,若薇在龍騰集團上班,也算是中高層了,她怎麼可能沒有車?」

此話一出,眾人都有些吃驚。

就連陳志都很意外。

龍騰集團,那可是一個龐然大物,能混到中高層的,待遇自然不會低。

這樣的人開不起車?誰也不會相信的。

眾人望向李若薇的眼神,頓時充滿了羨慕。

「不可能,她怎麼可能是龍騰集團的中高層,我不相信,她分明是打計程車過來的,今天是同學會,誰不將自己最好的一面展現出來?」張曉梅完全不相信,有些激動的說道。

她的話一說出來,眾人都有些臉紅。

誠如張曉梅所說,他們都是將自己最好的狀態拿出來的。

甚至有一些同學,還租了豪車前來,為的就是不在同學面前丟面子。

很多時候,所謂同學會,其實就是攀比大會。

要說李若薇故意低調前來,他們還真不相信。

「呵呵,被我揭穿了吧,什麼龍騰集團的中高層,你覺得我們會相信嗎?」張曉梅冷笑着說,一副早就已經看穿一切的表情。

「她還真不是龍騰集團的中高層。」

此時,葉寒淡淡的開口說道。。 早晨,慕雪是被親醒的,昨晚上被冷言折騰到大半夜,她感覺自己骨頭都快散架了,以至於她回家第一天就想睡懶覺。

臉上痒痒的,像是有羽毛刷過一般,慕雪不耐煩地推開他的俊臉,翻個身又想繼續睡。

冷言看到她這副懶洋洋的模樣,不禁失笑:「老婆,你現在越來越像小豬了,每天就知道睡。」

慕雪睜開眼睛瞪他:「我像小豬?你見過這麼苗條的小豬嗎?若是小豬都長我這樣,養豬的不得哭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