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你們是哪個勢力的!”小宸將長劍拿在手裏,指了指其中一個蒙面殺手。

“烏拉吾巴!”其中一個殺手開口說道。

“啥?”小宸愣是沒明白,這什麼意思?

只見,寧王乾淨利落的在兩個殺手脖子一抹,那兩個殺手就這樣掛了。

“你幹嘛,寧王!”小宸看不懂這什麼意思?前一秒,被追殺,下一秒就把人家殺了。這風格有點像自己啊!


“別的國家勢力,他們的方語言我們聽不懂。”寧王將精美的小刀收回腰中,淡淡說了一句。

“烏拉吾巴?什麼意思?”小宸好奇的打量着寧王,總感覺面前的這個寧王有點奇怪。

“好了,大家快點趕路吧。我清晨起來的時候,去了一次前方,前方有點不樂觀。大家還是快點與他們會合吧!”寧王說完,整理下衣服,上馬,奔去。

“小宸,寧王有古怪!”何老來到小宸身邊,小心的說道。

“你也看出來了?”小宸冷笑一聲,反問道。

“你早就看出來了?”何伯驚訝的望着小宸。

“恩,昨晚就已經看出來了,今天這兩個殺手也有問題。所以,那句方言就顯得很重要!有時間我去查查。先過去吧。我感覺前方有點不妙。”小宸說完,拉起靈兒,上了馬,與衆人一起前往山脈。


當看到山脈時,小宸也一臉憤怒。

“媽的!這是哪個畜生下的手!”當看到那一具具沒有生氣的煉藥士屍體,雙手緊握。

“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啊!我的學子啊!”那白衣老者看到這裏,雙手顫動的抱起一個屍體。

小宸看到那白衣老者欲哭無淚的感覺,心中一酸,怎麼說這都是這篇土地長大的子民。

“看了一下,這些煉藥士都是被一劍封喉的。死的時候沒有任何反抗。”寧王用手指在一個倒地的屍體鼻子出摸了一下,沒有呼吸,搖了搖頭說道。

“小宸,那邊。”靈兒指了指遠處的一顆樹上。

那屍體被掛在樹上,死相殘忍,彷彿死不瞑目一般。

“媽的!這幫畜生!我要將你們千刀萬剮!”當小宸看到那些屍體,心中一寒,這些殺手下手太狠了。

“看來這是一個兵團乾的,應該是僱傭兵。”何老在那樹下看了許久,緩緩說道。

“兵團?好!好!既然你來這,那就別怪我大殺四方!本王還念在當初的誓言,如今,是你們屠殺在先!來人!”寧王對着空氣怒喊道。

“寧王!”很快,有一個士兵跑來。

“傳我命令!命令鐵騎急行軍,趕往這裏!命令王將軍帶上幽靈部隊!”寧王咬着牙,狠狠說道。

“遵命!”那士兵拱拱手,轉身離去。

“這就是你的真正目的!”小宸現在終於明白了,那寧王的最終目的就是要向中沐開戰!”當這個想法在小宸心中響起時,一種無線的恐懼在小宸心中徘徊。

如果寧王是這樣的手段,那麼,他太可怕了。

可是,他爲何要向中沐開戰?

當小宸看到何伯時,何伯點點頭,估計他也想到了。

望着那一羣煉藥士,如果爲了開戰,而殘殺自家的子民,那麼這個寧王絕對不是人們所稱讚的正人君子! 望着那連綿不絕的山脈,小宸眺望了一下。

看着地上那些煉藥公會的屍體,心中一涼。

“畜生啊!畜生啊!連沒有修煉的煉藥會都不放過!”身旁,那白衣老者抱着一具屍體,正在吶喊。雙手緊握,痛不欲生。

“金先生。節哀順變。我們先去前面看看。”何伯來到他的身邊,拍了拍那正在哭泣的白衣老者,若有思考的說道。

“我也去。畢竟這些是我的學子。前面還有一部分煉藥公會的煉藥士。哎,可憐了這些孩子啊!”白衣老者放下一具白衣屍體,緩緩起身。

而那寧王因爲要調遣軍隊,與衆人簡單說句,便隨着士兵離開。

當寧王一走,小宸感覺壓力小了不少。不知道是錯覺,還是直覺,總感覺這煉藥士的死與寧王脫不了關係。


“小宸,這寧王我感覺與煉藥士的死有關係。”靈兒來到小宸身邊,看了一眼那寧王。淡淡說道。

“恩,我也是這種感覺,如果寧王真的如我們所想,那這寧王隱藏的太深了。”小宸看了一眼四周,發現除了地上的十多具屍體,樹上掛着十多具,別處就未曾看到煉藥公會的屍體。

“而且,很恐怖。”何伯來到小宸面前,嚥了一下吐沫,開口說道。

‘哎,先不去想這事了,我們先去前面看看吧。”小宸感覺這裏已經沒有什麼可以再尋找的線索了,於是,便開口說道。

當衆人順着山脈,繼續往前走時,卻逐漸發下有打鬥的痕跡,而且,路上也時不時的出現一些明顯不是南國人士的屍體。

衆人對望一眼,便加快速度。

前方,隱約有士兵正在搜尋周圍。中心有一些煉藥士正在採藥。

“二長老。”前方出現一個白衣老者,身旁跟隨着兩個士兵。這士兵不是南國軍隊,看起來像是那個家族或者勢力的侍衛。

“三長老。”金老先生看到前方一個白衣老者,便快速走向去。

“我想知道,我們的學子爲何死去?”金老先生見到他,立刻怒氣的問道。

“二長老,那些學子都是被蒙面修煉者殺死的。因爲我們在這邊採藥,侍衛也集中在前方,後方,我認爲沒有問題,所以,將侍衛全部調到這裏。我也沒想到,爲何會這樣。”那白衣老者將頭低下,沮喪的說道。

“糊塗!這筆賬回去再算!現在採藥如何?”金老先生直接指了指他,滿臉的怒氣看着他,隨後,想到現在不是指責的時候,便轉移話題。

“現在藥材在山脈上基本已經採摘完畢。但是,有些藥材生長在山洞內,還有生長在山崖面,因爲太危險,所以,我們停止了採摘,等待公會到來。”那白衣老者拱拱手,不敢與其對視。

“之前的第一批不是說遇到他國勢力了嗎?”金老先生環顧了一下四周,看到周圍都是連綿不絕的大山,自己的煉藥公會成員分散的比較集中,便開口問道。

“是的,有他國勢力,只是,在一開始採摘時,遇見過,後來,他們主動撤退了。這片山脈比較大,我們才採摘了三分之一左右,剩下的,我們不敢貿然採摘。”那白衣老者點點頭,開口說道。

“應該在明日大部隊就會趕到,從現在起,我們就在這裏採摘,等煉藥公會以及義城的家族還有葉府人士到來。”金老先生嘆息一聲,看了一眼小宸,說道。

“葉…葉府?”那白衣老者聽到這話,愣了。那葉府過來做什麼?

“對,葉府是因爲我之前和你提過的煉藥天才木子宸過來的。而皇室聽說這片出現了藥材,也派了部隊過來。我們今天就在這裏。”金老現在說到,便走向一個煉藥士身旁。

“金老先生。我打算與靈兒去前方看看。剛剛提及到的比較危險的地方,我與靈兒還有何伯可以應付。”小宸看到金老先生準備去詢問煉藥公會的學子時,便開口說道。

對於小宸來說,越危險的地方,越有價值!

這個道理他自然明白。

可那白衣老者聽到這話,一臉狐疑的望着小宸。

“放心,我不會私吞。我起碼還是煉藥公會的人呢。”小宸看了一眼白衣老者投來的目光。笑一笑,回道。

就算是我走,你們攔得住我?

“好,記的就好。那行,小宸你注意安全。記得,一旦發現問題,立馬回來。”那金老先生無力的嘆息一聲,這好丹藥估計就要被小宸拿光了。可是,我還能說什麼?

“恩。放心吧。靈兒,何伯,我們先走。”小宸說道,便與靈兒一起,走向前方。

那羣煉藥士都停了下來,看着那粉紅佳人。

“金老先生,那女子就是南國第一佳人紅粉佳人葉靈兒?”金老先生旁邊的白衣老者眼睛死死盯着靈兒,開口問道。

“恩,她就是第一佳人。”金老先生卻很無奈,怎麼?這男都過不了美一關?

“真美!”那白衣老者嚥了一下吐沫,略有欣賞的看着靈兒的背景。

“你別想老牛吃嫩草了。要是被你家那位內人知道,我晚上又得聽到鬼哭狼嚎聲了。”金老先生看了一眼白衣老者,便搖搖頭。

你也不看看,他身旁的那位藍衣少年,你惹他,等於找死!

“大家都別看了。抓緊時間採藥吧。”金老先生看着身旁的一羣少男煉藥士,揮揮手。

“小宸,我們這是去哪?”靈兒在一旁開口問道。

“我估計小宸可能要去查看那個勢力進來了。對嗎?小宸。”身後的何伯開口說道。

“哈哈,知我者,何伯也!我準備去查看那個勢力進來了,因爲南國四周都是屏障,要麼是深溝,要麼是高山,想進南國,除非小規模,一旦大規模,根本不可能進來。”

“可是,我們去那找?”靈兒再次開口問道。

“剛纔那白衣老者說別的勢力見到煉藥公會,就主動退避,有兩種可能性,第一,要麼就是忌憚煉藥公會,要麼就是自身實力不夠。不論哪一種,別的勢力都會考慮清楚。”

靈兒聽着小宸說話,便蹲在地上,拿起一片葉子仔細看起來。

“這有腳印。方向在前面。”靈兒緩緩說道。

只是,這爲何是一雙?而不是幾雙?甚至十幾雙?

難道,別的勢力也遇到問題?人員分開了?

“前方有人,起碼人數不少!”何伯閉眼,動了動耳朵。

“一個個這麼厲害?分析士果然可怕啊!”小宸看到這一幕,想起來靈兒對於自己的分析,太恐怖了!


“靈兒,你們葉府的分析士有多少?”小宸忍不住好奇,開口問道。

“怎麼了?葉府的分析士目前就我一個吧!”靈兒看到小宸一臉的疑惑,想了想,說道。

“小宸你想知道葉府的底細是吧?”何伯笑一笑,這小子。

“恩?前面有人過來!”何伯動了動耳朵,認真的開口說到。 當何伯說完這句話,小宸與靈兒一同望向前方,只見,前方草叢中,隱隱有動靜。

“走,躲起來。”小宸小聲開口說道。

“恩。”靈兒點點頭。

當三人躲起來後,前方三個人出現。

只見,頭戴銀簪,身着上半身白色,下半身淡藍色。宛如仙女一般,一頭斜劉海將這個女子美姿更顯幾分。

外皮一身白色絨衣,更顯的高貴。

只聽那女子嘟嘟幾句,狠狠的踢了旁邊草叢一腳。

身後的兩個頭戴高腳帽,倒八字濃眉的中年男子低着頭,不敢說話。

“他們說的是什麼?”靈兒開口問道,顯然,靈兒也看到了那個女子不同,但是,卻聽不懂那女子說的是什麼。

這國家與國家之間,相隔太遙遠。比如那南國與西靈,只聽過兩個國家之間有世仇,可要說有誰去過,恐怕只有那葉府的花和尚能說的一二。

在着,就是那絕世高手,因爲只有這些高手有翻手爲雲覆手爲雨的能力。可是,連我師父丹老都不曾誇下海口,說西靈如何。更何況這大陸國與國之間,邊境與邊境,要麼隔着高山,要麼隔着大海,或者深溝。

“我那知道。”小宸聳聳肩,表示不清楚。

“他們說的應該是中沐的語言,因爲我曾見過有人說過在這樣的話。只是,我也不太懂。這牽扯太多了,大小姐,有小宸保護你,我需要回義城一趟,要將消息傳給家主。”何伯在一旁仔細看着那兩男一女,很明顯,這個女子是不簡單的人物。

在南國國境,出現一個貴族女子,這種事,不是何伯能做主的。

“何伯,你回去後,要告知父親,煉藥公會學子被殺一事。”靈兒想了許久,點點頭,開口說道。

“恩,好。大小姐,我先回去。小宸,如果有什麼問題,記得保護下靈兒。我相信你。”何伯看了一眼靈兒,想要說什麼,嚥了下去。緩緩開口說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