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是這門印法!」空中,韓天殊眼中精光一閃,輕聲道。


這門《九霄翻天印》本就為韓氏一族所有,他們自然認識,至於韓辰為何會擁有,不用想也知道了。

「葉城的實力可不簡單,僅憑這第四印,可勝不了他啊!」韓青自語道。

戰台上。

巨大的掌印在空中凝現,足有百丈大小,凝實無比,就連那掌紋都能夠看的清楚,氣勢如淵似海,讓人震驚。

「原來前兩式印法,是為了引出這第三式!」

葉城眼中閃過一絲恍然,這樣的例子並不是沒有,有一些武學就是如此,需要氣機引動,方可釋放出最強的威力。

不過儘管如此,葉城臉色仍舊絲毫不變,僅僅如此威力,可敗不了他啊!

嘭!

葉城腳下在地面一踏,沒有再選擇固步防守,而是衝天而起,直接迎了上去。

「破印第九式!」(未完待續。) 萬劍仙府,為整個中州東域公認的劍道聖地,其主要原因,可不僅僅是因為宗門實力強大。

更多的,是劍法武學的淵深。

古語有云,一劍破萬法,不是說劍道真正強橫到可破滅世間萬般武學,而是因為自上古神戰之後,劍道的傳承,最為完整,面對世間萬般武學之道,劍道傳承中,皆有破解之法。

萬劍仙府中,所擁有的劍道傳承,雖說不是最完整的,但在整個東域,卻絕對是頂尖的。

葉城身為其門徒弟子,對於劍道的傳承修鍊,自然非比尋常,他修鍊的諸多劍道武學中,便有一門,可克制諸多武學,名《獨孤九劍》,乃是天階二品劍道秘典,可攻克世間九種武學,

之前施展的破掌式、破劍式、破印式,皆是其中精妙劍式。

而此時施展出來的破印第九式,更是破印式中的奧義劍式,威力自然不必多說。

但見空中,葉城凌雲而上,直直迎衝上來,長劍揮灑,漫天劍光破空,劃過一道道玄奧的軌跡,狠狠衝擊在九霄翻天印上。

「給我破!」

一聲大喝,葉城身上綻放出無盡鋒芒,三境劍魄釋放而出,加持之下,劍式威力徒添數成。

轟隆隆…

震耳的震響,響徹而起,璀璨的劍光鋪天蓋地,瘋狂激射,沖向天際,竟是硬生生將九霄翻天印給撕的支離破碎。

翻天覆地的氣勢,瘋狂崩泄,這一刻,這足以轟殺尋常六星劍尊強者的第四式印法,竟顯得如此不堪一擊,崩潰消散。而後炸裂開來。


「韓辰,你這門印法威力的確不凡,不過想要憑此擊敗我,卻不可能,不要再浪費真元了,還是將你那火焰拿出來吧!」

身懸半空。任勁風狂掃,葉城巍然不動,一頭黑色長發瘋狂揮動,目蘊鋒芒,仰頭高聲喝道。

「呵呵,再接我一印試試!」

韓辰的笑聲從空中傳來,平靜而自信,絲毫沒有因為攻勢被破,而有所氣餒。

「嗯?」葉城眉頭一揚。隨即臉上露出笑容,手中古劍一揮,劍光斬出,將漫天的劍氣洪流撕碎,空中韓辰身影顯露出來。

「好,讓我看看你還有何底牌!」

大笑一聲,葉城身子一閃,飄然重新落回戰台之上。古劍斜指地面,嚴陣以待。

「還有一式印法?難道他已經將這四式印法完全悟透了?」韓天殊看向韓辰。眉頭皺了起來。


九霄翻天印,看似只有四式印法,其實不然,其真正強大之處,在於那第五式印法。

融合四印,成第五印。屆時,威力破開偽天階,直入天階。

至於究竟是天階幾品,卻不知道了,因為那第五印法的威力。取決於對那四式印法的領悟,領悟的深了,融合出來的第五印,威力自然就強,領悟不深,那融合出來的威力,自然也不會太強。

「族裡那幾脈里,曾有人領悟出威力足可媲美天階三品的武學,不知他領悟出來的這第五印,可達幾品!」韓青輕聲道。

韓氏一族,看似團結一族,實則早已於千年前,就已經開始分裂,如今更是已經成了好幾脈的分支,貌合神離,幾脈中妖孽天才不少,其中對於這九霄翻天印的修鍊,領悟驚人的自然也不少。

「看著便是了!」

韓天殊雙眼放光,緊盯著韓辰,他突然發現,這傢伙越來越有趣了。

不說他二人,其他人,此時也都雙眼緊盯著空中的韓辰。

葉城修為六星劍尊後期,萬劍仙府的驚世天才弟子,一身實力通玄,極其可怕,韓辰修為足足低了一個境界,能夠戰到如此程度,已經讓人震驚了,此時卻似乎還有底牌,實在叫人無法看透。

這傢伙,簡直就跟無底洞一樣,底牌貌似也太多了吧!

空中。

韓辰神色平靜,對於外界的目光,視若不見,一雙黑色的眸子,緊緊盯著胸前的雙手,指尖變幻,印結凝現,一股股可怕的氣息,從指尖逸散出來,撕裂虛空。

九霄翻天印,其實早在當初東靈院,服用天子酒,進入天人合一之時,他就已經完全悟透了,只是因為實力不夠,所以才一直未能施展。

不過儘管如此,韓辰還是沒有放下對它的推演,之後隨著實力不斷的提升,結合自己領悟,不斷推演之下,感悟越發深厚。

尤其是之前天碑悟道,感悟天碑中的萬千大道,讓韓辰對於九霄翻天印的領悟,推升到了一個高峰。

此時雖是第一次施展,卻熟捻無比,沒有絲毫的滯澀。

轟轟轟…

可怕的氣息,不斷逸散,韓辰周身的虛空,在崩塌、碎裂,漆黑的空間裂縫浮現出來,卻無法動搖韓辰分毫。

「好恐怖的氣息,這威力已經足以和天階武學相媲美了吧!」看台上,柳湛嘴巴張大,臉上震驚之色,毫不掩飾。

「看不透了,可怕的劍道修為,可怕的血色火焰,現在更還有足以和天階相媲美的武學,這傢伙,到底隱藏的是有多深!」龍玄苦笑搖頭。

紫狂也輕嘆了口氣,他突然發現,自始至終,自己從來沒有看透過韓辰,以往的種種,都只是這傢伙表面的隱藏而已,自己以為看透了,其實根本沒有。

甚至於,對於當初奪取青冥玄雷時,韓辰孤身一人,擋下諸多劍尊強者,他都有些懷疑,這傢伙當時是不是撤去了隱藏,才辦到的。

不管人們如何猜想,此時的韓辰都不知道,他的心神前所未有的凝聚,雙掌指尖變幻,狠狠一顫,終於落下。

一股讓人靈魂都為之戰慄的恐怖氣息,從韓辰身上爆發了出來。

「九霄,輪迴印!」

一聲低語,韓辰雙掌推動,霎那間,一道漆黑的輪迴通道,從空中浮現,向著下方的葉城,籠罩下來。

輪迴通道不大,不過十丈,深邃而漆黑,好似通往另一世界一般,散發出可怕的輪迴之力,好似要將人的靈魂,渡入進去一般。

吟!!

葉城的臉上凝重萬分,三境劍魄瘋狂催動,完全釋放,沖霄的氣息,激蕩虛空,古劍在手,兀自發出陣陣清脆的劍吟。(未完待續。) 「破印第九式!」

「破掌第九式!」

「破劍第九式!」



身上氣勢臻至巔峰,終於,葉城動了。

古劍揮灑,劍光衝天,《獨孤九劍》九門劍式,可破世間九種的奧義劍式,這一刻,被葉城全數施展了出來。

嗤嗤嗤…

萬千劍光,遮天蔽日,頃刻間,席捲虛空,化作撕裂一切的劍氣風暴。

「九劍歸一,破滅萬法!」

須臾間,葉城身子陡然一停,古將橫於身前,然後橫空一劃,簡簡單單,沒有精妙的劍式,更不復任何的奧義。

但就是這麼一劃,之前施展出來的九門奧義劍式,這一刻,卻盡數融合了起來,化作一道斬天劍光。

破碎虛空,破碎法則,破碎天地…

這一劍的威力,讓所有人都為之震撼,甚至就連之前和葉城交過手的韓天殊,也震驚不已,和他戰鬥的時候,葉城可沒施展過這一招。

雖然他依舊有把握能勝,但也絕對是慘勝,自身討不了好的那種。

空中,那漆黑如淵的輪迴通道,和那破碎天地的斬天劍光,終於碰撞在了一起。

霎那間,韓辰和葉城都是渾身一顫,而後臉色蒼白了起來。

兩人的攻勢,都凝聚了各自的心神,此刻碰撞,勁力激蕩之下,兩人心神都受到了損傷。

但兩人卻渾然不理會,雙眼死死的盯向對方,臉色蒼白無血,身體卻巍然不動。

轟轟轟轟轟…

虛空崩碎,轟鳴連連,可怕的勁氣。瘋狂激蕩,更有那一道道恐怖的空間裂縫,瀰漫開來。

三千丈的戰鬥,看似寬廣無邊,但此時卻顯得如此狹小,根本無法包容兩人的戰鬥餘波。

「給我擋下!」

紫禁天城的十名長老全部而動。躍上虛空,圍攏起來,各展手段,將瀰漫出來的戰鬥餘波,轟碎擋住,不讓他人受到波及。

空中的韓天殊等一眾人,也早已經升空,避開戰圈。

所有人的目光,都一瞬不瞬的緊盯著戰台。這一戰之激烈,遠超之前所有的爭鋒戰鬥,就算是葉城和韓天殊的戰鬥,也無法與之相比。

這可謂是真正的傾盡全力啊!

「韓辰這傢伙的悟性,未免也太可怕了吧,這第五印的威力,已經足以和天階三品武學相媲美了!」韓天殊吞了吞口水,驚聲道。

「那葉城也不差。他那九式合一,成就的劍式。威力同樣也已經超越了天階二品,踏入天階三品之列,和韓辰的九霄輪迴印相當!」韓青目光看向葉城,說道。

「這兩個人傢伙都不是省油的燈,就是不知道最後孰強孰弱!」韓天殊說道。

此時戰台上的兩人,攻勢完全僵持了一起。雖然威勢驚天動地,但卻誰也擊垮不了誰,看不出強弱。

「快了,要分出勝負了!」韓青的實力,非韓天殊所能相比。眼力自然更勝一籌。

韓天殊不再說話,雙眼緊緊盯向戰圈,想要看個清楚。

轟!!

終於,數息之後,僵持的攻勢,終於開始發生了變化。

漆黑的輪迴通道,崩碎虛空,不管鎮壓而下,可怕的輪迴之力,瘋狂吸扯,開始一點一點的將那斬天劍光,給吞噬進去。

葉城要敗了!

看到這一幕,所有人都是心頭一緊,緊張了起來。

「給我斬!」

葉城臉色蒼白,如同金紙,但此時卻絲毫沒有放棄的打算,牙齒緊咬,心神催動,將丹田內的真元,絲毫不剩,盡數催動了出來。

嗤!

斬天劍光更添鋒芒,漆黑的輪迴通道劇烈震顫起來,似乎隨時都有崩潰的趨勢,看的人們更加緊張了。

只是輪迴通道只是震顫,看似崩潰,卻牢不可摧,硬生生的撐住了。

終於,隨著不斷吞噬,那斬天劍光終於支撐不住了,細密的裂縫,從其上浮現出來,緊接著,又有細小碎片,分崩開來,消散於虛空之中。

轟!!

僅僅數息,伴隨著一聲滔天巨響,那斬天劍光再也支撐不住,轟然崩潰,炸裂開來,完全可怕的劍氣風暴,肆虐虛空。

只是還沒來得及散開,就被那漆黑的輪迴通道,吞噬進去,消散不見。

葉城敗了!

見此一幕,人們心中鬆了口氣的同時,也是微微一嘆。

大勢已定,無力回天!

沒有了斬天劍光的抵擋,輪迴通道滾滾而下,向著葉城鎮壓下來,可怕的輪迴之力,更是充斥戰台,無處可逃。

這一刻,葉城的生死,完全掌握在韓辰手中,只要他願意,葉城有死無生。

只是韓辰沒有要葉城命的理由,所以他沒有這麼做。

「散!」

韓辰口中吐出一字,抬手一揮,頓時間,那漆黑的輪迴通道,劇烈震動了起來,隨後崩潰,消散於虛空,捲起無盡的狂風。

「韓辰,此戰我敗了,心服口服!」

看著腳踏虛空,緩緩落回到戰台上的韓辰,葉城那慘白的臉上露出笑容,古劍歸鞘,抱拳道。

論劍道造詣,韓辰雖不及他,但掌握十二種屬性真意,獨特的戰鬥手段,卻和他戰得不相上下。

神秘而強大的血色火焰,連出身丹府的丹星,都奈何不得,輕易被擊敗,卻不施展。

反而拿出一門從未展現出的印法武學,五式印法,一式強過一式,最後第五式,即便他傾盡全力,也抗衡不得,敗了。

這一敗,他敗得心服口服。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