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異怪物聽到對方回答後,身子一動,又繼續向着蘇然所在方向追去。

“有了右護大人的幫助,這區區歸元小輩小輩,絕對進不了彌留之海。”

那道識念在和妖異怪物交談後十個瞬息,立刻橫掃這片空間。只在一個眨眼間,便找到了蘇然。同時,還有欲無求!

此時,那衣着古樸的老修已經消失不見,唯有欲無求略顯落魄的身影。剛剛發生了什麼事,不可捉摸。

他先是把識念聚集在欲無求身上,只見他身體外散發出的濃密血光,使得他速度立刻暴增,只不過速度雖增,但越是往深處走,噬米遊魂的數量就越多。

這麼一來,這一路上他的身體已經被很多噬米遊魂的極陰攻擊撲中,全靠一口元氣支持,在體內與那些怪異的生物頑強的抵抗。

“這又是什麼?”

在那識念凝集而來的瞬間,他立刻心底一驚,噬米遊魂已經讓他疲於應付,現在居然出現瞭如此霸道的東西。

“能散發出這等神識之人 , 比那妖異怪物,還要恐怖!”

一絲苦澀,又從他心口蔓延而出!

“有我懼怕的存在在,我無法出手,只能幫你阻攔一次,你要儘快!”

可在這時,一個蒼老的身音卻悠悠想起!

只見先前那個衣着蒼老的老修,從他的身體出現。

只見他手指一招,便驀然出現一道比那神識還要恐怖的氣勁,穿雲而去。

做完這一切,他面色平和,卻驀然一點頭,身子驀然速度一快,向前追去。

在一旁的欲無求暗自叫苦,他一咬牙,二話不說再次切斷一條假死之體的身體,施展祕法。他的身體已經有些承受不住,噴出數口鮮血,噬米遊魂看準機會,開始吞噬。

“呵……”

欲無求苦笑,咬牙向前衝去。

那強大的識念又一次掃向他,這次,他沒有出手,而是隻看了一眼後,便擴散到彌留之海入口處,在距離出口的幹丈之外,看到了蘇然。

識念傳出一道波動,目標指向他。

但!早在剛纔那識念出現的瞬間,蘇然便通過噬米遊魂立刻察覺到,他當時驀然一怔,思索而去。

此時,這識念向他攻擊!

“這識念,並非修士……而是……噬米遊魂!”

蘇然目光閃爍,滿是驚駭!

可現在,這龐大的噬米遊魂,居然敢對沒有命魂的蘇然展開進攻,其下場……可想而知!!!

蘇然此刻,雖然心底疑惑,但對進入自己體內的那噬米遊魂,立馬毫不猶豫的一口吞了過去!

只在一瞬間,那巨大噬米遊魂立刻收回識念,只不過仍然有一部分,被蘇然生生吞下。

“味道……倒是不錯……”

蘇然添了添嘴脣,他能清晰的感覺到,自己的天地旋轉產生的神識,正在以極快的速度強大起來。

那龐大的神識噬米遊魂逃離後,立刻以一種複雜的方式直接打開一道空間裂縫,順着其內鑽人,消失在這裏。

噬米遊魂進入的,便是那血色空間之內!

只見那在石像前,此噬米遊魂立刻凝成一個長髮齊肩的男子!只見他單膝跪在半空中,臉上露出虛弱之容。

“聖上,在052號古戰場,我看到了一個……沒有命魂的修士!!”

驀然,那石像前,顯出一個盤膝坐着一個紅髮男子,這男子低着頭,紅髮遮蓋下看不清相貌,但是一股狂傲的氣息,卻是無時無刻不從他的身體內擴散出來。

在聽到噬米遊魂話語的瞬間,此人身子驀然一顫,緩緩的擡起頭,露出一張血肉模糊的臉,在他擡頭的瞬間,這紅色空間內,頓時出現了莫名的屍體,四下浩蕩而消失。

與此同時,四周所有的修士,一個個立刻都把目光投向此人,可以清楚的看到,他們眼中露出了一絲狂喜之色。


“沒有命魂的修士……你可確定?”

男子的聲音,很低很低。但,卻充滿一絲不可抗拒的威嚴。

噬米遊魂化作的長髮男子,立刻說道,“主人,我可以確定,那人的確沒有命魂!若非如此,他便不能吞噬於我。主人,他現在正處於齊天老鬼彌留之海的入口,若是抓他,就要立刻過去!”

“沒有命魂的修士……”

紅髮男子雙眼露出一絲平淡之色,右手當即一揮,頓時在天邊,出現了一條約有數千丈的空間裂縫。

“修墓中的人,去把這人,給我抓來!“

他淡淡的說道,隨後再次低頭,看着身下石面,沉默不語。

他的話語一落,整個紅色空間內,所有的修士,一個個紛紛躍起,瞬間便消失在裂縫內。

此時,那噬米遊魂化作的男子,也一同跟了過去,整個空間內,驀然間只剩下這紅髮男子一人,他右手在地面輕輕划動,寫下了一排小字。

“沒有命魂,便是宿命……宿命之子……”

在這排小字一旁,還有幾排字跡。

“古聖齊天,設此大選之地,尋那宿命之人……實在可笑……”

“那彌留之海,只是一座傳送陣罷了,其內根據闖關者闖關時間的設計,倒是精妙……”

“聖戰起,萬年後的聖界,又會是如何?”

“古聖齊天……此人果然是大智慧之人,我傲天佩服……但我們……”

“我卻沒有想到,有一天自己會被困在一個地方長達萬年之久……” 蘇然此刻,身子化作一道流星,向着彌留之海的入口漩渦飛去,幾乎是幾息間,便來到了十丈之外。

但就在這時,在彌留之海的正上方,虛空之中驀然間出現一條長達千丈的的巨大裂縫,其內紅光萬千,散發出一股股極爲強烈的死亡氣息。

“不好!”

蘇然心底一震,目光在一瞬之間便凝聚了起來。

“哆!”

他心神平靜不亂,立馬升起進入彌留之海的想法,並在眨眼之間,施展出血修羅告訴他的祕令的念頭。

只見他在那裂縫出現的瞬間,身形一閃衝進了漩渦內,並當即歸息了自己的氣息。

那漩渦的紫色閃電立刻飛舞,並沒有攻擊於他,而是凝聚在他身邊,把他拉進了漩渦深處幾許。

而這時,從那裂縫之中,鑽出了一個個高大猙獰的腐骨爛肉的古老修士,他們紛紛盯着旋渦中的蘇然,眼中毫不掩飾的露出狂喜之色來。

幾乎是在眨眼間,他們便向着漩渦衝去。

“不是吧……”

蘇然心底咯噔一聲,這些修士,隨便拿出一個,都可以在揮手間讓他形神俱滅。

帶着一絲憂慮,蘇然的身子,徹底消失在了漩渦之中。

那些古樸老修一個個都二話不說,迅速緊跟着進入了那漩渦之中。

從漩渦的另一端出來後,蘇然幾乎沒有任何停頓,迅速一衝而出。

他目光所及之處,是一處巨大空曠的廣場,四周有着幾十根數丈之巨嗯通天圓柱。

在這些圓柱正中心處,流露出幾道炫目的光暈,卻是一道傳送陣法無疑!不時,一道道妖異的紅色光芒,從那裏緩緩散出,若是仔細看,可以發現,這些紅芒,和那紅色空間的的景象,頗爲相似。

“嗯?”

蘇然身子出現的瞬間,神識便橫掃一圈,立刻發現此地的佈置:只有這一個傳送陣發。

“難道彌留之海,就是這裏?不,這裏,應該是如同先前那通道一般的存在!”

蘇然眉高於頂,身子卻不停留,朝中心地點衝去。

三個瞬息之後,他便來到了那傳送陣旁,他略看一眼之後,便一抹神識囊,燒火棍殘片便閃爍而出,猛地一震下,散出一道冷光來。

只見冷光一閃之後,燒火棍殘片又被他收回。與此同時,他雙手連連揮動,連續打出數個殘影扇形,落在這道冷光之上。

做完這些後,他右手又是一點眉心,噴出一口金色的元氣來,這元氣一現,便立刻化作絲絲如同噬米遊魂那般黑絲狀態,融入到那道冷光之中。

“疾!”

蘇然沒有任何猶豫,一腳向那傳送陣踏去,在他身子踏入傳送陣的瞬間,一道血色的光幕立刻從陣內邊緣升起,很快便把整個陣法包裹在內。

“獲得齊天古聖的認可,可獲得傳承!”


驀然,一陣劇烈的紅光波動,蘇然的身體,便立刻扭曲起來,最終無聲無息的失去了身影!!!

這時,那陣法內升起的血光,又慢慢消散,最終恢復如常。

此時,蘇然留在這裏的殘影扇形突然四散開,化作一個個閃爍七色彩虹,把這傳送陣包裹在內。

與此同時,那些冷光,隨着殘影扇形驀然一動, 東廠邪少

頃刻間,整個陣法不再散出紅光,而是透出陣陣冷芒。只不過這冷芒並沒有維持太久,便慢慢淡卻,緩緩的向紅色轉化。

就在這時,這彌留之海的入口處,一個個古樸老修,從其內鑽出,他們速度飛快,鑽出後身子一閃,便來到了傳送陣外。

”陣法被破壞了,大約需要數個時辰,才能恢復正常。”

天下第九 ,掃了傳送陣一眼後,語氣不急不徐的順道。


“沒有關係,彌留之海複雜無比,這修士即便是進去了,幾個時辰之類,也不可能進入傳承之地。只要他沒進入傳承之地,就絕對無法離開這裏。“

“嗯,說得即是!我看,我們不如分開尋找。沒有命魂的修士……嘖嘖。“

…………

“好痛……”

蘇然在陣法傳送的時候,有種骨肉分離之感!

“嗯?”

但一個瞬息之後,他便感覺到,自己的身體被一股無形之力包裹,並迅速拉進了一處莫名之地。

也不知過了多久,驀然間,包裹其身的那無形之力,消失了。蘇然慢慢的感受到了身體的存在,當他睜開雙眼時,眼前是一片藍色的空間。

這是一個奇怪的地方,這裏如同只有天,沒有地。因爲所謂的地面,實際上也是一片天空。


“倒是有些奇異!”

蘇然一怔,但在眨眼之間便恢復了冷靜,在進入這裏的時候。他恍若聽到,傳承身份什麼的。

通過這句話,蘇然便分析出,剛纔那傳送陣,就是彌留之海的入口。不過這入口,過得似乎有些容易了。

“如此來看,我自己現在已經進入彌留之海了。如此,也算不浪費費勁心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