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他們知道,這樣根本堅持不了多久。

上面牢房裏的塵土,碎石,包括他們頭髮,衣服,揹包,乃至鐵絲,都風馳電擎的往下落。

鍾景手慢慢往下落,眼看快不行了,採魅手執一根細線頭,細線捆着自己和鍾景,細線鐵頭迅速纏繞牢房裏的鐵柱,死死的捆住。

下面,鍾景抓不穩,被吸了下去,採魅迅速拉住他的手,讓他抱住自己。鍾景抓住採魅的手,雙手趴在圓圈邊緣。

採魅抱住他,喊道:“抓緊。”

鐵線一頭纏繞柱子,不知柱子爲何傳來細細的電光,一道道的打在採魅的身上。

很快,採魅身上冒出串串的黑煙。

而且,還在擴大。

王者榮耀:陸神有禮了 鍾景心疼道:“採魅,把鐵鏈割斷,這電光會傷了你。”

“沒關係,我受得住。”

“這樣拖下去不行,我們遲早會被吸進去的,你放手。”

“掉下就死路一條,鍾景抓緊,我想辦法飄上來。”

接着,採魅咬緊牙關,大聲喊:“1,2,3……抱住我,上……”

鍾景和採魅相擁,兩人一齊用力往上跳躍。

但,下面的吸力實在太重了,採魅高估自己,兩人雙手離開圓圈邊緣瞬間,巨大力道吸附他們往下。

纏住牢房鐵柱的細鐵絲,嘭的一聲,居然斷掉了。

禍不單行。

鍾景立即抱着採魅,兩人死死的擁抱在一起,落到如今境地,兩人已抱了必死的決心,生還的希望無幾。

就在兩人皆絕望,往下落了半米時,突然嘭的一聲巨響,大鐵牢房的斷掉兩根柱子,一道黑色的影子勢如破竹的飛馳過來。

猛地把鍾景的手一拉,把兩人拉上來。

拉上來落地後,用結界立即封住圓形八卦風口,採魅和鍾景穩穩落在地上,兩人差點癱在地上。

一場驚心動魄的危機就這麼化解。

當採魅和鍾景緩過氣來,纔看救他們的是何人。

沒想,君無邪一襲蕭黑龍袍,冷清的站在兩人面前,目光落在兩人身上。

“本尊不是讓你們在宮裏等?爲何過來了。”

採魅從地上爬起來,對君無邪半跪作揖道:“大人,是主子太擔心您了,派屬下和鍾景過來看看,尋找你。”

君無邪轉身,背對他們,看了眼前方的捆在鐵鏈上的冒牌貨。

他手袖一翻,那個冒牌的君無邪,嘭一聲響,立即灰化黑色煙霧消散。

而八根粗大鐵鏈,瞬間消失無影蹤。

好看,他們看見的一幕,是幻術障眼法而已。

採魅半跪着,身子一歪癱下。

鍾景走到採魅身邊,把她從地上扶起來,淡淡問君無邪:“君凌和小幽都很擔憂鬼王,不知鬼王所爲何事耽誤了。”

君無邪回眸看了眼採魅和鍾景,下令道:“你們回宮把,本尊要毀掉這裏。” 採魅和鍾景一聽君無邪說毀掉古墓,兩人面面相覷,或許是因爲他比他們早來些,比他們清楚裏面的一些門道。

可是,如果古墓毀了,鍾景的魂魄就再也找不到了。

採魅立即下跪:“大人,不可以!”

君無邪鳳目幽冷掃視她:“爲何?”

採魅貝齒咬了咬脣瓣,沉默一秒後斬釘截鐵道:“因爲鍾景的魂魄不見了,他就是下了這裏魂魄丟的,如果您把古墓炸了,他的魂魄就再也找不到了,而且,主子……她會怪罪奴婢的。”

採魅爲了讓君無邪不毀掉古墓,把君無邪最爲在乎的龍小幽給擡出來了。

小幽和鍾景是師兄妹關係,倒不是情同手足。

不過小幽和鍾家另一個旁枝何凡關係倒是不錯,因爲薛紅從小照顧君凌的關係,何凡這年輕人比鍾景背景更低微些,和小幽也更聊得來些。

君無邪冷目掃視鍾景。

他背後受了很重的傷,有些燒焦的痕跡,看得出是被雷電擊的,有些傷口裂開了,滲着血跡。

身體確實沒有魂魄,但,魂魄並不是丟失了,而是被隱匿起來……

或許,一般正常的人,靈魂在無知覺情況下被勾走很平常。

但鍾景不一樣,鍾家後人體質跟普通人不一樣。

他身體丹田蘊藏靈力,否則驅使不了鍾家傳人必須驅動的法器。

而他的魂魄,因受外界某些意外下,蘊藏在他領口的玉器貔貅中,被護住了。

君無邪一道靈光落在鍾景身上,他身上背後的傷痕漸漸復原,而蘊藏在領口中貔貅的魂魄,在君無邪靈光驅使作用下,三魂七魄顯現出一個人影形狀。

君無邪沒有把鍾景的魂魄的驅迴歸他身上。

“你的魂魄在玉貔貅裏隱藏着!”

採魅見到鍾景的魂魄沒丟,君無邪還未表態就站起來,高興的拉着他的手,大鬆一口氣:“沒丟,找着了,終於找着了。”

君無邪銳利鳳目,劃過一抹不明意味。

他好像知道了些什麼,卻保持了沉默。

鍾景被採魅高興的挽着手,擡目看君無邪時,他已轉過身去,留下淒冷高孤的背影。

鍾景淺笑的對採魅說:“我沒事。”

“我當然知道,這樣你就可以活的很久很久了,我就不用自責了,剛纔我真的很擔心你知道嗎?嚇壞了! 我靠算命爆紅娛樂圈 太好了……”

鍾景伸出手,把採魅雪白臉頰上一抹灰塵抹掉,對她微笑:“現在大人找到了,我們是否趕回宮裏,小幽和君凌孤兒寡母的,總是讓人不放心的。”

話閉,君無邪側目回望他們,吩咐道:“你們二人回去吧,這個古墓古怪太多,本尊徹底毀掉才行。”

採魅:“大人,古怪是什麼?古墓每一層都有極爲隱祕的機關,這些機關我在冥界上千年都從未見過,而且,我此前上來,明明纔有幾層,這一次下來,卻有十來層,變化也太快了。”

“這裏交錯的空間很複雜,而且複製無魂人的原因本尊尚未找到,空間交錯複雜,不是一個空間,好幾個空間錯綜着,一旦走丟,被鎖到某一處的空間內,就出不來了。”

採魅和鍾景聽見君無邪的話,驚駭了,信息量有些太大,一時消化不了。

好一會兒後,鍾景才上前一步問君無邪:“鬼王大人的意思是,毀掉這些空間,連同古墓?”

“對,單獨留下一個單獨空間,就是我們現在所處的空間。爲何無魂人源源不斷的出來,這個原因本尊尚未查清楚,所以你們二人回宮,讓君凌和小幽的好好等本尊回去。”

採魅聽見,不甘的問:“可是大人,主子要是等不到你回來,她如何放下心來,最多等個三天,她就坐不住了,採魅建議你去宮裏把主子帶來放在身邊,比什麼都安全。”67.356

鍾景附和道:“採魅說的對,小幽並沒有你說的弱,君凌看來還是個孩子,絕頂聰明,能力也強,能助您一臂之力,最重要是,宮裏並不比在您身邊安全,皇帝,宮廷,子民都是傀儡的情況下,還在您身邊最安全。”

採魅和鍾景的話,說到君無邪的心坎上了。

若問君無邪最在乎的是什麼,不是名利地位,而是妻兒的性命。

他下令道:“先出去。”

君無邪在前帶路,採魅和鍾景牽手,跟在他身後,從來時的地牢一路出去。

到達外面的圓洞時,君無邪給鍾景和採魅布了一道結界,兩人在結界內很安全。

一路上升,直至出來三人沒有遇到阻礙,一路暢通無阻。

從盜洞上去,已是半夜。

君無邪瞬移,先行一步回宮。

鍾景和採魅騎馬,尾隨在後。

第一次下去,算是探路,還得準備許多東西,鍾景把馬鞍放置好,和採魅商量着:“這一次準備做足一些,帳篷,炸藥,食物和水都要準備。”

採魅一躍上馬,牽着馬繩道:“你先列一張清單出來,把要採購的東西都準備好,會到大瀝都城正好午時,先採購在進宮和大人主子匯合。”

鍾景騎上馬,追上的採魅笑說:“一起去採購。”

“好!”

…………

大瀝皇宮。

君無邪到現在還沒回,採魅和鍾景沒有音訊,我睡在牀上極不安穩,睡眠淺,時醒時睡。

半夜,涼風從雕花窗口吹進來,我下意識的幫君凌攏了攏被子。

手幫君凌蓋上時,突然發現,君凌睡覺的地方,空空如也。

我眼睛頓時睜開,壁燈昏暗的燭光下,我懷裏的君凌不見了。

我嚇出一身冷汗,猛地立即坐直,手在他睡覺的地方摸了摸。

空的!

君凌不在,而且身下被褥都是涼的,他消失好一會兒了。

我慘白臉上全是冷汗,聲音帶着顫抖的大喊:“君凌!”

我站起來,把整個被褥翻開,君凌不在下面,而牀邊他的小衣服,小鞋子,都不見了。

空氣裏沒有彌留他半點氣息。

我嚇得頹坐在牀頭,嘴脣止不住的顫:“君凌,君凌你在哪兒?”

我站起來,聲音淒厲的大喊:“君凌,不要嚇媽媽,快出來,君凌……”

四周空空如也,沒有人應我。

君凌不見了! 四周靜悄悄的,沒有一點聲響,就連殿外守夜的宮娥太監都沒有,了無蹤跡。

來到這幾天了,手機沒電,我也不知到底半夜幾點。

後宮浮沉錄 我光着腳丫從寢殿出來,內殿,外殿,滿地的找他,找的快要發瘋了。

“君凌……”

我一遍遍的呼喊他名字,可他還是沒有應我。

他到底去了哪裏?

不會被拐跑了吧,他雖傳承了千年的記憶,可是總歸是個孩子,玩心又重,有可能趁我不注意的時候,偷偷的從龍榻上下牀,出了寢殿被人以玩拐跑了。

在睡牀上都能把孩子弄丟,等君無邪回來,我要如何跟他解釋。

我不是個稱職的母親。

我光着腳丫,披散頭髮,在萬福宮每個角落尋找君凌,一遍遍的揪心呼喚,急的我眼淚都溢出來了。

整個萬福宮,所有宮人都被我吵醒。

彩琴衣裙還沒整理好,便起牀上查看,知道君凌不見蹤影,帶着宮娥四處尋找。

太監帶人出宮外去尋找,我失魂落魄的站在宮殿正廳的大門口,雙目望花園裏,萬福宮到處傳出:“小公子,在哪兒……”

“小貴客,別貪玩了,快出來,夫人該着急了。”

“小公子,再不出來,近衛軍滿宮的找你了。”

一會兒,彩琴帶着宮娥跪到我面前,對我說:“夫人,找不到啊。萬福宮每個角落都找遍了。”

旁邊太監總管詢問我:“夫人,我帶人往宮裏找吧?”

我點頭道:“勞煩公公了。”

萬福宮太監總管帶人下去,消失在宮門口。

彩琴在我身後披上一件外套,一個小宮娥給我穿上鞋子。

就在我最茫然無助時,一道陰風撲過來,彩琴和幾個宮娥頓時往後退了幾步。

陰風很熟悉,對我來說,最熟悉不過。

果然,一秒後,身穿黑色龍袍的君無邪霎間矗立在宮門前。

見我披外套,失魂落魄的站在宮殿門口,劍眉輕擰,鳳目掃視垂首立在我身側的宮娥。

他一步步走到我面前站定,居高臨下的看了我好一會,出聲問道:“怎麼了? 我家王妃會治病 半夜三更的等本尊歸來。”

我擡眉細細看他,伸出手觸碰到他菱角分明的俊臉,冰涼涼的,是熟悉的感覺。

他伸手節骨分明的手,把我眼角餘淚擦拭:“怎麼了?出了什麼事?”

我咬着脣瓣,眼淚模糊:“君無邪……”

他把我擁入懷中,抱着的手輕拍我的背:“娘子?出了什麼事,本尊來遲讓你擔憂?”

我靜靠在他懷裏,眼眸妄他精緻喉結,白皙完美的下巴,哽咽開口道:“君無邪,真是你……”

他見我說這麼一番話,把我的臉從懷裏的擡起來,直視他。

他幽深瞳孔直視我:“難不成你見過假的?複製的?”67.356

我點了點頭。

女配攻略:首席的專寵 君無邪放開我:“該死的,居然作假來騙你,怎麼發覺的?”

“君凌……”

君無邪微怒表情有了些收斂,撫摸我的手,關切道:“爲何手如此冰涼,君凌呢?”

我一聽見他說君凌的名字,扯着他的衣袖,哽咽道:“對不起,君凌,剛纔用完晚膳後,一同入睡了,到半夜醒過來時,君凌不見蹤影,君無邪……怎麼辦?我把君凌弄丟了。”

君無邪面色凝寒:“所以,本尊聽見外殿頻繁呼聲,宮人都在尋找君凌?”

我點頭,雙手主動抱向他腰身,把臉埋在他肩膀上:“對不起,都是我不好,我不是個合格的母親,睡的太死了,孩子什麼時候不見了,我都未察覺。”

君無邪抱着我,對身後的宮人叱喝道:“全數退下。”

宮娥和太監應聲道:“是,貴客。”

他們往正廳全數消失後,君無邪打橫抱起我,往內殿走去。

我雙手攀着他脖子,內疚道:“宮人去外殿尋了,尋不到發動禁衛軍一起找吧?”

君無邪沒多大表情,把我抱回牀上,被褥覆在我身上,手指輕輕把我額頭的細發整理好。

他漆黑瞳孔看着牀上的我,冰冷的手落在我臉上,血脣抿的很緊。

他見我極不安,安撫我道:“放心,君凌絕頂聰明,他既出了宮,就會安全回來,沒事的。”

我握着他的手,眼睛微紅,臉上病懨懨的。

“你沒回來,我擔心你,好不容易你回來了,君凌又不見蹤影……”

“他許是發現了什麼,乖乖的,困了好好睡覺。”

我無力搖頭:“我哪能睡得着啊!”

“那混小子,出去都不給你說一聲,一會回來,爲夫會好好收拾他,乖,睡覺……沒發現臉上的肉又少了,回冥界了,那些老鬼臣還以爲本尊虧待了你。”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