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溫瀾努力伸手,卻依舊夠不着遠處龍老爺子,悲痛道:“父親,住手啊……”

老僕看着倒地的龍小蓮,又看向悲傷的龍溫瀾,雙眼泛紅,內心終是下定決心:“夫人……老奴時間不多了……”

說着,他暗自咬牙,感受到體內生機越來越弱,努力開口道:“我這一生……服侍夫人一生,自問從未有過私心……”

“但唯有一事,老奴希望…能在死前告訴夫人……”


聞言,龍溫瀾微微搖頭,雙眼泛紅,看着守護自己一生的老奴,內心悲痛不已。

在冷漠的龍家之中,對方早已成爲了她最親的親人……

“夫人……唔?!”

說着,老僕突然面色一變,噴出一口鮮血,竟是已然發黑,生機暗沉。

隨即,他不再猶豫,眼眶流下悔恨的淚水,看向對方再次艱難開口:“夫人,正厲大人……是我下毒……殺害的……”

“什麼?!”

都市之最强紈絝 ,原本情緒失控的龍溫瀾,猛然擡頭,瞳孔顫動,不可思議地看着對方,顫聲質問道:“老孔,你剛纔……說什麼?!”

“夫人……”

老僕艱難轉頭,雙眼望向龍溫瀾,流下兩行濁淚,痛苦愧疚道:“是龍劍鋒逼我毒害正厲大人,而龍劍峯……便是聽令龍老爺子的……”

“胡說八道!!!”

原本見老僕承認殺害沈正歷一事,龍老爺子並不打算打斷,結果見對方竟是把自己供了出來,頓時驚怒不已!

只見他雙目一狠,強行抽出吸取對方力量的右手,毫不猶豫,一掌拍在對方後腦勺上,一擊致命!

“噗!!”

老僕話音未落,雙目猛然一瞪,隨即眼內生機迅速消逝,身體僵硬摔倒在地。

而龍老爺子微微喘息,神色震怒,呵斥道:“不知死活的東西!自己做了以下犯上的事,還敢推到我身上,該死!!!”

見狀,龍溫瀾雙眼瞪大,看着倒在血泊之中的老僕,瞳孔顫動,內心震盪……

想起老僕臨死之言,再看向已是瘋魔一般的父親,她似是一切都明白了……

突然,她悶哼一聲,一口鮮血從口中溢出。

隨即她深深彎腰,用力捂住自己胸口,雙眼流淚,張嘴發聲,卻發不出一句完整的哭聲來……

“啊……啊……”

www▪тt kān▪¢O

只見她雙肩顫抖,目眥欲裂,眼眶的淚水逐漸變紅,最終化成血淚一滴一滴從眼角滑落下來……

此時她的心臟,好似有千萬把尖刀突然插了進來,好疼好疼,疼到她的靈魂……都在顫慄發抖……

…… 外院牆洞處。

一羣士兵站在附近,黑壓壓一片。

沈正威冰冷俯視着地上死去的夏浩然,沉默良久,沒有說話。

而檢查完夏浩然屍身的周大耳,緩緩起身,看了眼沈正威的臉色,低聲道:“大人,夏浩然之前的傷勢有恢復的跡象,不至於要命……”

說着,他語氣微微一頓,緊了緊手中槍支,低沉道:“他是服毒自盡的……”

想起剛纔從對方嘴裏發現的藥物殘留,周大耳面色沉鬱,眉眼低垂,輕聲道:“他一開始就在嘴裏藏了藥,恐怕……”

周大耳撇過臉,眉頭緊蹙,雙眼微紅,繼續咬牙低聲道:“恐怕他根本就沒打算活過今晚。”

他和夏浩然同在守備軍相處近二十年,從一入伍,兩人就喜歡互相比較,既是對手也是朋友。

直到現在,對方已是他守備軍中最熟悉的人了。

但他沒想到,原本答應一起去戰場拼殺的老友,最終卻以這般景象落幕。

娛樂圈貴女 ,不懂,憤怒,更有悲痛……

而沈正威聞言,緩緩閉眼,深吸了一口長氣。

他微微擡頭,看向漆黑的天空,內心從未有過這般沉重……


自己最信任的屬下,毒殺了自己最敬重的大哥……

呵……

真它娘狗血……

沈正威自嘲一聲,隨即緩緩收回目光,看向外院深處。

他雙眼逐漸冰冷,臉色愈發陰沉,緊緊握着手中槍支,寒聲道:“龍家……我這次就算是跟三大家族撕破臉,也要把你們連根拔起!”

“全體都有!目標改變,全體圍殺龍家!!”

“是!!”

衆士兵感受到首長的憤怒,皆是挺直腰桿,張嘴大喝,聲勢震天,所起之勢竟是遠超之前!

見狀,周大耳面色微變,看着沈正威帶剩下的一百餘人走進院內深處,微微低頭,忍不住再次看了眼躺在地上的那具屍體,心中愈發憤怒……

帝國軍人,可以英年早逝,可以死無全屍……

但是,不能死在陰謀詭計之中,鬼蜮伎倆之下!

本替龍家圍殺堯風,雖有沈正威私心之嫌,但好歹還有除惡之心。

但如今,事件反轉,真假顛覆,守備軍的死已是毫無意義,更是給人當了惡刀,成了笑話!

這讓周大耳如何不怒?

隨即,他深吸一口長氣,剛準備跟上隊伍,卻突然身形一頓,緩緩回頭。

看着夜色下那具冰冷的屍體,周大耳內心悲痛,暗自咬牙,猛然轉身!

緊接着,他突然爆喝一聲,青筋鼓起,竟是一把將身邊大樹拔起!

隨即,他抱起夏浩然的屍身,放進拔樹後留下的巨大坑洞裏,眼神悲憤,咬牙道:“夏浩然,老子算是盡最後一點兄弟情誼了!”

嘩啦……

說完,周大耳挖土將對方掩埋,隨即毅然轉身,往內院深處走去!

……

……

外院戰場。

廢墟後,一羣人正緊張地躲在石塊之後。

龍興巖露出半個腦袋,雙眼微眯,觀察着場中情景。

“老爺子竟然……殺了那老僕……”

這時,一旁的龍建渚面色惶恐,內心驚懼,緊緊拔在石塊後,唯恐被人發現。

“一個下人而已,殺了就殺了。”

龍興巖冷漠回了句,並未看向龍老爺子。

他的目光始終都落在不遠處那道魁梧的身影之上!

“現在老爺子忌憚對方手槍裏的銀彈,不敢輕舉妄動……”

龍興巖眼神冰冷,如毒蛇一般,分析着場中情況:“但那堯風顯然在趁機運功恢復。”

想起自己之前給對方下的四層毒功,對方沒幾天便全部恢復,這讓龍興巖內心愈發不安……

這堯風的恢復能力極強,龍老爺子不瞭解堯風的能力,但他了解……

若是任由這傢伙這麼恢復下去,恐怕到時真會出現意外!

不行!

老爺子受銀彈牽制,那就我們上!

龍興巖雙眼微眯,緩緩起身,竟是準備離開廢墟,往外走去。

見狀,龍建渚大驚失色,連忙拉住對方,驚恐道:“你幹什麼?!”

“當然是殺那堯風!”

龍興巖回頭看向對方,面露陰沉,蹙眉眯眼道:“小叔,難不成你想一直躲在這?”

“我……”

聞言,龍建渚微驚,見對方陰森的眼神,不禁慌忙解釋道:“我當然不會一直躲着,但、但不是時機還沒到嗎……”

“現在就是最好的時機!等堯風緩過來,我們全都得死!!”

龍興巖猛然一把抓住對方衣領,瞪着對方惶恐的臉龐,陰沉道:“我告訴你,你最好跟我一起行動,否則……”

說着,他的手指在對方脖子上輕輕一撫,頓時一片黑色出現在其皮膚之上:“我死了,你就永遠解不開這毒了。”

“你?!”

見狀,龍建渚頓時大駭,感受到自己脖頸處的異樣,立馬瞪眼驚怒道:“你給我下毒幹什麼?!我……”

話音未落,龍建渚的聲音戛然而止!

只見龍興巖正拿着一把短刀比在對方的脖子上,冷聲道:“小叔,你最好別忘了,龍超羣和小姑……是怎麼死的。”

聞言,龍建渚不禁瞳孔微縮,滿頭冷汗,看着對方轉身離開廢墟,面色微白,不斷喘氣……

隨即,他小心看了眼遠處正在閉眼恢復的堯風,終是暗自咬牙,也跟着龍興巖慢慢往戰場內靠近……

……

……


此時,堯風的情況並不樂觀。

之前被龍老爺子近距離突然偷襲,直抓心臟,要不是他體魄強健,力量及時阻隔,那一爪恐怕已將他掏了心!

但雖擋住了對方的必殺一擊,龍老爺子涌入堯風身體的詭異力量,仍一直在不斷侵蝕着堯風身體。

若非堯風實力強大,也堅持不到這般地步。


換做他人,即使是接近化境的武道強者,也不可能還有再戰之力。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