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旁的我,已經驚呆在原地。

原來葉婉婉當初,真的中了蠱蟲,還是葉凌下的蠱蟲。

是了。

次元勇者 她雖然心狠手辣,但是她對容祁,應該是真心的,怎麼會狠下心殺了他?

就在這時,一旁有一個小廝,慌慌張張地跑進來。

“家主,容家人,已經攻……”

可這通風報信的小廝,話還沒有說完,一股凌厲的靈力就突然從空中落下。

嘩啦一聲!

只見血光四濺,那小廝的話,就停在了嘴邊,瞪圓眼睛,倒了下去。

下一秒,一個白色的身影,緩緩落在院子裏。

看見那身影時,我身子一顫。

是容祁。

葉婉婉、容祁和葉凌,這三個人,終於同臺了。

我抿住嘴脣,發現此時的我,就是一個局外人。

容祁看見葉婉婉時,眼神微微一冷。

葉婉婉一直低着頭,他顯然沒有看出她的異常。

容祁沒有多看葉婉婉,只是轉頭,看向了葉凌。

兩個驚才絕豔的男子,四目相對。

下一秒,靈力大作,兩人就已經動上了手。

只見容祁身形一閃,手裏刺出凌厲的靈力,直逼葉凌的咽喉。

葉凌也不示弱,朝着容祁甩出一股靈力後,便準備閃躲開容祁的攻擊。

可驀地,他身形一滯。

容祁的靈力,瞬間劃過他胳膊。

一時之間,鮮血淋漓,染紅了他的白袍。

葉凌捂着胸口,震驚地看着容祁,脫口道:“你們給我下了毒?”

方纔葉凌的一擊,也劃破了他的手指,血珠低落。

他隨意地將手放在脣邊,血染紅了他的脣,讓我記憶裏清冷孤傲的面容,染上了幾分妖冶。

“不錯。”容祁笑得張揚,“我把毒塗在了無雙身上,你觸碰她後,只要劇烈地動用靈力,就會毒發。”

我身形一震。

我身上竟然被塗了毒?

葉凌唰的看向我,眼底的冷意更甚。

我本能地搖頭。

我是真的不知道,自己身上,竟然還被塗了毒。

看見我搖頭,葉凌嘴角微微一揚。

“就讓我最後再信你一回。”他低語一句,我還來不及思考他話裏的意思,葉凌就驀地揚手。

靈力呼嘯而出,剎那間整個院子裏,宛若狂風捲過。

“別掙扎了。”容祁冷笑,“你這樣,毒素只會越來越快,你必死無疑。”

“我也沒想活命。”葉凌嘴角冷冷一揚,“只是,你也別想活!”

話落,葉凌猛地手腕一翻!

伴隨着他的動作,我突然看見,容祁的身後,一個水藍色的身影,飛速的衝來。

我嚇得臉色發白,脫口驚呼:“容祁!”

可已經遲了。

只聽見,刀劍刺入血肉的聲音。

妖惑六界 容祁的身體猛地僵住,轉過頭,就看見葉婉婉,滿臉是淚的看着他。

她的手裏,是一把精緻的匕首,匕首刺入了容祁的身體,露出的部分,刀刃上閃着不自然的紫光。

這是淬了毒的。

葉婉婉拼了命地張嘴,想說什麼,可半天,說不出半句話來,只是身子不斷髮抖,眼底滿是悲涼。

容祁也是一臉震驚,但很快,他眼底一點點暗下去,嘲弄地揚起嘴角。

“沒想到,我最後死在一個女人手裏。”

話落,他身子緩緩倒下。

一旁的我,此時已經泣不成聲。

雖然早就知道,我會目睹容祁之死,但親眼看見的時候,我還是很難受。

我從來沒有想過,強悍到不容置疑的容祁會這樣死,這樣輕而易舉地,被人殺死。

被葉婉婉殺死。

然而最讓我難受的,還是容祁死前的反應。

葉婉婉將匕首插入容祁體內的剎那,雖然快、狠、準,但以容祁的身手,完全可以一掌將她打死,魚死網破,同歸於盡。

可他並沒有那麼做。

死前就是那麼剎那的功夫,他只是死死地盯着葉婉婉,卻沒有出手傷她。

哪怕葉婉婉殺了他,他還是不忍心殺了她。

他真的很喜歡她。

我想跑過去查看容祁的情況,可剛擡腳,我的手腕,驀地被人死死拽住了。

我低頭,就看見是葉凌。

此時的葉凌,也已經是強弩之末。

可他還是死死地抓着我,一雙琉璃般的眸底,滿是偏執的光芒。

“不許去。”他從牙縫裏,擠出三個字來。

我身子一震,一句話都說不出。

可就在我失神的剎那,我突然感覺到,一道水藍色的身影,朝着我飛來。

我還沒來得及反應,我就看見葉凌的臉色,突然變了。

下一秒,他一把將我拽到他身後,擡手凝聚靈力護住周身,厲色道:“葉婉婉!住手!” 莊園很大,這個應該是遺產,就是祖上遺留下來的,因爲英國的制度有些特殊,雖然現在是資本主義了,但是他們改革的不徹底,還保留着以前的君主制度,而一些家族顯赫的人,還保存着以前的皇室給的封地。這愛麗莊園應該就是以前祖上得到的封地,現在一直遺留下來,倒真的是一筆不小的財產。

莫娜很熟悉,帶着我穿過花園,低聲說道:“應該是在後院出的事情,這前面都是種植的葡萄架什麼的。後面是居住地。”

我點了點頭。

夜色月光,寒氣如水。

我抖了下肩膀。

磅礴的屍氣從後院傳來。

我停住了腳步。

陰森森的氣息還在不停的升騰。

我遠遠看去,後面那一所大房子上面,竟然已經被鬼氣所籠罩。

“怎麼了?”莫娜問。

我搖頭,“不去了,我們退回去。”

“爲什麼?”莫娜奇怪,“你可是中國道士,我看你厲害的很。”

“比我想象的要強大的多!”我指着那後院,“莫娜,我們退回去,等白天再過來,現在,我自己進去恐怕都沒法活命,帶着你就更不行了。咱們退回去。”

“這麼強大?”莫娜有點不甘心,“可是白天能查到結果嗎?”

“能!”我說,“就是困難了一點,但是也能查到,小命要緊,你不走我走了。”我往外走。

這時候,後院那裏,突然“轟”的一聲,響起一聲手雷的聲音,接着是一陣急促的槍聲響起來!

“怎麼回事?”我看莫娜。

莫娜臉色變了下,月色下,她果然很好看,不過,這個時候可不是欣賞她美貌的時候。

莫娜說:“應該是其他幾組人在聯合搜尋線索了,因爲有消息稱,明天警局會放棄這個比賽,此前死了八個人,讓警局的壓力很大,他們會停止懸賞,所以,我估計,應該是這些人爲了錢,想要連夜闖入後院,調查處線索來。”

“真的都是一羣不要命的人啊。”我搖頭,“不管了,莫娜,我們回去。”

莫娜有些不甘心,她拉住了我的胳膊,“好吧,中國小道士,我雖然很不甘心,但是,我覺得現在最好是聽你的。”

“這樣才最聰明。”我說。

我話音剛落,就看到後院踉蹌跑出來一個人,那個人跑的很快,渾身是血,只是,他剛剛跑出幾十米,一連串的子彈就打在了他的腿上,他啪嗒一下摔倒在地上。

一個身高一米九多的黑人走了出來,黑人的手裏還拖着一把巨大的鋼刀,他一步一步,拖着鋼刀,走到了那人眼前。

“嘿,傑克!嘿!不要殺我,我是你兄弟啊,傑克!你醒一醒!”地上那人大聲喊叫着。

那個叫傑克的黑人根本沒理會,掄起了手中的鋼刀,朝着地上那人的脖子就砍了下去。

噗嗤一聲。腦袋直接就崩出去很遠。

我和莫娜立即蹲在草叢裏,看着十幾米外的情形。

莫娜低聲說着:“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那個黑人實力很強,是我們幾個小組中比較厲害的一個人了,他怎麼會開始屠殺自己的隊友。”

“他瘋了。”我說道。

這時候,那後院裏突然傳來一聲中文,“臥槽!道長你怎麼了?道長往這裏跑,快點!”

那黑人傑克聽到聲音,立即轉身往後院走去。

我聽了剛纔那句話,愣了下,隨後猛地站起身來,說道:“臥槽!是特麼的文言!”

“怎麼了?”莫娜聽不懂我說中文,她也沒聽懂剛纔那人在喊什麼。

但是我都聽清了,剛纔那聲喊叫。用的是普通話,分明是文言的聲音,看來文言也是財迷心竅了,竟然敢在晚上往這裏闖!而且,他好像還帶着一個什麼道長!

哎,媽個蛋的!

這個傢伙不是說家裏有事情嗎,之前還把西服那個案子交給了我,還說什麼家裏有急事,只能讓我幫忙。

特麼的,這撒比竟然是來英國賺這一百萬英鎊了!怪不得他接了案子之後沒時間管呢。

我也不能遲疑了,我轉頭對莫娜說道:“莫娜,裏面有我一個哥們,我得去救他,你……”

“我幫你。我們一起去。”莫娜說,“當然了,如果拿到獎金的話,全歸我。”

“……,成交。”

都這個時候了,莫娜還沒忘記獎金分配的問題,我也是服了她了。

我們一起往裏衝。我左手拿着青雷棍,右手拿着格洛克,這時候也顧不得什麼鬼氣了,先把文言救出來再說。

後院是個獨立的小院,這裏是主人起居的地方,有點類似於中國的那種四合院,院子裏有幾個房子。然後一面牆把這些房子圍在一起,形成一個獨立的小院子。

我們從院子門衝了進去之後,才發現院子裏一片血肉飛揚!

十個組的人員,一共有五十多個人蔘加了這次的懸賞競賽,除了之前死去的八個人之外,現在,幾乎剩下的四十個人都在這個小院子裏。地上躺着十幾具屍體,屍首分離,非常的慘。

莫娜看到這情形,深吸了一口氣,“怎麼辦?”

我沒想怎麼辦,我現在只想着先把文言給救出來再說,別讓他客死這裏。

我看了下,然後就看到了躲在一個大石碑後面的文言,文言的腳好像是受傷了,趴在那裏不能動彈。

整個院子裏流彈飛舞,那個黑人傑克拖着大刀,四處尋找人類砍殺,還有的人在趁機拿着槍殺自己的競爭者,有的則完全搞不清楚狀況,只能看到誰都開槍。

“到底是怎麼一回事?”莫娜愣住了。

我說道:“是鬼氣和詛咒,詛咒能夠讓一個人失去理智,比如那個黑人傑克,而如果是被鬼氣附體的話,那就更加的危險了,六親不認,打還打不死。而且這裏面還有些僕人,都是喪屍了,有點混亂,我們先去把我那朋友給救出來,然後我們再退回去,明天一早我和你再來這裏探查。”

“好”!莫娜這時候也發現了問題的嚴重性了,她也不想着什麼獎金了,只能聽我的安排。

我朝着文言就跑了過去。

“小心點!”背後莫娜突然衝了過去,抱着我就在地上一個翻滾。

“噠噠噠噠……”

一連串的子彈射在了我之前站立着的地面上。

“他媽這些人都瘋了嗎!他們看不出來我是個正常人嗎!”我心裏大罵着,因爲剛纔那些開槍的人,明顯是正常人,因爲不管是精神病,還是被鬼氣附身的人,他們不可能開槍打的這麼準的。

莫娜拉着我躲在了一個四方形的日晷後面。子彈打在上面,濺起點點的火光。

這時候,那個黑人傑克拖着那把大刀,朝着我們這邊走了過來,我拿起格洛克,朝着傑克的腦袋就開槍。

“砰”

近距離之下,子彈威力還是挺大的,一下子把傑克打的顫抖了一下,他搖搖晃晃的撲倒在地上,但是沒過多久,他就再次爬了起來,繼續朝着我們走。

“砰砰……”

莫娜連續開槍,直接把傑克剩下的腦袋給轟碎了,但是。傑克雖然沒了腦袋,這次還是朝着這邊走過來。

莫娜的臉色變了下。

我說道:“這傢伙已經怨氣侵襲,成喪屍了,打他的膝蓋,讓他沒法走路。”

莫娜一聽,拿出槍,也沒見她瞄準,砰砰兩槍打了出去,然後那傑克一下子就跪倒在了地上,不過,他像是個無頭騎士一樣,還是再繼續朝着我們這邊爬過來。

“跑!”

莫娜一把拉起我的胳膊,帶着我從樹叢後面跑。

“噠噠噠……”

又是一陣槍響。

顯然有人在針對我們,只要我們一露頭,那人就開槍。

我們藏在了一顆大樹後面,大樹後面的面積比較小,所以莫娜只能緊緊的貼着我,我們疊在一起,躲在那大樹後面。

“那個傢伙太可惡了!”我說道。

莫娜看着我,我們貼的太近,我的嘴巴幾乎就貼着莫娜的鼻子。這也說明這女人真夠高的。

莫娜說道:“開槍的應該是黑格爾。”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