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後是崔祛陪著小心,道:「是是,你看著點腳下,別給絆到了。慧遠也真是的,這麼多天了路還沒修好!」

廳內眾人會心一笑,吳峰泰起身準備離開,旋又坐回原位看向陳瑜,道:「你去過風波秘境,又進過瀑布石室,可否將詳細情況給我說一說?」

這一日之後,葫蘆谷大營繼續訓練。

有熊恍、楚銘和姜惟等築基修士,陳瑜不會錯過如此機會,每次陣列訓練都會請他們與軍士進行切磋。而且有昭僖珠玉在前,所有軍士都知道,原來凝氣修士亦可掌握劍氣,因此訓練時更刻苦更積極。

如此數日之後的一個正午,軍士們正準備吃飯之際,陳瑜突然心中一動。

輕拍儲物袋取出傳音玉簡,神識探入其中一番察看。少傾,陳瑜召回倪順材、馬楚誠四人,道:「四位大哥準備一下,今天下午繼續演練隊列!」

施淳和苗行敏有些不知所措,陳瑜看著他們,道:「風沫城正在準備使團,不日將來風臨城有要事商議。四位大哥,我們要接客了!」

(未完待續)

。 看着城內林天成被月落圍起來了,聖城城主們紛紛沉默。

此時,他們幾人已經接近殘廢的狀態,即便是現在撤離入城援救,林天成也不可能是帶着死靈大軍的月落君主的對手。

這一刻,那些原本負責阻擋萬族強者的城主們紛紛搖頭,這次的生意恐怕是虧了,出手引動死氣反噬,林天成的回報是沒有指望了,這個白痴這時候竟然不知道龜縮回城主府,還在外面浪什麼……

於是乎,城主們紛紛撤退,朝着各自的聖城方向飛去,原本他們也沒想送死!

陳子安也是一臉無奈的看向林天成,這小子平常看起來挺聰明的,怎麼這個時候糊塗了,這是等死嗎?

「大人,請入城!」林天成手持城主令,硬抗死氣反噬撕裂一道口子,供陳子安入城。

陳子安見狀,沉默了,這時候叫我入城,是想喊我一起陪你上路嗎?

也罷,我不過是三身之一,隕落在這和隕落在城內沒有區別,相反能幫上林天成一點算一點!

於是,陳子安三身朝着天傷城內飛去,反正月落君主和他的麾下死靈無數,打肯定是打不過的,只能說幫林天成多拖延一下!

但林天成可不想死,他叫陳子安入城,也是想庇護他,聖城有聖城的規則。

城外鎮守不能隨意出手,城內可就不一樣了,神境並非不能入城,而是入城之後會喚醒同境界的死靈,而且還會引來無數的死氣。

為了維持城內的秩序,鎮守是可以介入其中的。

林天成一把抓住陳子安的手朝着身後的房間鑽了進去,「先進去!」

「你小子……不是讓我來幫你擋月落君主的?這時候進房間有什麼用,月落可是死靈君主,是能破屋而入的!」陳子安不解的問道。

這一點林天成自然是知道的,但是沒關係,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只見他三焦逆轉,瞬間吞噬了體內因為強行開城爆發的死氣!

而月落此時也是站在屋外沒有動彈,因為剛剛林天成吞噬的死氣中就有一部分屬於她的,此時她體內再次出現了虛弱之感。

作為林天成的轉換者,除非他能轉換林天成,否則的話,林天成吞噬的死氣之中就有一部分是他的。

而這段時間,為了維持林天成所需的死氣,她什麼事情都沒做,一直修鍊,即便如此,還是處於劣勢被壓制的好狠。

「你在找死!」月落怒吼,一掌轟向房門。

林天成毫不在意,暗中猛然加大吸取死氣的力度,瞬間月落擊出的力量就薄弱了一些,而陳子安也是一掌擊出迎了上去,輕易的就將月落君主的掌力拍散。

陳子安一臉不可置信的看着身邊的林天成,這月落……好像虛的很!

「這……怎麼回事?她被人重創了?不對……就算是重創了,也沒這麼弱吧?」陳子安低聲喃喃,再次看向月落的時候,眼中閃過一抹殺意。

月落君主的實力好像出了問題,倒是一個不錯的斬殺她的機會!

月落君主也從陳子安的身上感覺到了殺機,眉宇緊皺,她此時也發現了自己的一個致命弱點。

那就是林天成的吞噬死氣的速度,遠比他想像中的要厲害的多,若是林天成不死,隨時都能幹擾到她的實力,這還是在聖城,若是在死靈界征戰,突然被林天成這麼吸一次……

遭遇強敵的情況下,毫無疑問,自己死定了!

月落眼中閃過一抹瘋狂之色,今日……她必要林天成的性命!

不遠處,萬族的強者也是一臉懵逼,月落君主這麼弱?

很快眾人就將這個想法拋之腦後,死靈絕對不弱,而且死氣天生對生靈有壓制的作用,但為什麼陳子安如此輕易破解了月落的殺招,這就比較耐人尋味了。

按理說,月落君主對戰受傷不輕的陳子安,應該一掌下去,陳子安不死也殘才是。

然而事實上並非如此,反倒是月落好像被壓制了處於下風一般!

林天成咧嘴一笑,「大人,別愣著,你我聯手,她奈何不得我們,她和我之間有死靈轉換契約,她能轉換我的同時,我也能一定程度上牽制她!」

聽到這裏,陳子安眼前一亮,若是真如林天成所言,有朝一日林天成證道成功,甚至能憑藉一己之力幹掉月落才是!

陳子安哈哈大笑,原本他們還在為林天成被死靈轉換感到痛心,現在看來,他們完全多慮了!

看着房間內的二人,月落的眼神越來越冰冷!她能清晰感受到自己的實力在下滑,都是林天成瘋狂吞噬的後果!

而天傷鎮守此時也是在後殿內愣住了,原本撕裂的虛空再次恢復如初,甚至忘記了出手。

主要是林天成玩的這一手屬實驚艷,讓他都忘記了要出手,按照林天成這麼個玩法,月落都能被他玩殘,根本不需要自己出手!

「呵呵……原本我還在猶豫,我出手要用什麼理由,現在好了,看戲就行!」天傷鎮守失笑,林天成把死氣轉換契約都玩出了花,配合陳子安,月落根本奈何不了他!

聖城外面,萬族一群強者此時也看傻眼了,一個個皺眉,虎視眈眈。「混賬,這林天成究竟是什麼妖孽,連死靈君主都無法轉換他,而且還被他反向牽制了!」

「可惜了,剛剛我們就應該一起入城,若是出手,殺他不難!」

林天成的實力不弱,殺起來不容易,但是並非殺不了,只是他們本意是想藉助月落的手除掉這個傢伙,但按照目前的情況來看,這個可能微乎其微。

不僅僅是萬族,就連那些聖城城主此時也傻了,一個死靈君主,竟然被林天成玩廢了!

他們不明白林天成是怎麼做到的,但是他們的眼睛卻看得很清楚,月落被林天成壓制住了,只能不甘怒吼,眼中死氣殺意凜然,不過有陳子安在,月落也奈何不了躲在房間的二人。

「接下來怎麼做?幹掉她?」陳子安眼中閃過殺意看着林天成問道。

「別,留着她,我還有用!」林天成急忙道。

聞言,陳子安無語,屋外的月落也沉默了,她感覺到了侮辱。

自己一個堂堂死靈君主,竟然被人刻意強調要留一命!

局面,瞬間變得詭異起來。

城外的那些萬族強者此時也是一臉焦慮,這樣的情況看,自己等人想要成功殺死林天成等人有點困難了,至於那些已經逃走的人族半神巔峰,他們已經不打算管了。

相比之下,那些不過是小魚小蝦,真正的大魚還是陳子安和林天成。

「強行破城?」

此話一出,不少人心中躍躍欲試,換做以前,大家可能不敢,因為即便破城,城內的鎮守也不會善罷甘休。

特別是在天傷出城打爆了神境三世身之後,萬族對於聖城的敬畏更深刻了一些。

但是,現在為了擊殺林天成,這些人不惜以身試險!

就在眾人猶豫不決的時候,城內的林天成和陳子安再次搞出了巨大的動靜。

只見陳子安如入無人之境,對着萬族的那些強者,天驕無情出手擊殺,而一旁的月落君主只是冷眼旁觀。

不過仔細看就會發現,她身上的死氣浮沉,四周的死靈將她死死的保護起來,顯然是林天成又在暈死他的死氣,逼的她不得動彈。

月落此時都要氣炸了,他堂堂的死靈君主,帶着一干精兵強將,竟然就被林天成限制的死死的!

「不……該死,你究竟要吞噬我多少死氣?」月落怒罵出手。

話落,一拳轟向了林天成,然而陳子安卻早就注意着他,毫不留情一拳轟出,瞬間破解了月落的殺招。

陳子安臉色有些怪異,這月落……實力下滑的厲害,即便是自己重傷,沒怎麼出力,也一樣輕易化解了對方的殺招,這換做以前想都不敢想,自己竟然有一天能這麼輕易虐死靈君主!

……托爾突然反應過來,自己背後說話的那個人是誰,怎麼聲音這麼熟悉,連忙轉過身去看。

「呀!小晨,你怎麼在這啊?什麼時候來的。」托爾高興的說道。

「在你說要給康娜講解社會常識的時候,我就站在你的身後了,只是你沒有注意到我而已。」

「不過,托爾姐,你還真是學識淵博啊,竟然能

《我在動漫載入了神明系統》第一百六十四章對可愛沒有抵抗力的薇奈 約翰數了一下,四十七封。一個多月一封信,並不能算頻繁。

從第一封信開始約翰照著順序開始閱讀。

約翰看的很快,一個多小時就看完了所有信件。

就像左恩所說的,都是一些簡單的閑聊,沒有涉及到任何東西,倆人在信中相談甚歡。

「真的只是筆友?」約翰摸了摸額頭。

他心情煩躁的拿出香煙開始抽。

抽了一會兒,約翰想起了從黑市裡找來的資料,然後他從背包拿出那堆準備丟棄的文件,開始查看。

阿黛爾每周都要去教堂一遍,參加所謂的慈善捐贈還有為自家的丈夫祈禱之類的。

祈禱完她會到附近的商業區購物,買完后,就在回家的路上去市場購買今晚需要的食材。然後回家做飯,等待梅森探長歸家。

很普通的貴夫人生活。

沒有看出任何問題的約翰無奈的放下了手中的資料文件。算了,反正也只是自己的猜測罷了。

放下這件事情后約翰開始處理自己區域的事情。

一直忙到了下午三點左右,其間蘭伯特和尼克回來了倆次。

然後約翰收到了一封信。送信的是個郵差。

「約翰.威克的信件!」郵差朝著警局裡喊了一聲,然後就把信放在了警局放信的抽屜里,然後就走了。

聽到聲音約翰接著走過去,拿起那封信件。

的確是給自己的,名字沒錯。

拿起信的約翰直接撕開,拿出裡面的信件。

約翰。

是我,科洛夫,我已經找到了格雷爾的位置,但因為一些原因我必須離開伊麗莎白州,或許在過一段時間后我會回來。

格雷爾現在正在貴格灣附近的那伙強盜窩裡,他一直在哪裡養傷。

據我所知他已經快要離開了哪裡了,就在這幾天。

另外我希望這個消息能換她丈夫一命。

如果不能,至少讓他多活幾年。

看完信,約翰心裡一陣驚訝。

沒想到那麼快就有了結果,而格雷爾居然就在貴格灣附近的盜賊領地里。

知道這個消息后約翰直接出門,朝著總局走去。

他直接來到了雷特的辦公司,門都沒敲就進去了。

「局長,有重要消息。」約翰進門就說到。

而雷特正在帶著眼睛在看什麼文件。

對於突然闖進來的約翰雷特倒也沒有說什麼。

而是問道「什麼消息?」

「那個冒險家,他來信了。」約翰揮了揮手中的信。

「他說格雷爾一直在盜賊領地休息。」約翰把手中的信遞給了雷特。

雷特接過信件,然後自己查看,幾句話他卻看了數分鐘。

看完之後雷特才收起那封信。

然後摘下眼鏡說道。

「他可信嗎?」

「我沒有調查過他的來歷。」約翰直白的說到。

「嗯,我知道了。你先回去,這個消息不要告訴任何人。」雷特點點頭,然後就讓約翰離開。

「好的,局長。」約翰也沒有墨跡而是轉身就走。

等約翰離開后雷特再次拿起那封信仔細的查看。

接著他搖了搖頭,像是否定了什麼。

然後他走出辦公室,對一個小警員招了招手。

小警員一路小跑過來等待雷特的吩咐。

「去把德里克探長叫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