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時的匡復手臂被廢,滿腔的怒火,看到自己的保鏢不聽自己的話,那是怒火中燒啊!哪裏聽得進自己保鏢的話,大吼道:“雷風,什麼雷風,管他是誰,給我廢了他,後果我付。”

但是話音剛落,他就感到不對勁了,他原本的兩個好基友,居然和他拉開了距離,而周圍的人也是議論紛紛。

“我說呢?怪不得這三女這麼熟悉,原來她們就是雷氏集團的經理。”“那男的就是極品紈絝雷風啊!我賽,挺帥氣的啊!”……

聽着周圍衆人的議論,匡復的臉色越來越難看,由微紅變紅,在變青,最後變爲了白,而他的保鏢也是暗暗叫苦。

而就在匡復不知所措時,他忽然聽到了一道美妙的聲音傳來:“這是怎麼了?”這道聲音的主人就是京城四太子之一的匡世傑。

在匡世傑的身邊還有三個人,分別是雷家的雷安,趙家的趙文,還有京幫的太子劉彬言。

匡復迅速的跑到匡世傑的身邊趕緊的將剛纔所發生的事情都說了一遍,至於謊話,那是不敢說了,就是要說也要看情形啊!現在的情形能講謊話嗎?

聽了匡復的話,匡世傑眉頭皺了皺,如果是調戲別的女子調戲就調戲了,但是雷風的女人能調戲嗎?雖然很是美麗,基本都不比自己的未婚妻——趙靈兒差,但是雷風是誰,連劉彬言都打的人物,就因爲劉彬言調戲了他的女人,最後都屈辱道歉了,你這不是找死嗎?

不過,怎麼說都是自己的屬下,這丟下不管也是不行的,這樣的話以後還有誰會聽自己的話。自己的下屬出事了,身爲老大的你居然在,還罩不住。但是這要是管了,如果雷風不給自己面子自己要怎麼做。他可沒有劉彬言那樣的實力,就是有也是找揍啊!

最終深思熟慮後還是決定跟雷風說說好話,畢竟自己和雷風也沒什麼衝突。但是他卻不知道自己的叔叔在青海的時候早就得罪雷風了——讓黃全那倒黴的市長找過雷風的麻煩,這些雷風也是已經知道了。但是這只是芝麻綠豆大的事情,雷風沒有放在心上,雷風關注的是趙靈兒的婚事。

就在匡世傑想要說什麼時,這時劉彬言陰陽怪氣的聲音響起:“哎呀,這不是盛名遠揚的極品紈絝雷風嗎?怎麼了,在這裏欺負弱小啊!”

“哈哈哈,我以爲這是哪一隻人妖講話了,沒想到是京幫的太子劉彬言啊!”雷風笑道。

“雷風,誇獎了。”劉彬言沒有因爲雷風的話而生氣,反而一道寒光從他的眼底一閃而過。

然後朝趙靈兒道:“靈兒也在這裏啊!本來我們還想和你一起來的,怎麼了,你怎麼一個人過來了。是不是有什麼事啊!”劉彬言笑着問道。

趙靈兒笑道:“言哥,能有什麼事,就比你們先來一會兒,你們總不能讓我一個女子和你們四個大男人走在一起吧!”

“哦,是這樣嗎?怎麼我們聽到你一來就呵斥匡復他們三人啊!”劉彬言接着笑道,很顯然是意有所指了。畢竟,在青海時,趙靈兒與雷風的關係只要有心人認真查的話,是不可能不被發現的。劉彬言這樣子說,顯然是有他的目的了。

果然,劉彬言的話一出,匡世傑的臉色就變了。就是是白癡也知道,趙靈兒這麼快趕過來的原因了。自從趙靈兒從青海回來後,每一年的宴會她都是找藉口推掉沒有來的,但是這一次卻這麼積極。再加上她一到這裏來所做的第一件事情就幫助雷風的女人,這無不說明了她來這個宴會的意思。

所以,本來要向雷風說點好話的匡世傑,看着雷風的眼神一下子變得凌厲起來。

而周圍的人也感到了劉彬言的幾句話讓匡世傑改變了對這家事情的看法,但是卻不知道是爲什麼?但是雷風等人卻是心知肚明。 求收藏、鮮花和各種票票。

而這一切都被趙文看在眼裏,他可是知道匡世傑對自己妹妹的看中,要知道就是因爲趙靈兒,他改掉了最近幾年前那尋花問柳的習慣,這幾年可以說趙靈兒出現在哪,他就會出現。

而現在趙靈兒的行爲很明顯的讓匡世傑生氣了,這匡世傑是沒有劉彬言那樣的實力和勢力,但是他的影響力大啊!在中國這裏,誰不給他面子啊!可以說,他是走到哪都是香餑餑。再加上他的聰明,完完全全的可以殺人於無形,讓人死的不明不白。

所以一看到自己的妹妹想要說什麼,這不是火上加油嗎?趙文趕緊的拉過自己的妹妹,並且對着雷風說道:“雷風,對於趙峯的事情,我表示很抱歉。”

雷風點點頭,沒有說什麼,因爲趙文是趙靈兒的哥哥,雷風總不能不給他面子吧!

現在就看匡復和成順的反應。

看着現場的詭異,成順想到是馬上道歉,然後離開,要不然被捲入這漩渦的話,那自己就是不死也得重傷。所以成順快速的向雷風走過來。

而這時眼尖的匡世傑忽然大聲道:“哎,成兄你走這麼快乾嘛?難道是想偷襲雷風嗎?你要知道這雷風的實力可不是你能低檔的住的,不過,你不用怕,有我和劉兄在,諒他雷風也不敢太放肆。不就是不小心調戲了他的女人而已嗎?這沒什麼。”

匡世傑的話一出,成順差點罵娘,這匡世傑太陰了。被他這麼一說,自己還怎麼道歉啊!如果道歉,就算雷風沒找自己麻煩,但是匡世傑說了,他和劉彬言站在自己這邊,那自己豈不是不識好歹,下了他們的面子。這樣子的話,可能比得罪雷風還慘。只能咬咬牙快速的來到匡世傑的身邊和他們打聲招呼。


看這情形,周圍的人都感到了風雨欲來的感覺。

而這時的雷安也脫離了匡世傑的隊伍,對着雷風笑了笑站在雷風的旁邊。

畢竟,雷風是雷家的嫡系,如果雷安站在匡世傑那邊的話,那才真的見鬼。所以他只能表了一個態度,告訴衆人自己是支持雷風的。

看着三人站在那裏,一副要和自己幹架的樣子,雷風的怒火瞪的就往上冒。靠!該死的混蛋,劉彬言,今天不打得你爹孃都不認識你是不行了,居然敢唆使匡世傑與自己爲敵。

雖然雷風和匡世傑註定不能成爲朋友,但是雷風也不想和他成爲敵人啊!在雷風看來只要自己和他談談的話,趙靈兒的事情是有轉機的。

至於成順,雖然被逼無奈,但是雷風也要讓他付出代價。正所謂每一個人都有自己選擇的權利,但是就要承受這選擇之後的後果。

雷風淡淡的話語響起:“今天我不想惹事,剛纔誰得罪了我,自己出來道個歉了事,不然後果自己想象。”

匡復因爲匡世傑的原因當然就乖乖的站在匡世傑的後面,沒有什麼表示,而成順則是上了賊船,總不能在半路下船吧,那是會被淹死的。至於趙峯,因爲趙文已經和雷風溝通了,所以是一臉輕鬆的站在趙文的身邊。

30秒後,“好,很好。看來是有人當我雷風好欺負啊!”雷風那冰冷的聲音響起,緊接着整個人就消失在衆人的面前,不一會兒,又再次迴歸原位,給人的感覺就是雷風沒有離開過,但是那響起的兩聲慘叫,卻時時刻刻的告訴衆人雷風已經動手了,而且還很重。

衆人看着匡復和成順兩人蜷縮在地上,雙手捂住自己的下體,不斷的慘叫着,而再加上那鮮紅的血液都告訴着周圍的人,這倆人的下半生毀了。


同時,那些剛開始時纏着林辰冰三女的那些男士,下意識的用雙手捂住自己的下體,與此同時冷汗直流,好險,好險自己沒有對雷風的女人動手,要不然地上的兩個人就是自己的下場,想到自己以後不能人道,心裏更是驚懼萬分。

而那些膽小的人卻已經大喊大叫了。

對於這些雷風視而不見,聽而不聞,淡淡的說道:“竟然做出了相應的選擇就要付出相應的代價,這是誰也不能改變的。”

然後,不在理會那怒火衝冠的匡世傑和劉彬言兩人,獨自一人慢慢的向着趙靈兒走過去。

而此時的趙文趕緊擋在趙靈兒的身前笑道:“雷兄,今天我正好有點事,就和令妹先走了。”說完,不待雷風回答,就帶着趙靈兒離開了。

看着趙靈兒那不捨的眼神,趙文雖然有點心痛,但是卻不得不這麼做,今晚的漩渦如果自己的妹妹被捲進去的話,那對自己的家族會有很大的影響。

雷風雖然看到趙靈兒那不捨的眼神,但是他也沒有辦法,畢竟她哥哥的話也向雷風表表明,不能讓趙靈兒捲入今晚的漩渦的意思。雷風也表示理解,所以對於趙靈兒的離開,他也無可奈何。

不過,雷風還是挺高興的,至少他今晚看到了趙靈兒。

靠!是可忍孰不可忍,匡世傑徹底的火山爆發了。當着自己的面對自己的屬下動手不說,現在居然還當着衆人的面和自己的未婚妻眉來眼去。要是今晚不表現一下,那自己以後還怎麼見人了。

大喝道:“雷風,你當我是不存在的嗎?”

而雷風對於匡世傑的怒火,表示無視。自己和趙靈兒的感情,雷風相信這匡世傑一定是知道的,竟然知道了,明知靈兒不喜歡他,他還要用那婚約去約束靈兒。所以對於匡世傑很不屑,但是他又沒有武力,自己總不能揍他一頓吧!

沒有理會怒吼的匡世傑和臉色鐵青的劉彬言等人,雷風帶着林辰冰等人慢慢的離開了這宴會的大廳。 今天三更,現在第一更。

無視,直接無視自己的存在,這時的匡世傑不用說也是怒不可捷了。

一支手槍直接握在手中,對着雷風的背後就是一槍,一顆子彈無聲無息的向着雷風飛奔而去。居然是消聲的手槍,而且速度非常的快。

而正要離開宴會的雷風忽然感到一股強烈的危機在自己的心裏升起,但是想要躲開卻已經來不及了,甚至自己還沒有將自己的空間異能——空間牢籠開啓,那子彈已經穿過自己的肩部直射向後。

雷風就呆呆的看着那子彈射穿過自己的肩膀而進了走在自己面前的唐天兒的心臟處,唐天兒的衣服慢慢的被自己的鮮血染紅,看着雷風滿是不捨,漸漸的倒在雷風的面前。

“不~~~”雷風那淒厲的聲音響遍整個大廳,那充滿怨恨、絕望的聲音讓這裏的人爲之顫抖。

雷風的眼睛瞬間變得通紅,沒有看已經倒在自己面前的唐天兒,因爲他已經感到了唐天兒的心跳和呼吸已經停止了。

滿身戾氣的雷風慢慢轉身看向了匡世傑這個罪魁禍首,被雷風盯上的匡世傑心底猛地一顫,那把手槍“碰”的一聲摔在地上,整個人臉色蒼白,不斷的後退。

而這時劉彬言的鷹爪狠狠的抓向雷風的脖子,明顯的想要擒住雷風,已洗刷自己的恥辱。但是他不知道現在的雷風是多麼的憤怒,那簡直就是一個膨脹到極限的氣球啊!隨時都會爆炸的。

看着劉彬言鷹爪的襲來,雷風沒有動,但是空間異能束縛發動,空間平移也隨之而動。看着那鷹爪即將接近雷風,林辰冰等人也已經將自己的心提到了嗓子上了。

但是下一秒所有人都震驚,劉彬言的一抓居然抓在空出,而雷風整個人卻出現在劉彬言的身後,虎拳虎頭衝發動。轟的一聲,狠狠的砸在劉彬言的身後,“咔嚓”的聲音傳出,不用說劉彬言背後的脊樑骨斷了,這下子要想站起來都是個問題了。

而雷風再次出現在匡世傑的面前,一拳,還是虎頭衝直擊匡世傑的腦袋,這一拳若是打實了,那後果可想而知。

而此時的匡世傑已經傻了,呆若木雞的傻傻的站在那裏,閃都沒有閃開。

而就在那虎頭衝即將命中匡世傑時,一個陌生的中年人擋在了雷風的面前,雷風那充滿殺氣的一拳被他直接擋了下來,而且一腳直接將雷風踹了出去。

而此時的雷風就像是瘋了一樣,再次衝了上去,但是不管雷風怎麼攻擊,就是不能突破他的防禦傷到匡世傑。

忽然,雷風整個人就消失在了那人的面前,那中年人一驚,但是想要阻止已經來不及了,但是匡世傑的身體還是讓他給弄偏了一點,雷風的一拳直接轟在匡世傑的肩上,那“咔嚓”的聲音傳出,不用想匡世傑的手臂算是廢了。

而此時的中年人顯然是因爲自己護不住匡世傑而怒了,整個人大喝一聲。

周圍的人就發現,雷風和那中年人都消失不見了,但沒過多久,雷風整個人倒飛而出,轟,狠狠的砸在地面上,將地面砸出了一個坑。

雷風搖搖晃晃的站了起身,整個人狼狽不堪,臉色在鮮血的渲染下,整個人更是猶如惡魔一般,而一隻手無力的垂在那裏一動不動,“噗”一口鮮血從口中吐出,臉色也是蒼白異常。

但是那森然的聲音確仍舊讓人感到心寒:“匡世傑你殺了我的天兒,今天我就算是死也要讓你陪葬。”

那咬牙切齒的聲音,讓那中年人很是無奈,但又無可奈何總不能讓雷風殺了匡世傑吧,那樣的話他也逃不了責任,畢竟這裏是他的地盤。但是,自己也總不能殺了雷風啊!

這時的他感到頭疼了,雖然他有大師級的實力,但是這些小少爺背後的勢力就算是他也不敢惹啊!

而匡世傑聽到雷風那咬牙切齒的聲音則是臉色蒼白,頭低了下去,整個人瑟瑟發抖,但是卻沒有人發現,他的眼裏卻是散發着寒冷的光芒,顯然是有恃無恐。

而在這大廳的一個死角處,一個老頭子正注視着那裏的一切,而在他的身邊站着一個恭恭敬敬的中年人,如果雷風看到的話就會發現,他就是那個精神系的異能者——匡辰。

看着雷風一步步慢慢靠近匡世傑,這時的中年人就如熱窩上的螞蟻,進退不得,只得狠狠的盯住雷風,怕他再來一次消失。

教訓一下雷風他敢,但是卻不敢真真正正的對着雷風下重手啊!

“爸爸,爸爸,天兒阿姨還沒有死。”這時,雷念風那興奮聲音響了起來。

雷風整個人一顫,直接消失在那中年人的面前,出現在唐天兒的身邊。仔細的感受了一下,的確如此,唐天兒現在還有一絲的氣息若隱若現,沒有斷絕。

只要是沒有死就好,雷風沒有顧忌自己的傷勢,一排銀針出現在自己的面前,手起手落,沒有一絲的遲疑。因爲他知道,這隻要有一絲的遲疑,那唐天兒的命就可能保不住了。


三分鐘後,雷風停下自己的銀針,嘴裏喃喃道:“原來如此,天兒的心臟居然在右邊,呵呵。”然後整個人,臉色鐵青,沒有一絲血色直接倒地。

這下子可是嚇死了林辰冰他們,無論他們怎麼叫雷風都沒有動靜,而唐天兒雖然也是昏迷不醒,但是林辰冰他們已經感受到了唐天兒那消失的氣息已經慢慢的出現了,而且越來越是正常。

就在衆人不知所措時,林辰冰那冷靜的性格就體現出來了,趕緊送醫院。

但那麼容易嗎?雷風倒下了,那林辰冰他們豈不是由人拿捏。因爲剛纔的動靜已經影響到了劉彬言和匡世傑在外面的保鏢,看見自己的保鏢進來。

匡世傑整個人直接從地上竄了起來,一臉興奮樣,根本就沒有了剛纔的窩囊樣,這當然是在別人的眼裏,但是真實的匡世傑他們怎麼能知道呢?

匡世傑大喊道:“攔下雷安和雷雅一羣人,出什麼事事我包了。”

而這時倒地不起的劉彬言也是忍着據巨大的痛苦大喝道:“給我殺了他們,後果我來擔擔。”

劉彬言的話一出周圍的人譁然,真的這麼做的話那京幫和雷家就是死敵了。不過衆人看着躺在地上的劉彬言都知道,劉彬言是豁出去了。

而這時一個威壓的聲音響起,顯然是剛纔攔住雷風的那個中年人:“各自將自己的主人送去醫院,今晚的事情到此結束,要不然就不要怪我不客氣了,大不了我不開這京華酒樓了。”

這中年人也豁出去了,今天實在是太憋屈了。大不了就是一走了之,憑自己的實力天下哪裏不可去。

聽到那中年人發話了,那些保鏢不敢違抗,就是劉彬言和匡世傑也是如此,畢竟人家的實力在那裏,不給他面子,等一下他動手的話,那自己這點人豈不是都慘呼悲呼。

就在衆人離開後,躲在角落處的兩人也直接消失了,但是看到今晚這次大戰的人都知道,這真正的戰鬥還沒有打響。 第二更。求收藏、鮮花和各種票票。

全中國最好的醫院——北京第一醫院。


這時醫院裏的人統統都出動了,那些專家、教授之類的人員隨處可見,但是他們的臉上卻沒有輕鬆的表情,有的卻是滿臉的大汗,還有緊張。

不爲什麼,就爲在急診室外面的幾人。雷家的雷霆和雷軍夫婦、匡家的匡文強和匡文鑫兄弟、劉彬言的父親劉安彪,還有成順的父親成幫的幫主。

這幾位是什麼人物,這些醫院的專家和教授那是心知杜明啊!哪一個都不能得罪,要不然你就自動消失吧,否則就是別人幫你消失了。

所以對着裏面的那些傷員,要說他們不緊張那是不可能的。

而就在這醫院的專家和教授子忙着的時候,外面的人也沒閒着。分成兩派,一派是匡家、京城、和成幫三大勢力的組合體;另一派當然就是雷家了。不要以爲這樣雷家就處於下風,這事恰恰相反,因爲雷霆掌控的是京城的軍隊,所以說,在這裏雷家佔據了上風。

他們三大勢力結合,在雷霆的軍隊面前能翻出浪花來嗎?

但是不管怎麼說,這氣氛卻是異常的壓抑。

另一方面就是虎幫,因爲雷風的出事,林辰冰他們想到的第一個不是雷家,而是在京城的虎幫。但是礙於雷家的身份,所以他們都藏在暗處,只要雷風或者自己的大嫂一聲令下,他們馬上就會出現。

至於林辰冰等人沒有通知遠在青海的虎一他們畢竟遠水救不了進火,但是真的是這樣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