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吧,既然三石道長不棄,那隨我一同路。只是有句話我得說在前頭,這一次崑崙山之行,危險重重。我要面對的敵人更是強大無,如有性命之危,我恐怕無法保你周全。 契約婚姻,未婚媽媽誤入豪門 還望三石道長心有數,如此也可提前有個準備。”

三石道長哈哈笑道:“放心吧,別看我修爲不如你。可我的寶貝可不少,家師在我下山之前,曾賜我保命之法。如遇危險,我自當可以安然度過。童言道友,你無需替我擔心了。”

三石道長都這樣說了,童言如果再說些廢話,倒真的有些多餘了。

“既然如此,那我也沒什麼可顧慮的了。事不宜遲,咱們這動身吧!”

說着,二人不再耽擱,立刻一同向崑崙山飛馳而去。

一路,三石道長向童言問了不少事情,如童言爲什麼會有翅膀啊,如童言的眼睛爲什麼是紅色的啊,還有童言之前用的霹靂掌又是什麼神通啊。

三石道長的年歲雖然不小,可江湖閱歷和視野,明顯要差童言一大截。

童言也是閒的無事,所以簡單的解釋了一番。可是聽過之後,這三石道長更加的訝異了,對童言的阿修羅道之行,簡直崇拜到了極致。

兩人這麼一邊聊着,一邊全力趕往崑崙山,終於在一個多小時之後,順利的抵達了。

正如前所說,崑崙山脈實在太長太大了,延綿兩千五百多公里,這是一個什麼概念?幾乎足夠跨越半個祖國,很多小國家還要佔地面積大得多。

在沒有交流的情況下,想在崑崙山這樣的巨大山脈之找到幾個人,無異於海底撈針。

可童言也沒有辦法,他只能儘可能的碰碰運氣,能夠早點兒遇到也好,如果實在找不到,他還有鄭世強這個幫手,可以用千里傳音之術,向鄭世強打聽了一些情況。

童言和三石道長這邊急切的找尋着,鯤鵬那邊卻已經率先來到了青冥他們的所在地。

青冥和強良等人的戰力還是極其可怕的,一個是青龍一族現在的王者,一個是這崑崙山昔日的神靈,再加虯龍和血晶獸以及南宮雲這個身具水麒麟血脈的高手,倒也不是朱雀族長想吃下能吃得下去的。

青冥一人與朱雀族長惡鬥,強良等人則是對付其他猛獸,這場惡戰實在慘烈,用血流成河、屍橫遍野來形容,恐怕也沒有多少過分。

大批的惡獸遭到強良他們的屠殺,但強良他們也因爲勢單力薄的原因,身也受了很重的傷勢。

一念情深:傲嬌老公送上門 至於青冥和朱雀族長,更是殺紅了眼睛,打個不停,或許已經都了千個回合,可還是沒能分出勝負。

現在的雙方處於僵持階段,誰如果慫了,或者鬆了一口氣,那將面臨滅頂之災。

但是這樣的僵持,很快要被打破,而到了那時,青冥他們的境遇,要現在惡略百倍。

時間一點一點的過去,該來的終究還是來了。

刀劍天帝 隨着聲聲震耳欲聾的獸吼之聲響起,率領大軍前來的鯤鵬已經進入了衆人的視線之。

南宮雲一看鯤鵬前來,頓時瞪大了雙眼,而也因爲這樣,被一頭惡獸的利爪險些抓碎了腦袋。若不是他及時躲閃,後果可想而知,但在他的臉卻留下了深深的抓痕,鮮血隨之向外流出。

豪門獨寵:寶貝別再逃 鯤鵬這邊帶着大軍前來之後,朱雀族長本來凝重的心情一下子得到了施放,好像打了雞血一般,向青冥連續猛攻,幾乎將青冥逼入了逆境。

可青冥也不是吃素的,退了幾米遠之後,則迎頭強攻而來。

青龍對朱雀,這樣的神獸對決,實在太過引人注目,火光四濺,地的積雪也被融化了不少,看去有些慘不忍睹。

朱雀本想在鯤鵬的面前露一手,奈何青冥根本不給機會,又惡鬥了一會兒之後,他終於不敢再冒險,當即轉身退到了鯤鵬的身前,希望得到鯤鵬的庇護。

青冥當然很想將鯤鵬碎屍萬段,替青龍一族的族人報仇,可他現在還沒有完全的喪失理智,面對鯤鵬和他背後的強大軍團,他知道,如果窮追不捨,只會白白喪命,無奈之下,他也只能退到強良等人身旁,暫時止了這場惡戰,權當是休息一下,爲隨時爆發的第二次惡戰做些準備。

“盟主,真的沒有想到,您竟然親自來了。屬下甚是感激,定當誓死效忠。”

朱雀族長真的完全喪失了王者風範,他竟然會對鯤鵬說出這樣的話,若是被其他四象神獸聽到,真不知道該做何感想。

鯤鵬聽此,呵呵一笑道:“朱雀族長,你是我的得力干將,我豈能讓你一人在此血戰?放心吧,我已經率人前來,這些傢伙,交給我來對付吧!”

朱雀族長聽此,趕忙笑道:“好好好,盟主出馬自然手到擒來。可是盟主,我希望您能將那青龍小兒交給我來處理,我要親手將青龍一族徹底斷絕,從此之後,這世將不再會有青龍一脈。還望盟主成全!”

鯤鵬搖頭笑道:“恐怕暫時不行,我還留他們性命另有用途。不過你放心,等我利用完他們之後,你想怎麼對付他們,要殺要剮,我都隨你。”

朱雀族長呵呵笑道:“好,那我等着那一刻。”

鯤鵬不再多言,立刻飛身來到了青冥等人的面前,然後輕蔑的道:“是束手擒,還是被碎屍萬段,你們自己選擇吧!只是南宮雲,你明明是我的人,爲何偏要與我作對,莫非你真的不想活了?還是說,你是故意把他們引來,好成全我的呢?”

此言一出,青冥的眼頓時泛起寒光,立刻扭頭看向了南宮雲。

南宮雲聽此,短暫的沉默之後,隨即露出了笑容。“呵呵……盟主真是英明,我的心思果然瞞不過你。沒錯兒,這是我爲你準備的大禮。青冥,抱歉了!”

抱歉?難道……難道這南宮雲之前所做和所說的一切都是假的? 青冥一聽此言,頓時瞪大了雙眼,隨即向南宮雲質問道:“你什麼意思?難道你之前對我所說的話,都是假的?”

南宮雲聽此,呵呵一笑道:“青冥,你真是太天真了。我之前之所以那麼說,完全是爲了活命。現在性命已經無恙,我自然得跟你劃清界限。要怪怪你愚蠢至極,竟然還真把我奉爲岳父大人。你把我的女兒拐走,我恨不得將你碎屍萬段,又豈會真的把你當成親人?醒醒吧你,今天你死定了!”

聽到南宮雲親口說出這番話,青冥頓時怒火翻涌,殺氣騰騰。他本已經把南宮雲當成了自己的家人,甚至打算帶南宮雲去見見自己的妻兒。但是現在,一切都不存在了。南宮雲欺騙了他,將他玩弄於鼓掌之間,把他完全當成了傻子看待。這樣的欺騙實在可恨,這樣的行爲着實可惡。

青冥咬了咬牙,然後狠狠地道:“南宮雲,我真是瞎了眼,竟然會相信你。你這樣的畜生,實在該死。你以爲鯤鵬來了,你安全了嗎?我告訴你,今天算拼得一死,我也要取你狗命!”

南宮雲一看青冥殺氣騰騰,哪裏還敢待在他的身邊,身形一閃,便向着鯤鵬的身前奔去。

青冥一看,單手化爲龍爪,直接追身而,一爪狠抓,要絕了這南宮雲的性命。從這一爪可以看出,他已經沒有任何保留了,他已經下定決心要將這南宮雲徹底剷除了。

南宮雲雖身負重傷,可是在性命攸關之際,還是爆發出強大的求勝慾望,速度大增,竟然極爲驚險的躲過了青冥的龍爪,搶先一步來到了鯤鵬的身旁。

“盟主,我已經把人全部帶來了,剩下的事情,全仰仗盟主你了。”

鯤鵬聽此,不屑一笑道:“南宮雲,你這演的是哪一齣戲啊?苦肉計嗎?引青冥他們來此的人是朱雀族長,與你有何相干?我剛纔那麼說,不過只是試探而已,你以爲我還會相信你嗎?”

鯤鵬這樣一說,南宮雲立刻陷入了左右不是人的境地之。不過南宮云何等聰明,自然會有解釋之法。

看他聽聞此言,頓時臉色一變,趕忙辯解道:“盟主你誤會我了,我豈會背叛你呢?實不相瞞,我這麼做也都是因爲有苦衷的。在煉妖洞天之我已經身負重傷,你說我如果不裝作和青冥相認。又怎能活到現在?再者說,你以爲我此次只是把他們帶來這麼簡單嗎?我還帶來了一個祕密,一個關於童言的祕密!”

聽到童言二字,鯤鵬的眼明顯露出了精光,可見他對童言是多麼“記掛”了。

“祕密?什麼祕密?”

南宮雲看了看眼冒火的青冥以及怒氣騰騰的強良等人,尷尬一笑道:“盟主,我覺得你還是先把他們拿下,之後我一個人向你仔細稟報吧。你看如何?”

他這是要用所謂的祕密來換自己的一條生路,鯤鵬不傻,自然會意。

“好,既然你這麼說了,那我姑且相信你一次。 農家福女有空間 你可以退下了,至於這些人,交給我來對付吧!”

南宮雲聽此,明顯輕鬆了不少,趕忙向後退開,不敢再距離青冥太近。

青冥一看,要追趕而來,不過卻被鯤鵬直接攔住了去路。

“青冥,你的對手是我。想殺他可以,也得看看你能不能過我這一關。不過你只是我的手下敗將,今天你也絕不會有任何機會!”

青冥冷哼一聲道:“鯤鵬,真以爲我怕你不成?既然你不想活,那我先殺你,再殺他!”

話聲剛落,青冥仰頭髮出一聲龍吟,頓時化爲青龍之身,而那強大的九幽烈焰也隨之遍佈全身。

青冥的提升是十分顯著的,要知道當年的他一碰到鯤鵬,便因爲種族之間的天敵效應,不戰而敗。但是今天這種龍對鯤鵬的恐懼感沒有出現在他的身,他已經徹底的克服了這些,並有實力挑戰鯤鵬。

鯤鵬看在眼裏,輕蔑一笑道:“看來你已經不怕我了,可我仍舊是你龍族的天敵。我吃過的龍無計其數,看到你,真是令我食慾大增。準備受死吧!”

青冥冷冷的道:“我倒要看看,到底是誰死!”說到這裏,他奮力龍嘴一吐,一顆由九幽烈焰所凝聚的火球頓時砸向了鯤鵬。

鯤鵬一看火球襲來,並沒有半點兒躲閃之意,僅僅只是向拍出一掌,金色掌印立刻迎了火球。

聽到“噗”的一聲響,掌印直接拍在火球之,這一猛烈撞擊,火球頓時四散開來,化爲四濺的火光。

九幽烈焰當然是厲害的,可再厲害的東西無法擊鯤鵬,自然也難以發揮出真正的威力。

火球一碎,鯤鵬沒有遲疑,立刻收掌爲拳,直接擊出。

青冥剛要再次噴火,一見拳影襲來,只得躲閃。他這麼一躲閃,鯤鵬竟身形一閃,直接消失的無影無蹤。

這……這是移形換位?難道這鯤鵬也修得了移形換位之法?

青冥瞪着龍眼,不免有些慌亂。而在這時,鯤鵬竟神的出現在他的頭頂方,然後狠狠地一腳踹下。

一切發生的實在太快,等青冥察覺之時已經晚了。鯤鵬一腳重重的踹在他的龍頭之,他只覺得腦袋猶如被砸裂一般,直接從空摔向了地面。

聽到“轟”的一聲巨響,青冥的巨大龍身直接砸入了地面之。整個身體似乎也無法再動分毫,而在他龍頭的部位,一條長長的裂縫已然出現,綠色的龍血直接向外涌出。

強良等人一看,哪裏還敢耽擱,趕忙快速來到了青冥身邊,將他護了起來。

不遠處的南宮雲見此,眼露出一絲不忍,但是這種神采只是一掃而過,隨即便露出了得意之色,笑容滿滿。

有些怪的是,明明已經佔得先機,只要再出一招,青冥將必死無疑。

可鯤鵬卻沒有這麼做,而且臉色還變得極其難看。這是怎麼回事兒呢?

仔細一瞧,遂才發現,這鯤鵬踢青冥的那隻腳,現在竟然變得漆黑。而之所以變得漆黑,正是青冥身的九幽烈焰焚燒所致。

看這情形,莫非九幽烈焰真的能夠剋制鯤鵬?可青冥已經奄奄一息,哪裏還有反敗爲勝的可能呢?

除非……除非跡發生! “青冥兄弟,你還好嗎?能聽到我的聲音嗎?”

強良剛一靠近青冥,便立刻關切的開口問道。

但很可惜,他的問詢並沒有得到任何迴應。青冥已經閉雙眼,或許距離死亡也越來越近了。

強良看在眼裏,不由得嘆息起來。

“大哥讓我無論如何都保你周全,沒想到我……我最終還是讓你受了這麼重的傷。青冥兄弟,我對不起你,更對不起老大。不過你放心,我一定會救你出去,算是死,我也要兌現我的承諾!”

說到這裏,強良仰頭向鯤鵬發出一聲怒吼,接着,他的身體立刻變大了五六倍不止,直接變回了原本的模樣。

鯤鵬本來還在糾結於自己被燒傷的腿,現在強良顯出本體,而且魔氣極強,自然而然的引起了他的注意。

他的確忽略了強良,因爲他以爲這裏最厲害的人只是青冥。但是現在來看,他恐怕搞錯了,最厲害的角色或許真的不是青冥,而是眼下的這個魔物。

盯着強良看了幾眼,他終於還是開口詢問道:“這位朋友,怎麼如此面生?看你這一身魔氣,應該並不是人間生靈吧?”

強良聽此,狠狠地道:“孽障,別看我一身魔氣,可是當年,我也是這崑崙山的神靈之一。我告訴你,這青龍由我庇護,你若膽敢再傷他分毫,我定饒不了你。”

鯤鵬一聽此言,頓時忍不住的哈哈大笑起來。

“神靈?你這魔物還敢自稱神靈?真是可笑至極!我的目標是青冥,把他留下,我可以放你平安離開。可如果你不識好歹,那我只能將你一同拿下了。”

鯤鵬的話深深的刺激了強良,強良怎麼不是神了?他曾經可是正兒八經的神靈。

遭到鯤鵬的蔑視,這讓強良怎能不怒?

“孽障,你竟敢懷疑我的身份。好,那我讓你嚐嚐我的厲害,看我到底是不是昔日的崑崙山神之一。”

話聲剛落,強良雙腿猛地屈伸發力,一個猛躥接近了鯤鵬。

鯤鵬一看強良猛攻而來,不敢輕視,立刻身形一轉,顯出了天行戰甲,並虛空一抓,亮出了一柄金色大刀。

強良這邊剛剛近身,掄起拳頭便直接砸向鯤鵬。強良這體格,被他一拳頭砸,後果可想而知。

鯤鵬雖不知道強良什麼來路,可強良身的魔氣着實強大,而魔氣越強,也意味着實力越強,稍有差池,搞不好真的要陰溝翻船。

當日險些命喪童言之手,這讓鯤鵬警覺了不少,眼見強良的拳頭近在咫尺,他立刻故技重施,憑空的失去了蹤影。

強良一拳頭砸了個空,趕忙身體一轉,四下找尋鯤鵬的蹤跡。

鯤鵬本想偷襲,奈何強良太過警覺,無奈之下,只得捨棄鯤鵬反向着奄奄一息的青冥攻了過去。

他是真的想殺青冥嗎?他當然想殺,可是他之所以選擇對青冥出手,最主要的原因是爲了吸引強良的注意。只要強良稍有分心,他纔好再次使出類似這移形換位的本領,給予強良致命一擊。

“青龍小子,你的末日到了,給我速速受死!”

動手動手吧,他還非要吆喝這一嗓子,好像生怕強良聽不到似的。

可強良怎能聽不到呢?一看青冥有難,強良趕忙落地來救。

而如此一來,卻了鯤鵬的奸計。未等強良的雙腳落地,鯤鵬的身體再次消失。而這一次,強良來不及四下小心查看了,直接被鯤鵬閃到了身後。

聽到“哧”的一聲,鯤鵬一刀狠狠地的插進了強良的後背,讓強良忍不住的發出一聲咆哮。

強良徹底被激怒了,顧不得身傷勢,轉身便狠狠一掌拍去。

鯤鵬雖然得手,可他還是低估了強良,強良的身體太過強悍,這一刀竟沒能致命,反而讓強良獸性大發。

現在強良一掌突然拍來,他已經來不及施展神通,只得全力迎向這一掌。

聽到“啪”的一聲響,鯤鵬被強良一掌狠狠地拍飛,連續撞斷了好幾棵大樹,他這才穩住了身體。

力量,如此勁爆的力量,真是太少見了。

不過鯤鵬有天行戰甲護體,結結實實捱了這一巴掌,並沒有對他造成太大的傷害,除了有點兒狼狽,似乎也沒什麼。

強良徹底的憤怒了,又豈肯讓這鯤鵬獲得喘息之機,看他邁開步子,當即如同發狂的鬥牛一般衝向了鯤鵬。

朱雀族長一看,趕忙高聲喊道:“還等什麼?盟主有難,還不快點兒攔下這個大傢伙!”

這朱雀族長也真是個人才,只是高聲大喊,讓人去幫盟主,而他自己卻站在原地一動不動。

鯤鵬帶來的那些隨從倒是衷心,被朱雀族長這麼一提醒,它們立刻蜂擁着前去攔阻強良。

可強良已經癲狂,又豈是這些傢伙所能攔住的?看強良左一拳,右一巴掌,打得這些隨從是落花流水,根本無法讓他放慢腳步。

事實,鯤鵬的境遇並不危險,這麼一會兒工夫,他已經從地爬了起來,並還有心情去拍打身的塵土。

只等強良這邊虎衝而來,他纔再次出手,不過這一次,他不再用單一手段,而是使出了神通,一種極其強大的神通。

看他將手金刀用力一震,那金刀發出“砰”的一聲,立刻碎爲數段。他大手這麼隨意一轉,那碎裂的金刀立刻組成一個圓形刀刃,並在他猛地一掌拍出之後,直接橫面拍向了已經衝前來的強良。

強良一看刀刃拍來,立刻揮拳砸去。

只聽到“咔嚓”一聲巨響,接着,令人不敢相信的一幕出現了。

強良的力量何其強大,這區區一柄圓形刀刃,又怎能擋得住他?但現實卻是,這圓形刀刃沒有砍,只是拍出,竟然將強良揮出的拳頭震斷,連一條臂骨也跟着震成數段。

“啊……啊……”

劇烈的疼痛讓強良大聲的嘶吼起來,而鯤鵬的臉卻露出了得意之*******物,我已經給過你機會,可你卻不識好歹。既然你不想活,那我這送你路!”

話聲剛落,他的全身下頓時金光閃爍起來,緊接着,更加不可思議的事情發生了。

他竟然從腰間取出一物,而這個物件不是他物,竟然正是那……正是那金剛降魔杵! 金剛降魔杵乃童言之前最強的法寶,也是地藏王菩薩昔日之法器。 金剛降魔杵號稱無物不破,威力之強,無與倫。

只可惜這樣的法器現在卻落入了鯤鵬的手,和童言的肉身一樣,全部被鯤鵬佔有了。

可按理說,鯤鵬算奪得了童言的肉身,也不應該能夠運用金剛降魔杵纔對。難不成,他也得到了金身修羅戰天的認可?進而成爲這金剛降魔杵現在的主人了?

這些現在還不好說,但以目前的情形來看,鯤鵬亮出了金剛降魔杵,很可能是掌握了運用之法,如果真是這樣的話,強良真的危險了。

強良嘶吼剛過,立刻無所畏懼的再次出拳砸向鯤鵬。

鯤鵬手握金剛降魔杵,殘忍一笑,接着猛地揮杵迎去,聽到“嘎嘣”一聲響,強良的另一條手臂也被砸斷。這還不算完,趁着強良大聲咆哮之刻,他又一次使出了類似移形換位的本領,身形一閃,下一秒已經來到了強良的頭頂之。

看着他高高舉起手的金剛降魔杵,強良的境遇變得越發糟糕起來。如果真被他一杵擊強良的腦袋,後果將不堪設想。

可強良現在雙臂被斷,又被疼痛搞的神志大亂,想躲過此劫,只怕是已經沒有多少可能了。

只嘆他剛剛離開阿修羅道沒有多久,又要面臨着性命之危。

不遠處的虯龍和血晶獸都把這些看在眼裏,但他們又能怎樣?連青冥和強良這樣的強者都無法打敗鯤鵬,他們更加沒有機會。

而如果強良真的死在鯤鵬之手,下一個要死的估計是他們之的一個了。

不是他們不想救,而是真的沒有實力去救,這讓他們也很無可奈何。

說時遲,那時快,只聽到“啊”的一聲慘叫,強良的腦袋被鯤鵬這一杵直接敲碎,眼睛一閉,隨即轟然倒在了地。

難道強良真的這樣死了嗎?也許是,也許不是。

鯤鵬看都沒看倒在地的鯤鵬,而是將目光看向了虯龍和血晶獸。

“你們看到了嗎?這是和我作對的下場!現在,我也給你們一個機會,不想死的話,立刻奉我爲主。如若不然,你們很快也要步他的後塵!”

聽聞此言,虯龍和血晶獸一下子都愣在了當場。是沒有尊嚴的活,還是爲了道義而死,這真的很讓人難以選擇。

不過在短暫的猶豫之後,虯龍還是做出了他的決定。

“惡賊,想讓我奉你爲主,憑你也配?我告訴你,今天算一死,我也絕不會成爲你的奴才。你死了這條心吧!”

鯤鵬一聽,不由得哈哈大笑起來。“好一條小龍,竟然不怕死。好,那我成全你。我已經有段日子沒有吃龍肉了,今天拿你犒勞犒勞我的肚子吧!”

說到這裏,他向前一個跳步,眨眼之間來到了虯龍和血晶獸的面前。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