蘭德斯站在這樣的環境裏,心胸都爲之開闊,漫步在這座充滿活力的森林,感覺就是天然的氧吧,空氣中都帶有芳草的香味。

“世界要是這樣的寧靜祥和該多好。”蘭德斯感覺心裏異常平靜,好久沒有這樣了,“可是現在我還不能貪戀這份清淨,暗族、黑暗國度、還有最神祕的永恆之門,都等着我去破解!”

“放我出來!”暗夜君王不知道爲什麼,要求從神界之中出來,蘭德斯開放空間之門,一道紅光閃出,暗夜很少有的從空間裏出來。

“暗夜前輩,你怎麼幹從裏面出來。”蘭德斯很是疑惑,這裏不是不能讓三級以上存在出現嗎。

“這裏已經沒有大陣的影響了,所以我出來透透氣,你這個小小的神界塊憋死我了。”暗夜一臉的老大不願意。

“這裏不收大陣的影響?咱們出來了嗎?不可能啊!”蘭德斯仔細的想了一下,應該不會離開那個墓穴,這裏最可能的就是一座神祕的大陣構建而成。

“你猜對了一點,這裏已經不屬於那座墓穴裏了,但你並沒有走脫。”暗夜君王說的話,不明不白讓蘭德斯不明所以。

“真是笨,這裏是一個單獨的小世界,但唯一的入口在墓穴裏,所以你不可能從這裏走脫,你所看到的真真實實存在的東西,不是虛幻的,這裏雖然小但已經接近於一個真實的大世界了。”暗夜也非常震驚,前人是誰能夠造出這麼平衡完美的小世界。

“可這裏又有什麼用呢?處於神祕目的而建的。”蘭德斯發出了很多疑問,就在繞過一棵大樹之後,突然感覺身側惡風不善,一個翻滾躲開。

“嗷··”一聲魔獸的怒吼傳來。

蘭德斯從五米之遠的地方站了起來,七尺長的九皇天極劍橫與身前,凝神想對面看去,只見一個雙頭的銀灰色巨狼擋住了蘭德斯的去路。

“雙頭魔狼,三級巔峯魔獸,一頭是風,一頭是火,兩者相輔相成,同級難逢敵手。”蘭德斯也從暗夜那知道不少常識性的東西,一下就認出了這種名氣頗大的魔獸。


“很奇怪啊,我怎麼感覺這種魔獸非常暴躁,簡直是野獸一樣,沒有什麼智慧似的。”蘭德斯嘴裏說話,可腳下不停的在周圍轉動,如果一旦停下,就會遭到雙頭魔狼的襲擊。

看準魔狼轉身慢的一瞬間,冰雪鬥氣和殺戮劍意一同爆發,好像冰雪就是殺意化成的一般,猛烈的向雙頭魔狼身上砍去。


左手狼頭急忙回頭,張口吐出一個人頭的小的火球,直響蘭德斯手臂飛去。


“該死,反應怎麼那麼快。”現在如果還要砍下去,魔狼會死於非命,可火球也會把自己胳膊燒成恢恢,不能這樣,一個急轉,蘭德斯錯開火球。

“用我幫忙嗎?你雖然在二級以下幾乎全無敵,可是這個畜生畢竟是三級魔獸巔峯。”以暗夜的神識強度,只要一動,這雙頭魔狼就會死掉,可暗夜君王沒有出手,而是冷眼旁觀。

“不用,我可以用自己的辦法解決掉這個畜生。”蘭德斯一縱身,化成一道白色殘影在場中和雙頭魔狼周旋起來。

是不是傳來一兩聲慘叫,有人聲也有獸吼!

過了大約一個時辰,只聽噗的一聲,一顆碩大的浪頭拋飛到空中,銀紅色的血液漫天飛舞,失去了一個浪頭,另外一個是不能獨活的,畢竟這是一個生命體。

蹬蹬倒退幾步,一個屁敦做在地上,大口的喘着粗氣,白色的制式板甲,已經破爛不堪,而且身體多處流血受傷,最致命的是在大腿根部,有一道長達五公分的傷口,大量的血液如同噴泉一般,涌出體外。


血腥之氣的三粒紅色丹藥服下,悟道樹和‘玄天祕錄’齊出,不大一會傷口就竭了疤。通過破爛的衣服,可以看到蘭德斯身上大小的傷口已經不下二十餘條,可見一路走來是多麼的辛苦,一次次死裏逃生。

“這畜生真夠難纏的。”說着迅速的挖出兩顆魔核,一青一紅,很是美麗。同樣有很多材料也要收集,比如狼牙和狼皮。

可就在這時,一道惡風從樹上急撲而下,三米多的陰影籠罩主了蘭德斯全身,現在在想躲已經是不可能,沒有做絲毫的防禦準備。

可這時,暗夜君王擡起一個指頭,射出一道黑色射線,毫無爭議的瞬間射穿了這個黑影的身體,一聲悽慘的吼叫,龐大的身軀,翻到在地上。

蘭德斯抹去頭上的冷汗,仔細觀看。

“啊··五級金剛猿!”蘭德斯看着地上那個黑色皮毛,三米多高,體態雄壯的和一座小山一般的猿,心裏不禁的倒吸一口涼氣。

“謝謝前輩!”蘭德斯真心道謝,因爲沒有暗夜出手,自己必死無疑,不論是正常廝殺還是偷襲,自己毫無勝率。

“我這是靈魂體,不可能擁有太多的元素,不能隨意出手,可我稍微一觀察,周圍的魔獸多達成百上千,最高的有九級魔獸,最低的也是三級,你有難了。”暗夜君王此話一出,蘭德斯瞬間從頭到腳都被冷汗侵透。

“九級什麼感念?放在人類中,也是聖級強者呢。”蘭德斯眉頭緊鎖,不知道如何是好,“這該哦怎麼辦?我進退兩難啊!”

“但我總覺着有些問題,這些魔獸都似乎十分瘋狂,進攻慾望太強烈!”蘭德斯回想起雙頭魔狼和金剛猿,都是如此。

“我到有一個方法,可以一試!”暗夜君王接着道,“你去做誘餌,撲捉一頭魔獸,我用搜魂之術,看看這些畜生腦袋裏都裝了些什麼。”

“好,不過要找一隻弱點的,要不我小命不保!”蘭德斯也想知道這是爲什麼,就一口答應下來,其實心裏還是十分害怕的。

暗夜毫不吝惜自己強大的神識,籠罩住方圓二十公里的地方,仔細查找魔獸的棲息地,四級以上的都繞開,好不容易找到一隻火雲豹,雖然是三級存在,但也是三級巔峯的存在。

“我的天啊,就沒有個二級的嗎?”蘭德斯掩映在高大的灌木叢後面,偷眼看到前方不遠正在趴着一隻三米多長的豹型生物,但全身都燃燒着熊熊烈焰,就好像是火焰做成的一般。

“老實越級戰鬥,還是出來名的硬骨頭。”蘭德斯無奈的苦笑一聲。

“知足吧,要不去那邊找五級巔峯的金角蟒。”暗夜君王似有似無的說道。

蘭德斯把頭要的跟一隻撥浪鼓一般。

“只要把這個火雲豹纏住就可以是把。”蘭德斯最後確認一回。

暗夜點頭,“對,我要它全部精力都在你那,我才能偷襲一舉制伏此撩。”

手提7尺的大寶劍九皇天極劍,一個縱身到高空四五米處,頭下腳上,寶劍由上向下猛刺火雲豹的脊背,這次是偷襲所以沒有動殺戮劍意,只是用了冰雪鬥氣。

冰雪在空中肆意這自己的寒冷,可一遇到火雲豹冒出的火焰,直接化成虛無,消散在天地間。

“嗷··”一聲暴躁的怒吼,響徹天地。

火雲豹瞪起銅鈴一般的眼睛,張嘴連續吐出三個臉盆大小的火球,蘭德斯在空中腰眼一擰,硬躲開了火球的攻擊,剛一落地,火雲豹跟一團大火球一樣,帶着炙熱的高溫,襲向蘭德斯。

“還不錯嘛!”暗夜君王跟忘了自己要幹嗎一般,對蘭德斯的戰鬥品頭論足,還一副指點江山的欠揍樣子。

“啊··不要燒我屁股。”蘭德斯用的冰雪鬥氣完全低於火雲豹的火焰溫度,“我的大腿···”

在一聲聲慘叫中,蘭德斯利用步伐和火雲豹周旋着,但看樣子輸掉是肯定的了。

“就是現在!”看準火雲豹背對自己的一瞬間,兩手在空中劃出一個大大黑色圓圈,裏面成網狀分部,暗夜君王雙手一攤,黑色大網飛快想火雲豹罩去。


“嗷··”一聲聲不甘而又暴躁的叫聲,從黑色大網中發出,不亂是爪是咬或者用出火焰,黑網根本不受影響,慢慢收緊,最後把三米長的火雲豹硬是嘞成了不到兩米。

“唉呀媽呀,我差點變成人有燒烤,你老人家到時快點啊!”蘭德斯現在全身焦黑,衣不遮體,索性只有兩處輕傷。

“要是我以前,一個指頭就能弄死這畜生,可現在··”暗夜君王也無奈的看了看自己的身體,“看我的!”

暗夜君王,雙眼圓睜,從眼睛裏冒出兩道乳白色的光圈,光圈慢慢進入火雲豹的腦中,不多時暗夜君王才停止了。

“原來是這樣。”暗夜君王給蘭德斯講述着,“原來這裏的魔獸都有些問題,被以前這裏的主人,刻下了一種非常玄奧的印記,這種印記可以世世代代的存在下去,只要感覺到暗族或者黑暗國度的氣息,就不要命的攻擊,直到殺死對方。”

蘭德斯響起引發魔法陣異變的那中黑色霧氣,也沾染到自己身上一些,原來是這樣的。 “我並沒有什麼不好的感覺,要怎麼清除纔好?”蘭德斯根本感覺不出,那種黑色煙霧藏身在什麼地方,想要清除更是不知道從何下手。

“這也難怪了,你的神識雖然強大,但也只相當於一個魔法師的級別,連大魔法師都到不了。”暗夜君王也名白了問題的關鍵,“你集中全部神識,觀察自身,發現那種黑色能量就立刻消滅它。”

蘭德斯別無他法,只能照做,盤膝坐好,頭頂銀光射出,‘玄天祕錄’圍着周身旋轉,全部神識集中觀察自身中的一點,慢慢尋找這那種黑色能量。

“在這!”蘭德斯驚喜的發現,有細若遊絲的一絲黑色能量,藏身在自己左側大腿處,動用水系東西,完全把黑色包裹,沒想到水系鬥氣遇到黑色能量,不堪一擊,動用了是它萬背以上能量,耗時一個多時辰,才總算把黑色能量煉化完。

擦了擦額頭的汗水,感覺自己水洗鬥氣最少消耗了四分之一,無奈的苦探一聲“爲什麼一絲絲的黑色能量,會耗費我這麼龐大的鬥氣呢,這樣下去,要等到什麼時候。”

說完接着搜尋自身的黑色能量去了。

斷斷續續的找到一些很微小的黑色能量,費勁九牛二虎之力,把他們煉化,蘭德斯現在擁有的三系鬥氣,冰、水、土、輪流上陣,耗費了五天五夜終於把能發現的黑色能量,全部煉化。

“真不容易啊,不過這種黑色能量,似乎純度非常高,煉化完,等於融入了自身。”蘭德斯感覺了一下自己鬥氣的情況,“似乎我的鬥氣增加了很多。”

在蘭德斯丹田,白、藍、土黃三色,成三足之勢鼎力,其中各系鬥氣包含這本系的一個水晶體,但只有土黃色水晶裏面餛飩異常,是沒有領悟最基本的土之真諦,而冰和水的晶體裏,都似乎有這一個冰或水的世界,所以戰鬥起來,也只有冰和水才能起到作用。

但現在三系鬥氣都在翻滾不停,比之原來增加了一些,三系鬥氣都在自己運轉,每轉動一圈,就吸收一絲元素進去,在本系水晶原核的帶領下,時時刻刻的在修煉着,按照這種速度一年後,就會自動成爲大劍士級別高手。

“按說我也應該是天賦異常,不用刻苦就能增加鬥氣,可和我的實力的要求還差很多。”蘭德斯也只能這樣想,突然一個靈光閃現,“暗夜前輩,你說要是我弄到很多黑色能量,煉化,會不會快速增加這鬥氣。”

“肯定會的,可那又有什麼用?”暗夜君王表情嚴肅的說道,“你的修煉狀態和別人不一樣,就算總算不斷增加,你要是不能領悟土之真諦,你也不可能晉級,況且你現在三系融合在一起的鬥氣還沒有成功。”

“是啊,路遙一步步走,是我太着急了,可是要有機遇纔有可能領悟土之真諦。”蘭德斯晃悠了一下頭,站了起來,走近在黑色絲網之下的火雲豹。

現在的火雲豹雙目清明,退去了血色,看待蘭德斯敵視小了很多,但還是張牙舞爪,那是因爲眼前這兩人困住了自己。

“火雲豹的皮毛可是上好的材料。”暗夜君王舉手之間,就要擊斃火雲豹。

“慢!不要,切莫主動殺生,放它去吧!”蘭德斯讓暗夜君王撤回絲網,放走火雲豹。

火雲豹看了一眼蘭德斯,轉眼間消失在樹林之間。

“你真是宅心仁厚!”暗夜君王說完,和蘭德斯走入了密林之間。

一道狂風出現在蘭德斯面前,這道龍捲風裏好像隱藏着一個十米左右的龐大身影,但是被狂風遮擋看之不清,觀察了一會之後,這道狂風消失在原地,好像就從來沒有出現過。

“這絕對是一個八級或九級的存在,幸虧我煉化了黑色能量要不,死的我連個渣滓都不能省下。”蘭德斯在地上做了起來,在這股龐大的氣勢面前,絲毫沒有抵抗之力。

“我到想起個問題,你知道劍士或魔法師的等級分類嗎?”暗夜君王的問題似乎太小兒科。

蘭德斯不加思索的回答了出來。

魔法師:魔法學徒、魔法師、大魔法師、魔法士、大魔法士、魔導師、大魔導師、魂魔導師、聖魔導、神魔導、真神級。

劍士 :劍者、劍士、大劍士、劍師、大劍師、大地劍士、天空劍士、魂劍士、劍聖、劍神、真神級。

“不管劍士和魔法師都分爲是一個等級!”蘭德斯自信滿滿的回答,自己在生與死的考驗中活了下來,怎麼可能弄錯連小孩都會的問題。

可暗夜君王的回答,另蘭德斯吃驚的不敢相信,“只分爲四級,劍者、劍士、大劍士算一級,劍師、大劍師、大地劍士、天空劍士算第二級,魂劍士、劍聖、劍神、算第三極,真神級算第四級,魔法師是同樣分級標準。”

“自古以來都是我說的那種分級標準,暗夜前輩是不是弄錯了或者是以前的標準。”蘭德斯不敢相信,於是想再確認一遍。

“不達到一定高度,是沒辦法看清一些東西,從古至今都是四級標準,你說的那些只是騙你們這些幼稚兒童的。”暗夜君王仰望藍天,似乎神識遠遊,“傳說我這種分級標準,一共十二級,達到最高峯,可以呼風喚雨,擡手間毀滅大陸,就算昔日的神之後裔的王,神王也只達到了六級標準。”

暗夜君王不把蘭德斯說傻掉,是不甘心,高高在上,離神之差一步的神王,竟然是達到六級,這是什麼分級標準?蘭德斯一個頭兩個大。

“安你這麼說,我纔是一級的標準。”蘭德斯慢慢接受了事實,暗夜君王一句話說的很對,不在一定高度,是看不清一些事實的。

暗夜君王點了一下頭,神識還在遨遊天際一般,木訥沒有表情。

恍惚間暗夜恢復了神采,“我說着些,對你來說太早,應該等你到達神級時,才告訴你,我現在告訴你只是不要讓你太樂觀,你現在認爲的真神級沒有任何用處。也是爲你定個更高更實際的目標。”

“前輩,你能告訴我,這四級都是什麼名字嗎?”蘭德斯的好奇和求知慾有點蠢蠢欲動。

“這種十二等級的分級方法,稱爲聖靈分級法,但你現在還不適用這種方法,還是先按照原來的就行修煉把。”暗夜提醒的說道。

“是啊不能好高騖遠,但聖靈分級和現在的有沒有很大的不同,也許基礎出了問題,是造成我們不可能修煉到六級以上的根本原因。”蘭德斯做出了大膽的猜測。

“我也這樣想過,可是沒有依據。”暗夜君王也不知道,事實上這個問題很多強者都研究過,但眼界所限,沒有絲毫進展。

“是不是隻有神王一人修煉到聖靈六級?”蘭德斯問道。

暗夜君王答道,“據我所知是的!”

“對了玄天祕錄,是神王昔日的重寶,應該有什麼線索。”蘭德斯從神山的世界出來後,就沒有機會觀察玄天祕錄之內的情況,現在是一個絕好的機會。

“還有那個昊天塔怎麼樣,能不能解開封印?”蘭德斯同樣想到暗夜君王推崇備至的昊天塔。

“方法早就失傳,現在只有一個方法,用超過封印十倍的力量去衝擊,纔有一絲可能解開,還是先看看玄天祕錄把,昊天塔現在太不現實。”暗夜邀這頭說道。

這片森林好像沒有邊際,走了幾天幾夜,除了偶爾出現的魔獸,就再也沒有看見過別的東西,蘭德斯坐在一棵古樹之下,雙手握住玄天祕錄。

神識一動,蘭德斯眼前出現了一片黃色的光幕,最頂端是玄天祕錄四個大字,下面黃色霧氣翻騰不朽,但在最前頭的一個位置,黃色霧氣似乎不是那麼的弄,還能隱隱的看見一個人形的東西。

“暗夜前輩,你能看見這片光幕嗎!”蘭德斯好奇的問道,因爲自己看來這片光幕就在眼前,並不是虛幻的。

“我只能看見你那張不怎麼好看的臉!”暗夜君王鬱悶的說道。

“厄··好吧!那我告訴您···”蘭德斯把自己看到的一五一十都說了沒有保留。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